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活摘罪恶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妻薄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的案件在合肥市中级法院进行了庭审。中国国内和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不是谋杀案本身,而是中共竭力掩盖的薄谷参与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人体的惊天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自二零零六年三月被揭露以来,引起各界关注。那么,作为中共邪恶政权核心的北京在“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行径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一、北京的中共流氓政权是活摘命令发布的总中心

据卫生部统计数据,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五年,中国共实施了五万九千五百四十例肾移植、六千一百二十五例肝移植和二百四十八例心脏移植,数量呈逐年增长态势。二零零五年一年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近万例。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研讨会上公布,目前,中国大陆有五百多家医院开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约为三千五百例,而实际数据至少是公开公布数据的三倍。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梅特斯(David Matas)的《血腥的器官摘取》调查报告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有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截止二零零五年,中国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万例,比过去五年增长近三倍。而这几年,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年代。

江泽民曾经密令:“对法轮功怎么处理都不过份。”中共政府的内部规定早就从政治强权上支持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江泽民流氓集团直接利用六一零系统,从北京最高政权核心发布命令,操控政法、军队、医疗系统全面参与了“按需杀人”的反人类犯罪活动。

设在沈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是招揽生意的国际窗口,在“中国脏器移植实际情况”的说明中公开表示,“目前,中国每年完成的移植手术数量仅次于美国,可谓世界上第二移植大国。”“能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中国政府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以及民政部于一九八四年十月九日联合颁布有关法律,确立提供脏器是一项政府支持行为。这可谓世界绝无仅有。”(在盗取器官黑幕被揭开后,网站被删除)

曾经以五种语言面向全世界招揽病人的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宣称同样的精神:“……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如此之多,这全归功于政府的支持。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颁布了一项法律,以确保器官捐献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在盗取器官黑幕被揭开后,网站被删除)

以上铁证足以说明巢居在北京的中共邪恶流氓政权是活摘命令发布的总中心

二、国际追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关于北京地区追查取证对象名单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二日和六月二十日,“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 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向全球发出《第一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公布了追查取证的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劳教所、监狱、相关设施和医院。其中涉及北京地区的机构多达七十九家。

北京市第一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

团河劳教所,大兴天堂河劳教所,北京市大兴新安劳教所,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北京延庆劳教所,北京朝阳劳教所,北京调遣处,北京法治培训中心,北京市少管所,北京市劳教局,北京安康精神病院,北京海淀区清河看守所,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前进监狱(地点:天津京山线茶淀),以及上述劳教所、监狱的医院或与之有关的医院。

北京市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

北京协和医院(东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地坛医院(原北京市第一传染病医院)、北京公安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北京协和医院(西院)(原北京邮电总医院)、北京朝阳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北京华信医院,原酒仙桥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北京市普仁医院(原北京市第四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北京丰台医院(原丰台铁路中心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煤炭总医院、航空工业中心医院、中国民航总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北京市海淀医院、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中心医院(七二一医院)、北京世纪坛医院(原北京铁路总医院)、北京市丰台区丰台医院、航天海鹰中心医院(原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七三一医院)、北京右安门医院(民营)、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北京胸部肿瘤结核病医院、北京京东中美医院(民营)、北京市大兴区精神病院、北京市仁和医院、北京市团河农场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零一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零二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零四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零五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零六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零七医院(军事医学院附属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零九医院、海军总医院、空军总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分院(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二九二医院)、武警总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武警北京总队第三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六一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总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六二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三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一六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六六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五一一一二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五一一一六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六四零零部队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六零五五医院、北京航天总医院。

三、国际调查员取证调查北京市恶党机构活摘罪恶典型案例

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被披露以来,引起国际社会极大关注。尽管中共当局一再否认及掩盖,甚至在国际压力下公布限制器官买卖的条例以掩盖罪行,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大陆的劳教所、监狱勾结医院,特别是中共军队医院,在军、警、政府机构等的合作和庇护下,合伙盗卖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下面追查国际针对的驻北京市解放军三零七医院的肾源联系人调查录音:

……

问:哎,你好,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联系那个肾源的事情,现在怎么样?
答:啊,你不是说那个联系那个监狱的,或者是那个什么的吗?
问:对,或者是法轮功学员的嘛,对。
答:搞得,听说现在搞得特严,知道吗?
问:是不是啊。
答:我找是能找,跟你说白了,我这边关系呢都得出着钱呢。
问:没问题啊。
答:我也不能让人家白忙活,象那个朝阳那个--,西城那边的,海淀,那边的,那边我不能给你白忙活。
问:对,可以呀,哎,你现在打听怎么样吗,他如果说找到法轮功学员的这个……
答:我跟你说吧,空口谁给你呀,现在说这些人他不见点儿油水儿他给你办这事儿,不可能。监狱里面就是说象法轮功搞过,我也跟以前那个大姐说过,是搞过,现在呢就是说有点比以前来说有点难度比较大一点。
问:你原来搞是在哪个地方搞得吗?
答:嗯,是在那个西城。
问:西城,那你现在---,还有一个呢,你这个东西呢,你怎么确定他是法轮功学员?这一点你了解过吗?
答:怎么确定法轮功学员,到时候---到时候我们这边头儿上边有人给你会给你出现资料,知道嘛,他会出资料给你。这您放心,我们这边也是通着官,上边有上边的人,知道嘛,像这些资料都不用你说我都拿给你,知道嘛。
问:那好,啊---,还有一个我还没完全弄清楚理解,就是说这些人呢,人家是在劳教所里或者是监狱里关着,一般我知道是在派出所……
答:现在在劳教所的少了。
问:是吧,那现在一般在哪里关着?
答:现在都是监狱象那个,现在都是监狱,一般呢都是从北京来说都通往外地。
问:那我听人家讲,因为前几年是法轮功学员抓了以后呢他不报姓名,所以这种呢关了不少,关在地下一些,一些又不是监狱又不是劳教所。
答:你说那事儿是二零零三年那回事儿,你说那事儿我都明白,他那不报姓名那是从二零零三年。象从现在开始这法轮功不已经那个什么了嘛,你必须从那个二零零三年的档案当中给你调,知道吧。
问:奥,二零零三年那一阵是很多是吧。
答:那是啊,二零零三年的法轮功档案里边多的是啊。
问:就是说你看啊,这前面这五万是没问题,我跟你说了啊,咱就是多给两万是为了叫你踏实,那么以后你总共的花多少,你大概给我一个数,我再做起来嘛也比较踏实。
答:那这个东西,你就说,嗯----我也就是图关系给你找,具体那边要的钱,嗯---,也得---估计也得二十万,知道吗?
问:对。
答:法轮功---后来我又找那个那边我打电话,叫我老板,我老板给他打电话,他说那得从那里面调。
问:奥。
答:现在都已经发往那个外地监狱,那得从那儿调出来,调出来就是说把这个钱呢,这个钱一大多部份给那边人,你知道吗?
问:对,你知道吧,他们这些呢前些年因为法轮功学员上访没报姓名的,他们偷偷关起来了,这些没有登记,也没注册。
答:是,这里面,象这里面的也很正常,知道嘛,他---这就没---没留,我跟你说,他这里边没留下姓名,他都留代号,明白吗?
问:对。
答:真实名字查不出来的话,他只能留代号,知道吗?
问:奥。
答:还有根据那个手印儿,个人的手印它根据那个来,知道吗,现在,现在事儿都这样,现在这社会,谁没有点儿,谁没有点儿,不可能办到这事儿的,尤其是这种事儿,知道吗?
问:对。
答:这种事儿我跟你说办完了,咱也不是说我跟你这儿说什么,嗯--具体有些什么人的名字细节我都不能告诉你,知道吗?
问:对。
答:象我们那边上头,象那个派出所里面那些关系,我这不能跟你说,你说这种情况那我不能说随随便便,随随便便那哪行啊,咱们这边都通着关系呢,既然我干这东西,那他一套一套部门那我全部都有人,那没有人能够办到啊。
问:对呀,我就是……
答:这东西它都一条龙的,你知道吗?
问:对。

四、恶报已连连

从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以“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的政策灭绝迫害法轮功以来,难以计数的“真善忍”修炼者被活体摘取器官,这一直持续未停的令人神共愤的滔天罪恶已把人带到黑暗地狱的边缘。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西班牙国家法庭正式采用刑事诉讼形式,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元凶。中共邪恶流氓政权的罪魁祸首: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三十余名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在世界数十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酷刑”或“群体灭绝罪”告上法庭。

薄熙来个人就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爱尔兰等近三十个国家受到当地法轮功学员起诉。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澳洲纽省高等法院就法轮功学员潘宇以酷刑罪控告薄熙来一案开庭聆讯,对薄熙来作出缺席审判,裁定原告法轮功学员胜诉,被告薄熙来败诉。

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等人纷纷落马,更应验了恶有恶报的古训。更多的迫害元凶将被绳之以法,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盗卖人体的惊天黑幕正在被逐步揭开,“天灭中共”的大戏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