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销户口、没收身份证 黑龙江村民被剥夺生存权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云福起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方正县天门乡黑河口村村民云福起,因为修炼法轮功,十二年来遭到当地中共人员多次绑架,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受尽折磨。

更不可理喻的是,云福起出狱后,方正县国保大队及六一零没收云福起的身份证;天门乡中共人员更进一步命令村干部注销云福起的户口,致使云福起成为没有身份的人。至今无法工作。在中国大陆这样一个连买菜刀都要实名制的国度,云福起等于是被剥夺了生存权利。

以下是云福起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云福起,今年五十六周岁,家住黑龙江省方正县天门乡黑河口村。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我在沙河子镇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杨文福恶告,后被沙河子镇派出所绑架到方正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出狱时被看守所勒索一千八百元。此次参与迫害我的主要责任单位是:沙河子镇派出所、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沙河子镇暂住期间,我被片警赵宏飞构陷后送往方正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然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由于我当时身体被迫害十分严重,一面坡劳教所拒收。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返回方正县看守所,又在方正县看守所被关押三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沙河子镇政法委书记赵守俭、民兵连长苏镇国将我绑架到方正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到五月二十三日。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方正县“六一零”怀疑我写真相信,把我绑架到方正县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六日早晨二点,我起来炼功,所长赵晓波指使普犯亲属将我的前胸第三根肋骨打成骨折。当天五点半我报告被打情况,看守所狱警置若罔闻,并于当天将我劫持到到绥化劳教所。后因手续不全,返回方正县看守所继续对我刑拘迫害。所长赵晓波与副所长胡亚军和全兴同合谋,将我关到杀人犯与强奸犯牢房,让凶犯对我进行殴打十二天。直接参与迫害的有:杀人犯王义、邓洪朋、强奸犯原沙河子农场派出所所长杨明军、强奸犯王晓波、滕某某。直到一月二十八日,我才被转到别的牢房。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我被绑架到黑龙江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七个月。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我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大队长赵爽、教导员张纯良多次指使犯人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对我进行推、掰、撅还不算,用钝器将我头骨、肋骨、手骨打成骨折二十一处,恶警张纯良曾将我单独调到单间亲自将我打伤三次。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晚,我在方正县德善乡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德善乡派出所,所长何万军等对我进行毒打,将我肋骨踢断,又抢去我身份证及二百元钱。第二天,将我劫持到方正县国保大队。之后,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参与迫害我的国保大队主要责任人有:鲁统金、白文杰、王林春。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我被劫持到呼兰集训队,我不写三书,不许我睡觉,不准我喝水。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又被劫持到大庆监狱。在那里,我被强迫做奴工,遭恶徒们随意打骂。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六大队长李伟男、副队长李乃顺强行翻监,翻走我二百元钱,李伟男还指使杀人犯赵国龙、张福明、李本荣、严昌军等多次对我毒打,将我左侧肋骨踢折。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我从大庆监狱出狱回家后,到国保大队及六一零多次讨要身份证,他们不给;我到县政府有关部门上访,被阻碍推诿搪塞;回天门乡黑河口村,村干将我户口注销。我没有身份证找不到工作,生活危困,找村书记任祥与会计张伟,两人说是乡政府让注销的。

方正县天门乡注销我户口,不给我补办身份证,我因没有身份证而找不到工作,生活危困艰难,等于被剥夺了生存权利。

我保留对其责任单位与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精神赔偿,名誉赔偿的责任,保留追究侵犯我人身自由的责任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