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在修炼大法之前,我被双肾衰竭、肺结核和各种疑难杂症、并发症折磨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我有幸遇到大法得救度,从此无病一身轻。

得救的喜悦、自豪、感恩,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把洪扬大法看成为我的义务和责任,我要把法轮大法好,大法的美妙神奇告诉我所碰到的认识和不认识的所有有缘人。不知道为什么,同修中时有的消业现象,在我几乎没有,相反,成天浑身冒热气,觉得头发也被热气冲的立起来了,浑身还有使不完的劲,走路都是带跑的。如今才悟到是我把洪扬大法放在第一位而得到的福报。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大法弟子开始了艰苦的向世人讲清真相、劝世人“三退”(退出中共恶党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从而得到救度的伟大历程。世人被恶毒的谎言毒害,有的甚至不敢听真相吓跑了,怎么办呢?需要清除世人头脑中的毒素,还大法和我师父清白!心里背着法,骑着自行车飞快的穿梭在农村、城市大街小巷、建筑工地寻找着有缘人。建楼的民工很辛苦,利用他们上下班的路上告诉大法真相,有时带上水果分给又饥又渴的民工吃,他们停住匆忙的脚步听完真相彻底清除了头脑中的毒素,使生命真正得救,同时会起到发酵作用。从最艰难时期的每天救度一两个人,三、四个人,逐渐的能达到每天救度十几人、二十几人。到现在,众生基本觉醒,都在等着大法弟子的救度。你会发现,你走在街上,有老远冲你笑的、问路的、有目不转睛盯着你看的、路边站的、坐着的,都是来听你讲真相等你救的。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你只要有救人的这个愿望并能走出来,动动嘴,你的智慧就会充份发挥,讲的流畅、令人信服。我常常会觉得,众生得救的喜悦和我因救度了对方内心的欣慰融为一体,使我感到自己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好,真是无上的荣幸。所以我想在这里告诉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只要三件事都能做好,有师父慈悲呵护讲真相救世人并不难,也没有危险。

利用在医院陪护时间救人

师父为我铺平了修炼的路。母亲多次生病都是在念“法轮大法好”中转危为安。在邪恶最疯狂的日子里,母亲为我收藏宝书,我从地里干活回来很累,母亲让我洗手后,将白毛巾包着的《转法轮》双手捧给我。为了不影响我学法,出来進去都悄悄的。去年二月母亲脑梗住院抢救过来后,就一直听着师父讲法,恢复很快,没几天能走路说话,医生、护士都惊奇,说我懂保健,照顾的好,结果引来陪护病人的和病人自己来我这里“取经”。救人的机缘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得抓住机会给他们讲念“法轮大法好”的祛病健身的奇效;讲自焚伪案;讲大法洪传世界盛况;讲“三退”保平安等等,他们都能接受。我母亲住的病房四个床位的病友都讲了。

我每天都精心的给母亲做饭,而且多做,可母亲只吃一点,其余的我就全分给病友吃了,我和妹妹都舍不得尝一口。所以我给病人和他们的陪护人员讲真相,劝“三退”时,明白真相的病人、陪护人员都帮我讲。为了多救人,给自己买饭排队时讲,来回路上讲,母亲睡了就出去讲。

半个月后母亲出院了,不久能简单自理,住院时查出的多种病慢慢都好了。九十多岁的母亲在离世的前一天自己还去串门呢。母亲在大法中受益、善终、含笑离开人世。明白真相的世人都说这是儿女积大德了才会有的福气。

在被非法关押中救人

在陪护母亲最后这段时间,由于学法少,不够精進,在讲真相时执着数量的人心,被旧势力利用坏人构陷,我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我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配合邪恶任何问话和要求,只念大法好。被雇佣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小流氓喝三喊四、骂骂咧咧还想动手打人,我立即正念制止:你们公安还兴骂人、打人,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你打人骂人是知法犯法!他马上说他不是公安。不是公安在这里耍什么威风,他的气焰马上消失。我看他年轻无知,就给他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的褒奖项和各种支持信函和决议案三千多项;我原来是一个患绝症的病人,学大法十四年来未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身体越来越健康,不是炼法轮功不让吃药,而是没病了吃什么药啊?你还年轻,经历少,所以连喝汽油、烧自己的这些谎言都能相信。冤有头债有主,真相大白的日子不远了。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是在劫难中救人的。不管你是不是公安,大难来了念“法轮大法好”能保命,退出党、团、队才能得救。我说的是真是假往后走着看。他一直听着不吱声,但他的眼睛告诉我敌视大法的因素被解体了。替换他的人進来他走了。遗憾的是还没来得及给他做三退,希望他能有机会“三退”保平安。

我被恶警固定在老虎凳上,手腕脚腕都是伤全不在乎,只想着讲真相,救这些监视我、骂我、打我、被谎言毒害的他们,因为这是我的使命。修炼人没有敌人,见面都是缘份。奇怪的是都静静的听,从不反驳。在值班室给一群年轻人讲所谓“天安门自焚”,他们吃着饭一声不响的细细听,觉得这么年轻的生命被恶党带动着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太可怜了,人都在迷中,不知道坐在老虎凳上的人正是他们生命得救的希望,我不救他们,谁救他们,所以一个不落的讲真相。救度这些特殊人群成了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被绑架到洗脑班后,邪恶利用常人的懦弱,向我的家人敲诈七千多元来供这些监视我的人住宾馆、吃喝,每天消费二百多元,我和家人都是低工资阶层,这对家人的压力很大。我被他们二十四小时铐在老虎凳上,不让我睡觉,恶警睡了也不关电视,白天一轮一轮来洗脑,还放栽赃自焚伪案,声音开到最大,想发正念背法都很难。那个省城来的姓冯的恶徒丧心病狂,一副流氓嘴脸,天天喝三喊四,把录像声音开到最大,我不看,闭着眼,他一会叫我一会骂我,我说你太过份了,我这么大年龄,这么多天不让我睡觉,我吃不下饭,手脚被铐着,还不让我眯一会。你来坐这不吃不睡试试是什么滋味。不要以为这老虎凳是给我坐的,我初一你十五,善恶有报、神目如电,不信就往后走着瞧。他气的一句话说不出傻呆呆的看着我。以后气焰小了很多,再不逼我了。

在被绑架到看守所的那天,是两个中年妇女来监视我,其中一个我认识。她两人话说的很投机,我想讲真相插不上嘴。我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干扰因素,让众生得救。开始给他们讲自焚、讲藏字石,她们不但不听还训我拿共产党钱还敢这样说话。我说共产党贪污腐败已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富翁,他们的钱全是中国人民的血汗纳税钱,你现在的工资还不到你应拿工资的百分之二十,台湾没有共产党收入比中国高五倍多。告诉她们,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转法轮》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法轮大法在全球获得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唯独中国打压,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经多达三千五百多人。我冒险讲这些是为了让善良的人远离危险,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四川地震、大洪水、大冰雪等等都是警示人的警钟。信者得救,不信者错失良机,后悔莫及。我不在乎你们对我态度如何,只在乎你们得救保平安。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救度善良的中国人。那个自焚伪案,喝汽油烧自己全是欺世谎言,谁喝汽油烧自己呀,没有这样的人,全是买演员演戏,你们不仇恨、不敌视大法,不相信谎言,再退出党团队就能保平安。我可以替你们退,用化名声明就算数,两个人听明白了,连声说退、保平安、用化名。那个认识我的人说,你原来不是这样,老实也不太会说话,现在口才流利,能把我们说服了,你厉害真行,我说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平,要不我一个农家女,咋敢跟你干部家庭出身的比,我们都开心的笑了。

这次被绑架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在残酷的迫害现实中向内找自己,认识到在学法少正念不强的情况下,讲真相是用常人的心做大法的事情,太不严肃了。求安逸不参加晨炼是削弱整体;学法背法不入心是不敬师敬法;牢狱之苦是旧势力看你长期执着不放而安排的。再不改旧势力就要往死里整你。所以痛下决心实修自己放下执着。在看守所为了坚持晨练,被整、被训、被喝三喊四,我还是要炼、要背法、要发正念、要做好人、要做好事。感动的牢头将一块仅有的电子表交给我保管,这样保证了我整点发正念和晨炼。牢头罪大业力大,念大法好才能入睡,我走的时候说啥都舍不得我走,说人都象你们炼法轮功的就好了。有个犯人说,这里人人有罪,唯你没罪,小灶饭菜来总让我先吃一口,我不吃追着我吃,有时我装着上厕所,她就非留些等着我。有个犯人托人送進小金橘给我半个,我提在手中几小时不舍得吃,还是还人家,我俩拉扯的不可开交,她说没有给任何人吃只给你,是因为你太好了,你不吃我心里不好受,没办法只好吃了瓣。还有个犯人说前面走的同修带走了她的洗头膏,我家送来了洗头膏我还她,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她欠的我来还。我们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向世人证实着大法,不能给大法抹黑。在结束了劳教所的非法关押,我走的时候将我的好多东西都分给了犯人。

破除旧势力的阴谋

由于迫害,我的体重减少了四十斤左右,回来后,人没有精神躺在床上还觉得累,发现脖子根一块骨头高起来,又发现两腮、胸部、两耳后全是大枣大小的硬块,联想到同修得淋巴癌在大法中好了,又因装修房子两个月没修炼结果早走了,而且很奇怪的是最近讲真相时碰到过两个淋巴癌病人让我看她拳头大小的硬块长满了胸部很害怕,又看到自己最近身上的皮肤一块块的死去,人很乏困、口腔烂、牙齿掉、头发掉、眼睛花、体重降,常人也说我瘦的变了形,大法弟子的美好形像没有了,一副无精打采的病态,这怎么行呢!

加强学法、发正念,坚决不承认这个状态,大法弟子是没有病的,也不存在消业问题,向内找,一定是我修炼有漏,又让旧势力抓住以这种病业的形式来迫害我。“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赶快求师父加持,将另外空间的低灵销毁,结果有两次看见师父为弟子净化身体,一次是象猫不象猫比猫小的低灵出来七、八个,有一半死了,一半進入邻居家了。还有一次发正念看见一斤多的土豆会动,又有象壁虎一样的低灵抓出一堆。慢慢我的身体好转了,但还是觉得没劲,就求师父加持,我炼出的是金刚不坏之体,不要生老病死的肉身。发正念时看见白胡子老头背对着我一下子坐下去摔成两半。

从那以后,我的脸一下变的白净了,走路光想跑,本来多穿一件衣服都觉得累,现在一身轻,吃饭睡觉全正常。我去找那个说我变了形的常人,她看见我说,精神怎么这么好,吃啥了、哪个大夫给你看的病?我说,啥也没吃,坐在家里念经就好了。

我身体的变化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家人全服了,不再担心了。

大法在世间洪传十九年了,在其中我们经历了严酷的考验,作为在大法中成长的一个生命,我为自己能走到今天而庆幸,认识到法与自己生命的关系。“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随师回家园。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