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来得法的生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师父讲:“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转法轮》〈第一讲〉)我就是因为长期受顽疾的折磨,在痛不欲生的情况下于一九九七年六月份走入大法修炼的。

大难不死

家人经常在我面前,提母亲怀我直至分娩都在拉痢疾,快分娩时,已经拉到人坐在马桶上不能起来,而且又遇上鄱阳湖爆发大洪水,庄稼颗粒无收,真可谓“屋漏常遭连夜雨,船迟又遇顶头风。”不要说营养,就连温饱都保证不了,没有奶水,我嗷嗷待哺。

待我二十月大时,日本侵华,父母只好背井离乡,用一担谷箩,挑上被子和我徒步逃难到吉安,由于侵华日军搞细菌战,三个人满身生疮。像我这样的生命,按照现在的优生学来讲是不应该生的,但尽管这样,还是顽强的活下来了。

我从小体弱多病。结婚生子后,心就象浸泡在冰水里的感觉,疼痛难忍,嘴唇常年轻紫色。眩晕症,心肌缺血,气管炎,关节炎多种疾病应运而生。我是“大病三六九,小病天天有”,健康离我太遥远了,从来不知道健康是什么滋味。

“文革”十年浩劫期间,因丈夫是“右派”的株连,我和孩子被丈夫的原单位武装押送农村监督劳动。我从此失去了赖以活命的教育工作。扛起了锄头,拿起镰刀,在田头地脚干起了农活。

一九七一年冬天,我第三个孩子出世。由于身体虚弱,再加上长期干重活,胎盘剥离,由于乡村医院缺医少药,又碰上寒冷天气,医生要我转省城医院,否则有生命危险。(那时,阶级敌人及家属的生命是不值钱的)我身在异乡,举目无亲,穷困潦倒,谈何转院,只得哀求医生将我留下,好坏听天由命了。医生将我滞留在子宫里糜烂的胎盘一次次,一块块伸手拿出来时,都要带出许多鲜血。我已精力不支,需要补血!没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买了六元钱的红参须泡水喝,就这样挺过来了,但孩子生下不久,就夭折了。

一九七三年,祸不单行,我下放的农村发大洪水,外洪内涝,颗粒无收,而我左背又生深部脓肿(俗称“反手搭”),贫病交加,生产队,大队见此情景,本着人道用一艘木船将我全家送回省城,由于无家可归,只好送回我丈夫的原单位,住在食堂。在他单位医务所治疗二十余天,病情与日俱增,左背肿得比头都高,不能坐立,蓬头垢面,衣衫不整,整个人瘫下去了。为了活命,在丈夫的搀扶下,三步一走四步一睡,好不容易到了市委的政策落实办。办公人员见我后一惊,“怎么了?你单位反映你倒流。”在事实胜于雄辩的情况下,我住進了医院,当即手术。医生最后用了一根最长的针,才探到脓肿的深度,见到我的医生都说:“这个人的生命力极强,如果晚来两天,就要烂到胸腔。”就这样,我又逃过一劫。

修大法 获新生

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折磨我多年的多种顽疾都不治而愈。从得法到七二零以前,通过这两年扎扎实实的修炼,每天集体到户外参加晨炼,下午集体学法,无论酷暑严寒,逢年过节,从不落下。就连我女儿结婚,我都没有耽误一天炼功学法。遇事向内找“从心性上下功夫”,一改过去那种为一句话争得脸红脖子粗,得理不让人,争强好胜的性格,买东西挑三拣四,讨价还价。“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乐而忧”的小人了。

从此,我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心灵得到了净化,心性得到了提高。不久,我的老伴、两个女儿、两个女婿先后得法,连外甥女都成了大法小弟子了。

信师信法 守住心性

一九九八年正月初三,我和老伴参加集体晨炼,突然下起了雨,大家都说回家打坐。当我横过马路时,与一满载蔬菜的年轻菜贩的自行车撞个满怀。他的上身狠狠的撞在我的眼镜上(我戴一千七百度的近视眼镜),镜片没被撞破,自行车踏脚板重重的撞在我的左小腿上,骨头虽没撞折,但小腿骨边缘肌肉深陷,小腿青肿。

我立即想起“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的法理。连忙说:“没有事,没有事。”但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替我还了一命。我和老伴二话没说,叫菜贩走。可是,菜贩自己半天都起不来,而且也吓慌了神,连句对不起都没说。回家后,左脚红肿发亮,也不好痛,天天可以坚持炼功。一年内,这只脚反复红肿十一次。但用手按凹下去的部位还比较痛。

直到二零一一年四月份,这只脚又以消业的形式反复五次左右,每每是今天红肿,过几天又消失。知道深陷部位肌肉长合了再也没有痛过,整个脚比以前更好看了。这期间有亲朋好友,钟点工,修理家电的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儿子对他的学生说:“我妈妈如果不修炼法轮功,这只脚恐怕残废了。”

二零零七年,我从竖起的木梯上连人带梯重重的摔在地上,脊椎,尾椎正好摔在木梯的横杠上。当时非常疼痛,我第一反应是请师父保护,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事的,我自己慢慢的起来了。此事与同修交流,一定是自己有漏,深挖执着心。我除了不能出去讲真相,炼功学法发正念照常不误。因为我性格外向,在小区通过讲真相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认识我的人,只要一天没看见我就会问我九十岁的老母亲(我住在一楼,每天都会陪母亲在外面坐坐),“婆婆,你女儿这么没有出来?”母亲就会告诉人家我被摔的事,人家会继续关心的问,是不是住院了,她老人家就会告诉人家,不需要住院就会好的。不久,我便出小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而我同一楼另一单元,就有个五十余岁的妇女擦窗户不慎摔下来,同样是脊椎骨受伤,住院三个月,在家静养许久,我叫她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她很多大法神奇的事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帮她和孩子作了三退。

全家受益于大法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二零零五年夏天,我一岁左右的孙子不慎被刚开的水从头部淋到背部,只哭了几声,两三天就好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疤痕。

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份,母亲感觉头晕,身体不适,被儿子送往医院,医生说是脑溢血,半边手脚不太利索,当天晚上深夜,从耳朵里自然流出了许多鲜血,不久就康复了,没有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连母亲自己都说,都是大法的师父救了我,如果血没有流出来,我就真的得脑溢血了,谢谢大法的师父!

因我是一名教师,退休后才得法,职业病一身,每年都進医院住院。由于患眩晕症,有时讲课时在课堂上晕倒,送医院急诊(没有特效方法治疗此病,只能打葡萄糖缓解病情),又回学校,休息一下继续上课。学校上上下下都知道我因修炼法轮功判若两人,就连校长都认同大法的美好,我说话的嗓门大,中气足,在电话里根本没有人相信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人,我的外表也不像。

我修大法十五年来,没有到学校报过一分钱医药费,消业时,从来没有把自己当着常人,守住心性,遇到问题向内找,正念强,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都闯过来了。

户籍警明真相 保护大法弟子

有一年,事业单位退休的人员都要到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填表盖章,当我一進大厅,户籍警就起身与我打招呼(去前已经联系好),我们素未谋面,他说:“我就知道是你来了,请坐。”一边与我握手一边念念有词的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我听他这一说,就问他,“你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我什么都知道,你搬哪住,我都知道。”我就告诉他,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修“真善忍”的,师父教我们事事、时时、处处遇到矛盾找自己,做个超常的好人。千万不要迫害炼功人,保护法轮功修炼者会得福报的。他说:“你放心,这十年来我从来没有打电话骚乱你们,更不会迫害好人。”后来听说他调离升迁了。

接替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为帮外孙女改名字,到派出所找到新户籍警办理,临走时,我要了他的电话号码。为了讲清真相,邀请他来我家做客,要说的,要做的我对他都讲得非常清楚了,并作了三退。他还告诉我,在中共迫害大法刚开始时,他为了了解政府为什么要镇压,他看了《转法轮》这本书,根本不象共产党宣传的一样。后来他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分到派出所当户籍警。他接替后,所谓的“敏感日”从未打过骚扰电话,我所在的派出所是我市以至全国公安系统都比较邪的,能在这样的环境里明白真相抵制迫害保护大法弟子,我从内心为他们感到高兴,他们都很好的摆放了自己位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