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证更名中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我们夫妻俩都是修炼人,在城区有两套房产,房产证上都是我的名字。岳母为此心放不下,一年前就要求我们在房产证上加上妻子的名字。这个关我一直过了一年,前几天终于走过来了,从中修去了很多人心。

我们夫妻俩在正法修炼与反迫害救度众生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几年。彼此很信任。一年前,岳母要求在房产证上加上我妻子的名字时,我一点没犹豫,都改成妻子的名都行,因为我想修炼人不执著物质。更为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这是平衡好和岳父母的关系,为救度他们创造机会。因为旧势力在我们夫妇修炼路上安排了非常邪恶的系统,其中包括她的父母从九六年我们接触大法的时候就非常反对大法,加上我们自己没能修去执著,路没走正,从而加剧岳父母对我们的误解,没能从法上否定旧势力安排,导致了两次被迫害,家庭矛盾越加突出,甚至夫妻之间过关的时候,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带着对各自父母家庭的人情,出现过裂痕,被邪恶利用,家庭与家庭之间关系复杂难断。人与人之间形成了间隔与不信任。妻子的姐姐曾经修炼,由于这场迫害和我们自己没能做好,导致她放弃不修了。

近三年来,我们一直抱着救度岳父母和唤醒大姨子同修的想法,和他们接触,每月买点东西骑车二十公里去看望他们,家庭关系有缓和,但一谈到修炼,他们还是想让我们放弃。为此,我一直心里过不去,认为他们没救了,九九年之前就对大法犯过罪,现在还不听真相。特别是对岳母,认为她尽管是个工人,但党文化中毒非常深。她一贯不信任我,认为法轮功控制我,我控制她的女儿。她的这种观点一直让我非常气愤,认为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恶毒的攻击,跟恶党攻击大法如出一辙。在她的带动下,大姨子也充满了对我的不信任,我做的任何想挽救他们的努力都被他们认为是别有用心。而妻子的人心表现出来的就是对她们有情,想救她们,又被她们的人心带动自己的人心,效果不好。

所以,当岳母要求房产证上加名的时候,我痛快的答应妻子了,认为是救她们的机会,也告诉了岳母。这时,妻子犹豫了,认为夫妻做财产分割是人类道德败坏后的表现,不能用不正的东西去救人,我想也有道理,但救人事大,还是加上名吧。这样我们准备材料时,十二岁的儿子突然问我们:“你们这么做是自愿的,还是别人强迫的?”妻子说:“我们不愿这样,但有人要求我们这样做”。儿子说:“那还是强迫的。”我们愣住了,认为儿子的提问不偶然,我们当时悟到可能这事不应该做,就停止了。

到了岳母家,问房产证加名的事办的怎么样了?我们就直说:不想办了,因为这样做是人类道德败坏后的做法。岳母立即翻脸了,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那套诽谤大法和我的思维又来了:认为法轮功控制我,我控制她的女儿,目地是霸占两套房产。由于我事先有思想准备,没把她的诽谤往心里去,就当是过心性关了。她后来威胁性的对我说:“你好好想想,你不办,会有人让你办。”当时我感觉她说这话,就象黑社会老大那种口气。有些怕心,因为我知道她曾经不止一次因为我炼功到单位和相关部门打过小报告。我对她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

这以后,岳母就不同意我上他们家了,时不时的把妻子单独叫出去,说的都是一些我多么不好,(我父母这边)怎么怎么不会管我们之类的不符合事实的话。由于妻子对她家人还存在人情,而我有对妻子的这种执著心不能宽容对待,对岳母不能有洪大的慈悲,导致我们夫妻同修之间经常因为这些家庭事过关,心性往下掉,真的上了邪恶的当。

师父讲过:“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们毕竟是修炼人,向内找了之后发现我有看不上岳母的心,认为她不可救要了,埋怨妻子同修被亲情带动,等等执著,而妻子也找到了对亲情执著和妒嫉心。之后,我们认为,为了不让邪恶钻空子,把一些基本事实应该向岳母和大姨子讲清楚。我们就寄挂号信写了两点,一是用事实澄清了她们对我父母亲的不符合事实的猜测,二是向她们阐述了房产证不加名的根本原因是这样不符合传统正统的人类道德标准。

她们看过信后,把妻子叫过去了。在对待我父母亲的曲解上,她们不再坚持原来的想法。但对我,她们仍然很不信任,认为我又是在用写信的方式欺骗她们,欺骗妻子,认为我很狡猾。

这回,我想,我真得彻底找找自己了。这决不是偶然的。岳母和大姨子总是不信任我,说我“聪明”、心眼活,狡猾。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最后讲道:“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我想我思想中肯定还有狡猾的人的东西,包括在压力面前对法不能够坚定的狡猾的思想;说我在利用妻子、欺骗妻子,那肯定是在说我看不上妻子(包括儿子)的心还很强,认为自己有能力,独断专行,嫌她们笨,表现在人这边,给人的感觉就是在关键时候我可能就会放弃妻子儿子不管,所以她们不信任我;因为我的这些心和对岳母的看不上,加剧了岳母对大法不相信,给邪恶钻空子的市场了,岳母总是把我往坏处想,恰恰是反映我处处把她往坏处想,而不是用慈悲和正念去善解恩怨。我这其中还有潜在的一个患得患失的怕心,怕被邪恶钻空子,最后真的邪恶利用岳母霸占房子,我无家可归。

找到这些心后,前几天,我决定把房产证上的名字改过来,妻子也向内找之后,也放下了对亲情的执著,认为只要能救人、不让邪恶钻空子,这样做不为过,同意了。因为我们的两套房在两个区县,我为了减少跑一趟的麻烦,就把一处的住房房产证上的名字改成妻子的名字,另一套还是我的名字(以前岳母也提到过这个方法也行,也公平),之后,电话告诉了岳母,她当时接电话的心态很高兴,事先我们也没告诉她。我也自认为这一关过去了。

然而,师父讲:“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突然,有一天傍晚,岳母来电话,说,她咨询了律师,由于买房的发票上是我的名字,虽然,那套房子的名虽然改成了妻子的名了,但法律上还是夫妻共有财产,所以,要求我把剩下一套房产的名字再加上妻子的名字。我当时一听,肺快气炸了。这太不相信人了,太不讲理了!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的时候,就是我想霸占财产,是她女儿名字的时候就是共有财产!这是什么逻辑!这人还救她干嘛!我心里非常气愤,那时候,我完全失去理智了,根本不向内找,在电话里一个劲的对她嚷:你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太不相信人了。她说:你现在不冷静。电话挂了。

妻子同修,也一个劲的提醒我,冷静!冷静!放下电话后,我冷静了。开始回到修炼人的思维上了,有些后悔刚才的表现。我想为什么岳母还是不信任我呢?我为什么又没忍住,发那么大的火呢?妻子也帮着我分析。我们分析,把一套房产改成我妻子的名字,事先没有跟岳母说,一个是我有独断专行,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心,邪恶钻了空子,就让岳母怀疑我肯定又玩什么猫腻,操控她往坏处想我,还是对我不放心。二是我当时嫌麻烦,不想跑两处房产中心更名,看来还是救人心不诚,三是,根本上还有看不上岳母的心,认为她十几年来,自打我们修炼,就是一直是个给我们修炼添麻烦和干扰的角色,从心底里讨厌,所以这个心一触即发。

找到这些心后,我平静了许多,觉的在法理上清晰了。在修炼中遇到所有的事都是好事。我想,我得彻底改变这种观点,我还在认为是麻烦、干扰,就是拒绝修炼,就是向外找。天上的神看着也不服气。不管岳母和这个世界上的谁谁有多么不好,那不是他们的本性,那是宇宙中旧势力和邪恶生命打着让我们修炼成功的幌子而强加给众生的不好的东西,换句话说,周围众生的不正确状态,也是因我修炼、因我修炼不好而产生的,我怎么能反过来怨她们呢?我们只有修好自己,救他们的份,其它的多一点就是人心,就是旧势力毁众生,考验我们的借口。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就应该修自己,在法上提高自己才是真正的慈悲众生,才是真正的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否定旧势力安排,才能既让宇宙众生服气,又能把他们救了。

我们很快告知岳母按她的意见办,把第二套房产上加上了妻子的名字,岳母电话里知道后,很平静,没再说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