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刘海康、孙春环夫妇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刘海康、孙春环夫妇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夫妇俩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关押、酷刑折磨。

刘海康,男,现五十九岁,原松岭区老干部科工人;孙春环,女,现五十六岁。以下是夫妇二人遭迫害经历:

刘海康被非法判刑七年

刘海康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刘海康夫妻二人进京证实法,后来两人先后被非法押回松岭看守所,被松岭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多月。

一九九九年末,刘海康再次进京上访后又被绑架至松岭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三月被北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刘海康在释放后受到邪党政府部门刁难不让工作。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三日(农历正月初五)晚,刘海康在加格达奇至碧水的火车上带法轮功真相资料回松岭,在火车上乘警检查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刘海康被绑架,劫持到加格达奇火车站,铁路恶警逼问资料哪来的,谁给的,多少份等,刘海康不配合。铁路恶警们通知了松岭公安局,松岭公安局治安科恶警张卫东,罗某等赶到加格达奇。

恶警们又把刘海康劫持到加格达奇火车站斜对面的一幢低矮阴森的房子里,到东头几间屋里,屋内有行刑用的铁椅子,可把人身体、手脚铐住动不了,他们往铁椅子上铐刘海康怎么也打不开没铐成。恶警张卫东逼问刘海康资料来源,刘海康不配合,一律不回答,恶警张卫东恼羞成怒,给刘海康强加罪名,说刘海康是破坏法律实施罪,逼刘海康签字,刘海康拒签。恶警张卫东就疯狂残暴对刘海康拳打脚踢,把刘海康的脸和眼打的青肿,眼睛视物模糊,下身阴部多处青紫,刘海康当时头昏迷的难以站立,刘海康咬紧牙坚强的站住了,恶警张卫东又恶狠狠的把铐刘海康的铐子用手又捏紧了紧,嘴里还说:叫你不说,叫你不说。第二天,张卫东往下卸铐子时,刘海康的手腕肿的已把铐子埋没,张卫东没卸下来,又有恶警帮忙两人才卸下来。一个多月后刘海康手麻的拿东西不好使,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恶警们又对刘海康行刑“开飞机”,开飞机就是把两胳膊伸直狠狠的从背后向上搬到极限,两腿伸直向左右两侧狠劈到极限,当时刘海康疼的汗水湿透棉衣服,地上的地革都湿了一大片,恶警罗某还说刘海康挺有钢。第二天天亮了松岭六一零头子董伟来换张卫东、罗某吃饭去了,刘海康被折磨的站立不稳,董伟恐吓刘海康说:“你不能说吗,咋不说了,站好。”他们又开始非法给刘海康录像。恶警吃完饭又把刘海康拉到加格达奇铁路西的看守所关押。一进监号犯人就说刘海康:“这股汗味,这一宿他们没轻折磨你吧。”

又一天恶警把刘海康劫持到松岭第二派出所。在第二派出所,松岭公安局治安科长关淑文逼问刘海康资料的来源,恶警们把刘海康铐在暖气管子上,恶警吴亚文等人一宿不让刘海康睡觉,刘海康一直站到天亮,关淑文几次逼问无果后,报告给恶警副局长周恒刚,周恒刚指使关淑文把刘海康劫持到松岭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在松岭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给刘海康一张纸条,恶警车明兴抢去给了看守所所长王玉双,王玉双加重迫害这个法轮功学员,给他戴上了重型脚镣,刘海康看到此景,就高声背师父的讲法,看守所所长王玉双就打刘海康的嘴巴,打完嘴巴,又踹刘海康小腹,也给刘海康戴上重脚镣。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七日在松岭区公安局治安科,副科长张卫东和恶警吴亚文等人对刘海康连续刑讯毒打了几天,致使其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以至于送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头目不敢让其他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看到刘海康的面部,数日内恶警不敢让人看见和探视,并严密封锁消息。因刘海康在看守所里不配合邪恶,恶警又给他戴上脚镣,并对他进行残酷折磨,多次毒打,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几乎失去行动能力。后刘海康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于泰来监狱。

泰来监狱恶警张景辉被提任十一监区一中队队长时,二零零四年张景辉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刘海康、张奎武迫害。

孙春环被非法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孙春环进京证实法后被绑架,被松岭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二零零零年三月,孙春环被恶人绑架又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同年六月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孙春环释放后又被恶警非法抓捕,在松岭看守所关押期间受恶人恶警刑讯逼供,且在月经期间受治安科恶警等人毒打,用电棍对孙春环进行长时间的折磨。孙春环在松岭看守所里因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又被恶警戴上脚镣。孙春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绑架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孙春环被非法关押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监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防暴队(其实是施暴队),他们每天穿着服装,戴着钢盔,手里拿着警棍,专门在各个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郑杰调到八监区的第八天,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九月八日、九日两天,法轮功学员被狱政科、狱侦科、八监区的狱警,还有伙房一些身材魁梧的恶犯把法轮功学员拉到男犯那边受刑,原因是抵制强制奴工。恶警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地上坐着,她们不坐,院里用广播放着最大声的迪士高音乐,把法轮功学员弄到胡同里打,用绳子吊起来(脚不挨地),用白色塑料管抽,往死打,各种残酷的方式,下流的行为。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狱警和恶犯围成一个圈,逼法轮功学员在圈里跑,谁跑的最慢,就用电棍打谁。早晨6:00不让吃东西就让法轮功学员们出去蹦,手背后面,弯着腰,往前蹦。有的学员被打得一瘸一拐的;有的脸被电棍电得紫青:有的拄着棍子,也有的被恶人拖着去的。一连七天(九日十一日中秋节也不能幸免),每天8:40到下午3:30分都有法轮功学员被防暴队迫害。后来就是新绑架到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受同样的迫害,再后来就是哪个监区不干活,狱警就自己往防暴队送。九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九监区的时利君、孙春环、宋玉杰、崔静连也被绑架到施暴队迫害,下午回来时没让四位法轮功学员与他人接触,在办公室逼迫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六名恶犯看着,孙春环等等法轮功学员谁坐下就被打,第二天早上8:40他们四人又被绑架到防暴队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晚,孙春环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野蛮灌食。

孩子饱受家破人散之苦

在刘海康、孙春环不断被非法关押,劳教和判刑期间,其子刘志佳颠沛流离,无人照顾,后被亲属收养,年仅十七岁就饱受家破人散之苦,后经好心人帮助才在外地读书。

相关人员及电话号码
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分处和加格达奇站前派出所部份电话号码:
陈树林15245789966
崔志国13304529685
15204579111    13945707721    15804578455
13304578885    13304579997    13504566569
1590457111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