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李洪奎离奇死亡 医生感蹊跷(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优秀工程师、哈尔滨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李洪奎先生,在大庆监狱遭迫害九年多,于出狱前脑出血、送到大庆第四医院,手术后康复出院之际却意外死亡。对于李洪奎的离奇死亡,家属询问主治医仲玉民,仲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自我行医以来第一次遇到……”“我也画魂儿啊……!”

李洪奎生前照片

优秀工程师入冤狱遭残忍迫害

李洪奎先生,原来是哈尔滨市邮政局机电一体化优秀工程师、哈尔滨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从一九七八年开始至一九九一年,李洪奎连续十四年被评为哈尔滨邮政局先进工作者;一九九四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更加认真对待工作、与同事和睦相处,受到大家的好评,连续数年被评为市省部级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称号。一九九六年邮政枢纽分拣设备投产后,一次设备控制出现故障,当班人员很长时间也没找到原因,大家都没了主意,有人说洪奎今天公出回来,于是打电话,得知洪奎刚到家,洪奎马上赶到单位解决了故障。

在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李洪奎三次被非法抓捕,两次遭非法判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了十年的时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中共邪党在全国公开迫害法轮功的前一天,李洪奎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同年十月李洪奎再一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刑期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三监狱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市六一零、公安局大面积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李洪奎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和判刑,李洪奎被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七年传统新年前(二月十五日)送往大庆监狱四监区迫害。二零零九年近一年时间,大庆监狱对拒穿囚服的炼功人用断食的方式进行迫害,李洪奎多次被狱警用警棍暴打致无法自理,卧床多日。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起,大庆监狱三狱警:副监区长褚忠信、教导员刘国强、李金浩手持警棍在五天中毒打李洪奎九次,致李洪奎卧床不起,为此李洪奎妻子白群,曾经多次上访至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厅、司法部,最后大庆司法局郑志新局长承诺不会再打李洪奎,并且给予三千元补助费,算是告一段落。

同年九月十八日四监区八队刘国强,因李洪奎没穿囚服,把他自己的衣服给扒了,又打了一顿;十月十七日,李洪奎由于不配合恶人的安排,恶警陆国飞威胁他说:如果不编垫子,就把李洪奎关进专门用来体罚人的大铁笼子里。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哈尔滨市邮区中心局派人到监狱,要求解除劳动合同,李洪奎没有在相关合同上签字,不承认这种迫害。但是哈尔滨邮区中心局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并以文件下发到各单位。

出狱前离奇死亡 医生惊呼怪异

被迫害致死的李洪奎
昏迷在床的李洪奎

李洪奎第二次被非法判刑期满的时间是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然而,在八月十三日晚九点左右,家属突然接到大庆监狱四监区长朱任山的电话: 李洪奎脑出血,现在大庆第四医院做了开颅手术。”第二天上午家属赶到大庆第四医院抢救室,得知李洪奎被送医院时血压为二百六十、脑出血量为五十毫升。李洪奎妻子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极其特殊的情况下见到七年日夜思念的丈夫,此时的李洪奎,右侧颅顶缠绕厚厚的纱布昏迷在床。家属气愤地质问:“好好的人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李洪奎的左小腿处的青紫淤斑
李洪奎的左小腿处的青紫淤斑

监区长朱任山说:“生老病死是正常现象。” 家属发现,李洪奎的左小腿处巴掌大小不等的两块陈旧性的青紫淤斑,李妻问朱任山:“这是怎么回事?”朱任山说:“那是长的记(胎记)。”李妻说:“我丈夫腿上有没有记我会不知道吗?!”

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3CM左右纵向豁裂伤口
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3厘米左右纵向豁裂伤口

家属还发现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3厘米左右的纵向豁裂伤口。人的耳朵竟然被撕豁裂!病房内的狱警没有想到家属会看到耳朵的伤,显得很紧张,不知所措。

家属索性掀开李洪奎身上的被子,更加令人震惊的一幕映入眼帘,家属顿时惊呆了!在李洪奎右侧瘫痪肢体的小腿上明晃晃的被一铐子铐在床头上!家属极度的恼怒,向在场的朱任山质问:“李洪奎现在昏迷不醒,刚刚做过开颅手术,你让我们家属抬走,我们还怕出现意外呢,你们对这样的一个人还要用铐子铐着腿,你们也太灭绝人性了吧!?赶快打开铐子!”

铐子铐着腿
铐子铐着腿

朱任山说:“有规定铐子不能打开!”家属问:“是哪部法律规定的?”朱任山没有回答,家属气愤的用相机拍下李洪奎腿上的镣铐及身体上的伤痕!朱任山歇斯底里的叫喊:“马上删掉!马上删掉!”家属拒删,朱任山等将家属赶出了抢救室。

李洪奎当警察的大弟弟看到嫂子被撵出来,就进屋和朱任山理论:这么多年都没见到家人,眼前这样的现实让谁都无法承受,应该理解家属的心情。朱任山听到这话对李弟说:你的立场站到哪里去了?两个人在医院的病房吵了起来,李弟让朱离开病房到外面说,朱不出去。

朱任山手里拿着一张一万四千元的支票没话找话的问家属:“这笔费用让你承担你能不能承担?”李洪奎的妻子气愤的说:我们人来的时候好好的,现在给弄成了这个样子,你凭什么让我出费用?告诉你,李洪奎好好的,咱们什么都好说,他要有个一差二错,咱们可就另说着了!

八月十四日下午,家属向大庆四院颅外科主任仲玉民咨询李洪奎开颅手术的基本情况,仲玉民说:“开颅手术是非常成功的,术后怕发生再次出血,如果出血创口周围就会突起,现在看没有再出血的迹象,这样要过一周脑水肿期,两周肺感染期,三周后基本就可以出院了……”。

按常规来说手术后清醒过来是三到五天,李洪奎一天半就醒过来了。以后的十五、十六、十七日的每一天除了不会说话,右侧身体不会动外,都是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健康,一天一个样。八月十八日李洪奎离开抢救室,转到普通病房;八月二十日撤去心脏、血压、血氧等所有的监护设施,已脱离了危险期;李洪奎开始自己用勺子吃饭,就是找不准嘴的位置……。

八月二十五日李洪奎可以被人扶着坐十分钟;二十六日可以扶坐二十分钟;八月二十五日主治医仲玉民对家属说:“可以准备出院了”;家属表示同意,只等周一确定脑CT没有问题,即刻出院。

八月二十七日主治医仲玉民查房时对家属说脑CT结果出来了,脑水肿不严重,用脱水药处理一下没有问题,可以出院了。但院长查房后不同意李洪奎出院。

当日上午十点李洪奎的儿子发现爸爸的体温升高至三十八度五,晚六时出现呕吐、口吐白沫。体温为三十六度,打冷战、抽搐。儿子马上跟护士站招呼,护士让加棉被,说是降温过快导致的;晚八时左右,体温骤升到四十二度顶端,仍然抽搐、急速的出汗棉被都湿透了。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五点十四分李洪奎呼吸衰竭 ,心脏停止了跳动!

对于李洪奎的离奇死亡,家属询问主治医仲玉民,仲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自我行医以来第一次遇到……”“我也画魂儿啊……!”

在李洪奎心脏停跳之前一直不停的进行输液,不知道都用些什么药;那时人没有任何死亡迹象,医院没有下过一次病危通知。

大庆监狱残酷虐杀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大庆监狱,当地人俗称大庆地狱,是使好人变坏、坏人变更坏的场所,共产邪党把大庆监狱披上了省文明单位的外衣,使它肆无忌惮的制造着人间的种种罪恶。透过层层封锁从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大庆监狱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人。

四十一岁的许基善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被大队长李凤江、指导员张德志亲自指挥犯人绑在铺板上抬入厕所迫害,送医院抢救时已死亡。四十岁的袁清江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在大庆监狱恶警长期残酷折磨下瘦的皮包骨,而腹大异常,含冤离世。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年仅三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周述海被监狱送到大庆市第二医院急诊科抢救时,人早已经不行了,瘦的皮包骨,经抢救无效死亡。周述海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二零零六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法轮功学员朱洪兵,遭受七年的牢狱迫害,被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 抬出监狱大门,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遗体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严重的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李洪奎被迫害致死后的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大庆监狱第四监区长朱任山来到哈尔滨某医院,找到正在输液的白群(李洪奎的妻子),再次要求家属答应火化李洪奎遗体!其实八月二十八日白群已经正式通知大庆监狱:“李洪奎的遗体没有我的签字,任何人不准动!”朱任山当时表示同意说;“你放心,我懂”。

然而事隔八天,朱任山来到家属的病床前(家属处于高血压二级极高危险组、心绞痛、糖尿病、劳动能力鉴定三级伤残,部份护理依赖)说:“咱们可以通过上级部门给李洪奎验证没有内伤内残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火化!”

李洪奎家属写给大庆市政法委的申告信中有十四点质疑需要澄清。家属还听监狱的某队长说:洪奎发病之前,省政法委一个周姓的人找李洪奎谈过话。急于火化李洪奎的遗体,是要销毁证据?还是要掩盖真相?!

善良的人们,都企盼着沉冤快速昭雪,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停止这场如政治瘟疫一样的迫害行径,还世间一个天理、一个公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