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世间的一切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在师父的慈悲的点悟与呵护下,在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中,我们在法中不断的升华、不断的提高,从而使我们从巨难中坚定的走过来了。师父说:“我就想: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什么是大法弟子》只有在实修中,不断的达到不同层次的不同标准,这也就是我们的修炼过程,走过的路。

记得在二零一二年过年的前一天,也就是大年三十,孩子们都回家过大年。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大儿子回家,看到我刚开始摘韭菜,还没做好饺子馅,火就来了:这么久还没弄好馅,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成天挂那么个东西听(指挂在脖子上的MP3)……当时我也没多想什么,笑了,乐呵呵的说:我挂个东西怎么啦,我挂个东西听师父讲法、听同修的交流呀。这时小儿子也推门進家了,大儿子说:你看咱妈傻了,我说她,她该生气,你看她不但不生气,反而还笑,你看她笑的那个自然。结果两个儿子都笑了,一切又象什么没发生一样。

过后我又回忆此事,感到好象常人的气根本就动不了我,而且是在修炼过程中自然达到,不是强为。常人的东西算什么,真是小的微不足道。

这时我想到:师父为了让我明白这层法理,用一件事来点悟过我。

年前一次去学法小组学法,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小伙子,从外表看还挺文明的,长的胖乎乎,背一个挎包,一上车就乐呵呵的跟司机点头打招呼。我心想:哦,他俩认识。他坐在我对面的座位上,坐好后,又乐呵呵的点头跟我打招呼。到了红灯司机停车了,他又乐呵呵的指指红灯,又指指司机,意思是红灯停车……我明白了,下车后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这傻人是挺好的,什么心事也没有,长的胖乎乎的,光剩乐了。我想师父为什么叫我看到这一幕,师父点悟我什么呢?师父说:“咱们说这个真傻的傻子吧,这个理在高层次上整个都反过来了。傻子在常人中不可能干大坏事,不可能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不求名,他不会损德。”(《转法轮》)哦,我明白了,师父不是叫我们做真正的傻子,而是让我们把世间的一切都要看淡,是让我们不执著世间的一切,然后放下世间的一切,让我们达到所在层次的更高境界,才能做到世上的一切都动不了我们。因为在这浩瀚的宇宙中看这世间什么都不是,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再次给我们讲了宇宙的结构,扩大我们的容量、改变我们的思维。师父说:“最终我们宇宙体系有多大,一兆层巨大的宇宙说成个范围,把一个兆罗列到一兆个兆,把一兆个兆形容成一个空气的分子,满剧场都是这样的粒子,那么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个空间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粒子。正法中我做到最后的时候,看到生命的形式也不是下面生命能认识的那样了,升华了的法理低层的神都无法理解了,到了那个境界那个状态,最后发现这还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相比之下,三界在宇宙中一粒尘埃的尘埃都算不上,何况人这儿哪,就什么都不是了。你想,这什么都不是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们是完成了我们的使命后,要跟师父回家的呀,回到你真正的家。

说到家,师父说:“人生短 来住店 别忘来时发的愿 踟蹰路上名利情仇 何时醒悟返家院”(《洪吟三》〈痴〉),师父在梦中点悟我: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座好大好大的房子,里面住了好多好多的人,出出進進的。每一个家只是一张床大小,而且是床挨床的,就象住店一样。睡觉时衣服都放在床头上,早上起床穿衣服时,我拿裤子穿,邻床的人说:你别拿,那是我的裤子。就是说人都住的很密集,什么都局限在这张床上……。梦醒后,我明白了,人世间什么你家、我家的,有的还要把家装修的如何好,如何舒适,过的还挺开心的。可梦中看到的那个家,只不过一张床而以,你把那张床再装修的如何漂亮又能怎么样呢?不过还是一张床。师父点悟我:我们真的不能执着这个地方,执着这个家。这个地方只不过是我们暂借的一个地方,来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完事就走了,是要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师父为我们能返回到我们真正的家操了无数的心,不断的点悟着我们、看护着我们。我们没有什么理由不放下这世间的一切,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悟到师父在为我们着急呀!我们快从这宇宙中都看不见的,这一粒尘埃的尘埃都算不上的尘埃中,跳出来吧!脱离出来吧!放下这世间中的一切,脱离这一切,跟师父回家吧!回家吧!

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