喜得大法 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个伟大的节日,我决心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一是报答师恩,二是让世人来判断判断法轮功到底怎么样,同时希望给那些至今还听信中共谎言仇视法轮功的世人一点启示吧。

绝处逢生

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普通法轮功学员,原是一家国营企业的职工,今年五十九岁,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身体不好,多种疾病缠身,如:美尼尔氏综合症、内外痔疮、肾炎、喉咙痛和全身关节严重类风湿等。那时单位效益还不错,职工吃药也好报销,成天这药那药摆一片,也不知治哪好。每次头晕病一犯,就不能進食,得输液一星期。痔疮犯一次,拉一大摊血,很吓人。后来我得了妇科多发性子宫肌瘤,子宫切除后,因身体虚弱,又得了严重关节类风湿,全身关节变形,胳膊抬不动,手指关节肿大,两手腕关节上面两个大疙瘩,两条腿走路起不动步,腰不能直,睡觉不会翻身不会自己起身不会自己坐下,真是痛不欲生。

我到处寻医问药,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后来终于在一家外省医院就诊有所好转,生活渐渐能够自理。刚刚庆幸病情好转,却又添了其它病,一检查,确诊是肾炎,还是独肾,很厉害。这肾炎不治不行,谁知一治要用激素药,与类风湿发生了冲突,引发类风湿全部复发,一下感觉就象走上了绝路。看着两个孩子还小,想着就这样走了,孩子太可怜了。真是哭天无泪、叫地不应,整日以泪洗面。

就在这万般无奈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单位一位大哥推荐我学法轮功,没想到从此峰回路转,使我的生命之路从新出现曙光。

修炼仅仅一个月后,我身体上就有四种病不翼而飞,肾炎在医院检查已经完全正常,唯独剩下类风湿,时好时坏一段时间后也彻底痊愈。是师父把我从地狱的边缘拉了回来,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作为一个有良知和理性的人,我如何能不感恩师父?不感恩大法?!

修炼以后,通过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我知道了自己该怎样走以后的路,明白了如何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我决心好好修炼,真正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做好人做起,从常人的污泥浊水中跳出来。以前,我有时会利用工作之便沾一点公家的小便宜。我是仓库管理员,有时碰到家里需要什么小东西,就从仓库里拿,用完也不说还回去。家里孩子病了,赶紧到厂卫生室以自己名义开药不花钱拿回来让孩子吃。修炼以后,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而且兢兢业业工作,时时刻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厂里还是家人都感受到了我的明显变化。

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我时时处处严格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大法展现了很多神奇。我单从自己信师信法,闯过身体上各种魔难的角度,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严重类风湿没吃药好了

在别的病都好了之后,类风湿表现的依然很严重,我因为已经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又知道自己没有其它出路,就一心一意修炼,最后硬是在没吃一片药没打一针没花一分钱的情况下好了。我把这个过程给大家描述描述。

起初表面现象是因为腿弯抓痒引起发炎、化脓,逐渐扩散,才开始一条腿,后来引起两条腿从脚面到两个膝盖上,从开始的发炎化脓到连成一片疮,简直不敢看。就这样,我每天坚持炼功,必须坚持炼,一次不炼,腿憋的受不了,没地方放。一炼功,腿上就会崩裂口子,从许多裂口中流出很多脏东西、稀血水,可流出后会感觉轻松。每次裂口子时好象许多虫子乱咬一气,异常痛苦,每天还得用一盆温开水拿药棉蘸水洗去表面的脏东西,洗净后又是几个小时的裂口流水,再慢慢结痂,又是一遍虫子咬,各种疼痛一齐来。夜里睡觉,从不敢伸腿,可以说整夜整夜都是似睡非睡。

就这样,我坚信大法不动摇,半年后渐渐痊愈。中间还有一点神奇事。一次,我打开绷带一看,发现腿上有两个一角硬币大的洞,很吓人。第二天洗时,我吓得不敢看,谁知打开看时,竟完全长平了。

刚开始是单位产品销不出去放假几个月,我就在家休息,还好坚持。后来单位都开始上班了,我想我是修炼人要做一个好人,不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就没请假休息,也坚持上班了。我的岗位是仓库保管员,才开始是检修阶段,不用说发料特别忙,一忙起来就没完。可奇怪的是,我忙的时候没事,一点也不觉着难受,一旦闲下来,两条腿就又象很多虫子咬。可无论如何难受,我都想我有师父管有大法在,一定能闯过去。结果真的闯过来了!那时候,隔三差五的不断有朋友劝我说:你不要神经病了,赶紧找医生看看。有的说,你敢给我立个字据,说以后一定好?也有的在一边讽刺说:她的腿早晚得锯掉。可我自己心里明白:不是我不吃药,更不是师父不让我吃药,而是药已经不可能彻底治好我的病。我只有一心一意修炼,只有超常的手段才会出现奇迹,因为我已经见证过了。

奇迹真的出现了。后来说好就好,先从中间向两头好,两条腿一样状况。在彻底完好后,两条腿未留下一点伤疤,让人觉的就象从来没有得过病一样。我单位的医生对我说:修炼人真是超常啊,要是换个常人早就转化成败血症了。

严重类风湿,被称为第二癌症,极其顽固,我就这样没用任何药物,经过吃苦修炼彻底好啦,也不知给单位和国家节省了多少医药费。这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实,知道者众多,谁能否定得了呢?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那你说我是炼还是不炼?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缠腰蛇不治而愈

二零一一年,在我儿子结婚办事之前,农村说的缠腰蛇现象又向我袭来。这种缠腰蛇就是半个腰以下出脓疱流水,各种火烧火燎电麻症状,疼的人心烦意乱,走路走不成,家里的一些事也处理不成。没办法,就把我二妹叫来帮着料理。我二妹原是赤脚医生,一看我的情况说:这可老厉害,听说两头一对头,人就没命啦。我说没事,你放心。

按照当地风俗,在我儿子结婚当天,主家得到宴席上给每位客人敬酒,可那时我的情况正严重。怎么办呢?后来我就求师父说:师父啊,明天我还得给客人们敬酒行礼呢,因为我的亲戚们都知道我是修法轮功的,我不能给大法抹黑呀,叫我明天一切正常吧。到了那天,我真的象好人一样给客人们敬酒行礼。办完儿子婚事后,又痛了几天,最终也是没吃药没管它,自己彻底好了。

以上是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中亲身经历的点滴。我亲身见证了李洪志师父的伟大慈悲和大法的神奇,这也促使我在高压迫害的十几年里一直坚定的走了过来,当然也会持之以恒的修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