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進监狱家属区发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的,今年六十一岁,住在一座中等城市。最近一段时间,我市全体大法弟子轮流在本市的女子监狱周围发正念,每一个学法小组,每星期轮流一次,我也和其他的同修一样的参加了。听到同修讲监狱里边还有家属区,我就想到监狱里的家属区发资料,不知道其他的同修去里边发过资料没有,反正我想去发,因为里边也有能被救度的众生。

第一次去监狱家属区

发完正念后,我拎着资料,在监狱的大门口,走来走去的,心想里边是什么情况,是什么样的环境,一点也不知道,心里犹豫。因为心性不到位,不坚定,也没敢進去,只好把真相资料发到监狱周边的村里。就这样,第一次没有成功。

回家后,我问自己,为什么不敢進去呢?亿万年的轮回转生,是师父亿万年的栽培,亿万年的慈悲呵护,就是为了到最后去救众生,我是师父的弟子,是大法弟子呀,是宇宙中最伟大的称号,不管他们是干什么职业的都是人,都是被救度的对像,他们明白真相后不迫害大法弟子了,变好了,就能被救度。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为什么就不敢去拉他们一把呢?

就在这时,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发表了。我净心学了五遍,师父告诉我们:“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拿着资料胆胆突突的,你说你能救了人吗?”(《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是啊,师父讲的法就好象是在说我。

第二次去监狱家属区

那天是中午十一点多钟,发完正念后,我拿着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坦坦然然的没有任何怕心迈進了监狱的大门。这时正是狱警下班的时间,她们一个个掂着一大串串的钥匙,我知道这是牢房的钥匙。我和她们迎面而过,没有害怕,只是东张西望的找家属区。这么大的地方,去哪找呢?不知道哪是哪呀,这咋办?正在为难的时候,我一回头看到有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好像是一对恋人,就问他们家属区在哪里?他们给我讲的可清楚了,我谢过他们,就按照他们指点的方向去找,一会就找到了。这可能是师父叫他们给我指路的。

看了看有多少栋楼,需要多少资料,下次再来的时候就心中有数了,这一次带的资料在路途中见到的人就发了一些,所以资料不多了,只能发一栋楼吧。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心里很平静,非常轻松,身体特别舒服,没有害怕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我,鼓励我。

第三次去监狱家属区

这次我带的真相资料比较多。发完正念后什么也没有想,直接就進去了,门岗的人好象没有看到我似的。我看到院内有很多乘凉的人,有的就看着我,我也没有管他那么多。直奔另一个家属区,在师父的加持下,很顺利的把这边的家属区发完了。又回到上一次去的家属区,因为上一次还有没发完的楼。到那里一看,楼下的人还不少,有穿警服的,也有不穿警服的,还有老人和小孩。人再多也得发。我就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发,发完这一栋楼,再发那栋楼,一个单元也没有剩下,全都发完了。

我觉得很奇怪,没有人和我对视,有一个女狱警和我走对面她没有反应,还有一个男子和我迎面而来他也没有任何反应,我还得给他让路。我想是不是他们看不到我。在师父的呵护中,可能是这样吧。

我走出了家属区,又看了看这里边的大概环境,看到了高大的铁门,里边有几座高高的楼房,我想我们的同修可能就被关在那里吧,沉沉甸甸的心情寻视着,心里真的很难受,不知道她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写到这儿停下了笔,泪水挡住了眼睛,我用毛巾擦着眼睛,心里一遍遍的叫着师父。每看一遍也是这样,我不知道洗了多少次脸,真是痛哭流涕很伤心,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在监狱里的家属区发资料,做得还比较满意,我知道是师父为我们“什么都铺垫好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是师父的呵护,大法的威力,才使我在做的过程中有很轻松、很自然、很舒服的感觉,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我清楚的知道,师父是把这段时间留给众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树立威德用的,时间瞬间即逝,过去后就再也不会有了,在这最宝贵的时间里,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放松,完成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完成师父要的,完成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珍惜这亘古万古难遇的机缘,兑现自己的誓约,圆满随师还。写的不好请同修指正。

师父,弟子想念您,盼望师父早一天回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