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9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

  • 黑龙江依兰县文志芳受迫害经历

  • 河北任丘法轮功学员王凤花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遭“六一零”恶警迫害事实

  • 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谢清云、邹礼忠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依兰县文志芳受迫害经历

    文志芳,是依兰县达连河煤矿总务处职工。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维护大法,一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监控,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三年工资被非法扣发,经济损失共达三十二万元之多。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文志芳进京证实大法被绑架。从新华门附近派出所,转到哈市驻京办,又转到依兰驻京办,被非法关押五天后,由打连河公安分局颜智元,孔祥立和煤矿刘长金把所有达连河进京上访的同修同车押回依兰公安局,经非法审讯后,关押在依兰第二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里,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没收了文志芳随身带的大法书。关押期间,警察安排刑事犯监视法轮功学员,不让学法炼功。有时,副所长林忠等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赶出监室站在大院背阴处挨冻,一两个小时后才让进屋。文志芳绝食五天,半个月时,丈夫来要人,被县公安局敲诈勒索三千元,另交伙食费一百五十元。那里吃的几乎不用水洗做的冻白菜汤,里面有树叶,草末,沙子,苍蝇;玉米面窝头也不熟。

    回家后,文志芳又被当时的单位矿培训中心王恒明,于清元扣发工资九百元,说是押回她的费用。而当时她的工资只给开二百二十元,给她的家庭造成了极大的经济与精神上伤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大连河公安分局白振权与县局的一个警察,闯入文志芳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经书,并将她绑架到分局。县局李柏河对她非法审讯时,用竹床刷子狠狠的打她的手和头,又用刷子把抠她的肋骨,使她疼痛难忍。她的手和头被打得肿起大包,两肋青紫。之后将她和另几个同修送往依兰县第二看守所迫害。由于身体的疼痛,使她不能侧身躺着,好几天才好。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指使男刑事犯捆在铁椅子上灌浓盐水,因不配合,他们就用牙刷撬嘴强灌,衣服都被灌的湿透。有一次,家人来看她,因坚持信仰,回监室时被所长郑军从背部猛力踹倒在地,又用力狠狠的踢打她,使她站不起来,嘴被打得满是鲜血,她的老母亲看到心疼的失声痛哭。十五天后,家人来要人,又被县公安局敲诈勒索一千元及伙食费一百五十元。

    二零零一年新年刚过,矿六一零卢国成、于平、李凤光开始逼迫个别法轮功学员上矿电视表态,不进京上访。看到有配合他们的了,继而,又逼迫更多的学员上电视,扬言不上电视不写保证的就送拘留所。当时因有怕心,文志芳违心的配合了。事后找卢国成声明,卢气的够呛,因他在矿某次会议上吹嘘法轮功都被他转化了,至此,他更加仇恨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四月,卢国成又对文志芳非法监控一个月,在单位早晚各派二名女职工监视,不让回家,完全失去了自由。期间,卢国成还督促单位王恒明,于清元,伊辉,秦金岩,寸步不离的监视。因看她的王秀杰偷偷陪她回家一次,被卢发现,把王狠狠的训斥一顿,还要罚王的工资。后来因她母亲摔坏,坚持回家照顾母亲,卢才勉强同意转到家里监控。回来不久,卢国成又将她绑架到培训中心监控。后来因她儿子脚受伤,她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文志芳与同修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卢国成知道后,又将她找去问话。因他迫害法轮功极其狠毒,文志芳母怕她再被迫害,被逼到六一零后,吓得给她跪下,求她放弃修炼。

    2003那年中秋节前,卢国成,李凤光突然到她单位说要送文志芳去双城学习十天,她没有配合,他们就走了。第二天,卢、李二人又去她单位,骗她领导也说去学习,她坚持不去,就强行将她绑架,送往双城党校洗脑班迫害。那里已有几个外地被绑架来的同修,卢安排她单位的同事看着她。一人一屋,强制禁闭,非法洗脑。她当即绝食,前三天,恶人不在意,每天由北京来的河南邪悟者散布歪理,并放欺骗民众的谎言电视片。看她不接受,就软硬兼施。先伪善,让她吃点东西,她吃了一点,他们就强硬的让她坐在椅子上,不准双手在一起,手背过去坐,她不配合,他们五,六个人将她按倒在地。她大喊害人了,他们见来人多了,才停下。识破了邪恶的伪善,她把刚喝的奶粉用手抠吐出来。第四天,卢来看她怎样了,看完对看她的同事说没事就走了。

    有一天,副市长带着记者,拿着录像机,照相机来照文志芳,她没配合,并转过身对副市长说他们不让睡觉,体罚折磨的事实。副市长走后,他们冲她大怒。喊了她半天,说她是刺头。

    第八天,他们将文志芳强行送到医院输液,她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招来很多人围观。第二天,卢,李才将她接回。

    二零零四年九月,文志芳去散发踩江的真相资料,被卢蹲坑,派刘德玉跟踪,将她绑架到六一零。卢对她非法审讯后,让她签字,她拒签。卢说,你不签,照样送走你,不一会,就用车将她送到依兰县六一零,高某又对她非法审讯后,让她签字,她拒签。高某不由分说,将她送到看守所迫害。她绝食三天。有一天,来了两个人,好象是六一零的人,强行滚手印,她拒绝,就掰她的手,强按了几个,不太清楚,就走了。后来一天,他们送来一张她被非法劳教三年的通知单,她拒签,他们仍然说,不签也没用,一样送走……

    九月二十三日,依兰公安局将她绑架到哈市万家劳教所。例行体检时,医生问她有过病吗,她说以前有病,都是炼功好的。医生对送她的姚力说,又送有病的,好象不太愿意收。姚力跟人家说了半天才留的。她请求姚力将她拉回依兰,姚不同意。

    当天文志芳被送到万家集训队迫害。先是被剪成短发,每天强制看用谎言编造的电视片,不让说话,上厕所受限,吃的是玉米面硬发糕(板糕),菜都很脏,白天坐小塑料凳,不让动,不让伸直腿,坐到晚上十点多钟,稍有不配合,就不让睡觉,长达一个月。臀部坐紫,脚和腿都肿了,不坐就打骂。

    一个月后,强迫写决裂书然后下对干活。文志芳和十几个同修都不配合,恶警们就采取更邪恶的手段,把每个人弄到小房间单独迫害,坐铁椅子用电棍电,胶带封嘴不让喊。还将文用手铐铐在铁床上,蹲不下,站不起,一天后,脚肿的站不住,呼吸困难,手脚全肿,鞋脱不下来。集训队的恶警有赵余庆,姚大挂,李某等。

    文志芳被分到七大队干活包鞋底子,数量很大完不成,手被累肿,关节不能回弯,钻心的痛。恶警刘畅派刑事犯监督刁难她。每天生不如死,如在油锅中一样。最痛苦的是恶警强迫她们背监规守则,不背就打骂,踢踹。队长张波经常让恶警虐待她们,夏天在操场上晒,冬天在操场上冻,逼迫喊口号,不喊就打。冬天到外边打扫雪,回到屋里活的数量不减,完不成还不行,熬夜加班干。每个同修都吃不好,睡不好,又困又累又乏的。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在万家做苦役,每天被他们折磨摧残迫害。他们对上级说谎,说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好,每天就干三个小时的活,吃的好,住得好。

    后来文志芳的家人求人把她转到十二大队,希望能减少迫害。哪知那里同样是每天超时劳役,熬夜。吃很脏的饭菜,有时不熟,被打骂更是常事。有一次,全体法轮功学员不背监规守则,被恶警丛某毒打,并罚撅,不撅就打,拽头发打,踢,踹,打耳光。有一次她因不背监规,被队长张伟打晕,同修把她背回监室。

    还有一次,文志芳和同修王桂华因不说法轮功守则,被弄到办公室。恶警们吃完饭,就开始对她们打,撅,不撅就踢打她们的腿,最后用电棍将文打晕在地。隋雪梅,李配环逼她诽谤师父,还有副队长一起将她打晕为止。还有一次因不背守则被魏某,谢某弄到监室一顿踢打。

    长期的受迫害折磨,文志芳的牙掉了很多颗,咀嚼困难,身体虚弱,有一次在卫生间晕倒,被基督教学员发现,叫来法轮功学员,恶警丛某招来医生送回监室。

    由于邪党的长期残酷迫害,文志芳的母亲因经不住打击,在惊恐中过早的离开了人世。丈夫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曾动过与她离婚的念头,被她竭力推阻。后来,她发现丈夫有了外遇,而且被情人骗去二十四万元,给她的家庭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婚姻家庭几乎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儿子高考成绩也不理想,至今找不到工作。她的满口牙一个都没了。被非法劳教三年的工资停发,另外还损失三万多元。这只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河北任丘法轮功学员王凤花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法轮功学员王凤花自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真正得到了身心健康。没修炼前,神经衰弱,经常头疼睡不着觉,一到冬天感冒咳嗽就不断,吃药也不见效,家中就象个小药铺,眼睛看不了书,看电视都累,还有个不好的习惯,经常喝酒打麻将。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的标准修自己,遇事向内找,不知不觉无病一身轻。她婆婆经常和别人说:我家三儿媳妇炼法轮功后,又贤惠又善良,我就愿和她在一起, 什么事都愿与她商量,妯娌们也都愿与她交往。她的丈夫也常和别人说,我老婆心眼好孝敬老人,炼功十多年不吃药身体健康这是事实,快六十岁的人还学会了开车。

    这么好的功法,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九九年七月却受到江氏与邪党的打压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下旬,王凤花去北京信访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没到信访局就被恶警绑架送回任丘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公安局恶警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亲情,威逼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吓唬亲人说七月一日后要劳教等等,最后恶警向家人勒索钱财,非法关押二十天才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王凤花开车去华油技校朋友家串门,没等进门就被蹲坑的恶警绑架,抢走车钥匙、身上带的护身符、车上包里的现金、真相资料、手机、并把私家车扣押在渤海分局,其中参与的有冀中公安局国保大队、渤海分局、华油技校保卫科的七、八个人,把她绑架到渤海分局,又送华油看守所,又从衣兜里翻走现金几百元。第二天几辆警车去了她家有十多人,有的搬沙发、开衣柜、翻衣兜、乱翻一气,抢走了私用硬盘、读卡器、真相资料。还想拿走家里的钱、项链,家人看到后严厉制止没让动。

    在看守所里,冀中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渤海分局的恶警,他们一次次地问不出什么话来,又让家人来逼王凤花签什么字,还说再不签让你八十多岁的老父老母也来,见王凤花怎么也不配合,就向家人勒索一万五千元,非法关押十五天才让回家。(钱交给国保大队长李士贞)

    过后王凤花到冀中公安局国保大队找李士贞,他以工作太忙为借口把她撵走,只字不提还钱的事,给他打电话也推托有事。王凤花找渤海分局韩雁要被他们抢走的东西,去了两次韩雁都避而不见。

    二零一二年三月初两会期间渤海分局韩雁又无故打电话骚扰王凤花的丈夫,电话中说:“去了你家几次也没见到人,想再让王凤花到看守所呆几天”。

    世人哪!快清醒吧!法轮功真的是佛法修炼哪!从古到今有史以来迫害佛法修炼的人没有逃脱天惩的。不管你是主动也好被动也好,善恶有报是天理,害人就是害己。我们不想看到世人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报应。诚心希望不明真相的世人,多了解法轮功真相,为自己和家人多积福德,选择美好的未来。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遭“六一零”恶警迫害事实

    北京市延庆县国保大队、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和各乡镇派出所,十三年来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毫无人性的迫害和勒索。下面是延庆县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恶人恶警迫害的部份事实:

    香营乡香营村法轮功学员,郭海山,男,在2012年3月18日因发真相资料被旧县派出所李秋收、片警张继勇等恶警绑架,610恶警姜书亮等10多人非法抄家,大法书籍、刚买的MP4、师父讲法录音带全部抄走,被非法劳教2年,因被迫害出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团河劳教所不接收,610恶人姜书亮等拒绝放郭海山回家,继续在看守所迫害郭海山。在看守所继续迫害郭海山4个月后,有一次把郭海山送到大兴劳教所迫害。

    香营乡香营村刘桂荣,女,被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香营村李淑芳,女,2009年8月,被恶警张继勇等绑架,非法劳教2年,罚款一次500元 。

    香营乡香营村赵仁庆,男,在1999年后被非法勒索、罚款1000元,拘留半个月,遭毒打4次,被恶警用石头砸伤,致使流血不止,非法抄家3次,劳教2年。

    香营乡香营村康书英,女,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香营村吕凤芝,女,2005年被非法抄家一次,并被非法劳教2年。

    香营乡香营村郭桂山,男,被派出所抓去体罚两次(罚站、趴地),罚款两次,共2500元,非法拘留15天。

    香营乡香营村周树留,被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新庄堡村宋翠莲,女,在派出所被乡610毒打一次三、四十个耳光,罚款500元。

    香营乡新庄堡村王玉芝,女,被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新庄堡村刘月子,女,被体罚一次,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新庄堡村宋连月,女,被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白庙村刘桂先,女,被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罚款500元。

    香营乡里仁堡村王艳芳,男,2000年非法劳教2年。劳教回来后因不放弃修炼,又多次被县610绑架至张山营精神病院进行迫害。

    香营乡里仁堡村贾春英,女,被罚款1500元,拘留15天,遭受毒打一次,非法抄家一次。

    香营乡新庄堡村张春霞,女,被毒打一次,罚款1000元,拘留一次。

    香营乡香营村卢富莲,女,体罚一次(罚站、趴冰、趴雪地,给派出所打扫卫生一星期),毒打一次,劳教两次(其中一次被送到湖北劳教所迫害),罚款500元。

    刘秀芹,女 九九年“七二零”,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非法罚站,办洗脑班。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被派出所非法罚款500元,在雪地里非法罚站21天后,非法关在看守所15天后,又被强行送进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2000年秋天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并非法抄家。2001年6月29日因发真相资料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非法劳教一年半。

    刘怀振,男,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延庆县派出所非法罚站、罚款500元,之后又被沈家营镇派出所非法罚站并遭暴打。2000年春天被延庆县“610”强行拉到洗脑班迫害数天。2005年3月17日被强行送到延庆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八个月。

    韩云,2000年12月17日—2001年12月18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魏玉凤,2000年12月17日—2001年12月18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翟纪兰,2000年10月非法拘留30天。2000年12月非法拘留6天。2001年2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王志伟,2000年10月非法拘留30天。

    王爱云,2000年10月非法拘留30天。

    参与迫害的有延庆县610、延庆县拘留所、看守所、刘斌堡乡派出所、旧县派出所,恶警有姜书亮、刘连山、王学华、岳进东、张继勇、于申秀 侯三星、李明亮、张振刚、李爱民、王华和香营乡610王庭全等。


    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谢清云、邹礼忠被迫害事实

    谢清云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谢清云,一九九八年得法。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到现在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样好的大法我怎么舍得放弃呢?

    自从九九年以来,中共开始迫害,将法轮功学员全部关进拘留所迫害18天,勒索现金360元(每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时候迫害全面展开,真是气势汹汹,我拿定主意,要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讲句公道话,结果失败了反而遭到迫害,镇里抄了我的家,并残酷迫害我,我被关在看守所近7个月,被勒索现金5000元,另交保证金500元。

    2009年,胡金龙掉了1000元钱,我给她捡起来保管,没想到被她的女婿举报610国保。镇派出所七八个恶警闯进我家将我绑架,抬到车上开往公安局,然后再送看守所迫害4个月。其中有一恶警叫朱清明,另一恶警姓曾。

    2009年5月我又被恶人放肆勒索现金2万5千多元,还要我说不炼。

    2000年7月,曾庆和带领一帮恶警强迫要求我上车到长沙洗脑班进行迫害15天。

    邹礼忠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邹礼忠,自98年得法,身体的病都烟消云散,大法真是太神奇,所以我们从未间断过修炼。

    1999年农历五月初四晚上,我刚学完法要回家,突然被镇派出所和东江派出所杨满红和张有名为首等十几个恶警把我们围住,把法轮功学员全部关进芳名亭拘留所迫害18天,每人被勒索现金360元。

    2000年12月22日,我们上北京证实法,在北京农大住宿,被房主举报被抓。祁阳610把我们带回,关进看守所5个月。镇里王国华为首,抄家勒索5000元现金,还要保证金500元,不允许炼功学法,叫村里的谢德山等人监控。 、

    2001年正月将我劳教,在看守所警察有意让犯人欺虐大法弟子,看到打人也不处理不管,真是苦不堪言。

    2001年5月将我送到长沙劳教迫害,直到8月才放回。

    2002年政法委书记杨满红带一帮恶警闯进我家,将我捆绑抬上车,当晚就在派出所厕所坐一夜任由蚊虫叮咬。第二天10点钟,县610周柄生又把我关入拘留所,拘留半月才放回,勒索现金300元。

    2003年政法委书记张有名带一批人闯入我家,我正在抽水灌田,他们强行把我绑架送到看守所迫害17天,勒索现金340元。

    2005年,张有名和桂龙12月21日晚,又将我强行抬上车送入看守所,勒索1040元,12月24日放回。

    2008年,肖玉犁接桂龙的班,有一天,他们闯进我家,又强行把我送入看守所,勒索现金两千元。此前一个月,610于英、曾庆和、李国泰和镇里一些警察朱正明和王某将我送入冷水滩洗脑迫害。

    2011年10月,曾庆和为首把我送到接履桥洗脑班进行洗脑一个月才放回。

    以上这十多年,中共恶人把我迫害得家徒四壁,受尽磨难,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些人经常来我家强抢师父的照片和经书,这一切是铁定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9/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9日发表)-261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