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大法弟子怎么才能助师正法,我觉的就是踏踏实实的做好大法中需要你做的每一项工作。你承担的也好,你碰到的也好,只要是大法需要你去做、你去承担。无论你认为是大事还是小事,如果没人去做你就去做;无论面对什么情况、什么困难、什么压力你都应该承担起你的责任和使命。

大法弟子就是来助师正法的。只要你信师信法,师父和正神都会帮助你完成你的使命。大法是有進程的,到了哪一个层次该做什么,我们就应该按照正法進程和师父要求的去圆容,拿出自己的好办法把这件事做好、圆容好。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在完成我们史前的大愿。

一、证实法

(一)“四二五”上访

我得法不久,那天,一位阿姨到我们学法小组说:她们第二天要去中南海上访。她说,天津一个刊物发表了一个说不让青少年炼法轮功的文章,天津学员去天津市政府上访,结果数十人被打、被抓,去要人,天津政府也不放,那只好到北京上访了,就是告诉政府自己炼法轮功以后受益很多,想向领导反映情况,请政府放人,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我听了后脑子里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也去,因为我们的同修被抓就象我们的姊妹被抓一样。大法需要我们站出来,我就站出来,不管别人去不去,我一定去。

我想:法轮功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人,放弃不好的思想及言行、达到更高的生命境界。告诉我们物质财富等声名利益是:“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身外之物,告诉了我们很多我们以前不明白的法理。我就是找到了大法,我才有今天的好身体、好心情。我才知道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我之所以能够祛病健身,不就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结果。

我第二天和同修结伴坐火车到北京,我们到中南海时人已经很多了,我们大家都自觉的把人行道让出来。过了一段时间,大家站得有些累了,人们陆陆续续坐下来。听见有人说,我们只是来反映情况的,不要给人造成静坐示威的印象,于是大家商定,前排的人继续站着,后面的人可以坐下来休息,谁累了,轮换到后排坐下休息。年轻人都主动到前排站着,让老人、孩子到后面休息。有的学员从始至终都站在前面,人群中有的在静静地学法,有的在炼功。后来有警车缓慢的行驶过来,见有人站在车上对着路边的人群摄像。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句口号,没有一个标语。有的同修自觉的传消息,有的自觉的拿着垃圾袋收同修手里的垃圾并把警察扔到地上的烟头都捡起来。我上厕所时看到所到之处的同修都是整整齐齐的站一排,表情庄严神圣,非常肃静。我忍不住的哭了,他们做的太好了,现在的社会哪有这么高尚、素质这么高的人,法轮功真是一块净土,他们都是师父的好弟子,我的师父太伟大了,这个大法太好了。这给我“7.20”后多次到北京上访奠定了基础。

到了傍晚的时候,有消息传来:天津放人了。大概晚上九、十点钟的时候進去的代表都出来了,听说问题解决了,大家就纷纷离开了。没有人拥挤,大家自觉的、快速的离开了中南海,我和同修到火车站坐车回家。

(二)到天安门广场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江氏集团的策划下,各地警察统一抓捕了法轮功辅导员。之后就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诽谤大法和师父。师父和大法被诬陷我该怎么办?这么好的功法我能面对“邪教”之类的诬蔑和迫害,听之任之吗?能让这些谣言毒害公众吗?能让迫害临头而无动于衷吗?所以我选择了去北京上访。

我认识到了就和个别的辅导员切磋(因为我是个新学员),他们都没表态,我也没找到伴,我就自己去了北京。当时孩子还上初中,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妈妈(回来后听说孩子总是偷偷的哭)。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

我五次到天安门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两次在师父的呵护下证实完法后直接回家。两次被抓到看守所后不配合几天后就回到家。

江泽民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十一就抓捕、骚扰。那我就借十一之时去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说明真相。我还动员了几个同修,告诉他们一定要去。我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下午在师父的呵护下倒了几次车顺利的绕过了警察的拦截,我一个人来到天安门广场。突然我犯难了,晚上我到哪儿去?师父看到我的心,马上就让广场的同修找我。突然有个中年妇女问我:“人民大会堂怎么走?”我一看就会心的笑了。同修说:“我们看你象是同修,看你一个人,我们就决定把你叫过来。”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我知道师父又在呵护我。我就和东北的几个同修在天安门坐了一宿,广场上到处都是法轮功学员。早上我们吃过饭后再到广场时就有人已经站出来证实法了。那真象油锅一样,一圈全是围观的人,只有大法弟子在中间一块空地上。只要人群中有喊“法轮大法好”的,就被警察连打带拖到中间,拉走一车又一车,但大法弟子不断的涌现出来,好像拉不完似的。“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一直回荡在广场的上空。

我坐的车走到广场的中心,突然有个老年妇女使劲的拍车,一边拍一边喊,还不下来呀?一下让我看见了,我当时在车的中间,我马上一边推同修下车,一边弯着腰开车门。我们从车上下来不少人,警察看到时我们已经四处散开。回头再找那个妇女不见了。看来只要我们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神都会助我们。我此次来北京,在常人眼里看来形势非常严峻,可是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证实完法顺利的回到家。

二、建立资料点做资料传技术

(一)刚从怀柔看守所出来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负责建设一个很大的管线。第二天同修就找我,商量要买一个大型一体机,建立一个大资料点,小油印机做资料供不应求,因周边地区都从我们这儿拿。因为我是搞科研的,我毫不推托承担起了这项技术工作。我从此就在做技术这条路上修炼自己了。

这种机器我从来都没见过,但我不畏惧,既然师父让我在这条路上修,师父就会给我智慧。我看了看说明书,自己试着操作了一下,马上就开始印资料了。我每天负责编辑资料、机器的简单维修和使用。有空我也印。

天安门自焚事件一出来,我们就及时的编辑、印刷。由于资料供应及时,自焚真相出来后我地区和周边地区几乎家家都接到了真相。

那时候没白天没黑夜的做真相,一心就是多救人。当时法理也不懂多少,就知道师父说多救人,将来大劫难时很多人要淘汰。

在这个资料点上修去了我的一些怕心,当时刚到这儿感到害怕。每次买纸、油墨、版纸都是一车、送资料也是几箱或一车。每个房间都是设备,除了一体机外,还有针式打印机(二手的)、喷墨打印机,电脑、小油印机。由于一体机的速度是:最大一分钟一百页,所以机器声音也大,我们只能在一楼租房子,即使是夏天做资料时也要挂上棉门帘,房间的门和大门都得挂。窗户也得用海绵给堵上,否则邻居也不的安宁。尤其是夏天基本上家家都开窗户。我们在这不通风的房间里,每天鼻孔里都是油墨,而且汗流浃背。但心里总是阳光灿烂。

在资料点我都是边干边学,其实都是师父教的。记得有一次整体要挂横幅,在几个大桥上挂。需要很大的字,我真不知道怎么做,坐在哪儿正发愁呢,突然我的脑子里有个信息,把一个字放在几张纸上。我很快就实验成功,把这些字都打出来了。

后来资料点剩我一个人时,一切工作都由我承担,我的怕心也磨去了不少。我每次送资料都是先发正念,不要让同修家门口有人,解体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邪恶。每次同修门口就真的没人,都很顺利。

有一段时间迫害很严重,负责到网吧下载的同修有的被抓,有的不敢上网下载了。师父来了经文我们很长时间了也拿不到。及时拿到了也是打印好的(只有一份)。我还要一个字一个字的打,打好了再印。有时错字还很多。同修都不让我这个老太太去网吧,觉的太着眼。我自己也有这种观念。

可这也不是长期的办法呀?我们老靠别人也不行啊?有一天我脑子突然想起了师父讲的法:“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我马上就去了网吧,网吧当时连女孩都少,老太太就更没有。我直接告诉老板说我要下载一些技术文件,你能给我找一台可拷贝的电脑吗?老板说他给我拷贝,我就把文件都做成压缩文件,让他看不见内容。后来他一看我来了,就自动的给我找一个能下载的位置。

(二)资料点遍地开花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更好的救度众生,走大道无形的路。我开始先把周边县和我们分开。帮他们购置设备、教他们技术,常常在他们那儿一住就是十多天。有一年为了让她们尽快掌握技术,过年就住他们那儿教技术。尽量把我掌握的都教给他们,只要他们能接受我就教。因为他们将来也要教其他人,也要使他们那一方资料点遍地开花。什么都得教给他们,上网下载,打印、编辑资料、打印机小故障的维修,装电脑系统。有时他们问我一个问题,我恨不得教她们五个问题,希望她们把我会的都学去。她们几个后来真的使她们所管辖的那个县、镇、区都遍地开花了。

看到一朵朵盛开的花,我就感到这个大法太伟大了,师父的弟子真了不起。她们没有一点点基础,文化程度都低,有两个是农民,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自己学会了,还能教人。这不也是神奇吗?如果这些人不学这个大法,不管是学的还是教的都不会这样做,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常人能做到吗?

第二部就是在市内遍地开花,我先购买了小的能打印、复印一体机(当时只有联想一家有)。在一个同修家开了一朵小花,虽然没发挥多大作用,但它是一个方向。因当时只有这一个同修敢要。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明慧网也提出了遍地开花,市场上一体机的品种也多起来了。我当时选的是爱普生机(当时佳能的机子还没出来),先教会一些老年同修试用,看他们掌握的结果怎么样,后来发现行,就开始推广。

遍地开花后我们几个技术人员工作量比以前大了几倍,常常连晚上都回不了家。资料点大部份都是岁数大的同修,对计算机一点概念都没有,有的连字母都不认识,你教了多少遍了,到最后她说你没教她。因为她头脑里根本就没建立起这个概念。我在教技术上一般都比较耐心,我后来就让她们自己把步骤都记下来,就照着自己的步骤一步一步的做,反复熟悉。有时也鼓励她们了不起,她们虽然学的慢,可他们的资料点都很稳定,不想有些年轻人你花了很多精力教会了,不知啥时候就不干了。

我们这儿40多岁—60岁的老太太建的资料点都很稳定,刻光盘、打盘面、编辑、下载、装系统、打不干胶、护身符、修电脑和打印机样样都行。大法需要什么我们就教他们什么,她们就会什么。常人看到她们所做的一切都很佩服。可是她们都觉的平平常常,没什么。

除了技术资料点,还有光盘资料点,有些同修买的机子说明都是英文的。有时只能简单的给他们写个步骤。

三、在电子城买耗材

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后,花越开越多。同时还出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耗材、维修。

同修做的资料品种越来越多,护身符、不干胶、光盘,需要的耗材就增加了塑封膜、切刀、照片纸等等。一体机需要的油墨也很多;打印机的硒鼓、粉等等。

刚开始大家都不敢到电子城去买,去北京统一购买回来还得分发,去一次来回车费也很贵。最主要的是在安全上也有问题。

我想同修现在都能拉车了,那我就去推车吧。

我就和同修商量,在电子城开个柜台买耗材,我向一个同修借了一万元和另一个同修合开了耗材柜台。因为我的货都是从厂家或代理商那儿進的,比较便宜。给同修我只加运费和给员工开工资费、柜台费和租房费。

同修机子有了问题都可以送我柜台那儿,我修不了的马上就送到别的地方维修。同修买耗材也不用怕了。就这样有的同修还不敢来买,我就骑个三轮车给同修送货到家了。那个时候就是希望同修的资料点能稳定的运转下去,同修能够尽快的提高上来,

周边的同修几乎都从我这儿拿东西,要的东西太多。我就租了个库房,他们每次都拉一小车。当时就想能给同修省点就省点。

大约两年后,各地的资料点基本都稳定了,同修也敢到电子城买东西、维修设备了,我的柜台就撤了。因为我开柜台的目地根本就不是赚钱。后来我被抓后才知道我在电子城买耗材时,外地有几个我建的资料点同修被别人说出来了,他们把我也说出来。公安正找我呢!我每天就在电子城進進出出,又進货又送货,一点也没躲避。现在想来要不是师父保护我,那真的不知是什么结果。

四、编辑真相资料、制作母盘

明慧还没周刊、和真相小册子时,我们几乎是两个星期给同修从明慧网上摘一些文章,同修不是说文章太多就是说这个文章不该摘,那个文章太长。当时我给同修摘一些新闻同修就反对。有的同修就愿意看。后来《明慧周刊》出来后,我也犯同样的错误,觉得《明慧周刊》文章太多,农村人怎么能看的过来呢!不是积极的推广。这一念就不正,用自己的观念去看问题,不是圆容明慧,而是起干扰作用,这和旧势力干扰师父正法有什么区别。

当时不知道向内找,还觉的为同修做了那么多,同修还挑毛病,心里愤愤不平。没想到自己存在着不想圆容师父要的,而是想改动明慧要的,这能是助师正法吗?

明慧网还没提供母盘的时候,我市的光盘母盘由一个大学的同修做,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让我做,我以前没有编辑过母盘。我什么话都没说就接过来了,我花了一天的时间琢磨这些技术,很快母盘就做好了。这行任务我就承担下来了。

明慧还没真相小册子时,当地的真相小册子全都由我编辑。每次编一本小册子都要查阅明慧大量的资料、找一些合适的图片。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其实这期间也是我修的过程。小册子编出来后不管是赞扬还是批评,我从来都没有说我不干了。有时嘴上也发一些牢骚,但每次都在改進。

和同修争论最大的就是我编的不干胶。我总是觉的自己编的内容和版面比较好一些。非常执著自我。而且还有较强的争斗心。同修的赞扬也好,批评也好,对我都是珍贵的。赞扬可以鼓励我,批评可以提高我。

我这几年不管是搞技术还是编辑,都喜欢自己闷头干,因为我在单位是搞科研的,所以就象《明慧网故事点滴(四)》中说的“有的学员原来习惯于孤军奋战,结果有时候自己能解决,有时候却效果很差。为什么?通过学法、向内找,大家发现,因为忙和压力,有时候陷在事物表面当中了,流于个人搞科研了。实际上,无论做编辑还是搞技术,所有做明慧的大法弟子,大家的能量场是相通的,是一体的,都是在修炼,在救人。有了这样的共识,心中没有了地理和分工带来的间隔。后来大家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只要你心底无私,常常是刚把自己遇到的问题告诉对方,对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问题就化为乌有了。这真是正念的力量,整体协调的力量。”这正是我要找的问题和答案,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看到自己这个职业缺陷给自己和整体带来的损失,所以很多事都没有显现出大法弟子的整体的力量。

五、发神韵讲真相救众生

(一)利用货币讲真相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货币是一种流通工具,生活中的必需品,人人都要用,都要接触。如果能让真相币也能遍地开花,人人都能看到“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就已经了解到真相了。同时还能解体纸币上的毛魔。

我认识到后就积极的给大家编辑网上下载的纸币上的短语,打印纸币真相。后来我看到有的同修给点就花点,不给就不花,包括我自己也是这样,有就花。我们就建立了个真相币小组(别人不知道),有负责换钱的,有负责打印的,有负责传送的。这样做后,把很多同修都带动起来了,大部份同修包里的钱都是真相币,纸币在我市已经遍地开花。给救度众生起了很好的铺垫。过去有很多人不收真相币,现在大家把环境开创出来了,大商店都收真相币了。

(二)、面对面发神韵光盘和大法光盘、真相资料

《九评》下来时,我当时法理还不是那么清,但我知道这是师父要的,我就积极的推广,积极的让资料点打印九评。积极的协调九评的传播。

记得我第一次发真相资料时,我拿了三张,走了一大圈,回来手里还有一张。我下决心突破这个状态,我第二次拿了二十多份去高层发,回来后还是没发完。后来我发现:我的内心深处是在去干一件冒险的事情,而不是去救度众生。明白法理后再发真相就不一样了。

前几年迫害严重时我除了在资料点做资料外,晚上我也出去发资料。有一次我到一个小区去发真相,一边发一边流着泪在心里告诉众生,我师父派我来救你们来了!希望你们能看这份资料,能得救。我想这两次发的真相救度众生的效果肯定不同。

我这几年都是面对面发神韵光盘、资料,边发边讲。告诉人们神韵演的是传统文化。我们是炎黄子孙,这才是我们的根。现在当官的能象岳飞那样,他们也不会吃喝嫖赌了,老百姓也不会这么苦了,中国人的道德也就回升了。现在为什么这么多灾难,是因为人心变坏了。我给你神韵光盘是让你看了后能像古代人那样善良、德高尚,教育自己的孩子也这样。大部份都能认可。

我有时在集市上发神韵,一边走一边发,小集市上也能发七、八张。有时我也到建筑工地去发资料,人多时一书包资料和光盘一会就抢没了。有时有的人就问是法轮功吗?我就问他你要法轮功资料吗?他说要,我就给他“九评和一些其他光盘。他不要时我就问他:你反对法轮功吗?现在大法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这些国家都有人在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是犯法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给他分析当时的现场)………告诉他们你们挣点钱不容易,你本该发一千,可现在只给你发二百元,都让他们贪污去了。共产党拿你的命不当回事,可是你对老婆孩子非常重要。共产党坏天要灭它,你不跟它坏,从坏人堆里站出来。在心里退出来,求得神佛的保护,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师父就保护你,天灾人祸你就可躲过。咱保命为老婆孩子活着,不是要让你干什么,有的人就非常认同。

(三)走师父给铺好了的路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我在讲真相中都体会到师父讲的这段法深有体会。

比如我计划今天出去讲真相,一路上就有有缘人到你跟前,有一天中午我去讲真相,看到一堆人,我就过去了,看见一个想领工的头,就先和他打招呼,上去问你是头儿的吧,看上你就象是个头儿,他点头说是。你是党员吧?他笑着说是,我就给他讲真相,给他做了三退。他让我给他们那些人都讲,我就给他们讲,送他们真相资料。有四五个人都推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这样的事情很多。

还有一天我去讲真相,不知该往哪儿去,就随便去了个地方,结果一路上碰到很多干活的,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劝退了九个人。但这都是在我法学的好的时候。

也有师父给我铺好了路,把众生都推到我面前,可我没给讲,不知啥时候才有机缘再就他们。例如:我回家给父母做寿,妹妹的同学都到我家来,她们有法院的、政府的、学校的。还有我妹夫的同学到我家来祝寿,他是看守所所长,我却没给他们讲真相。我非常后悔,我犯了一个大错。不知机缘啥时再有,真是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我们去做。我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了,现在的宽松时间是留给我们救度众生,我们一定不能松懈,抓紧救度众生,不再给自己留下遗憾。

由于时间的仓促,也来不及改稿,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