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屡遭迫害 吉林市陈继海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晚八点多,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陈继海,被丰满区公安分局伙同二道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当时强行跳窗闯入,无逮捕证、搜查证等任何证件,私闯民宅,强盗般的翻箱倒柜抄家后将陈继海劫走。

进入七月以来,吉林市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吉林市公安局恶警、又伙同街道、社区不法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从二零一二年七月底到八月末,仅一个月时间,先后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遭绑架,家中贵重物品及现金被抢走。这帮恶人抢完东西连门都不给锁就扬长而去了。邻居从门外观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陈继海(男,五十九岁)是个乡亲们公认的好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这十三年里,法轮功学员陈继海遭丰满区二道乡派出所恶警等不法人员多次骚扰、绑架、洗脑、遭受酷刑折磨、劳教等迫害,妻子、孩子都受到了严重的惊吓与伤害。

以下是陈继海遭受的迫害经过简述:

被迫害有家不能归,有地不能种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到法轮功学员陈继海家,将门撬开非法闯入。家属闻声赶回家来,拒绝他们的非法搜查,恶警又回派出所开来搜查证,抢走大法书籍及法轮功真相资料,一辆斯克达轿车,强行绑架带走了他没有炼功的妻子,逼迫交出丈夫;下午才放回家。晚上又去他家抓人。

陈继海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地不能种。二道乡派出所所长常跃应负主要责任。

遭酷刑折磨、迫害坠楼

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吉林市二道乡派出所恶所长刘宏岩和张家村五队大队书记李俊财到法轮功学员陈继海家,抢走一本大法书籍和一张师父照片,并将陈继海绑架。

在二道派出所非法拘禁期间,恶警所长刘宏岩逼迫陈继海与法轮功决裂。大队书记李俊财开始是伪善劝说,当陈继海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后,他原形毕露,竟破口大骂……后刘宏岩当着李俊财和指导员等四、五个警察的面打陈继海的耳光。接着恶警带着陈继海楼上楼下办了一些手续和问了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在这个过程还逼着他说出其他同修。

国保大队一个很胖的打手摸着陈继海的脑袋羞辱他,并恐吓说:“你不说实话就打你!”但见陈继海不理,他就无趣的走了。二道派出所所长刘宏岩当着国保大队长的面对陈继海说:“在二道惯着你,在这儿可不惯着你!”说完就狠狠的打陈继海耳光,并用脚踹陈继海,进行刑讯逼供。后将陈继海带到刑讯室,把他铐到铁笼子里的铁椅子上,手脚都被铐住。

由于种种精神与肉体的残酷折磨,使陈继海精神压力极大,在上厕所时从五楼坠下,由于孙晓东拉扯,导致身体失去平衡,造成胳膊粉碎性骨折、两根肋骨出现裂缝、背部肿起碗口大的青包、挠脚心没有知觉、神志不清经常说胡话、瘫卧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后被送入吉林市四六五医院三楼胸腔科住院。

二道派出所所长刘宏岩威胁陈继海,并多次逼迫陈继海骂大法师父。期间苏晓东还将重伤卧床的陈继海铐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并对陈继海进行欺骗和诱导,企图达到迫害其他无辜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但没有得逞。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二道派出所刘志东、苏晓东和指导员欺骗陈继海的女儿陈丽说:要把陈继海转到公安医院治疗。而后却把陈继海非法劫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当时陈继海的伤口还没有拆线,胳膊上还打着钢钉,下肢不灵。

被迫害后的陈继海,胳膊上还打着钢板
被迫害后的陈继海,胳膊上还打着钢板

陈继海被非法劫持到吉林看守所后,有个丰满分局的老警察问陈继海:承不承认法轮功是×教。陈继海说:“邪教是害人的,让人做坏事,无恶不作。我修炼前吸烟、饮酒、赌钱、打仗;修炼大法后不久,恶习全无,家庭和睦了,怎么是×教。”

吉林市看守所的一个姓金的队长与看守所的医护对陈继海的谈话中说:“你可别绝食,否则的话你别怪我们……”还对陈继海说:给绝食的人灌辣椒水。

在二道派出所和丰满分局非法关押期间,刘宏岩诬蔑大法,并多次逼问陈继海“法轮功是不是×教”。陈继海每次都对他讲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许多恶习都改了。恶人不但没有收敛,仍对陈继海进行摧残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陈继海家属到二道派出所要求无条件放人,遭到恶警的推诿。在陈继海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二道派出所勒索了家属八千元钱后,没给写收据,将陈继海办了保外就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陈继海被保外就医回家之前,又被刘宏岩劫持到二道派出所,当时刘宏岩拿着一份真相传单,说:“谁推你下楼了?”并指着真相传单(实际上传单根本没有那么写)陈继海说:“我看看。”刘宏岩说:“那能让你看吗?”并威胁说:“你回家后,我去你家搜查,发现法轮功的东西就送你劳教。”并无理要求陈继海要一周一次到二道派出所向他报道。后来有个警察说:“他身体都那样了,可能不行。”刘宏岩说:“那就一个月后一周来一次。”最后还追问陈继海回家后还炼不炼了,陈继海没有理他。

多年来骚扰迫害不断

二零零七年夏天,“六一零”头目纪长喜和乡司法又一次到家里骚扰,在长期的精神折磨下,他的哥哥承受不住压力,把陈继海暴打了一顿,造成轻伤,妻子在劝架的过程也被碰伤,留下后遗症。

二零零八年夏天,陈继海被绑架到了吉化公司二五零厂所在地的龙潭山秀山宾馆洗脑班,非法拘禁八天。在洗脑班里,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用邪恶理论洗脑,陈继海身心饱受折磨。

二零零九年春天,因女儿出嫁,陈继海请亲朋好友喝喜酒被派出所警察看到,就派了两个警察到家讯问,其中一个警察姓林,另一个不知姓名,此事虽不了了之,但给家属造成的恐慌和心理阴影却是抹之不去。

帮邻居解除疾病痛苦陈继海遭绑架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陈继海在家中被二道乡派出所、丰满区国保大队等恶警绑架。翻走一本大法书和陈继海珍藏多年的新唐人新年晚会光盘,还有一个MP3。他们盘问陈继海这些是从哪来的,又问马凤芹炼功治好眼瘤是不是你教的。陈继海就把炼功多年受益向他们讲了一遍,回答了×教是什么,而修炼大法是做好人。

恶警们没有得到想得到的答案,就把陈继海绑架到派出所,讯问未果后,就把其送到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期间所谓提审过程中,采用威逼、恐吓的手段,最后告知要劳教,第十五天中午,把陈继海送往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途中恶警为泄愤把陈继海双手紧紧背铐,到现在陈继海双手疤痕仍在。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回来后恶警还很嚣张,扬言要抽查血压合格后继续送劳教所,未果。

恶警这次绑架的借口竟是本屯的邻居马凤芹因患眼瘤手术感染后失明,在痛不欲生中煎熬,几次想寻短见,后来在陈继海引导帮助下学炼法轮功,在短短的几个月中,眼疾消失重见光明。此事在明慧网上报道后,警察几次去找到马凤芹调查此事,问情况是否属实,是谁引导炼功的。马凤芹如实讲述了情况,见明慧网零一零年三月一日报道《大法使她重见光明》

妻子被欺骗,陈继海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吉林市中共政法委又办强制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先是丰满区二道乡派出所几个恶警到陈继海家中,接着二道乡政府李书记又带人去一次,半夜派出所恶警再次光顾图谋绑架,皆因陈在外地打工而没得逞。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中共邪党人员与二道乡张家村村长故伎重演,欺骗陈继海的妻子,说就三天“学习”,学完就再也不找陈继海了。陈妻已受够了邪党这种精神折磨,听说过了这次再也不找了,就信以为真,找到陈继海说“你回家吧,村长保你”。陈继海回家后,他妻子就给村长打电话,村长来后报告给派出所,陈继海发现情况不对,迅速离家。七月二十日,派出所的恶警逼迫陈继海的妻子一起到处抓陈,陈继海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目前陈继海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沙河子晓光村洗脑班。

吉林市丰满区公安分局;丰满区二道派出所;丰满区二道乡恶警和恶人们这些年来对善良公民陈继海所做的一切,神都一笔笔记着哪。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现在还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悬崖勒马,弃恶从善,给自己留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多年来屡遭迫害-吉林市陈继海又被绑架-262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