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神笔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一年一度的网上法会即将开始,这是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交流特有的方式,我们要珍惜啊。

前两天遇见一被非法劳教过的A同修,问她动笔没有,她说没有,每周参加两次集体学法,一次集体发正念,还要救众生,时间紧。我从B同修那里得知,她很苦,很坚强,几年来坚定修炼,三件事做的比较好,她丈夫在孩子儿童时就离开了家,几年前孩子考上了大学,因没有钱交不起学费而放弃了上学的机会。那时她单位效益不好,又被非法劳教,家人不理解,娘家、婆婆家数落她,孩子去奶奶家也被数落,孩子也就很少去奶奶家了,大伯、姑姑们没有人帮助孩子出学费,那年头真不知孩子是怎么过来的。我听了泪水湿润了眼睛,禁不住掉了下来。

迫害十三年了,孩子心灵的创伤难以缝合,有多少这样的家庭?我们难以统计。

相比较,我还是比较顺利的。我单位也是效益不好,丈夫零三年病故,零七年孩子上学,奶奶、姥姥、大伯、叔叔、姑姑、舅舅、姨们都给出学费赞助,他们虽不修炼,曾多次阻止我,但他们知道恶党的邪恶,常常为我担惊受怕。再一个是我有一个好领导,他全家做了三退,他很是照顾我。前两年裁员,我没主动,去年又裁员,我就对领导说,“若没人下,就让我下吧,您别为难。我是修炼人,要处处做好人。”领导说:“修炼人也得吃饭。离开这儿,你能做啥?你不象某某家庭条件好。没说让你下,你就别下。如果你找到了更好的工作,随时都可以离开。”

我还认识一C同修,九四年得法,迫害开始后就一直做证实法的事,零一年还带上小学的女儿出去贴不干胶,孩子在上中学、大学时给老师、学生洪法,传《九评共产党》;她本人在零九年在一中学撒传单时被抓住,正念走脱,目前做三退不下千人。她丈夫在单位是主任,用真名做了三退,有时也看书、炼功。我认为修的很好了,可她从没写过体会,说麻烦、耽误时间。上两个月见到她,问她五一三征稿投稿了吗?她说没有。同修啊,现在進行的第九届法会不要再错过了,若正法结束,想写也没机会了。

我再说一下只见过一面的D同修。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北京,我见到了从廊坊、石家庄、邯郸等地来的同修,晚上我们几个在火车站前候车时认识的,都是同修嘛,就围成一圈坐了下来,听她讲述。当时我人虽在北京,可总感觉茫然,不知所措。现在只记得她是邯郸人,她说去的人很多,互相手拉手,背诵师父经文,好多辆大车将人带走,她挣脱了开来。她坚定的说,法必须正过来,法一定能正过来。D同修啊,你好吗?你当时认识的很高,我好想与你交流。

我们大陆同修失去了自由炼功、交流的环境,但我们有师尊,有大法,感谢明慧网同修给我们提供了共同交流的窗口平台。法会是师尊肯定的,“我们要把法会开成一个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发扬好的成果、树立大法弟子正念的盛会。珍惜你们所做的一切,把今后的路走的更好。”(《师父致欧洲维也纳法会》)我们从法中知道,历史赋予了我们最伟大的一切,如何做好我们承担的责任,更好的完成使命,交流就成为必需的。各行各业都有大法弟子,每个人的路不同,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一部修炼史,都可以写成一部辉煌的修炼书。拿起神笔吧,记录下在这特殊时期,我们的经历、我们的认识、我们的体会,证实大法,这也是向师尊汇报、向师尊交答卷啊。

我从九五年开始参加法会投稿,几年都没发表,今年在明慧网看到了我的体会文章。我的经验是,多学法,写时想到哪就即时写下来,想到一点就写一点,然后顺一顺哪段在前哪段放后,最后再检验检验就可以发送了。

个人认识,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