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无私 神功护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自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十多年过去了,我从一个生活在迷中普普通通的常人,到一步步被师尊的法理开示,了悟生命真谛的修炼人,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在师尊的呵护下,也出现一些按过去的常理无法解释的现象,我们就称作神迹吧。现整理如下。

一、轻松翻越两米多高的防护铁栅栏

在二零零一年,我母亲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母亲被绑架、非法抄家之后,我的家也被抄了,恶警抄走电脑和打印机,并想非法抓捕我。我当时不在家,也知道那时不能回家了,未修炼的丈夫送我到家附近的旅馆住。由于当时的安全意识比较淡,我是用真实的身份证在旅馆登记的。

很快,派出所的人就发现了。就在他们扑向旅馆入口的那一刻,恰巧我在楼上客房的床上休息,一股力量将我推起来,我来到客房的窗口看见了这一幕。我赶紧出了房门。

可是这个小旅馆只有一个出口,走这个口,就会和恶警碰上。无奈,我只好往楼上走。到顶层,看到通向屋顶的门锁死了。我只好暂时在那里,可以听到楼下恶警和服务员的对白。他们看房间里没有我,去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可能出去吃饭了。他们就在楼下等。

我坐在楼梯踏步上(当时还不知道有发正念的口诀),想着刚刚发表的《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提到“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清除邪恶,可以这样做,这在历史的修炼中是没有的。你们在此时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各种正确状态,在各种状态下怎么做都是留给历史的,所以既严肃又关键。”(《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我虽然这样讲了,而真正应该清除时,那就是要清除。不只是你们清除,如果修炼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想到这,我信心大增,当时我对自己的能力并不确信,但我确信我不该被邪恶迫害,我知道即使我的能力清除不了邪恶,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还想起明慧网上刊登的一篇大法弟子正念否定迫害的文章,更坚定了我能否定迫害的一念。

晚上,服务员拿着手电巡查上来了,喊着:“上面有人吗?”就在手电光快晃到我的刹那,外边天气大变,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有二声炸雷特别响,伴随着刺眼的闪电。服务员退回去了。我感觉是师父指挥的正神在清除邪恶。

雨很快停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大概是半夜十一点左右,客人都入睡了,恶警大概在一楼。我想我该走了,就悄悄的从楼梯走到二楼,在公共卫生间窗边有一根落水管,我准备从落水管爬下去,一下失手,掉了下去,我感觉自己象是落在软软的海绵垫子上,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手被粗糙生锈的铸铁落水管刮破了皮。其实我掉到一层屋面上,却感觉象是被师父的胳膊托着。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我,才有惊无险。

后来,我掉到了旅馆的后院,要想出去,得翻过两米多高的防护铁栅栏。当时想也没想,很轻松的翻过去了。后来丈夫到那里看,说一般人很难翻过去,都是师父加持的结果。

二、鼻饲灌食 摒呼吸 绳索捆绑 绳自开

二零零五年,我参与营救同修,被恶警绑架到教养院。我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并写了申诉书。恶警把我单独关在一个房间,由几个邪悟的人看着。在灌食时,我在想,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开始的两次她们捏着我的鼻子,使我无法呼吸,被迫往里咽。

后来,我想起《转法轮》的话:“印度有许多瑜伽师,可以坐在水里多少天,埋在土里多少天,完全使自己静止下来,甚至心跳都能控制住。”想到这句法,我想我也能控制我的呼吸,心很静,无论恶警怎么动,我就是平静的没有任何反应,结果,她们松开手说,这招对她不好使,她肯定绝食闯出去过。

一天鼻饲灌食后,恶医拿来绿色的军用绳把我双手牢牢的捆在铁床上,鼻饲的管子用胶带粘在头上,不让拔。邪悟的人在旁边叫嚣:“这回就给你绑上了,就制约住你了!”我心里不承认这种迫害,我想一定能脱出来。

中午,就在邪悟者上床休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我的左手一下就脱出来,又自己解开右手,拔掉鼻饲的管子。

警察進来后,看见绳子都开了,冲着看我的人大喊:“谁让你们给她解开的?”邪悟者回答:“她自己解开的。”警察听后什么也没说,离开了。

其他的被迫转化的人看到后说:“出功能了,自己把绳子解开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解开的。

三、做最正的事 不受低层理制约

从教养院回家后,丈夫很怕我再受迫害,很害怕我做讲真相的事。有一天,我正在刻录真相光盘,他看见了。他很生气的给我按下电脑的开关,可电脑就是不关机。他又给我按下插座上的总电源开关,这回电脑关机了。我没理他,坐在沙发上发正念,他到一边生气去了。

第二天,本来以为那张光盘刻坏了,因为关机时進度条才進行一半,谁知一看,完好无损,什么内容都不缺。把这件事告诉丈夫,他也说:“真神奇!真神奇!”

只要我们正念对待,心不动,看上去是人在做,实际上是神在帮。现在我刻光盘,丈夫还自己掏钱帮我买呢。

还有一次,在单位上班空闲时,我上网查关于本地律师的资料,想配合一位同修讲真相。这时全单位断电,别人的电脑都灭了,很快又来电了,他们都得重开机,唯独我的电脑什么事没有。坐在我后边的负责维护电脑的男同事看见我的电脑没关机,奇怪的说:“她的电脑怎么没断电呢?”

我想当时我干的是最正的事,是不受低层因素制约的,是师父看护的结果。

另外一次去居民楼发真相资料,看见一户单元门大开着,大铁门还用大石头挡着,進去后,想门关上多好,方便我在一楼贴资料。就这么一想,接下来的巨响把我吓一跳,回头一看,大铁门推着大石头正在关门呢。我才意识到是刚才动的那一念的作用。

我们真的是走在神路上的生命,每一念都严肃而关键。

四、心底无私“神功护体!”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无私时,也常有一些神奇的事发生。比如工作中,帮别人找一些资料,很难找的东西,一下就找到。很厚的书,一下就翻到要找的那页。同事说:“这手,真神!”这些时候,往往都是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心里只想着别人时发生的。

在身体方面,从九八年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很好,丈夫都感叹:“真是神功护体!”偶尔,身体不舒服,也很快消失。比如在九八年夏天,前胸后背出现一圈圈象痱子似的红点,我没在意。晚上去学法小组学一讲法,回家后,发现身上的红点全没了,也就两个钟头的功夫。

这几件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见证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