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风雨中走了过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因家庭成份不好,社会压力造成时常觉的低人一等,人世中好事没有自己的份,总觉的生存无望,活的无聊。庆幸的是一九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幸遇大法,从此怨气全消,身心健康,整天沐浴在大法的辉光之中,被黑暗的社会化为三等公民的我,如今能得宇宙大法,何等的幸运,何等的心情无以言表。从此下决心,一定奋力精進,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同恶党对法轮功开始了血腥迫害,诬蔑师父,诬蔑大法,我在助师、护法、救度众生的正法路上能坚定的走到今天,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在人与神的抉择中,我深刻的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威严。在师父的时时呵护和点化中,坚定的闯过一关又一关,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几年。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尽管有欣慰,也有遗憾,但感受更多的是腥风血雨的金刚百炼,自己魔炼的更加信师信法,在大法修炼中更加坚定和趋于至真至善。

迫害来临,進京护法

十二年前,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掀起了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师父的清白,我三次進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天安门广场拉开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恶警把我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后来把我送到延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车八十多个大法弟子,前面三辆警车开道,后面三辆警车护送,大法弟子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同修们从车窗向外高举着黄布红字的大法条幅迎风招展,大法弟子的壮举撼天地,泣鬼神。

在非法审讯时,警察问我:“为什么来北京?”我说:“真善忍是宇宙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我是亲身受益者,来告诉你们真相,政府这样做是不得民心的。”恶警看我这样坚定,就用电棍电我的腿、手和脖子,我就在心中不停地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大约电有二十多分钟,我实在有点受不了了,我在心中给师父说:师父啊,再打下去,弟子恐怕受不住了。就这么一想,恶警立即停止行恶。后来我和同修们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个月闯出魔窟,获得自由。

在邪恶的黑窝了证实大法

在后来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程中,我曾经被两次劳教、判刑,被非法送進邪恶的黑窝——河南女子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在外地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司机诬告,在车上被堵截,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黑窝里,邪恶利用邪悟的人演讲,迷惑大法弟子,西安的邪悟之徒陈斌专门跑来,散布谎言,为邪党歌功颂德,诬蔑我是为了圆满不管家人,与政府对着干,如果不转化只能在这里继续受改造,失去自由,失去亲人,失去人生的一切美好的东西,只有转化才是唯一的出路。他把师父讲的法断章取义,進行添枝加叶的下定义,用他邪悟的那一套东西欺骗学员,有些学员被骗住了,还幼稚可笑的配合他来骗其他人。邪悟的不法之徒陈斌演讲时我就背法、发正念:彻底解体、清除操控邪悟人用邪悟形式破坏大法、迷惑学员的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对邪悟的那一套我按《洪吟》〈道中〉的要求。邪悟的陈斌直接找我做转化工作,我就给他背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悟〉和《精進要旨》〈金刚〉。

我义正词严的说:“这两篇经文对你来说,真是对号入座,师父传法,你乱法,你那一套骗不了真修弟子,你就别费心机了。希望你能赶快醒悟,珍惜大法洪传的万古机缘,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他听后扭头走了,以后他再也不找我了。

刚進黑窝时,邪恶利用邪悟的人围攻我,用各种恶劣手段折磨我,无论邪恶怎么疯狂,我都不为之所动。五十六天邪恶的转化以失败告终后,又把我下队四个月,邪恶又对我進行第二轮转化。面对邪恶的转化、洗脑,我牢记师父的讲法,“那些跑到劳教所装神弄鬼的小丑怎么能欺骗了大法弟子哪?别看他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所以我就坚守一念,无论邪恶利用什么手段,转化那条路我坚决不走,永远不走。一切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我不是犯人,劳教所的一切条条框框,所有的诱惑对我都不起作用,不参加苦役劳动,不背监规,什么减刑、奖励我都不动心。昼夜不让我睡觉,不让我上厕所,别人睡觉我站通宵,冬天凉水浇身,夏天烈日暴晒,住小号,一切邪招都用遍了他们也没达到目地。我就坚持背法,无论再苦再难,我相信真心真意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经历三年半的魔炼,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黑窝。又汇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坚持不懈学法,抓紧救度有缘人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天天学法,学法从不放松,发正念也不懈怠,需要整体配合行动营救同修、全市接力发正念全力配合。出狱后,为了弥补几年在黑窝里耽误的学法时间,我在自己家里成立了学法点,抓紧学法,对照自己,把同修优、缺点都当成自己的镜子,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去掉执着。

在救度众生,讲真相方面我主要是面对面讲,根据不同的世人发放不同的真相资料,神韵光盘和其它光盘,《九评》等。贴不干胶、挂条幅,收集手机电话号码,寄真相信,花真相币,各个项目我能做就做,尽量不让世人失去被救度的机会。身上天天都带着各种真相资料,出门先发正念清场干扰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再请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跟前。那天我遇到一位老太太,我问她:“多大岁数啦,身体好吗?”她说:“六十五了,就是腿经常疼。”我说:“我告诉你个好办法,不但身体好,还要得福报,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没?”她说没听说过。我说:现在共产党腐败成风,大小官都贪,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把好人关進监狱,中共历次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天灭中共的时候快到了,入过党团队吗?退出保平安,你腿疼我给你起个化名叫痊愈,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退了吧,保个平安。她说:“中啊!”我说:“送给你一本《九评》看看。”她说:“我就爱看书”。我说:“你诚心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肯定得福报。”她说:“谢谢、谢谢,我一定念。”以后又见到她,说腿也不痛了,她说也想学法炼功。后来我又给她送去了《转法轮》一个生命彻底得救了。

一次出去讲真相来到一个建筑工地,有十几个民工正在干活,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你们辛苦了,送给你们一套全球新年晚会。”民工们放下手中的活,笑盈盈的过来问是什么内容,要不要钱?你能不能多给几盘,送给朋友?一会功夫几十盘光盘就发完了,看到他们的热情举动,民工们拿到光盘的那个高兴劲使我想到师父在《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的讲法:“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这些生命真的是在盼望着得救这一刻。

回想在这十几年的正法路上真是的摔摔打打到走到今天,有过关时的烦恼,有心性的提高,也有沉痛的教训,距离师尊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与同修相比还有很多不足,以后一定多去执着,努力向内找,多学法,在法中归正自己,不辜负师尊的希望,多救度众生,让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巨大的承受中,少一份付出,多一份欣慰。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奋力精進,圆满随师返回家园。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