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认邪恶的迫害 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我主要想谈一下因有求心而被迫害的教训和破除邪恶安排向家人讲真相的一些事例,希望能给与我有类似执著或家庭环境的同修一点借鉴。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邪恶先后拘留和劳教,因为有太多的执著心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向邪恶妥协。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及时在明慧网上发《严正声明》并从同修处找来大法书抓紧学法、向内找自己被迫害的原因。

一开始我只找到了怨恨心,不能用善心对待迫害我的人,后来又找到了求安逸心、色欲心,认为色欲心是遭到被迫害的主要执著。随着我不断的学法,逐渐认识到这一切执著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因为师父不承认旧势力,修炼的人难免有执著和做错事,大法弟子完全可以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中做好,二次被迫害最主要还是因为我有求迫害的心造成的。

迫害发生后因为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产生了羡慕在拘留所里的同修能在一起切磋的错误想法,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二零零一年我拒绝参加邪恶的转化班而被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所里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向邪恶妥协。出来后又后悔,思想中又冒出下次就算被劳教也决不做对不起大法的事,结果又因为这一错念和有很多的执著心不去,在二零零二年再一次被邪恶迫害,被劳教二年。正是因为我有求迫害的心和很多执著心才招来被严重迫害。

记得在劳教所当邪恶即将开始对没转化的大法弟子实施强制转化时,有一个同修曾经对我说:“看来是要放弃这个皮囊了!”我当时没有认识到这是对邪恶迫害的承认,是一种求迫害的心,所以没及时纠正同修的这个想法,后来这个同修被迫害的生命垂危,被送回家不长时间就离开了人世。从我和这个同修的教训可以看到有很多迫害是我们自己求来的。师父说:“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我认识到只有学好法才能真正做到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所以我有时间就学法,而且增加发正念的次数,法学的多了正念就足了,也能出去讲真相了。

经过这二次被迫害我有时思想中又冒出怕再被迫害的想法,比如单位一通知开会思想中马上就返出来:是不是又针对迫害大法弟子的?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这又是对邪恶迫害的承认,因为师父说:“他这一害怕说不定就真正的带来麻烦。”(《转法轮》)所以每当这时必须清除这种想法,在心里想师父的法:“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认识到这些,我时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有不正的念头就及时清除,不允许思想中有任何承认迫害或总是习惯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角色上。

邪恶对我的迫害,给我的亲人造成很大的压力和怕心,父母、姐姐、弟弟、妹妹都不理解我仍坚持信仰法轮大法,都劝我在家学不要出去讲。在我被迫害前比较支持我修炼,有时还帮助我发真相资料的妻子也开始阻挠我做三件事。这是旧势力利用家人怕我再遭到迫害的想法对我的另一种迫害方式,师父说:“那些旧的势力认为,一个大法学员,由于执著,在这期间一旦写了书面保证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从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师父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精進要旨二》<建议>)通过学这段法我知道旧势力是想给我设更大的阻碍,但是师父并不承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那我就不怕,我也不承认。

但是这期间妻子对我的干扰很厉害,看见我学法就闹,我守住心性,坚持学法并发正念清除邪恶利用妻子干扰我学法,后来她就不再干扰我学法了。但是看见我讲真相她就会又哭又闹,最严重时有几次表现出休克的状态,身体冰凉、四肢麻木、意识模糊。在九九年迫害刚发生的时候,全家人劝我放弃修炼无效时妻子曾经出现过轻微的休克状态。但是这几次都特别严重,我怕她真的出什么事就不断安慰她甚至违心的妥协说以后不和人讲了,她才能一点一点的缓过来。可是后来我想也不能总这样啊,总得突破啊。有一天她又大哭大闹并且出现严重休克状态,我想起师父说的话:“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转法轮》)我一边发正念铲除利用妻子对我進行干扰的邪恶,一边告诉妻子要清醒,主意识要强,不要配合让她出现休克状态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妻子恢复了正常,以后尽管看到我和人讲真相她也阻止我并且也会哭闹,但是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休克状态。

《九评共产党》出来后,大法弟子开始劝“三退”(退出党、团、队)。我首先从家人和认识的人开始劝三退,一开始家人都不听。有一次我给妻子看《九评共产党》,她看完后认识到了邪党的邪恶并同意退出,还在过年放假去妻子娘家串门时帮我劝退了她的父母和姐姐。

我父亲是那种脾气暴躁对儿女很严厉的人,每次我只要一提大法真相他就生气,所以对父亲讲真相一直是我的顾虑。有一次我冒着被父亲大骂的风险(这也等于承认会被骂)带一本《九评共产党》去父亲家,我把书递给他说给他看一本书,然后我就去另一个屋发正念。过了能有二分钟父亲就在那边喊,说我反党等等,并且叫我马上把书毁掉。我怕父亲把书弄坏急忙把书拿过来离开了。虽然父亲可能只看了《九评共产党》的目录,但是意想不到的是以后我再和他讲三退的事,他虽然没同意,但不那么言辞激烈了,通过这件事证明《九评共产党》铲除共产邪灵的威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有一次家里几个亲属去给我过世的奶奶上坟,我也特意要求同去,在车里我就发正念想着有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还没等我开口说,他们中就有人先开始问我一些关于大法的真相,我正好一边回答问题一边就把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的真相讲给他们,本来有几个亲属还不好意思同意三退,结果在我的一个婶子的催促下都同意了。这一段时间我学法比较多,学法时思想也能集中,发正念的次数也比较多,所以讲真相效果也都很好,不但能对亲人和朋友讲,遇到不认识的人只要有机会就能很自然的劝三退,多数都同意退出邪党组织。

最近这几年环境宽松了,我不知不觉的安逸心越来越重,开始迷上了网游有时也陪妻子看电视只用很少的时间学法和发正念,真相也讲的少了,有时看到有缘的人想讲,可是思想中就会冒出各种顾虑,结果一次次错过。师父说:“当然,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越最后越精進》)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环境宽松了就更应该警惕邪恶钻空子。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只有学好法、多学法才能正念足,才能更快的去掉各种执著心,也就能做到有时间就学法而不被执著和不好的观念带动。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我妻子也开始学法了,而且刚开始学法就明显感到了小腹部位有法轮在旋转。妻子修炼后又暴露出我很多执著心,比如对妻子有时没耐心,不修口,只把妻子当作家人对待。这时我就会想到师父带上亿的弟子,各种心性的都有,可是从来没看师父有过不耐烦,而我对一个新得法的同修怎么能没有耐心呢?这也是情的体现,没有把妻子当作同修。在这里我要彻底曝光这些执著:色欲心、贪心、安逸心、贬低别人的心、欢喜心、显示心,我要努力去掉这些执著“越最后越精進”,按照师父的要求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一些操劳,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