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甚于绑匪

山东潍坊市寒亭区国保警察绑票事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现在大陆老百姓都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其实中共警察比土匪更甚,是在社会上明目张胆的公开绑架,想绑谁就绑谁,想什么时候绑架就什么时候绑架,不交钱不放人,就象榨油一样,能榨出多少是多少。若是交不出,就听恶警叫嚣:“我想叫你回家,你就回家,我想劳教你就劳教你,我想判你刑就判你刑!”

下面是潍坊市寒亭区国保警察几年来进行的部份绑架事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潍城区公安绑架一法轮功学员,抢走两辆汽车后撬开仓库门,把仓库中价值百万元的物资全部抢光(其任职公司的财物)。在这之前,寒亭区法轮功学员韩某被绑架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恶人徐德胜带领恶警,开着两辆卡车,把韩某的小卖部抢劫一空(价值六千多元),还抢走了现金三千七百五十多元。韩的儿子、女儿上前阻拦,被打成重伤。随后又勒逼韩的丈夫再交三千元。韩某前后被勒索抢劫一万多元。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老年法轮功学员孟德一,男,六十多岁,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价值一万元。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二十多天后被勒索绑金一万七千元钱才放回家,经济损失两万多。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杨光波在寒亭防疫站工作,被恶警绑架,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电脑一台,一辆私人汽车,五万元,家中现金三千元,被关押在海龙宾馆。他妻子去要人,把他妻子也抓起来,关押一周后勒索家人绑金二万才放人,经济损失九万元。

法轮功学员郝英,女,五十多岁,被专案组恶警绑架,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所有的大法物品价值一万多元,非法关押在宾馆。三日后勒索家人二万放回,经济损失三万元。

法轮功学员陈伟光,杨明珍夫妇被寒亭专案组恶警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孩子的一台)等。恶警不但抄了他们的家,而且他父母的家也被抄了。他们被非法关押在海龙宾馆。由于家中有瘫痪在床的老人,恶警勒索孩子三万元钱才放他们回家,经济损失十万多元。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法轮功学员隋洪昌七十岁,孙桂英六十六岁,都是农民,夫妇同时被绑架,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和所有的大法物品价值二万元。隋洪昌在海龙宾馆幽禁三天放回。孙桂英继续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敲诈家人交上二万元绑金,人十天后放回家,还抢走录音机,被迫卖地的钱四万,共计九万多元,还有其它物品。农民一生辛劳攒了这点血汗钱、养老钱,就被这些中共绑匪洗劫一空!真狠呀!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法轮功学员袁青霞在工作单位被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及所有的大法用品,价值一万五千元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一万元绑金。经济损失二点五万元。

法轮功学员张瑞荣十二月二日被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所有大法用品价值一万元,勒索家人一万元绑金。经济损失二万元。

十二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刘化吉,男,七十五岁,被绑匪晚上翻墙入室非法抢走小孙子学习用的电脑、打印机等价值1万元,勒索家人二万元绑金。经济损失三万元。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寒亭国保、公安专案组七、八个恶警(其中有一个女的)窜到原棉油厂法轮功学员张兆萍(女,五十多岁)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用万能钥匙打开门,非法抄家。抢走很多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脑、影碟机等物品,三百元现金。当天晚上有恶警在张兆萍楼下蹲坑,妄想绑架她,未遂。

法轮功学员王桂英,女,七十二岁,被绑架到宾馆。抄走存折、工资卡还有其它物品。把工资卡、存折封帐后勒索家人三万二千元钱,检查有高血压,心脏病,三天后放回家。后来又敲诈一万元。共损失四万二千元。

法轮功学员朱佳岐被勒索一点五万元。法轮功学员赵云秋被抄家,多次骚扰,蹲坑。被勒索一万元。一周后回家。法轮功学员荆波被勒索一万元,孙爱红三千元,王文荣被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物品,还有打印机一台。敲诈一千元。共计三千多元。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法轮功学员周美峰被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及所有大法物品价值一万元。还有手机、收音机、录音机、一百元钱的钢笔、家中现金一千三百元。还有其它物品。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绑金一万元。共损失二万多元。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北埠子村法轮功学员孙世江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被绑架,被勒索三千元当天放回。

二零零九年一月法轮功学员崔淑兰被绑架,抄家,家人被勒索绑金一万元,经济损失二万元。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寒亭电缆厂法轮功学员刘英兰被绑架,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勒索绑金一万元。

二零零九年三月,恶警抄了法轮功学员樊庆清家,抢走了VCD、钱,把她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同时她也被海龙公司开除。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早上,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电影公司职工郑美娥上班时,在单位门口,被寒亭区国保大队黄姓恶警带一男一女将其绑架,抢走了钥匙、钱包、手机。恶警于建政和姓黄恶警拿着抢过来的钥匙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她的家。抄走的物品和大法书籍价值一万多元。把郑美娥非法关入潍坊看守所,勒索家人三万元钱,五天后将其放回。

二零零九年八月,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兆春、王汉勇,对他们每人勒索一万多元绑金才放人。

二零零九年十月,张兴花孩子中午放学回家,恶警们就在楼下等着,跟着闯入抄家绑架,最后勒索绑金一万多元才放人。他们连张兴花婆婆家也抄了,对七十多岁的老人勒索五千元。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上午,法轮功学员石秀琴被寒亭国保大队绑架。恶警将石秀琴家中翻得乱七八糟,抢走挂在墙上的真相年历和法轮大法好等,电话通知其家人拿两万元,家人说没那么多,国保人员说:一万五也行。家人凑了三千元,绑匪嫌少。

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五,“六一零”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王少丹的母亲家蹲坑,抓走回家为老人过生日的王少丹,绑匪对王少丹用尽酷刑,逼她供出同修,王少丹非常坚定,坚决不配合邪恶,被关在潍坊看守所,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看守所对外包的活),手指被磨出血。二零一零年底,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零年四月,恶警抓走了有家不能回在外边以打工为生的法轮功学员孙天鹏、王素平、季建林,他们用车把人拉到一个地方大打出手,逼迫说出还有谁往来、学法轮功,再去抄家,以得到钱财物等好处。二零一零年底,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九年、七年,现被关在山东省监狱。

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学员肖霞,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上旬跟同事到寒亭公安局办事,被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抄家。 恶警抢走电脑一台,MP3、MP5五个,师父法像,《转法轮》两本和一些真相资料。后又被绑架到寒亭南孙洗脑班进行迫害。刘作保就向肖霞的家人勒索五百元钱。在洗脑班上肖霞遭受迫害近二个月,最后国保大队勒索她家人绑金三万元钱。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齐红梅在街上摆摊被恶警绑架并抄家,被关在南孙洗脑班,后勒索家人一万元绑金。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许静波在家被恶警绑架并抄家,抢走一台电脑,大法书,勒索三千元绑金才放人,事后还不停受到电话骚扰。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法轮功学员任宪荣在杨家埠盖楼小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诬告,上午十点左右来一辆警车,下来三个穿便衣的人,拉着任宪荣搜身,将其硬推到车上,拉到寒亭城区派出所,给戴上手铐坐在铁椅子上,抢走了她的钥匙。大约十一点左右,国保大队的闫峰山、于建政、张强等四人,就去抄家,抢走大法书、MP3、钱八百元、工资卡、身份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上旬的一天,寒亭六中副校长冯廷海、政教主任王延曾伙同国保大队、城区派出所五名便衣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刘明芳抓走,关进南村洗脑班。此时刘八十五岁高龄的老母亲正在生病住院。中午还等她送饭,晚上还要她看护。抢去她的钥匙,随后抄家抢劫,抄办公室,抄去笔记本电脑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等,勒索了家人两万元绑金,才把刘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中午,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于春英,恶警们抢走她家钥匙,四处乱翻。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转法轮》两本,师父法像,几份真相资料,几个优盘。她被关进南孙洗脑班,十几天不让睡觉,整天坐在小方凳上,臀部皮肤坏死,两腿及脚浮肿,脚趾溃烂,恶警两人一组,轮番提审,后又逼她坐在地上,冻得她全身发抖,恶警张强向她脸上泼凉水,雇佣司机把她铐在窗户上,导致她心脏到了承受极限,腰直不起来。之后勒索家人两万元绑金,才把人放回家。后来,警察张龙寿向她要了五百元,说是做资料的钱。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寒亭外国语学校徐建华。徐建华,原寒亭职业中专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屡次遭学校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备受人身和精神的折磨。二零零三年回到职业中专上班,二零零八年调入寒亭外国语学校,工作尽职尽责,深受学校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徐建华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被寒亭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从口袋里搜去了家里的钥匙、钱包、身份证、银行卡、mp5,然后就利用钥匙,抢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之后被劫持到寒亭南孙的转化班,说转化班,其实就是一座小型的私设监狱,一道密闭的铁门把外面的世界与里面严格的分隔开来,两层院落,监控,高墙,监控,铁窗。在这里他们可以折磨你,他们可以恐吓、逼迫你,副队长管从超曾对他大打出手,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之后他们把徐关进了潍坊市看守所。徐的妻子也遭到恐吓和勒索,被逼交了两万元钱绑金。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潍坊市寒亭区政法委、国保大队恶警,在寒亭镇前仉庄村委配合下,把前仉庄法轮功学员崔淑玲绑架到南孙洗脑班。 在这之前,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腊月二十五),寒亭区国保大队以于建政为首的恶警曾绑架过崔淑玲一次,向家人勒索了一万多元绑金。

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学员韩美霞,五金厂退休职工,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上午,赶集回家时在自家门口被寒亭国保大队三、四个警察绑架。并抄走了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影碟机等。抄家时将家中患病需人照料的丈夫吓的全身发抖。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勒索家人两万元绑金将其放回。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西东坡村民、法轮功学员王兴国、于素芝夫妇被劫持。九月十五日上午,于素芝到寒亭公安局国保大队去讲真相,希望那些警察能明白事实,停止作恶,希望他们能拥有美好的未来。这些恶人们反而把她非法拘留。并于当天上午抄了家,抄走影碟机、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等。将她丈夫王兴国也抓走。几天后,于素芝被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王兴国一字不识,被关进寒亭南孙洗脑班六、七天。洗脑班头子刘作保向他亲戚勒索六百元将其放回。在前几年,于素芝为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她三次进京上访,被抓回后,受到了种种迫害。例如:两次被关进拘留所,一次被关进看守所,三次被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河滩派出所恶警破门而入,抢走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牵走两头牛,水泵、录音机、缝纫机,骗了她丈夫一千六百元钱,抢走麦子时,儿子上前阻拦,他们对她儿子拳打脚踢,当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叫徐德胜。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日,他们把她从家中骗出,直接把她送到济南劳教所,因查体不合格而放回。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开两会期间,三、四个警察又把她拖入车中,连鞋也没让穿,拉到河滩镇计生办铐在暖气片上七、八天。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潍坊市寒亭区法轮功学员杨洪芳去理发被跟踪,在理发店被寒亭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非法抄家,抄走三本大法书和一个mp3。 寒亭国保大队恶警将其丈夫叫到国保大队敲诈勒索两万元绑金,当天下午将她放回。

在这之前,杨洪栋(杨洪芳的哥哥)在十二月二日被绑架后被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寒亭六一零人员向其儿子索要查体费。

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上午,潍坊市寒亭区木器厂退休职工吴传忠,在妇幼保健医院门口(儿子门头边)被跟踪的寒亭区国保大队警察管从超、张强、张龙寿、于建政等绑架。将他拖上车,他使劲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周围群众都看到警察绑架好人。他儿子拦住车不让开,并撕下警察的警徽,警车开动,将他儿子甩开,导致他儿子尾椎裂纹,五十五岁老母当时吓得住了院。吴传忠被拉到看守所,经查体有多种疾病不收。随后又被拉到朱里洗脑班,国保大队几个恶警将他双手铐在背后,头摁在地上,用脚踩后背,用手往上提手铐,骨头咯咯响。大约关了二十多天后,吴传忠被迫害的犯了心脏病、高血压昏死过去,被送进了医院。在这期间,国保大队和洗脑班共勒索绑金两万元,将其放回。

二零一二年六月底,寒亭国保大队、双杨派出所警察绑架洪福寺村法轮功学员张俊芝。寒亭法轮功学员陈美珍,是一名退休教师,已年近七旬,是公认的好人,六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多,被寒亭国保大队恶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勒索一万元钱于当天下午放回。

五月二十二日早七点左右,寒亭区国保大队恶警把正在准备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杨春森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智能手机一块、大法书及真相光碟与资料若干。参与的恶警有黄绍辉、张龙寿等三人。

潍坊寒亭区国保大队的闫峰山、管从超、 于建政、张强、张龙寿、黄绍辉、魏芙蓉、黄静等,在光天化日之下,采取入室抢劫、敲诈勒索等劫匪手段,抢劫法轮功学员家财物不计其数,表面上看他们是政府官员,可干的事是见不得人的,当打手、土匪,抢劫老百姓的钱财不择手段,治得老百姓没有活路,倾家荡产,有家不能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