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只当半个人用”到“一个顶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城市白领,今年五十一岁。自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至今已十六年了。我一向认为佛法修炼高不可攀。得法后,我常常不敢相信,我这样一个平凡之人,居然得到了旷世难遇的法轮佛法,被主佛救度,这是怎样珍贵的机缘和幸运啊。自修炼至今,惊喜一个接一个:身体康复了,心灵升华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个字能表达我心中说不尽的敬仰与感动,那就是:佛恩浩荡。

一个顶仨

一九九三年夏天,刚刚三十二岁的我,被可怕的癌击中,我被查出乳腺癌,中期,当时我的孩子刚刚四岁。我整个人都吓懵了,就觉的我也没伤天害理呀,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绝望、痛哭都没有用,赶紧托人住上院,紧接着就是手术、化疗、吃中药。

医生说,年轻人得这个病,比老年人凶险,化疗要格外加强。所以,刚承受了大手术的我,又在漫长的要命的化疗中痛苦挣扎。

化疗彻底击垮了我的身体,断断续续快两年了,我才勉强撑着正式上班。后来单位各部门人员调整,一位部主任觉得我人品还不错,就让我去他部门。他对别人说:就把她当“半个人”用吧。

几个月后的一九九六年年初,我喜得法轮大法。得了绝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谁能改变我的命运?当我捧读《转法轮》时,惊喜的发现书里说要改变命运有两条路,一条是不断的做坏事,最后形神全灭。另一条路就是修炼。我想我一定得修炼,这是我生的希望。

当时法轮大法传遍全国,我这个城市,马路边、公园里、小区内,到处都是炼功点。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也学会了动作。很快,我的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是身体壮了。从家骑自行车上班,以前少气无力,老人孩子都超我。现在速度大增,能超别人了。

二是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以前化疗导致我脸色发绿,没人样。本来就爱上火,那时又吃一种蝎子、壁虎等毒虫配制的中药,导致便秘,一周都不大便,肛裂流血,痛苦不堪。当时还有口臭、咽喉炎。修炼没多久,有一天忽然肚子里咕咕响,立刻就想去厕所,结果多少年的便秘,那天就象被一把抓走了,十几年从未再犯。

咽喉炎还是上初中时得的,经常发作,非常顽固。炼功后,经过几次严重反复消业,现已无影无踪。咽喉炎不是大病,但常人鲜有痊愈者。我从小脸黑,化疗后又发绿,自己照镜子看着都害怕。修炼后,脸色很快变得白里透红,周围人惊叹不已。

修炼了,就象脱胎换骨一样。单位经常会做大项目,人手紧时,主任不知不觉的把我当两个人用,一人干两人的活,并不觉的累。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年龄增长了,但体力更强,有时节假日人手不够,领导有时会把我当三个人用,一人干仨人的活,还保质保量。

回想当年风一吹就能倒的我,领导和同事有时会非常感慨,他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死亡的恐惧离我而去

普通的人,很难体会癌症病人的痛苦。手术、化疗,几乎就是生命承受的极限。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是心灵的痛苦,那就是恐惧、绝望。在手术、化疗的过程中,恐惧让我惶惶不安,真是没有一天好日子过。癌症,不复发,医生就说你好了;一复发,那几乎就完了。我出院后,认识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乳腺癌患者,大概术后两年复发了,几个月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六岁的孩子。我经常问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我还能活多长时间?我担心自己不能把孩子养大。面对我心灵深处的惶恐,医生也无可奈何。

可是,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死亡的恐惧渐渐离我而去,现在已无影无踪。通过学法,我知道人的元神是不灭的,众生都是天上来,修好了回天上去。我得了法轮大法,修炼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有时也会发烧、流鼻涕,但我活动自如,不影响上班,所以用不着上医院。我手术刀口反复感染化脓,前后拖了两三年。没得法时,怕得不行,怕是癌症复发了,老去医院看,老不好。炼功后,有一次出现症状,发烧,刀口红肿破溃流出大量脓血,三个月才封口,可我上班一天没耽误。我想:流出这么多脏东西,身体就净化了。因为一点不疼,就没去医院。后来又发作一次,大概一个多月又好了,从此没再犯。我怕家人害怕,不告诉他们。但我让儿子看了伤口,想让他为大法净化修炼人的身体做个见证。我有时会拉肚子,水样便,说是大便,听声音象小便,拉的全是又黑又黄的水。我想这些脏东西,留在肚子里能好吗?排出去是好事,肚子也不疼,也不浑身乏力,也不用吃药,很快就好了。

炼功十几年了,我从未因身体不适请假,能动,就去上班,从不耽误工作。炼功人是有点儿和别人不一样。时间长了,我甚至想不起病了,十几年没报销过医药费,彻底从死亡的恐惧中解脱出来了。修炼人的幸福,不修的人体会不到。

不爱生气

修大法后,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生不起气来了。

从小,我就是个脾气很爆的人,得理不让人。在中学和大学,都有同学因一点小过失,被我数落得哭鼻子。我从小县城来到大城市工作,举目无亲,于是狡猾地隐藏起自己的脾气,以保护自己。结果很多人说我脾气好,我知道那是假的,真惹着我,恨不得闹翻天。修大法后,真、善、忍提升了我的道德心性,我觉的自己性情变了,当然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

开始,我是强忍。多年前,有一次不讲理的弟妹来电话指责我,嫌我不去看望、感谢她的娘家姐姐,因为她娘家姐姐在一些事情上有恩于她。我想她帮你,你自己去感谢呗,我去干嘛?话不投机,在电话中就吵起来了。我被气的浑身哆嗦,对我妈说:我要不是修大法,马上过去,搧她两个耳光!现在想来真羞愧,那时修的很差劲。后来还是买了东西拿了钱,去了她姐姐家,心想自己是炼功人,让着她吧,真是强忍。她对婆婆(我妈)很不好,经常恶语指责她,捕风捉影中伤她,想方设法让有脑溢血后遗症的婆婆帮她做事,经济上占便宜。为此,以前我心中恨她。现在我不恨她了,觉的她很可怜。通过学法我知道,也许我妈前世欠她的,应该还。如果不欠她,那她会失德,现在她就一身病。前不久,我告诉弟弟要善待她,我心中对她恨不起来了。

没修炼时,经常为一些小事和丈夫吵架,必须争个你高我低,有时气得好几周不和他说话。前几天,为一件小事,他固执己见,瞪着眼睛和我吵,我刚吵了两句,心里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忽然忍不住笑起来,心中没有气恨,吵不起来。

有好几次别人对我出言不逊,当时也觉的很生气,可没几分钟,我的气就象大气球被针扎了一样,跑的无影无踪。不记不报,很自然的做到了。

现在要问我恨谁,我真找不到对像。不生气,心情好,身体好,人际关系也好,逍遥洒脱,无忧无愁。我常想:修炼真是非常玄妙的事情啊。

利益他人

我修大法受益了,我想让别人也受益。刚开始我非常激动,见人就讲。谈到自己的改变和书中奇妙的法理,忍不住兴奋,那是因为我太高兴了。周围的人有点不理解,说我三句话不离法轮功。后来我明白了,要符合常人状态,别让人觉的你另类。

我跟我生活中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让他们“三退”,抹掉兽印保平安。那些只有一面之缘的,我无法核实他们受益的具体情况,我的亲朋好友,可以说都得福报了。有病危得到康复的,有手术出奇顺利的,有不易怀孕顺利生了儿子的。特别是那些孩子们,有好几个已出国留学,有的拿到全额奖学金。有一个找到好工作,月薪两万多,全家生活因此得到改善。有好几个高考分数大幅提高,少的几十分,多的一百多分呢。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身边,这些有缘人打电话向我报喜时,我有时都觉的出乎意料,我觉的大法真是太好了,师父真是太慈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