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得法修炼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

历尽魔难得大法

九十年代初,当时我出国归来,工作事业一帆风顺,职务提升,前程一片光明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魔让我一蹶不振。北京名牌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是重症肌无力,在治疗期间,因体质虚弱引起肺结核复发,治疗肺结核的药物又引发了过敏综合症,不能吞咽东西,心跳总在120次以上/分,那时候真是天昏地暗,我完全懵住了。

西医、中医、针灸、按摩、气功和找气功治病,所有能够治病的办法全都用上了,病不但没有治好,而是越来越厉害,我已经感到人生没有了希望,我绝望了,遗书准备好了。同事们、朋友们都叹息遗憾,这么能干的一个人垮掉了,可惜呀。家人们都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我的老父亲无助的告诉碰到的我的同学们,你们有时间去看看她吧。

1996年6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个朋友的亲戚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时的我不但不相信气功,还很怕气功,怨恨气功。因为为了治病,花了几千元钱学气功、找气功师治病,不但没治好,反而更厉害了。在爱面子的情况下,我把《转法轮》这本书带回家,根本不想看,想放几天,再还给人家。此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而且,身边已经不能离人。

有一天,当我想到要把书还给人家时,觉得书放在家里这么长时间没看,还之前看看吧,就这样我开始读《转法轮》了。我的心好象一下子就被这本书抓住了,我觉得活在世上的人就是应该按真善忍做啊。真善忍三个字重重锤在我的心上,使我一口气看完,尤其感觉师尊的很多话好象就是针对我讲的。当时我就发了一愿:按真善忍做,修心性。

从那以后,这本书就一直在我身边,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生病的真正原因。自己从开始的只修心性不炼功,到后来认识到,师尊传的是性命双修功法,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炼,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这样就真正开始了自己的修炼路程。然而当自己真正放下心想修炼时,也碰到了干扰和考验。在初炼时的一次睡梦中,有一个声音大声问到:“法轮功,你炼还是不炼?”我说:炼,就是炼。”双手马上就象是上了电刑那样痛,醒来后,手疼的还不能动。我悟到这修炼中考验的第一关过去了。而后,我记住师尊说过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说我这次就要当一把神,炼功人没有病,我把医院开的药全部停用了。一心要跟定师尊修炼,在修炼两年以后,我重新返回了工作岗位。而且在当时根本就顾不过来的6x7mm的卵巢囊肿在修炼中,也不知不觉消失了。

大法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

在中共邪恶谎言中,现在还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轮功,从而有意无意起到迫害和伤害法轮功的作用。我想说,通过法轮功的修炼不仅仅是使我的身体痊愈恢复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净化升华,知道了我们人活着的真正目的。

我从小受到正统教育,心地善良,爱憎分明。喜欢看神话故事,但同样受党文化无神论的影响,不相信也不敢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尤其经历的文化大革命,在我幼小心灵中留下了破除迷信的烙印。所以对神佛方面的知识、书籍从来没有去研究学习过。在国外学习期间,参观过基督教堂,看到基督教徒的虔诚祷告,只是认为是一种外国人的信仰。在国内到过一些寺院道观,也没有仔细的思考过,更多看到的是人们表面对神佛的求助。在掀起的气功高潮中,我更是认为人们是为了锻炼身体祛病而练。那时国内各个单位都有组织气功的学习,我们单位是个科研单位,也有不少人在工间操和占上班时间组织学功、听气功报告等。当时的我对气功没有一点感觉,也不想接触。

在我生病期间,我抱着治病试一试的心态接触了气功,对另外空间,特异功能等一些名词现象有了一点点的了解,但很多东西不明白,不能得到解释很迷茫。在我读了《转法轮》后,我心中许多不解得到了答案,我知道气功是修炼,法轮功是至高的佛法,知道了人来世的目的,人为什么有苦有难,修炼是什么等等等等。在我被迷信封闭了多年的心灵中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也领悟到神佛是存在的,真善忍是佛法的最高体现,真正修炼的人、向内修自己的人、先他后我的人才是世间最好的人,而不是我们现在人类给出的标准等等。

我庆幸自己得到大法、庆幸自己能够从无神论的谎言中走出来,庆幸自己身体健康心性得到升华、庆幸自己能在危难中得度。

放下名利情,活的轻松

从1996年步入大法修炼到今天,我在师尊的呵护下一步步走过来。现在见到我的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以及工作中接触到的人们,都不相信我曾经是个在死亡边缘走过一次的人,都为我的精神状态感慨,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是表面看到的,更重要的是心灵的净化和心性的提高。

我是个事事争强好胜不服输的人,干什么事情都要争个第一。在常人看来是个强者,有事业心、有能力的人,殊不知这背后有多少名利心、争斗心和妒嫉心等不好的心呢。下面就举几个自己跌跌撞撞去执著,心性提高的例子:

高级职称在技术人员中一般都是看的很重的,其中有名有利有身份的体现。在我重返工作岗位后,碰到评职称的事。我是86年评上的工程师,做过很多科研课题,也有获奖课题。在评定高级职称的过程中,从心性考验魔炼中得到提高。

当时在准备评职资料的过程中我的心态很稳,没有想太多。在评定会后,老院长好心的告诉我:评委们对你的答辩讲评很好,但因你生病时间太长,这次不能评上,不要有思想负担时,我的心态也比较好,觉得是正常的,而且那时对高职称的事也确实没有看的很重。

第二年评职称的工作又开始了。这一次很顺利的评上了高级工程师。可是心性魔炼开始了,就在我办公室有个人,在我天天忙课题作项目的时候,她只是个拿拿报纸的文书,整天闲来闲去的,在我生病期间,她参加了一些管理工作,这次评高工中据说是托关系一次过关(我是两次)。这下我的心里不平衡了,心想我虽说病休6年,可我工程师的6年我干了那么多的课题,很多还获了奖,她连个独立承担的课题都没有,论文还是别人帮忙的,她有什么资格当上高级工程师,而且一次过关?当时我就是心里愤愤不平,而且还委屈极了。

后来在学法过程中,我明白了从这件事中找到了自己要去掉的妒嫉心,不能受委屈的心、看不起别人的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等不好的心。也从中悟到自己生病的原因,其中也有妒嫉心所致。

这次评职称的风波,妒嫉心、看别人不如自己的心,别人不能超过我的心等都不同程度的得到魔炼,心性得到提高,对高职称的心放淡了,对同事宽容了,在后来教授级高工的评定中,对谁评上我都能做到自己心不动,而且自己能坦然的放弃了申报。

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个小官,所以说名利心、显示心也是很重的。通过修炼自己从看重名利这方面的心淡化了。在通过修炼病愈上班后不久,领导就任命我做了一个部门的部长,从市场咨询到合同签订到收款以及各项目合同客户的管理联系,从培训计划安排到会议的筹备组织以及大大小小别人不管的事都落在我这,整天忙的一路小跑,可心里挺舒服。因为听到的更多是夸奖,是别人对我能力的认可,是领导们对我的重视。后来机构实施了整合,人员多了,干部多了,安排有了问题。这时我面临的就是如何选择。

经过一段时间的内心斗争,最后我选择了放弃,体悟到了身心的轻松。开始时我想,我的工作是得到大家认可的,有管理经验又有技术,在哪个部门做个部长都没问题,得心应手的。后来看到很多人都想当部长,领导也很为难。我开始考虑放弃部长,到一线去做一个普通职员。可又一想这样一来,经济上的损失会很大的,摇摆不定。

学习师尊的讲法,我悟到,名和利都是常人撒不开手的东西,是不惜代价要争夺的,一个修炼人就应该做到放下名和利。这样,我放弃了部长位置,并推荐了一名年轻人。对当时我的做法很多人不理解,包括老领导都劝我,千万不要离开管理岗位,并有很多人劝我,别那么傻,你不当了,新领导会认为你不想给他干了,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等等。那时我的心态很稳,没有动心,我想我会按修炼人的要求做好一切工作的。在后来的工作中感到:做一个普通一线员工真的是工作累,工资收益小,还要听从别人的指责等。我没有后悔,做到了坦然舍弃,感到轻松。在修炼以前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在女儿结婚那年,我们没有举办婚庆,而是在女儿、女婿的邀请下,我们到美国西部旅游。在这期间,对自己疼爱女儿的心也着实魔炼了一番。女儿的身体曾做过几次大手术,比较弱。所以我们都比较溺爱她。在来美国启程的头一天晚上,女儿发烧到39度,当时机票已来不及改签、接机的地接也无法通知,只好让女儿服药退热,安检前,还吃了退烧药。就这样到达了美国。

女婿是湖南人,吃饭很简单,有辣椒和米饭就成,可这在美国就成了问题。女儿的热度到美国后,仍然不减,总在38度以上,可还要为女婿的吃饭问题跑来跑去,我的心里就开始不痛快了。再有女儿喜欢摄影,来美国背了一个专业相机,很沉。而我经常看到的是,这个相机总是在女儿的肩上,我的心里就更难受了。

一天,旅游团安排我们到奥特莱斯购物,女儿高烧一夜,早上真起不来,可女婿想买名牌衣服,我心疼女儿,我说让她休息,我陪你去,他说你又不懂,一定要女儿陪去,我当时真是来气了。想我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不心疼人的老公,真够她受的。晚上就在日记上,把自己的怨气全写上了,打算回家后,给我先生看,讨个说法。那时就真的象一个常人一样,气憋的鼓鼓的。

谁知这个日记无意间让女婿看到了,马上就给我沉起脸来。说话也不客气了,甚至讲话嗓门都很大,当时我真是又伤心,又没了面子。我的眼泪下来了,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自己真的没有做好,没有利用这些提高心性的环境,而正因为自己有对女儿太重的情,而出现了关难。这一切就是针对太重的情安排的,要自己放下情,用修炼人的心胸、心态处理好和女婿女儿的关系。悟到了,心就放下了,气也没有了,在后来在美国的日子里,我尽量主动多帮女儿找女婿喜欢吃的餐食,相机只要有机会,我就主动背,也不去指责女婿。真的这样做了,女婿也改变了,吃饭也不挑了,相机和重的东西也主动抢着背了。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正法修炼的场是纯正慈悲的场是个正念的场。自我修炼以来,我的家人也同样感受到大法的慈悲并身心受益。

我的女儿在20岁时,得了恶性肿瘤,经手术化疗后,医生讲如能挺过六年,复发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家人提着心过日子。然而五年后的复查中,发现有复发的可能性,医院要求再次手术。听到这个消息,全家人真的不知如何才好,不愿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自己知道又一次心性考验来了。我对女儿和我先生说:是我们的难躲不过,我们要勇敢的面对,女儿还要受罪,我们还要受累并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我是个修炼人,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女儿也同样会受益,师尊会帮助我们的。全家人亲眼所见我的变化,也都从心里信服大法,一家人虔诚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儿在术前、术后一直都在听师尊的讲法,手术顺利,而且病理检验的结果显现肿瘤的性质已有趋于良性转变,医生们都觉得不能理解。女儿现在生活的很好。

我的妈妈因高血压得了尿毒症,她人胖血管细,为血液透析做的自身血管瘘都不能用,后改做人造血管瘘,人造血管瘘又因妈妈是属于高凝血类型的病人,故血管多次形成栓塞,多次进手术室通栓造瘘,真是遭了好大的罪,每次术前,我去签字时,医生都告诉我,非常危险,搞不好,下不了手术台,但都是全家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使妈妈一次次闯过来。特别是有一次,妈妈手术出来后发生了昏迷,我在妈妈耳前告诉她,您知道大法好,法轮功的师尊好,大法是受迫害的。您在心里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尊好,请师尊帮助”。这样我从晚上九点念到早上三点钟的时候,妈妈在昏迷中说了一句:“别停,继续”,就这样,早上七点钟妈妈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2011年8月,妈妈的人造血管瘘再次形成栓塞,实施通栓手术失败,医生讲只能开胸插管,但风险非常大,即使手术成功仍会形成栓塞,造成生命危险。麻醉师们几乎劝我们别签字,让老太太遭这么大的罪不值得了。就在这一刻,血透室的主任派人匆匆过来与我们谈话,并极力主张在走最后一步救命的办法前,试试腹透。正常情况下腹透插管要在术后2周后才可使用,为救妈妈的命及时把毒排出,妈妈下了手术台就开始使用,腹透成功了。目前妈妈已经腹透7个多月,状态还好,别人都说看不出是个透析中的人。这是全家人了解真相,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修心向善为别人好的法,是受到当今共党迫害的,从而得到大法的保护,全家人知道是慈悲的师尊一次次救了妈妈的命。

选择是最后的抉择

回顾自己修炼历程,在师尊的呵护下,去掉了太多太多不好的为私为我的东西,不断的修去名利情仇,妒嫉心、显示心、好胜心、争斗心、欢喜心等执著心,不断舍去各种欲望,身体健康,心性方方面面都得到提高。而江氏集团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嫉,不惜一切代价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编造出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丑剧,拍录出切开喉管还能唱歌,记者在无任何消毒措施的现场采访以及为迫害法轮功编造的1400例谎言和万人围困中南海的荒谬报道等,其目的就是蒙蔽世人,挑起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这也是中共的一贯手段和伎俩。

我当年亲眼见证了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位于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信访办公室集体上访事件的全过程,在“四二五”上访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非常的平和安静,没有打标语,没有喊口号,有人看书,有人炼功,有人默默无语,并互相告知不要站在盲人道上,对当地的行人和车辆交通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根本没有什么“围攻”,更没有什么“围攻中南海”,当时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申诉了三点要求:(一)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二)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三)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当时朱总理很快下令天津警察放人,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十点,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秩序井然,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我看到有空瓶子掉在地上,后面的学员马上主动捡起放到垃圾箱处,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学员清扫干净,以至有在场警察感慨的说:“看,这就是德!”

自99年在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很多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劳教判刑的危险,纷纷走出来告诉世人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揭穿中共造谣抹黑法轮功的险恶用心,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这是为什么。我想说的是:我的自身经历证实了法轮功和自己以前接触的气功是不一样的,他是高德修炼佛法,是教人向善的功法,具有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让修炼者身心受益。

我是千千万万受益者中的一员,在我生病无助的时候,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人们经常会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即使一个医生把一个病人的病治好都会感激一辈子,而师尊、大法不仅仅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而是身心的整体净化升华。证实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真相,揭穿共产邪党的谎言,助师救度世人是我们每个弟子必做的。请每一个有机会接触到真相的有缘人能认真的看上一眼真相资料,静心听一听真诚善意的告知,作出您的最后抉择,您会受益无穷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