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清理邪党物品、变异艺术与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最近不时在大街上看到有人穿的背心,正面是一个大五星,或者背面是一个邪党镰刀斧头的标志。那天看到一个农村同修,他说:以前没看到过,今年他们那一带的大集上也卖这样的背心,一天他讲真相遇到个小伙子就穿着一件这样的背心,他就和他讲邪党是怎么回事,让他退党团队,后来又告诉他不能穿这样的背心,邪党是红色的恶龙,它附着在它的标志上,会控制人,对你没有好处,小伙子欣然接受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师父说:“不只是这些,大法弟子在世界上,在不同的地区,都覆盖了相当大的面。就是说,你在这个世界上,看上去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场能影响你周围的环境,这是用浅白的语言讲。”(《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大纪元发表《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已经几年了,是不是我们没有重视呢?或者还在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没有销毁呢?

我想起我们学法小组在几年前清理时,有许多邮票上面都是邪党党魁像、宣扬邪党文化大革命的图等等,同修A说:现在这些邮票都升值了,很值钱,我们能不能把这些邮票卖了,然后把钱做资料呢?另一个同修B说:我们做资料是为了救人,清理这些邮票也是为了救人。这些东西不清理,到哪都散发毒气,卖给谁都是在害谁呀!那我们是做好事还是坏事?将来有一天清算时,这个因素说了,你不要清除我,是某某某大法弟子在要我,用卖我的钱做资料了,我还起作用了呢。怎么办?再换个角度说,虽然表面上讲,你好象是在为了资料点着想,解决资料点的资金问题,但是呢,实际上是在掩盖内心对物质的执著。清理这些物品是正法,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提到了打散的邪灵都附在实物、书籍里。这些不都是实物吗?

大家都觉的A说的很有道理,都接受了,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在其他的同修身上也发生呢?我就知道有些本地同修要卖邪毛的像章、瓷像之类的,说卖了钱给大法用。因为我们不清除,或者是抱着人心不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邪党邪灵就可以附着在上面迫害修炼的人,干扰人得救,这是我们给了它生存的空间呀!我们不清理,在这方面没有清醒的认识,我们的场也影响着常人,所以邪恶就控制着人制造它标志的衣服,达到進一步控制人、完全控制人的目地。

关于清除邪党物品,上面提到的邮票和邪毛像章都是很明显的,实际生活中却是方方面面,无所不在,书籍、衣服、床品、家具、食品包装、玩具、摆放的艺术品……正如《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的开篇说:“几十年来,中共的思想、中共的宣传无孔不入地深入社会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中共邪灵附着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这就需要我们细细的收拾家里的一切物品,我发现小到一瓶矿泉水瓶,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都有邪党旗标,这都需要处理。

许多中国人,特别是年纪大些的都有个习惯,什么东西都攒着,留着,怕是以后有用,所以每家的东西都很多,要清理起来真是需要花一定的时间的,而且还需要细心。如果清理的物品本身就是不要的,只是留着的,好象还没有什么,如果是正在使用的,特别是如果把它清理了,没有用的了,还需要再买一个,就是考验了,看我们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物质,能不能坚定法。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个同修家卧室的地面中间是五星(用磨石拼成的),如果要清除就要把这一块地砖刨掉,然后从新铺,这就需要资金的投入了,有同修提出:这个不用清理了吧?会不会象人民币一样,师父帮我们做了?另外的同修说:怎么能和人民币一样呢,人民币是我们没有办法清理的,这个我们可以清理,是因为怕麻烦、怕花钱,所以不清理吧?这家里有修炼的人也有常人,有同修就去找他家的常人:你家里的地砖很不好,害人,我们修炼人能看到这些的,虽然你看不到,但是它也在害你,所以我们想把它换了,我们有会干这方面活的人,明天就把它换了,行不行?常人很愿意。把五星的地方换成了一块纯白色的地砖后,人都说比原来好看了。

在清理这件事情上,因为我们学法小组是按照法去做,用法来衡量,所以师父就不断的给我们展现更大的法理,鼓励我们继续做下去。我们发现还不仅是这些邪党的物品在害人,变异的艺术也在害人。

记的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年轻人是个孤儿,但是他很善良老实,爱帮助别人,他的行为感动了他家里画中的女子,女子就在他不在家时,从画中走出来,为他做饭、打扫卫生,每天他一回家,美女又回到画中,这个年轻人觉的很奇怪,后来他就假装出门,实际上是躲起来,就看到了女子从画中走出来……

修炼后,明白了万物有灵,画也不是单纯的画,它都是活的,现在道德败坏,特别是邪党邪灵、邪恶情魔操控下的人,他们创作的艺术会是什么样的呢?师父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说:“因为人类的道德还在下滑着,到了今天,艺术正在成为人类魔性实实在在的展现,艺术已经走向了对神圣艺术的亵渎,完全成了魔性发泄的工具,表现的是妖、魔、鬼、怪。”通过这段法我们知道,现在的艺术都是变异的了,如果我们把现在变异的艺术作品比如画,挂在家里,那也起着散毒的作用,师父说:“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而被画的人也在画中充份体现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体所带的一切因素,包括业力的大小。谁把画的这个人物画挂在家里,那么画中人物的业力也从画中散发出来,这样的东西挂在家里,那人是在受益呢?还是在受害呢?业力是散发的,它和那个人是连带的,是源源不断的往挂画人家里散发的。人们看不见物体的连带关系,其实人们都会感觉到不舒服。”(《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所以我们大法弟子不能挂、摆这样的画,我们是要越来越纯净的,我们生活的环境也要越来越纯净,明慧网每年的年画、年历都很美、很正统,我们完全可以只挂我们自己的画、年历。

我们心里有法,摆正正法与人的关系,就能在家里说了算,这样我们挂什么、摆放什么、清理什么都是我们说了算,如果我们总是以人为大,听人的,关键时候不是维护法,而是维护人,用人的理衡量看待问题,就会给自己找借口比如怕人不理解,或者大法资源有限,年历都是要救众生,造成家里面挂的都是宣传邪党的年历或者是电影、电视明星画,其他人物(还有死去的)、广告等等的年历、画。这些东西控制家人来干扰我们修炼、干扰我们做三件事,这些东西也干扰我们明白法理,学法就困,发正念也不起作用,因为我们要它,它就起作用。我们学法小组有同修一学法、一发正念就困,清理了这些之后,学法、发正念都比较精神了。

就在我们清理的过程中发生了两件有必要写出来的事情。第一件,有一个同修C平时正念很强,早晨时,他在床上睡觉,觉的床在移动,他象是被什么东西拉到了中间,他马上想到师父的法,并发正念灭这个因素,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就在刚一睁眼的瞬间,看到房间里床、窗帘、家具都在动,另外空间的它们,一层层的不断的向外走。另一件事情,是一个女同修D,她的睡裤上面都是抽象画,那天临睡前,有同修说:你看你裤子上面画的都是什么?画的都是怪物吧,形象很不善呀。她也没有在意,刚躺下来,就好象被控制了一样,進到一个空间,这边的身体不能动,眼睛也睁不开,但是思维可以,她开始想求人解决,就挣扎,希望她家里的同修可以看到,同修是看到了,叫她,她好象挣开了眼,但是很快又闭上了眼,又進到那个空间,这时她想到必须用正念,求师父,发正念清除,随着她不断的清除,各种因素渐渐都被消灭了,到最后,她发现她的两腿被什么生命捆着,越捆越紧,越捆越紧,她一下就意识到是那条睡裤在作怪,明白了这点后,她一下醒了,她就把这条睡裤脱下来,再睡觉就好了。第二天她就把这条睡裤清理了。

在学法小组上交流这些事情,同修C说: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清理,所以也不给我们展现,现在我们清理了,师父就把原因展现给我们了,让我们更有针对性。D说:为什么以前没有被干扰,现在要清理了,还要被干扰呢?C说:以前就是被干扰了,你也不知道干扰你的具体都是什么呀?

其实师父的法早就讲明白了,只是我们以前没有认识到。不止是美术作品变异,与美术有关的很多, 师父说:“当然啦,现代社会的艺术不止是画与雕塑作品,还有工艺美术、广告、服装、舞台艺术、电视、电影、产品造型等,有方方面面与艺术有关的行业,也就是说都与美术有关系。”(《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这就涉及到方方面面了,比如说我们穿的衣服、铺的床品、挂的窗帘、摆放的工艺品,……很多都是抽象画,象师父说的:“很多画一看就是表现鬼的世界,蒙蒙的、暗暗的、模糊不清的,画的所谓人物都象个魂儿。阴间的地,阴间的天,这种感觉人为什么觉的好?这不是人的正念没有了吗?这不是追求阴暗吗?这不就是人类道德大败坏吗?这还只是人走向了比人还低的那一层空间去了。”(《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我们不能追求阴暗,我们大法弟子不能推波助澜。有的衣物上面不是抽象画,但是都是动画片上面的形象,比如喜洋洋,到处都是,这个也是不好的。

我们是来救人来的,不能害人,这些所谓的艺术品,师父说:“其实那些东西都是对人有害的垃圾。”(《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明白了这些谁还要垃圾呢?我们就要选择正的,现在邪党统治的大陆,没有正的,我们就选纯色或者整齐拼色的衣服、床单、窗帘……物品上印了变异图案的,我们可以用稀料、84等等相应的东西处理掉或者小刀刮掉,实在不能处理的,就淘汰掉;食品包装上面有邪党标志或者变异艺术的,我们能先处理的就处理后食用,不能处理的就等食用后处理掉。

整个清理后,我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是年轻的女性,以前看到别人穿着“漂亮”、“华丽”的衣服都要看看,三天两头就想买衣服,有时候学法、切磋时还想着衣服的事,很在这方面用心,学法却不入心。明白了法理,知道了很多衣服上面都是变异的艺术,都不好,清理完后现在对物质整个都看淡了,不追求穿什么了(这里不是说就穿的邋遢,不整齐),只要能修炼、助师父正法就是最好了,物质带动不了,人也精神了,看书学法都很入心了;我们接触一个同修,被病业缠着,和她交流这些法理,交流整个过程中一步步的变化,她很认同,现在病业好了,可见干扰她的因素中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学法小组一个同修家住的是六加一的老楼房,前面和侧面都有高层挡着,以前屋里暗,清理完后,整个房间都变的亮堂堂的了, 進去后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清理后的美好的例子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以上是现阶段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引用师父《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的一句讲法结束这篇文章:“我昨天还在讲,我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不久的人类社会都将要跟着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