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永川国保支队长邓光其绑架近百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自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以来,重庆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司法系统奉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命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对重庆境内的法轮功学员施行有史以来的最为残酷的迫害:肆意绑架、抢劫、殴打、恐吓,诬构罪名制造冤案、刑讯逼供、捏造伪证、强制他人诬陷法轮功,致使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劳教、或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与洗脑班,毒打、吊刑、电击、关小间、长期不准睡觉、野蛮灌食、不准大小便、几天几夜罚站蹲、饿饭、兰竹块砍膝盖、踝关节、强灌不明药物、各种酷刑折磨、逼写不修炼保证、逼看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逼开批判会等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妄图使其放弃信仰,致使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

在重庆610这个犯罪集团中,永川610头目、国保支队队长邓光其最为狠毒,迫害最积极,手段最残忍。永川区几乎所有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迫害案例均由他主导和参与,据不完全统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或劫持到洗脑班多达近百人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多次关押迫害,有的被迫害失去生命,有的被迫害致残。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家庭破碎,多年来被抢劫的钱财、书籍及其他物品更是无计其数。

邓光其的同伙成员还有:梅永康——永川区政法委书记;高良先——永川区政法委常务副书记、“610”头目;胡继权、蔡勇、黄辉树、罗民全、兵成伟、郭辉、罗进、董泽友等。

这里我们仅举几个受邓光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例子,让大家看看邓光其一伙到底干着什么毫无人性的犯罪勾当!

五十多岁的苏桂英女士,修炼大法使她先天性心脏病好了。邓光其团伙将她绑架到永川看守所凌辱、折磨和摧残,使得先天性心脏病复发。因病情严重,邓光其团伙敲诈她家人一万五千元钱抵押,保外就医。苏桂英在回到家中坚持修炼大法,身体已经渐渐好转。然而,邓光其团伙看到她身体逐渐恢复了,在残暴扭曲的人格驱使下,就经常上门骚扰苏桂英,并多次将她绑架到公安局一科或派出所,进行毫无人性的殴打、辱骂、摧残……反复的恐吓折磨使苏桂英的心脏病再次复发,于2004年底被邓光其团伙活活迫害死了。

高兴芳,六十多岁,一位善良的老年妇女,二零零六年八月被邓光其、罗进一伙把她劫持到永川西大街派出所,在邓光其的授意下罗进非法对她刑讯逼供,他用硬抄本和拳头毒打高兴芳的头部、面部等处,共打了70多次,手打累了还说:“要是有根棒棒就好了!”当时把高兴芳全口牙齿都打松了,大牙被打掉两颗,脸被打肿象面包一样。三个警察还抬起她的脚去踩师父的像。警察罗进还用穿皮鞋的脚踩她光着脚的左脚大脚趾。之后又把她劫持到永川戒毒所,孩子给她上帐的钱她却得不到,因为恶警指使监舍里的吸毒犯把钱全部抢走。在戒毒所被迫害二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到永川看守所。邓光其并不满足,九月将高兴芳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这个臭名昭著的集中营继续迫害。

代先明,浪子回头,却在三年遭受四次绑架勒索,残酷折磨!邓光其团伙最后疯狂到绑架代的亲戚,并勒索亲戚。二零零零年上半年,邓光其派人绑架代先明,并非法劫持他到戒毒所非人折磨了一个多月,并勒索现金。二零零零年十月,代先明被邓光其团伙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并勒索现金五百多元。后来邓光其团伙又一次绑架了他,并交保证金三百元。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代先明全家正围着桌子准备吃团圆饭,邓光其团伙又将代先明绑架。

有一天,“六一零”、西大街派出所恶警闯进代先明家,没有绑架到他,恶人闯到代先明的各位亲戚家,亲戚认为代先明浪子回头成为了好人,说了几句公道话,他们无法无天的将这些亲戚非法拘禁并施以各种酷刑。他们得知代先明姨侄女姚容最有钱,就将她非法拘禁的时间最长,并酷刑折磨,如铐“苏秦背剑”等,此酷刑很多人铐半小时就有可能手腕骨折断裂!结果邓光其团伙勒索亲戚近两万元才放回姚容。从此以后,代先明有家不能回,妻离子散。

戴大奎,被四次绑架到戒毒所,二次软禁在永红机械厂洗脑班,五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留,期间多次被邓光其团伙敲诈勒索不少钱财。还被非法判五年重刑,辛辛苦苦干了三十七年,应得的养老金也被卡断。二零零三邓光其团伙又一次绑架了他,准备从重迫害戴大奎,但是他们捏造的证据都是莫须有的,而且欲加之罪整理出来后,起诉书上下三次都不够判刑的条件,最后他们强迫法院判戴大奎五年重刑。戴大奎在永川监狱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各种正常人都想象不到的酷刑折磨,身心上的反复摧残。现今,戴大奎再一次被绑架在永川看守所数月,据悉邓光其又在谋划组织黑材料,强迫公检法系统一起参与,妄图继续加重迫害戴大奎!

邓华成,女,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清晨七点左右,被恶警入室绑架,抢走笔记本电脑、喷墨打印机各一台,手机、MP3资料和其他私人物品,后被邓光其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继续残酷迫害。

苏君儒,七十六岁,二零五地质队退休干部,曾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导致双脚不能正常行走。邓光其连一个被迫害致残疾的老人家都不放过,还经常跑去骚扰、威逼、恐吓,搞得苏君儒家里鸡犬不宁,家人也一起承受着邓光其制造的心理压力和迫害之苦。

王世碧,小学教师,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七日,被邓光其团伙绑架,并伪造证据判刑五年,将她劫持到永川女子监狱受尽非人的折磨摧残,致使原本健康的她出现严重病态,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监狱不想承担责任,不想王世碧死在监狱里,让家人把生命垂危的王世碧接回去。由于她已经被迫害得极度严重,回家后还是不幸离世。这是邓光其的又一笔血债!

罗道英,二零零三年六月底被邓光其团伙绑架,邓光其团伙伪造证据将罗道英判刑六年,劫持到永川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同时也给她的家人造成严重伤害,丈夫受不了这次迫害带来的压力,最后只得选择离婚,使她原本美满的家庭破裂。

刘友兴,被邓光其团伙绑架后劫持到劳教所这个黑窝遭受迫害。后来又被邓光其团伙制造伪证判刑,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

尧荣宣,二零零三年被永川市610恐怖组织以“茶花节”的安全稳定为名绑架,恶警冲入他的家中,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绑架,身上190多元钱也被强行抢走。在看守所里,尧荣宣绝食抗议,遭到恶警曾垂海和指导员(曾是狱医)的野蛮的灌食和暴力毒打、抓住头发撞墙。后被戴上了几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铐,身上衣服被磨烂,双脚剧烈疼痛,在邪恶的看守所被邪恶摧残一个月后,家人取保才脱离魔窟……

胡瑛,因为大法遭受无端打压诽谤,进京上访,向责任人反映实际情况,结果被邓光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后来又被绑架至重庆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折磨。

还有夏嘉祚、汤酥兰、吴秀琼、彭祥菊、陆静、王觉明、秦玉兰、肖继英、张勇军、许克勤、龙甲木、唐世孝、肖绍贵、胡玉珍、周成瑶、罗太秀、罗明友、卿山利、沈光秀、卿昌义、秦玉兰、李朝贵、万亨梅、匡民华、陈道英、苏祥福、喻开芝、李玉仙、陈双飞、吴玉云、曾维明、何广闰、程质娥、张水和、曾兰等人,都曾被邓光其团伙绑架迫害。

邓光其参与策划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多达近百人次,使众多家庭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迫害的理由仅仅是他们想修炼正法,按“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邓光其一伙身负累累血债!

邓光其的上司文强被打黑,王立军被黑打,谁想步其后尘吗?王立军这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尚且知道双手沾满血债,他为了自己不被中共内部灭口,跑到美国领事馆寻求避难,关键时刻他也知道决不能相信他一生为其卖命的“党妈妈”,确实值得深思。就连现在被立案调查的薄熙来,早就把几十亿美元的资产转移到国外,说明他也想留一条后路。

希望那些仍在参与迫害的邓光其一伙,应该从中看到中共黑帮政治的真面目,看清中共解体的结局,不再参与迫害,并向国际社会公开其他官员的犯罪证据,以弥补对法轮功学员造成的伤害,减轻自己的罪行,且退出中共,才是最明智的自我保全之策!

对于更多受中共蒙骗的人,请你们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明辨善恶,坚守良知:退出中共党、团、队,拒绝与邪恶为伍!拒绝给这个历次运动残害死八千万同胞的邪党陪葬!必将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一个美好的明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