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如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每个大法修炼者从入门开始,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从道理上、从感受上,越来越体会到大法的博大精深,越来越觉得师父好,大法好,越来越庆幸自己得到了如此珍贵的佛法,越来越感到沐浴在师尊的洪恩浩荡中,幸福无比。

被关押人员见证人神同在的现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为师父与大法被造谣诬陷,我多次進京上访,后被多次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因为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常常被恶警打骂,经常被戴手铐、脚镣等。我是当地第一批因修大法被关進当地看守所的,前后被非法关押五、六次,经历了太多的魔难,最终开创出修炼环境,很多被关押的人员感受到了大法修炼人,人、神同在的境界。

在看守所,同号室的犯人在与我们接触中发现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明白了法轮大法是被迫害的,从大法弟子身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几人相继走入修炼。一次,我们在号室集体炼功,被所长发现,后被叫去训斥一顿,骂她们不听他的、却听我的,威胁她们说再这样,就延长关押时间,犯人说不在乎。因为她们认识到大法太好了,才能不顾一切。

我曾长期在看守所水泥地上打坐,再一次又被非法关押时,同号室的犯人说我曾坐过的地方始终是热的,她们便常常喜欢坐在那儿。

一次,一个犯人说,睡在我旁边,感到自己好象悬在空中;一位犯人说,见我晚上打坐时,整个身体好象都在火里面;还有一个犯人在离开看守所前,大白天看到我打坐时有两个身体,其中一个身体就象庙里的塑像,还看到身体内象指头一般粗的能量流,还看到身体发出彩色的光;还有人看到我炼功时,身后有灯泡一样的亮。

在看守所时,因多次长期遭背铐折磨,后来常常奇妙的感到自己的手就在前面,仔细看看还是在后面被铐着;一次,我因为盘腿打坐,被一男警察用穿着皮鞋的脚到处乱踢,其他犯人吓的发抖,我却感到象被踢在皮球上一样,非常舒服,我都忍不住想笑。

一位劳教所的吸毒犯曾激动的对我说,在我绝食期间的某天中午,她想起不知我安危如何,随即就看到她的眼前显出我的形像,坐在一个彩色的圈里,颜色特别漂亮,打着手印。

一天晚上,我在床上打坐,一位吸毒犯号长说看到我全身发金光,也因此,她对我一直很好;在劳教所时,一吸毒犯辱骂我,她就被别人打了一顿;一位吸毒犯偷吃我的东西,她的半边脸就肿的很大。

还有很多,如果他们不说,我全然不知。我说出这些不是显耀自己,这一切都是大法展现出的奇迹,都是师父给的,我因此也更加相信师父法中讲的都是真的,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失落的人生 珍贵的机缘

我曾经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小时候就在思考一种现象:无数的先辈们,不管曾经多么的辉煌、多么的艰辛、多么的感觉自己了不起,最终都逃不出死亡的结局,埋在土里,化为乌有。然而想想每个人,在活着的时候,几乎都在苦苦追寻,难得有满足快乐的时候。

我自幼身体极差,经常感冒,还有胃病等,干不动活,常天显得很疲乏,老人们说象丢了魂。上中学期间,又得了脑神经衰弱,学习受到很大影响,因为基础好,最后勉强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我远离了亲人朋友,随孩子父亲到了他穷困的家乡,在一偏僻的山窝里工作。后来,他感觉我性格不适合他,他感到后悔,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已把我带到了那里,他是不会和我成家的,他家又是后娘,对我更不在乎。可以想见我当时的处境: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朋友,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没有一个体贴关心我的人,本来身体就不好,心情更不好。而这一切又不能告诉家人,本来因为我远走他乡,他们已经很生气又很担心。我无数次独自默默的流泪,没有人能知道。

那时,我就渴望找到一个能使我有个好身体的办法,平顺的走完我的一生,可以不依赖任何人。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学了法轮大法,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根本改变。不知不觉中多年严重的脑神经衰弱好了,胃病好了,久治不愈的贫血好了,身体状况越来越好,最主要的是,我明白人活着是为了返本归真。自得法以后我常常有种得之恨晚的感觉,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考虑,从此生命沐浴在佛恩浩荡中感到幸福无比。

纯净如水

我认识的人不多,知道我的人不少,了解我的人都说我人好。一位熟人说,在我被中共迫害期间,很多人想帮助我,因为惧怕受到牵连,而不敢与我接触。

当地公安局曾给我捏造迫害材料,说我有男女关系问题,我却先后亲自听到两个派出所的人说我纯净的象水,他们说很多人对我印象都很好。我认识到,我们做好了,走正了,就是在证实法,就是在告诉世人真相,就是在救度众生。

现在的小孩很难教育,让很多家长头疼,我的小孩很懂事,学习不用大人操心,生活自理,别人说现在很难找到这样懂事的孩子。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一切都归功于大法。

大法带给我的好处太多了,有看到的,有看不到的,这些年走过的路虽然曲折,我的心里是踏实的,是充实的,我的心境是美好的,对于不修炼的人是永远都无法体会到的。

回想这些年来走过的路,不仅仅是肉体上被残酷迫害,还要承受家庭、单位、社会等带来的有形无形的令人喘不过气般漫长而巨大的精神迫害。身为一个弱女子,面对如此邪恶的魔难,最终能够堂堂正正走出来,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大法的支撑是不可能的。

在此我想告诉大家,大法是超常的,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