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边”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基于其邪恶的本质与体制,因此迫害极具系统性。中共基层的党徒与警察敢于肆无忌惮地对待法轮功学员,是源于中共“上边”的指令与撑腰。基层所犯的罪恶与“上边”的罪恶是互相贯通着的,只不过“上边”处于幕后,而基层是处于前台。从某种意义上讲,“上边”的罪恶更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的文章《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中讲到,七月二十六日,河北廊坊国保人员将原廊坊市第八小学教师陆彩霞绑架,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明说陆彩霞是上边督查的人物,要关起来等“十八大”开完了才放。

显然,“上边”的督查是陆彩霞被绑架的主要原因。这从一个方面说明,“上边”掌管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

在九月六日明慧网还有一篇文章《河北廊坊女教师被劫持 家人请律师讨公道》,也是揭露对陆彩霞的迫害的。其中说陆彩霞被绑架后,丈夫为她请来了北京律师,要为她讨回公道。八月十三日,北京律师履行正常手续后,即先去了廊坊洗脑班,要求会见当事人陆彩霞。几位律师在洗脑班与广阳分局维稳办王惠军及几名警察的交涉中,王惠军说道:“你们有组织,不然四个律师一起来。”又问陆家人:“谁让你找律师,谁串联的?”又说:“要见陆彩霞可以,只要她写保证转化就让见。”并问律师:“法轮功零四年就被国家定为‘反华势力’,你律师的立场站到哪里?”北京律师告诉他:“律师本身是依法办案,维护的是正义,谁违法就告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至于说国家定法轮功是“反华势力”,请拿出有关文件。”王惠军被问得张口结舌。

八月二十三日,北京律师再次到廊坊。当律师电话找到王惠军再次要求见陆彩霞时,王惠军答复他要请示上级。

王惠军是维稳办的人。维稳办是隶属于中共政法委的一个机构,与邪恶的“610办公室”同级。很多时候,这个维稳办执行的就是“610”的职能。已有消息披露,中共政法委维稳办将十八大前的维稳费中的很大一部份投入到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王惠军称要请示上级,他的上级是谁?其实,王惠军所说的上级与河北廊坊国保人员所说的“上边”指的是同一个人或同一个组织。

九月五日明慧网还有一篇文章《黑龙江双鸭山市孙辉被绑架到洗脑班经过》。文中说,家住中国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的法轮功学员孙辉,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在照常工作时,厂负责人孙开田把他带到办公室。屋内有矿业集团三矿武保科书记董洪有,科长娄金义,副科长李志林,还有两名叫不上名的警察。李志林说:上边让你去学习班(洗脑班)学习关于信法轮功的事。孙辉拒绝。这几个人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于是这几个人强行把他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这个案例告诉人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一伙,可不只是中共基层的警察,还包括中共基层的党徒。这伙人合伙执行起中共“上边”的迫害政策来,同样是无所顾忌的。

同一天的文章《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中有这样的一个迫害案例: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四日晚九点,辽宁省朝阳县公安局四楼政保科,一名年轻的妇女躺在地上,连续十三个小时的酷刑折磨已使她奄奄一息。站在她周围的一名警察向政保科长孙旭和副科长黄殿相请示:“送医院抢救吧?”但旁边的一人马上说:“别送医院,抢救不过来咱们没法交待。”于是孙、黄两人做出决定:命令手下打开楼窗,将这名妇女从窗户扔了下去……

这个妇女名字叫于秀玲,三十二岁,系辽宁省朝阳县大庙镇土城子村七组村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朝阳县公安局绑架,仅关押了六天便被迫害致死。案发后,为了不使事情败露,他们连夜通知于秀玲的丈夫冯殿祥,只允许他匆匆看上一眼,当晚十二点便强行火化了。黄、孙等恶警们摆出一副蛮横的流氓嘴脸,对冯殿祥威胁说:“你们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随便!上边有指示,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

这是怎样的邪恶!将人打死后为推卸责任而将人扔下楼。可是恶警们为何敢这样做呢?一句简单而恶毒的回答就是“上边有指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有一篇报道《辽宁刘品彤等面临诬判 法官称是“上边指令”》。文中说,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辽宁丹东振兴区法院对刘品彤、张静、张迎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庭审前,振兴区中共公检法人员互相勾结,罔顾刘品彤等遭受刑讯逼供的事实,以各种手段阻止、干扰律师辩护,最后强行非法开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结果,但事后法官陶占华称“一定要给刘品彤判刑”,并且声明说这是“上边的指令”,他是在执行命令。

绑架、摧残法轮功学员是根据“上边”的指令,判刑也是根据“上边”的指令,中国的法律完全被中共的“上边”所操控。

当然,这个“上边”也很容易被揭穿,它就是能够统管中共公检法司,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起主导作用的机构,这个机构就是“610”。

那么,“上边”为什么老是躲在幕后?这只能说明“上边”的心狠手辣与老谋深算。一方面它迫害法轮功唯恐不狠,所以给下面的迫害政策是没有底线的。同时它又怕被抓住把柄,所以就深藏在幕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起主导作用的就是这个罪恶的“610”,“610”的罪恶丝毫不逊色于其基层警察与党徒的罪恶。

当然,这个“610”又自成体系,所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一层一层的“上边”指的就是一层一层的“610”。所有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中共恶徒所说的“上边”指的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而这个“610”组织的办公室主任,就是罪恶的执行者与操纵者。

那么“610”的“上边”又是什么?“610”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是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一个凌驾于政府与法律之上的邪恶组织。它直接受命于当时中共的党魁江泽民,作恶时依靠的就是中共邪恶的体制。它即将对法轮功的迫害与中共本身捆绑在一起,又在迫害中极尽了中共邪恶的本性。所以说,“610”的“上边”就是这个邪恶的中共。中共基层警察与党徒的罪恶,不但是“610”的罪恶,更是中共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