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研究生修大法一年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位在读研究生,去年年初走進大法修炼。通过学法讲真相一年多,我逐渐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和修炼的苦乐,还有救人的急迫。在去个人的执着心过程,能把遇到的每一件事当作好事。

2010年12月上旬碰到一位大法弟子向我讲真相。当时,我正准备考研,出于好奇,抱着想了解真相的心理,半信半疑的看了《转法轮》,才认识到那关于法轮功的负面报道都是荒诞的,经不起推敲的。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大陆,也改变了对邪党的所有印象,邪党怎么能如此流氓的骗人呢。2001年邪党制造的自焚造谣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明白真相的那一刹那,知道了自己曾经无知的诽谤了李洪志老师,诽谤了大法。经过思想的较量,我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人,我能感觉到大法就是我一直等待的真理。

自从看完师父的新经文和同修的修炼交流之后,很多东西不能理解,比如什么叫证实法,怎么个在法上看问题,这都是新学员很难理解的。但是慢慢的,多学法,多个同修交流,知道了什么叫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含义和区别,知道了现在修炼和过去修炼的不同,知道了法轮大法为什么叫大法,知道了大法弟子的特殊身份和使命。真是让我惊心动魄,这是怎样的时代,世人正在经历着什么,种种无法言表的激动,这就是找到真理之后的激动,实在是太幸运了。

但同时,我又觉的自己得法太晚,而且家里也有《转法轮》,那是我继母买的,但继母放弃修炼了。这也是后来一起住的时候,偶然间见到这本书。但因为造谣宣传,从来没敢翻开过一页。其实仔细想想,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这20多年生活在无神论的灌输下,认为世界没有神,没有天国,没有轮回,稀里糊涂的过了我的青春,也没有好日子过,跟父母话不投机,跟社会也格格不入,总是认为这社会怎么这么道德沦丧,怎么这么没约束的乱来。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竟然等了很久很久才等到。其中付出的代价,成长过程的辛酸,如果能早点知道大法的法理,我该是何等轻松自在,平和从容。

说起得法前,我曾经是佛教居士,想找一个师父,可以带我脱离轮回,因为这一世碰到的挫折和吃的苦已经让我对世间的业力轮报厌倦了,世人就是在偿还前世的债才无数次轮回,永远都放不下情,就是情才有了轮回。可是对这个大染缸的社会,我是力不从心的,一直想要有个师父带着我今世脱离轮回,就向佛菩萨许了愿,我吃了那么多苦,再也不想轮回了。真的是“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没过多久,就发生了上述的事情。

自从喜得大法之后,总是在网上写一些诗,给同学看,但是常人看不懂,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看的懂,那段时间没有做到在法中修,师父说过“欢喜心”问题,大意是不要欢喜过度让人感觉到修大法的人不正常了。可我没把握好,在某些问题上,给人感觉太激动,或者偏激。我也知道新学员的内心表现都是这样的,但就是太激动了。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很难放的下。同时,类似这样的还有“色心”,在和同修交流这方面的问题,逐渐明白法轮大法的功法特点,就是“法炼人”,在人心表现上,是要多次去掉的,不同层次有不同的状态,认识到自己有颗人心,不要害怕,而是理智的抵制这不好的人心,但是不严格要求自己,就不是修炼了,师父不会管常人的,只能管修炼的人。

关于男女关系的事情,我也曾像那些常人一样,为情所困,也想找个很好的男生爱护我,关心我。可是总是遇不到这样的男生主动到我面前,遇到了也是心里默默的喜欢。都是精神空虚造成的,想找一个寄托,一个对美好爱情的寄托,也是社会风气造成的。常人追求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作为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来衡量,修炼人的追求是升华自己,提升自己,同化不同层次的法理。一直到现在,这些不好的念头有时也会往出返,有时抵挡不住,就跟着去想了。这些东西在另外空间形成了很顽固的物质,但是渐渐的,自从明白大法法理之后,就能理性认识这种思想来源,和排斥的方法了。

现在,“显示心”、“欢喜心”和“色心”还有其他人心表现的很淡了。再看到帅哥,或者遇到符合我心目中标准对像的男生时,也会心动过一段时间,但是能感觉到修大法之后的状态,不再是以前常人状态,可以用大法归正心态了,感觉对常人的情看淡了很多,能用正念克制自己不要看着外表,抵制不好的色情思想,可以理性的认识到那些观念不是自己。理性升华了,在实修上就能坚定正念,克服不好的行为。大法的法理,真是直指人心,妙不可言,不实修是难以认识到大法的超常之处的。从这个认识上,也能坚定我实修大法的正信。

刚开始,我得法的动机并不是很纯,因为看大法书知道修炼可以祛病。但是随着看大法书籍的次数多了,多和同修交流以后,逐渐提高认识,明白这是万古难遇的大法,这是机缘,对治病的事情就不怎么再想了。但是在讲真相的时候,会遇到听力阻碍,听不清对方说的话,很着急,很暴躁,也会想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何这一生坎坷,祸不单行。所以很执着自己听力的事情,就是放不下,失聪了20多年,不是那么容易能放下的。同修也跟我说过,要是师父一下子让我恢复听力,我恢复听力的目地是什么。我才明白,我要是恢复听力,一旦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听力不再受限制的话,我是否会更加不精進,不再去想修炼的事情了?恢复听力是为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我有把握做的好吗,心能不能一直正下去,不受常人的情,常人的追求所带动?在听力方面,的确是我讲真相的一个大坎儿,但是乐观向上的我,也会克服困难,不逃避和人讲真相,尽量克制焦虑和不自然。能尽力听清人家说的大意,解答对方对大法的质疑。而且,从去年到现在,不也有一些人能够明白大法真相了吗?我相信,正念正行,有法在,有师在,大法能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他的威力的。

磕磕绊绊走了一年多,平时我是见机行事讲真相,还会发挥我的长处,利用网络讲真相,使得一些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但是总是被常人事情带动,不能影响感染他人,慈悲心不够,是我学法太少、贪玩的缘故。在校园里,还不能做到见一个人就讲一下真相,三件事不能同时勇猛精進,每次错过发正念的时间,就很难过,懊悔自己错过这段宝贵的时间。

感谢师尊在最后的正法尾声告诉我生命的真谛,这万古难遇的大法,真是我要寻找的根本大法啊,是真正的大道。我的生活时时充满了希望和阳光,原来修炼可以这样美好,每天都是轻装上阵,再也不必担忧我所面临的未来。“朝闻道,夕可死”,谢谢您,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