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5)

中原蒙难 古城奇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

四、凌源市康宁精神病院

曾获1975年第4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由美国导演米洛斯.福曼所拍摄的电影《飞越疯人院》,描写了一所普通精神病院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把人当成了医护人员的实验物,人们被迫反抗的故事。然而当年这部外国电影中近乎人间地狱的表演,在今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却在真实的上演着,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凌源市康宁医院就是其中的一个。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和第二看守所所长孙连生等邪恶之徒,伙同康宁精神病院不法大夫,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已达到不择手段,丧心病狂的地步。几年来把多名坚定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入精神病院注射毁坏神经针剂摧残,让人生不如死,大脑失去理智,狂躁不安,能活活把一个健康的人折磨致疯、致死,还能长期留下后遗症。其中王乐(已被迫害致死)、刘玉峰、申国兰、吕大伟、黄桂梅、曹桂芬、霍东、李金明、米艳丽、文海顺、仁素琴、赵云艳等几十人遭此残害。

凌源市康宁精神病院
凌源市康宁精神病院

据知情警察讲,这些残害方式和决定都出自凌源市政法委书记张某、六一零办公室庞主任,和公安局副局长董志民。

1、凌源市法轮功学员李金明被精神病院注射毒针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一楼值班室里面的走廊上躺着一个人,此人只穿着裤头,面部和身体涨红,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翻滚着喊“热”,“哎呀,难受啊!”他是凌源市小城子乡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名字叫李金明。

李金明自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遵纪守法。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小城子派出所把李金明非法抓捕拘留,家中撇下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李金明整天被劫持在阴暗的监室里囚禁,从不放风。一直在拘留所关押近六个月后,拘留所所长孙连生,把他和几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送进了凌源市精神病院进一步摧残。

在精神病院里,他们的手、脚被绑在床上,被强行注射一些损害神经、使精神紊乱的药物,这些原本健康的人,根本承受不了这些药物的刺激,给李金明注射药物后,送往西大营子教养院继续迫害。于是就出现了李金明躺在水泥地上那痛苦的一幕。

李金明的遭遇,让我们不难想象导致凌源法轮功学员王乐精神失常的原因了,因为王乐也曾经在精神病院被迫害很长时间,后精神错乱而死。

2、法轮功学员霍东两次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霍东自述:我被强行送到凌源市精神病院,大夫尹卫民给我注射了一针药物,我感到了死亡前窒息般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春,我又因上访而再度被关押,我绝食抗议迫害,拘留所大夫周平、李伟、张大明等人又将我绑架到精神病院灌食(许多大法学员都因绝食抗议而在这里被灌食)。他们把我绑在一张床上,护士孙某便用一钢制物撬我的嘴,我越咬越紧,她见撬不开了,就改用鼻饲灌食。因为管太细,一下子插到了我的肺里。

我因为绝食而被留在精神病院,在医院里院长尔树林在公安局的怂恿和金钱的诱惑下,伙同大夫董某给我注射损坏神经类的药物,我立刻感到这种药物不对劲,使我狂躁不安、难以入睡,走路手脚僵直。后来我从精神病医院走脱。出院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坐立不安,走路僵直,记忆力减弱。法轮功学员米艳丽就被他们注射了一种药物而记忆力减弱,她自己说被打了那一针以后头象罩了一个大气罩似的难受。

3、一名凌源法轮功学员自述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我于五月十七日被六一零非法组织送到凌源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到第六天时被公安局与六一零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折磨。在凌源市政府和公安局、六一零的指使下,精神病院院长及医务人员把我捆绑在床上,给我打各种精神药品进行摧残。在这里有二十多名大法学员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们都是身心健康的修炼人,却被这些中共的所谓执法人员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没有人道的摧残。

后来只剩我和另外四名法轮功学员,有刘玉峰、申国兰、吕大伟、黄桂梅,我们五人商量决定逃出这个邪恶的黑窝。终于我们机智地离开了精神病院,我们在外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4、文海顺被强迫注射不明药物后神情呆板,精神恍惚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辽宁省凌源市政府利用政法委(书记马国泰)、610办公室及公安局、拘留所等单位,开始举办“法轮功人员转化学习班”(即“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文海顺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就开始绝食。在绝食的第四天,文海顺被带到二楼,恶警对她进行野蛮灌食,把她的上下牙都撬坏了,并且还不停的叫骂。为了掩盖他们的恶行,恶警们大声放VCD音乐。文海顺被迫害的鼻子流血不止,大约四十分钟后恶警把她绑架上车,送到精神病院,把她四肢绑在床上,注射毁坏脑神经的不明药物。注射不明药物后就把她用车拉回拘留所,在场的其他同修都看到她回来时神情呆板,精神恍惚,浑身青一块紫一块。

文海顺坚持绝食,在绝食的第六天恶警又把她绑架到精神病院,又一次注射不明药物,她的身心又一次受到摧残。

5、康宁精神病院迫害吕大伟

曾在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九死一生的凌源法轮功学员吕大伟,一次在拘留所关押时,所长孙连生等四、五个恶警把他劫持到凌源市南大桥康宁医院进行迫害。院长尔树林对吕大伟邪恶地说:“叫你欲生不能,欲死不得。”并和大夫们一起把吕大伟绑在床上,天天给他注射精神病用的药品,揪心的难受,痛苦到了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一次吕大伟听到有人给尔树林打电话说:祸害这小子。在这里被迫害到第四天时,他用尽力气扒开了窗上的钢筋逃离了这个魔窟。从此流离在外。

6、六旬老人曹桂芬被劫持进凌源精神病院摧残

曹桂芬,六十四岁,凌源市三家子乡村民。曹桂芬老人曾患多种疾病,烧火做饭一些家务活都干不了,多年的疾病折磨,再加上医药费用,使原本不宽松的家庭难以承担,导致家庭矛盾重重,生活举步艰难。就在曹桂芬老人无可奈何的要放弃生命的时候,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大法,她努力使自己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亲人之间和睦了,她的为人得到了乡亲们的一致好评。老人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自愈,法轮大法使她重获新生。人们从她的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自从邪党的迫害发生后,老人六次被无故绑架关押,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在凌源市第二看守所,三九天让睡在木板床上,没有行李,看守所管教李伟因受邪恶宣传的欺骗,仇恨法轮功学员,三九天往老人身上泼凉水,这样毫无人性的事情竟发生了四次,同号里的九人身上全是水。

后再次被派出所宋永春、赵新文等人绑架,关押在凌源第二看守所进行洗脑两个多月,强迫老人看录像,并戴手铐、脚镣,不让睡觉、体罚等酷刑折磨。老人仍不妥协就被强行送入凌源精神病院,按精神病患者对待,用药物摧残半个多月的时间。曹桂芬绝食抗议对她的残酷迫害和暴行,被迫害性灌食,并加入导致昏迷药物,后来每天强行滴注不明药物六瓶。

7、黄桂梅被康宁精神病院摧残

黄桂梅,当年45岁,原凌源向东化工厂职工,夫妻二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开除工作,家庭没有了经济来源,黄桂梅在家附近打工时,被向东化工厂派出所绑架,劫持到凌源市第二看守所强行洗脑,黄桂梅坚持信仰,拒写所谓的“三书”,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与另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凌源公安局劫持到凌源精神病院(康宁医院),注射不明药物,被药物摧残和酷刑迫害二十多天后,她们撬开铁窗,搭起人梯跳出了害人的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