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与配合的过程中真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这里,我讲述的是自己第一次在参与做协调过程中的一段修炼经历,尤其是在与同修产生严重隔阂和发生激烈矛盾时,如何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不陷在矛盾的漩涡之中,真正按照师父说的去找自己的问题,从而用法来归正自己,在法上提高上来的一段修炼过程。

一、做到真正的忍

二零一零年五日一日上午,突然一个信息打入我的脑中:本地的一位协调同修要去外地一段时间,可能由我来接替她做协调人。当时我也没在意。三、四天后,我参加小组集体学法,学完法后,这位协调同修说:五月一日上午,接到在外地工作的儿子打来的电话,叫我到儿子那里去一段时间,看看由哪位同修来接替她。我当时心里一惊,但没有吱声。果不其然,大家都推荐我来接替本地的协调工作。我想顺其自然吧,就没有推辞,但是抱着临时来做的想法,定期参加协调小组的集体学法。我觉的这个学法组也是熔炼人的好环境。

过了一段时间,该同修又回到本地,我继续接替她做协调工作,而她再去负责别的项目。但我发现她每次来参加集体学法时,好象不是象以前那么高兴,学法结束后,她总是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提前离开,我自己也在用人心想别人,此后和她交往顾虑重重,也没顾及别人的感受,也没有注重修自己,因此邪恶乘虚而入,彼此之间制造矛盾。

去年十月初,我们在一起学法,学完法后,这位同修因为协调上的事对我大加指责了一番。在此之前,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曾向她反复解释事情的经过,但实在没想到她得理不饶人,照样“噼里啪啦”当着众人的面又给我来了一通。记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我当时没忍住,魔性大发,起身走出房间,不再理她。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这位同修又打来电话邀我出来商量事情,因是营救同修的事,在电话里又不能明说,我误解为还是昨天晚上的事,就推说没时间,把电话挂了。她又打过来提醒我,意思让我通知其他同修到洗脑班近距离发正念,而我没听明白,以致产生严重的误会。后来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尽管我一再表态:“指责己过,拜谢无怨。”但她还是一味的当众指责我,并在其他同修面前说了我的许多不是,以致大家听信了她的一面之词,全都认为我不适合担任协调工作。

随后在小组学法时,另一位协调同修婉转对我们俩人说:你们俩人回去后,再推荐一个人来协调小组学法。意思是让我从今以后退出协调小组。我当时就表态:不用推荐了,她比我做协调时间长,更合适,我退出来。而该同修却当着众同修的面,又对我严厉的指责一番,而且情绪十分激动,象开批斗会似的。说的事掐头去尾,断章取义,好象都是别人的不是,闭口不谈她自己的问题。当时我感到很委屈,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其中一同修当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逼我交出(该同修家学法点)钥匙,恨不得立即将我赶出学法小组的大门。令我当时颜面扫地,无地自容,十分难堪。我强忍着泪水,默默的离开了。

回到家后,我的心难受到了极点。我从小就在一个养尊处优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我在打坐时曾看到自己前世是大清格格转世);成家后,丈夫更是对我百依百顺,呵护有加;由于在政府机关工作,参加工作三十年,任何人见到我都是毕恭毕敬,从未和谁发生过这样的矛盾,有生以来也从未蒙受过如此一般的羞辱,觉的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委屈的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滚落。

心中愤愤不平,抱怨同修为什么只听一面之词,事先也不和我沟通,把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了再做决定。我当时很想把内心的委屈向其他同修诉说,但又怕是挑拨是非,真是剜心透骨。最后还是和一个自己比较信赖的同修说了,她在法上不偏向任何一方,让我赶快从矛盾中跳出来。那段时间我的心苦极了,一想起这件酸心的事,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后来我静下心来想,我是个修炼人,要宽容,要能容忍,要慈悲同修,要向内找自己,我想起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里的一段法,当我把大法书找出来学时,突然发现我不知什么时候曾经抄过这段法,并夹在书中:“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我发一念,我要做个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连续看了三遍,每看过一遍心性就提高一次,这时觉的自己也不委屈了,也不抱怨了,眼泪也不流了,心的容量在扩大。只要是那种时时刻刻提防他人,害怕再被他人伤害的人心一出来,师父的法就打入我的脑中,我就立即意识到要去掉它,一丝都不能存留。从此,我的心变的平和了。

事隔不久,为了营救另一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以免再次发生冲突,我本想通过另外同修转告这位协调人,但是电话打不通,我意识到这也许是师父的安排,看我能否象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做到大度、宽容。便主动打电话邀请这位协调同修,商量营救之事。

事后,这位同修也主动向我道歉,说对不起我,让我受到了伤害。我平和的安慰她,打消她的顾虑,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在营救同修过程中我主动配合她,形成一个坚不可摧、金刚不破的整体。在众同修齐心协力的共同努力下,将那位已经被非法劳教,而且送劳教所已经几天的同修成功的营救了出来。

事后,我常常想:要不是站在法上看问题,并及时的用大法来归正自己,我很可能一气之下,在这一关这一难中,一掉到底,失去万古机缘。

二、去掉妒嫉心

今年元月,我和这位同修又产生了间隔。和她商量的两件事,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我心里又一时想不通,似乎觉的她在某些方面还是不如自己。大年初一,我在家学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从法中,我得知师父在点醒我,要我继续向内找,挖出彼此之间产生隔阂的根源之所在,从而去掉它。

我又深想,是什么造成了间隔?为什么我的心一遇到事就会不平衡?这时法在我脑中展现:“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我想这不是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关于“妒嫉心”一节里讲的一段法吗?我豁然开朗,恍然大悟,原来是我隐藏很深的妒嫉心才造成了自己心里不平衡。我意识到:无论同修对自己态度如何,在做协调过程中,有哪些缺点和不足,我都不能拆台,必须无条件的默默去圆容、补充。在学法小组上我坦诚布公,谈了自己深深挖根的体会,很快消除了彼此成见。大家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也配合的越来越默契。

正如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的:“你们互相之间配合时是因为人心才产生互相之间的摩擦,那是修炼人的状态、过程,决不是你们哪个人真的不好。好的那一面已经看不见、已经隔开了,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没修好的这一面,但是你们不要不抱着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我一再说好的一面你们看不见,那边已经非常好了、达到标准了。达到标准是什么样?神的标准。他没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显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经修的很好了。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别人,珍惜你们这个环境。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

文章写到这,我庆幸自己能做师父的弟子,对师父的恩泽感激不尽,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在修炼的最后阶段不放松,珍惜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环境,在助师正法中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