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从善出发 不要只说道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我是一名小学代课老师,几乎每年都换学校任教,去年十二月去一家乡下的学校代课,本来对适应新环境根本不是问题的我,这一次却遇到考验心性的大关。

我的个性、脾气并不是很好,虽然已得法多年,但在这个问题的根本上却没有多大的改变。虽然表面上跟人互动,人家并不会觉得我的心性多差,可是我内心知道离法的要求还是很远。

突出的心性关

在这间学校主要是教五、六年级的学生,虽然是小学,可是高年级的学生已经明显不太好教,加上我的脾气差,看到学生有行为逾矩就直接开口纠正,而不是本着善心循循善诱,加上自己是科任老师,教的班级数多,人数也多,就更没耐性了。这样的负面情绪一直累积着,学生们对我的负面情绪也一直升级,甚至还在背后给我取绰号,上课的秩序也越来越差,我居然也变得越来越不想去上班。

其中有一个班级,因为学生上课捣蛋的情形非常严重,甚至都快上不下去了。我想了很久,竟然不是找自己的不足,而是决定去跟他们班老师告状。第一次,导师处理了,那班学生行为暂时收敛一些,不过没多久又回到原先的状态,而且他们会在经过我的科任教室时,故意叫绰号给我听,然后一溜烟又跑走了。这种情形让我实在不胜其扰,我对自己作为一名老师也渐渐没了信心。

终于有一天,我逮到喊我绰号的学生,没想到又是原先我去找导师告状那一班。我心一横,决定还是要再去跟他们导师说一下。那时正好是中午用餐时间,导师在教室,没想到我一去,导师第一句话是说:“英语老师找我干什么?”那时我心就凉了一半,可是既然来了,不能无功而返,何况这么多学生都在看着。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说完情况,这次导师居然没站在我这边,还马上就劈头盖脸给我一顿骂。我的心一直往下沉,觉得非常没面子,因为身为老师被另一名老师骂就算了,而且还当着众多学生的面。那天中午的午饭当然是吃不下了,后来我回到自己的科任教室,把门窗都锁起来,心里实在难过到极点,可是却哭不出来,只是开始向内找。

向内找自己

我想到在这之前,虽然我们这个炼功点的同修,也曾不只一次当着众多同修的面指责我,我那时默默承受,甚至为自己一点都不会觉得失面子而暗喜,还认为自己能坦然接受同修的指责而不记恨,做到了师父要求的,可是却没有从内心、从根本上挖出自己的执著:就是在待人接物上,只注重讲道理,而没有注重语气和善心,对同修是如此,对学生也是如此。

想到此,我知道了问题所在,就在一张纸上反复写下 “语气、善心,加上道理”(《精進要旨》〈清醒〉),而且还加上“谢谢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要我提高心性。虽然悟到了,可是在具体事上怎么做,仍然让我晚上睡不安稳,因为这问题已经累积一段时间了,很多班级的学生其实对我也都有一定的反感,加上学生们私下也会议论,所以任何消息流通的就更快。我知道这肯定有修炼的因素,可是到底要怎么做?一直到隔天上课前,我心里都是挣扎的。

不断放下自我 渐渐境由心转

我知道这时不能再顾及什么老师的尊严,反而要彻底把自我放下。课堂上,我诚心和那班学生讨论我的管教和考试的方式,也听取他们的建议,后来更让他们表决大部份人可以接受的方式,我也承诺会按照表决的结果来做。那堂课后,明显感到和那班学生之间的隔阂消了大半,好象一堵巨大的墙垮掉了!

一段时间后,有一天下班在车棚遇到那班的导师,彼此都有点尴尬,不过我还是再次放下自我走了过去说:“某老师,最近英语课我已做了些调整,不知学生们还有什么反应没有?如果有,请老师再跟我说一下。”这时那位老师感到我莫大的善意,也说:“某老师,我不知你用了什么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学生不再讨厌上你的课了,不过你也不要太委屈就是了。”顿时,也感到我和那位老师之间的那堵墙、那个黑色物质也消下去了。

不过事情还没完,原先最头痛的班级好了,可是还有很多班仍然存在不同的问题。有一天开晨会,主任报告说:“请导师回班级要告知学生,不可在网路上批评老师,因为有法律问题。”这时我直接想到一定跟我有关!会后,我回教室用电脑将自己的名字用关键字搜寻,还真的看到是自己在网路上被学生攻击,心情又一下子荡到谷底,但又马上想到:一定有我要修的因素。我鼓起勇气看了内容,根据内容,很快找到发起攻击我的学生,本着善意好心劝诫,表明这虽然有法律约束力,但我不会追究,只要她删除就可。后来我发现自己真的不在意,而且对那位学生平等对待,不知不觉这班学生对我的反感也消失了。

因为五、六年级共教了十个班,连续两三个月来,我一直想办法修自己,调整之前不足的地方,可是其中六年级有一班问题还是颇大,尤其女生们对我仍非常反感。一直到五月中下旬的一天,学校举办排球比赛,很多其它学校的也来参赛。上课时,学生吵着要去看球赛,不想上课,因为六月初六年级就要毕业考了,课还没上完,我本来想一口回绝的,可是马上自己就退一步说:“好啊,可是我们有课要上,但可以上快一点,上完就去看。”结果,学生上课秩序比平常好,去看球赛时,虽然正式比赛已结束,只是选手们在练习而已,不过他们仍感到高兴,而且我也发现,跟学生的那些无形的鸿沟,瞬间也藉由自然的谈笑化解了不少。

后来有一天,在放学时遇到大雨,很多学生根本没带伞,所以挤在教学大楼等待。因为我习惯在包里放伞,所以有伞可使用。原本我可以一走了之的,但看到有些学生冒雨跑到车棚,淋了一身湿,见状,我就一个一个接送要去车棚的学生,来回不知走了多少趟,后来还大方把伞借给一位学生(因为我骑车只要穿雨衣就行)。这些事其实不算什么,可是真的从那天之后,我和很多班级之间无形的墙,又明显坍塌了不少。

恶缘变善缘

六月中旬是六年级要毕业的时刻,在毕业前几天学校发了毕业纪念册,几乎每个六年级学生都拿给我签名,回想这在三个月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这段时间,藉由自己不断向内找,不断想如何做好,也改变了自己,改变了学生。那段时间很难熬,却是我任教近九年来提升最快的时候。

由于我只是代课老师,所以六月底的校务会议是我这学期上班的最后一天,那天校务会议完后,遇到当初当着学生骂我的那位老师,我主动上前去说了声:“谢谢!”他客气的说:“没有没有,我又没做什么,不过你总算挺过去了!”我笑着答:“对啊,我真的是挺过去了!”虽然他不明白那句谢谢包含着什么,可是我真心谢谢他,也谢谢师父让我有这个提升的机会,可以和这些学生从原本的恶缘变成善缘,也让自己的个性、脾气从根本上改变不少,更让我谨记师父说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

经历这段过程,感觉是一段脱胎换骨的历程,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否则我自身存在这么大的问题还不自知。我也更感恩有师父的法来指导,才使我能突破,并改善这恶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