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6)

中原蒙难 古城奇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接上文

五、朝阳县政法委、公安局制造毒害全国的“董立杀人案”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凌源法轮功学员吕大伟被绑架到朝阳县看守所。当天晚上,副所长郝乃峰对吕大伟电棍电击折磨半个小时,之后找来五、六个人开始对他进行迫害性灌食。一根手指粗的胶管插入喉咙后,不是直接灌食,而是反复的插拔,这样折磨了吕大伟几个小时,后来郝乃峰等恶警累了,就抽根烟,歇一会,然后再这样迫害,在吕大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他们才最后把管子插入胃里,灌了一盆稀奶粉,接着又加了两盆自来水。吕大伟的肚子被胀得老大,水从鼻子和嘴里冒出来,而胶管和竹板子还在胃和嘴里插着,水呛到肺里,郝乃峰狂笑着对其他几名恶警喊着:“灌驴、灌猪就这样灌,董立怎么服的,不得听我们的吗?”

郝乃峰话中所提到的“董立”,就是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朝阳电视台报道的,在朝阳县大平房镇发生的“董立杀人案”中的主人公。这条旨在嫁祸法轮功的所谓“新闻”报导,很快就被中央电视台和辽宁电视台在未经任何核查的情况下,迫不及待的在黄金时段播出了。那么这个所谓的“董立杀人案”,到底是怎样的来龙去脉?董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通过对知情者——董立的亲属进行采访,和通过对案发后曾经与董立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的了解,我们彻底查清了董立其人及案件的内幕。

1、董立其人及案情经过

董立,男,案发当年37岁,辽宁朝阳县大平房镇人,此人性格内向,心眼小。其家族父辈中共有十位长辈,其中有四位姑姑患精神病死亡(有家族精神病史)。董立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曾接触过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董立因害怕被抓而放弃了修炼。

二零零一年十月,董立经人介绍去吉林省松原市打工,年底因打工的工地设备丢失,董立与其他工友被老板扣了工资,董立只带回八百元钱,回家后他因此事坐卧不安。知情者说董立回家后整日精神恍惚,行为大为异常,二月三日出现精神病状态,晚十时许,董立用镐头将熟睡中的妻子打死,将女儿董宇丹打伤。约晚十一时许,董立开始清醒,自己到大平房派出所自首。

据公安及政法委内部可靠人士透露,董立自首后,再度暴发精神病,满口胡言乱语,称面对的公安、记者和政法委人员“都是猪”。此后董立被关押进朝阳县看守所。警察知道董立以前接触过法轮功,在董立理智清醒时对其进行威胁和诱导,以免其死刑为交换条件,让其配合记者栽赃法轮功。董立清醒时良知尚存,拒绝了这个阴险的要求。于是在上面的授意下,朝阳县看守所副所长郝乃峰对董立进行酷刑逼供。据关押在看守所里的刑事犯说,郝乃峰对董立严刑拷打了一天一夜,逼迫其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董立承受不住,最终屈打成招。后来在看守所与董立一起关押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在与其交谈时,他承认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也不配当法轮功学员。

2、朝阳县政法委图谋制造刘思影惨案 欲对董宇丹下毒手

为了使这场造假更加煽情和更具迷惑性,这些邪恶的阴谋制造者在残酷折磨董立的同时,也开始在其大难未死的女儿董宇丹身上做起了文章。

董宇丹,案发当年十五岁,被父亲打伤的当晚,与已死亡的母亲一同躺在炕上,房门一直由大队治保人员站岗(其中有个姓田的),拒绝亲属近前探望。治保说法医已检查两次,确认母女已亡。但大约案发八小时后,即早晨六时许,董宇丹自己从屋里出来问站岗的治保员:“我爸呢?”治保说:“去后院你大爷家了。”董宇丹便去了后院大爷家。后被送到大平房医院治疗,然后又转朝阳县医院作CT并住院治疗。

此后,朝阳县政法委、公安局象采访“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刘思影前准备的那样,先把董宇丹的病房放满鲜花,再给她病床放个白色玩具熊,再让记者采访。这样董立的妻女被害现场录像,加上董立的“承认”录像,和董宇丹病房录像合在一起,一条栽赃“新闻”便出炉了。为防止阴谋败露,在此期间警察始终禁止董立的家属与董宇丹见面或联系。

到二月九日,董宇丹的伤已痊愈。其主治大夫、院长多次对孩子的亲属说:“伤没啥事了!可以出院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董宇丹的亲属们感到恐惧。

二月九日晚间,董宇丹的病房里,突然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陌生妇女,说要护理董宇丹。正在护理董宇丹的表哥很疑惑,马上给妈妈打电话,其母很快赶到。问陌生妇女多大岁数,对方回答57岁。再问其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则一概不说,只说是领导派来的,在珠江广场一带住。其母问是哪个领导派的,陌生妇女就不说了。家属多次说:“医院说孩子伤已痊愈,可以出院了,不用你护理了。”但陌生妇女就是不走。家人感到不祥之兆,就又叫来两名亲属一同赶陌生妇女走,陌生妇女仍不肯离去。然后强拉她走,陌生妇女恼羞成怒说:“再让走,就报告政法委,就报警!”从此话中明显得知是政法委派来的。

无奈家属只好让董宇丹的两个表哥监护她。并嘱咐晚间多加小心,不能让董宇丹象“天安门自焚伪案事件”中的刘思影一样在病房被灭口。(董宇丹的亲戚中有知道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这一夜姐弟三人紧张的谁都没敢睡觉。

直到第二天早晨,便衣来了,陌生妇女才离开,并在她呆的地方发现一枚一号粗的缝衣钢针。而且这天早晨院方及主治医生一反常态说:“县里有指示,不让孩子出院,说没好。”经过这恐怖的一夜,家属再也不敢让孩子呆在医院了,唯恐孩子象刘思影一样被杀人灭口(因为孩子的天性容易吐真言),坚决要把孩子接走。最后政法委同意董宇丹由在该院工作的二舅孟兆辉接回家,从此与其他亲人再未能见面。后来据说董宇丹一直被软禁在朝阳市孤儿院,不让与外界接触。

编者注:法轮大法明确规定不传两种人——一是危重病人,因为这种人治病心切,很难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往往拖很久也无法成为真正的修炼人;二是精神病人,因为法轮功修炼的是主意识,要求修炼者明明白白地吃苦、明明白白地按照法理修炼,而精神病人根本无法稳定地控制自己的主意识。而且,《转法轮》中说的很清楚:“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从我们身边发生的这一切不难看出,中共多年来对法轮功所有的“栽赃新闻”,包括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伪案”都是在欺骗民众,从而让人们仇恨法轮功,与其一起犯罪。与此同时中共的邪恶嘴脸也暴露无遗,迫害民众都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令人神共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