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证实法的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大家好,我是海外的大法弟子,有两件事想讲出来与大家交流一下。

第一件事:

最近我岳父岳母从国内过来,因为我炼法轮功的关系,所以谈起了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一个是正面的,就是他们听说辽宁省建平县出了一起车祸,被撞晕了的人在医院醒过来后,告诉司机说没他的事,让他回家,结果司机和周围的人都是难以置信的惊讶,现在哪有这样的事,没讹司机没怨司机却让他回家?结果伤者说出原委,原来他是个法轮功修炼者,认为一切皆有渊源与业力之轮报,所以说与司机无关。经此事,不管是当事人还是听说的,都对法轮功修炼者有了正确的认识——他们都是好人,是与现代的常人不一样的人。

还有两个负面的。

一个是岳父母说起他们楼下的一家,那家里的老太太是个炼法轮功的,可听说老太太在自己的子女去上班后,就把自己的小孙子一个人锁在家里,自己出去做大法的事了,结果导致家里人不满,周围的邻居不理解,认为炼法轮功的人怎么这样式的?怎么能把不大点的小孩一个人锁家里不管?

还有一件事是岳父母在把自家门市房往外出租时碰到的。租门市房的是一个年轻人,很健谈,谈到他的父母时颇有微词,说他的父母是炼法轮功的,進过马三家的劳教所,父亲以前是木工,挺能挣钱的,可从监狱出来后就不做事了,告诉年轻人一个月给他多少钱养活父母,他要专心做大法的事了。年轻人抱怨说他有家有口,也很不容易,孝敬父母当然应该,可父母年龄也不大,不自己做点事养活自己,怎么这样式的了呢?他很不理解,对法轮功也是颇有微词。

因为受后两件事的影响,两位老人对我也颇有猜疑,不管我做什么总是与法轮功联系起来,认为我是不是不管家里人了,不关心家人了……等等。经过好多口舌与周折才让二老的印象有所转变。

师父讲过要我们尽量符合常人的形式修炼,如果我们只一味的要做大法的事而不顾家人及邻居的感受,不理智的去做,是否会起到反面的作用呢?以第一个正面例子为例,我的岳父母并不是辽宁建平县人,却通过口耳相传得知此事,口耳相传的东西有时威力更大,更能让人接受。然而负面的例子也是一样,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果不能理智的去做大法的事,所起到的负面效果也是不可小视的。当然这里并不是说不做大法的事,只是与大家探讨是否我们在做事时应该更加理智一些。

还有我们国外的大法弟子也是一样,如果不能真正的从自身实修做起,大家知道,同在一个城市的海外华人,多多少少都会认识或有些关联,那么从自身实修做起,以身证实大法,对同在一个城市的中国人来说,尤为重要。

第二件事:

最近回国碰到的一件事也很典型。与我谈话的是一家以制作小食品为生的夫妇,典型的中国劳动人民,谈话也很投机,当我以健康及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为契机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时,女主人非常惊讶,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她的头“嗡”的一声。我想可能是国内对法轮功的恶毒宣传与国内之环境所致吧,突然面对一个象她一样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可能让她有点适应不了。 她说她家里时常也能接到法轮功的宣传资料,可是她认为离谱的事情太多(诸如大灾难了,天灭中共了,……),所以那些资料她真正看过的不是太多,她说象我这样从健康入手来讲法轮功的实效性还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

我在想的就是为什么她看过一些我们的大法资料了,却对法轮功修炼者仍然如此的陌生?为什么当我告诉她我是个法轮功修炼者时,她的头会“嗡”的一声呢?我想可能是她没有直面的接触过法轮功修炼者所致。师父近来的讲法也都鼓励大家要走出来,我想国内大法弟子所发的大法资料与国外大法弟子以各种媒体输送回国的大法信息也应当是不少的了,很多人对法轮功的态度与印象也都因此而改变,可是,是不是也象那位女主人一样,缺少一个直观的直面的与大法弟子的接触呢?当初法轮功在国内之兴盛几乎是无处不在,如果我们都能公开的正面的理智的以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身份与人交往,是否能使有些人对大法弟子的印象从抽象走向直观,是否能尽快的把人们头脑中因邪恶之宣传而对大法修炼者负面的印象消除呢?因为据我所知,现在在国内有些大法弟子还处于偷偷摸摸炼功及与人交往不敢公开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这里也许有安全方面的考量(做大法资料现在还是要保密的),我不是太清楚,只是提出自己的想法与大家交流,因为毕竟随着正法的進程,一切都在改变。

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