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世间行,使命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六年的里程,大法成就了我。今天不管我修的行与不行,好与不好,我都想把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心得和体会写出来,向师父做个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切磋,也以此激励自己做好“三件事”。

大法是我的生命

小时候只听老人们讲过“法术”,那意思就是用意念和手法去实现超自然的结果。模模糊糊的概念,如同模模糊糊的人生,也根本就不知道要進一步去思考“法”到底是什么。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法轮大法,自此,不管风吹雨打,风云变换,大法吸引着我,我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法,即使是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也都每天坚持背法。除了法,其它的东西对我生命毫无意义。

一九七三年,那时我还在部队当兵,我创作过一幅画:一座大山,有一个圆圆的山洞,从洞外向洞里看去,里边是另一个世界,晴空万里,白云飘飘,一群仙女在空中玩耍……。我觉的,似乎我自己就是来自另外的空间……。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告诉我我与师父有缘,与大法有缘。

得法的第一天晚上,我独自学法,情不自禁的一拍大腿: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病了!十六年过去了,我真的没有感冒过,没有发烧过,没有生病吃药过。常人体会不到十六年来始终一身轻的感觉。正常情况下,我每天学法两讲,经常深夜两点才睡觉也不觉的困,越学越想学,越学身体越舒服,全身散发出清香的味道。有一天学法时,学着学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变成了一个个的星球,旋转着一个一个的向我面前转动,我觉的学法就象在宇宙中遨游。我知道了,大法的法理就是宇宙中运行的理,法构成了宇宙,组建了宇宙,宇宙的成、住、坏、灭一切都在大法中,同样,宇宙的从组和再生也在大法中。

学法不是读书,法理在指导着我生命的运转,也是我生命的源泉。过去我学法,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一定要穿透人类生存的空间;现在我明白了,我不是人类的学者,也不是人类的科研人员,不是站在人类的科研学术上研究另外的空间。我是修炼,在大法指导下修炼,回归我的世界,回归我的家园。同时,我是修大法,是来学法的,成就的不是简单的自己,法能造就宇宙,造就一个天体,造就一切。学好法,修好自己,这不仅是自己生命的荣耀,是无限众生的期盼,同时这也真真切切是一次唯一的万古机缘。

正念让我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

正念,我的理解,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坚定的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或者理解为神念,就是正神的思想、意念,神的信念。当然,正念来自于大法。

大法弟子要修好自己,要助师世间行。师父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修炼,那我们就在常人衣、食、住、行、工作、学习等等的状态下修行。

十多年正法修炼,师父教会了我们发正念。这方面,我也走出了自己的路,养成了自己发正念的习惯。

习惯

每天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我认真做好本地区大法弟子自发组织的全力接力发正念,我承接的是半夜十一点至十二点之间这个时间段,我持续不断的做到现在。平时自己走路,也都会默默的发正念,清除所经过的路段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在正念的加持下,越走步伐越有力,越走越精神,越走越轻松。

一次出差去北京,我抓住这不多的机会,围着中南海不停的转圈近距离正念铲除这个邪恶集中的黑窝里的一切邪恶的因素。

每次发真相材料,一条大街发过去,总能发出几十份,一般我都会走个来回。发出去时我会正念加持,有时感觉自己打出去法器都呼呼的旋转着飞向邪恶。每天上下班,我都会围着邪党市委、市政府转一圈,不管我能力大小,反正师父教我的我都用上。一次开车出门,发动机配合着我,二个小时车程,一路正念,感觉打出的法器满天飞舞,目地地到了,我的车好像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玻璃制作一样,可爱极了。习惯成自然,我觉的所到之处,真的令邪恶胆寒。

责任

现在我也明白了,大法弟子日常碰到的事情决不是无缘无故的。二零零八年,我住的房子好好的,可我的家人硬说不好,非要卖掉,本来能卖十六万的房子,结果十万元就卖了。怎么办?只好租房子住了。家人上街找了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我去找吧,顺的很,两小时就找到非常合适的房子,从环境和条件上讲,不论对常人,尤其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非常合适——它在邪党市委大院办公楼的后面,这不是师父安排我近距离除恶吗?师父给我施展神通的机会吗?我一定要尽我这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对弟子的信任!

我发正念时尽量做到专注,立掌震乾坤,很多时候我都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有掌也无掌,整个身体就象一个小宇宙巨大无比。不到两个月,市委大院范围内四周墙上悬挂的所有诽谤大法的展板全部无影无踪。

之后,我住的房子又调整了:巧的不能再巧了,房子稍微有点居高临下,正好对着邪党“610”这个非法机构。几年下来,只见邪恶的头头们一个个的被“双规”,一个个的被判刑,一个个“现世现报”了!而大法弟子遭严重迫害的案例越来越少,极少很少发生或者说邪恶很少成功。我相信这其中也有自己该起到的作用。

能力

师父早就讲过,到今天,大法弟子具备了不同层次的不同能力,只是不让我们现行出来而已。我曾三次运用了师父赋予弟子的神通法力,当然,应该说是师父的神通法力保护了弟子。

1,在一次重点普查中,恶人突然闯進我家,面对桌子上的明慧资料、打印机、电脑、明慧记录等,他们十来个恶警就把我弄到派出所。可我当时真的一点都不怕,就是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恶人对我问话时我就是不回答,或者很少回答,只有一念:不配合邪恶,不能让邪恶得逞。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等于迫害无量众生。结果,我不但当晚就走出了魔窟,之后连打印机、电脑全要回来了。这期间,一分钱也没花。这是我第一次见证了正念的威力。

2,二零一零年在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我不慎被恶人绑架到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了四天。开始我有点害怕,因为恶人表现的非常凶狠,动用了武警看守我。第一天我没有稳住思想,动的都是人念,在被他们迫害的迷迷糊糊的状态下似乎也说了两句错话,几次试图走脱都没成功。后来马上明白过来,背了半天法才把状态调整好。恶人想问资料的来源,没门儿!于是恶人开始吓唬,所谈的都是要送去劳教之类的,我知道恶人说了不算。我不理会恶人的任何花招,后两天,我大声背诵正法口诀和《洪吟》里的部份内容,说是背诵,其实是象呼口号一样,我一直喊到似乎整个公安分局的空间场都清亮起来,我的心情也非常轻松愉快,根本也不相信他们再有能力迫害我。

之后,他们送我去看守所,到大门口,我就笑了,这哪是我来的地方。结果進去只有五分钟,狱警问血压高不高,公安警察说高,高压230,低压180.问我是不是,我真想说不是,修大法怎么能有病哪,可是我违心的说了声“是”,但是我知道这不符合法,这是邪恶的又一种迫害形式。狱警不收,警察说,走,送你回家。就这样,我走出了看守所。我的确是走出了看守所,而不是“闯”出了魔窟。当时我就觉的邪恶死的死,跑的跑,没有了,用不着我“闯”。这当然是师父给我演化的,是师父慈悲看护下走出来的。

这些年我看到一种情况:不少同修面对恶警正念足,以“身体有病”的假相方式走出了看守所。出来之后虽然没有遇到恶警上门骚扰迫害,可有的却被病魔拖走了肉体。我悟到,承认自己有病,就会给旧势力钻空子進行迫害的机会。大法弟子是没有病的!我们不应该用这种形式离开黑窝,应该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解体和否定邪恶的迫害与企图。为了否定旧势力,不给其迫害借口,我回家后立即发表声明,声明我承认有高血压是错的,是不在法上。我没有高血压,我不给旧势力任何可钻的空子。

3,整体配合,解体洗脑班。我们地区邪恶按照省里的要求也计划要搞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邪恶成立了办公室,指定了负责人,上传下达,层层开会,确定了一批他们要抓去洗脑的大法弟子名单。得到这个信息后,我们迅速行动,分工协作,有的通知相关的大法弟子,有的负责上网曝光,有的给邪恶打真相电话,有的发真相传单,在家的连续不断的发正念。这样就让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不仅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连邪恶层层管辖的干部也不配合邪恶了。我们整体配合,结果就成功的解体了洗脑班。

我体会到,只要我们在法上,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学好法,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仔细体察,都会感知到大法的超常和佛恩浩荡,都会体察到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没有正念,或者正念不足,等于没有学好法,等于有能力不作为,有神通而不用,混同于常人。

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现在讲真相容易多了,效果好了,这与大法弟子们长期的讲真相总结经验是密不可分的。在正法中修炼,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众生的十来年中,坎坎坷坷,我也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子。

利用真相币

我是做生意的,每天离不开货币。这给我利用真相币讲真相提供有利条件。早在七.二零之后不久,我就开始制作使用真相币,开始也有同修反对,说是人民币上印字不合法。我觉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证实法是第一位的,使用的方式和方法不必人人认可同意。于是刻章印字,印在一毛、一元、五元、十元的纸币上。

在之后这些年的讲真相中,真相币一直是我讲真相的一个重要形式。现在不是盖章了,是同修们打印制作的,更加精美。我堂堂正正的使用真相币购物,世人都接受了,习惯了,有的拿了真相币还有意的念上几遍。

去年过新年,我发红包装的都是真相币,所有的亲戚都喜欢我的红包,都使用真相币,没有一个不办“三退”的。

纸币的来源也是个问题。旧的钱要经过漂洗、压平,但是打印效果还是不好,印制真相币最好还是用新钱。在商店买东西,只要他们有新钱就想方设法换过来;找收废品的换,亲朋好友间,只要发现他们有新钱,也要把它换过来;新年时大多也是新钱流通的大好时机,我都留心收集和兑换。仅二零一零年,我估计光使用新钱制作的真相币就在十万元左右,大部份是一元一张的。真相币或许不能让世人一下子明白很多真相,但也是大法在人间布下的场,是正念之场,就在迅速的解体邪恶。

面对面讲真相

牢记自己的使命一点都不能放松,有缘人来听真相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如果你平时也能利用工作条件或者是在接触世人时不忘讲真相救众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学法照学,你三件事都做了,你就是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做生意,每天就会遇到很多顾客。一次一位白天来过店里的顾客晚上约我吃饭,我心怀一念“要救她!”交谈中她还真是有缘人,可是她谈及其它问题思路都清楚,唯独谈到法轮功时脑子一片混乱,我觉的她是被不好的东西附体了。我发正念清除她背后一切不正的因素与邪恶黑手烂鬼。她追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了她具有很大的善根和缘份,我应该帮她清理她身上的附体。接下来两个小时边发正念边讲真相,最终她清醒了,认同了大法,办理了“三退”,并且再三说遇到了恩人。之后我又见过她一次,她很高兴,她真的彻底得救了。

“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门市上每天会有一些上门要饭的,我总是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或者给点钱,劝“三退”。我们有缘相见,所有的有缘人就是我的亲人。

这些年,我讲真相基本上都很顺利,都办“三退”,记得只有二个人不退的,一个是一位科长,他坚决不退,另一个是出租车司机,也坚决不退。不退就不退吧,我只能告诉他,再遇到大法弟子讲真相,要好好听听。

我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也有幸领悟大法的博大法理,有幸做了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但是对照大法,对照不同层次的要求,与同修相比,真是差之千里。经常因忙于常人的工作,有时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救人放慢了脚步。修炼圆满虽然不执著于时间,但是救人不那么着急了,跑到了另一端。许许多多常人心还没有去干净,有的甚至明显不符合法,自己也明明知道不对,就是不改。学习最近师父的几篇新经文,我更加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怎么走好走正自己助师正法的路,我一定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无量众生的深深期盼。

我还有很多人心、执著,但是我都不要、不承认,那些执著什么也不是,我都会通过自己的修炼将它们变成威德。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就是我生命的主线。助师正法,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