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得法 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我是外省人嫁到这边来的,我老伴从不把我当人看,动不动就是拳打脚踢、骂我、抓住头发撞墙,我有孕在身时他也不管。我被打得不敢说话,胆子又小,慢慢变得精神恍惚,别人说话只见嘴动不知说的是什么,动不动就晕倒,老伴依然不闻不问。没办法,我妈来照顾我,母亲在这的三年里,丈夫打我打得少些,可我妈一走,老伴就加倍的打我、折磨我。那时我已不象个人样了,一身病,什么类风湿、风湿、妇科病……总之别人有的没有的病我都有,死过几次死不了,跑又跑不掉,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苦苦的哭泣着、呼唤着……

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大法修炼大法不到一个月,身上的病全好了。通过学法,我慢慢明白了我所遭受的一切是因为我们的冤怨太深,我对丈夫的恨才减轻了些。

为了几个孩子读书,我从乡下来到城里在餐馆打工,一年后,自己开了一家餐馆。我按大法的要求做,菜价低又实惠。为此,老伴发脾气,摔东西。有一次,他竟将一锅煮好的稀饭从头淋到脚,我却安然无恙。我照样做事,孩子也懂事了,一放学就帮忙才得以支撑这个红火的店。他从来不给我一分钱,我也无所谓,就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一有空就想看大法书。

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乌云密布般的压过来,我怎能坐得住。我不顾下着大雪,借了四百元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后回家。当然回来挨老伴的打骂是少不了的,衣服被他撕了扔了。当我想着怎么还钱时,一摸口袋四百元一分没少。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和同修又去了北京。当时,到了广场刚拉完横幅,几个恶警一起上,抓头、掐脖子、搜身。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我绝食闯了出来。

回家后,学法,炼功,讲真相,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后来被人举报而流离失所一年。其间,得知老伴患高血压瘫了,于是我回来挑起这个担子,端屎端尿什么都干。他好些了,对我还是又打又骂不让炼。不管怎样,也阻止不了我修炼。有一天,他面色苍白,眼看就要不行了。我默默求师父:“师父啊!在这节骨眼上,我要讲真相救人,不能让他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很快他又活过来了,我又可以安心的做证实大法的事了。

我有时间就讲真相,有时警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我感到和众生就象在另外空间里一样,谁也不注意我们,我没有计算讲了多少人。当然,也遇到不顺利的时候,有时被骂,有时差点被抓,但在师父的呵护下都是有惊无险。

我的生活费都是孩子们给的,除去生活要用的外,我就都攒着,给同修做救人的资料用,师父看到我有这样的心愿,孩子们两次给了我几千元钱。

在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我经历了不少的艰难与痛苦,但更多的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每次想到师父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那么多,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怎能不好好修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