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婆婆的心中,我是她的亲闺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

是师父给我接上了摔折的腿骨

文/河北蠡县大法弟子

我今年五十九岁,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上午,我去县城办事的路上,对面有个小姑娘骑自行车,车拐弯时,突然把我撞倒在地,当时我只觉得腿有些麻木,从路上爬起来,走到了路边。这时,有个过路的熟人,给我女儿打了电话,女儿和女婿开车过来了,不由分说把我送到医院。

到了医院,由女儿扶我走進了拍片室,等了片刻,结果出来了,大腿粗隆间下骨骨折,从片中可以看到骨头断裂的缝隙很大。

大夫看完片后,一边办着住院手续,一边对我们说明治疗方案:一、手术串钢钉,需三万元;二、牵引需一点五万元;现在先住院输液,消肿止痛。

听完大夫的述说后,我说:“大夫我不住院,我也不输液,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需要这一切。”大夫不解的说:“你也不年轻啦,落下残废,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说:“不会的,过几天就好了……”就这样,说服了大夫,又说服了家人,我的女儿很不情愿的把我扶上了车。撞我的女孩把她家人也叫来了,和我们一起回到了家。

回到家后,我把小姑娘叫到我床前,宽慰她说:“没想到出这么大事,没吓着你吧?”我又对她的姑姑和妈妈讲:“你们放心,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遇到什么事都要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我不会要你们一分钱的。”这时,小姑娘的姑姑和妈妈说:“哎呀,我们今天可碰上好人了。”

第二天一早,她妈妈又来到我家,一進门,从兜里拿出了一沓钱,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多少钱,一定要我们收下,我对她说:“你拿回去吧,一分我也不要。”她感激的说:“大姨,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你,你不知道,孩子的姑姑是村的妇联主任,对法轮功一向有偏见,通过你这件事后,她全变了。我们全家也知道了法轮大法是什么啦。这样好吗?让我们孩子认了你吧,咱们做亲戚吧。”我说:好哇!那咱们就结个善缘吧!

可是,不修炼的家人可不干啦,大闹着要和对方要医疗营养费用。我耐心的劝说:你们不要再闹啦,我一没住院,二没用药,跟人家要医疗费,那合适吗?孩子们不理解,说我太傻了,特别是女婿对此事更不理解了。我想:现在是救人的关键时候,我要让所有人在我身上见证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我每天静心学法,一天学三讲《转法轮》,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第四天的晚上,我刚睡,还没睡太实,突然感到两只大手用力拉摔断的腿骨,一阵剧痛,使我摔断的腿不由得一翘老高,瞬间又回到原处。立刻感到腿上有麻酥酥的感觉。我激动的哭着喊:师父!弟子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就这样一连三晚上,都是这样。我感觉腿上有劲啦,就试着下床,开始站着觉得腿发木,我就想:“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转法轮》)我就开始炼功。到第十七天时,我骑着电动车又上街了。

通过这件事,家人、特别是女婿是又高兴、又感到不可思议。他从心里感激大法,感激师父,有时还给别人讲这事呢。

邪党毒性大害人 大法显神迹救人

文/大陆大法弟子

在西南地区,某乡镇中学一学生。“七一”邪党生日前,学校组织学生排练庆祝节目,这个学生参加了。

从那天起,她左手臂上一块陈旧的伤疤开始发痒发痛,不好受。过了两天,节目演出后的当天晚上,她那块伤疤处开始流黄水,手臂又红又肿,疼得无法睡觉。伤口流出的水,流到哪里,肉就烂到哪里,只好用塑料口袋套着。

家人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不抓紧治疗,会造成肌肉腐烂,甚至得败血病。于是,遵医嘱,这学生开始输液。可是一连输了四天,一天比一天肿得厉害。后来,伤口处的肉都发臭了。眼看不行,家长把孩子接回了家。

她家里长辈有好几个人修炼法轮大法。在她排练时,家里的修炼人虽然觉得不妥,但想到是学校组织的活动,没有阻拦孩子参加。在她演出的当晚,也一直为她发正念。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从医院回来,晚上十二点,大家发完正念后,孩子才睡着觉。

第二天早晨,这个孩子跟着家人一起炼功。炼完功,出现了奇迹:伤口停止流黄水,五小时后,手臂消肿。此后,一天比一天好,六、七天伤口结疤。

这件事让我们看到,邪党的毒性太大了,它真的会毒害世人。只有大法显神迹救人,这是在修炼人及家人身上体现出来的神奇和超常。

在婆婆的心中,我是她的亲闺女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这十四年来,我严格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平衡好家庭,善待家人,孝敬婆婆。

我的婆婆今年九十高龄,四十多岁时,她的丈夫去世后,守寡独自一人抚养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婆婆一生操劳,一生病痛。婆婆家是一个独家小院,分房时,婆婆把所有的房产都平均分给了四个儿子,却没有自己留下一间。我丈夫的哥哥们分了房子后,都把空余的房子用于出租,这十年下来,租金都在几万。

可得了房子的哥哥们都不愿照顾老人,把婆婆视为包袱甩给了我们。我修了法轮大法后,知道了平衡好家庭、社会、工作也是修炼,孝敬老人是做子女的责任。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做一个孝敬老人的好媳妇展示给世人的是大法的美好,我没有和丈夫的哥哥们计较。虽然当时企业倒闭,我也失去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还要供养一个上大学的女儿,但我并没有把钱财看重,我把婆婆安置在给我们分的那份房产中,让婆婆安心住下,一直到现在。为了让婆婆安心享度晚年,我主动承包了给婆婆洗衣被等事情,十几年如此。

婆婆身体多病,又加之高龄,有时一病要卧床三至四个月,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给她弄可口的饭菜。给她洗脸、洗脚、洗屁股,有时一天给她擦三次背,无怨无悔,从不给她脸色,从不给她气受,这十年来一如既往。

婆婆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纯正,婆婆对我说:“家里的儿女我都信不过,我只信你。”有什么事婆婆总愿和我交心,我和丈夫有时发生口角,她都站在我一边,说她儿子不对,时时处处护着我。二零零二年,恶警迫害我时,我婆婆大声的痛哭,对着那些恶警说:我媳妇是个好人,你们抓她干啥?

当时不认识我的人问婆婆:这是你的什么人?婆婆很自豪的说:“这是我的女儿!”她还当着我的面,竖起了大拇指对别人说:她是这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