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上讲真相 曝光中共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参加同学聚会,去之前我发一念,此行就是救人的,并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到那一看,七个人,其中一对夫妇。因为每次同学聚会我都讲真相,所以他们也大都明白真相,并且也想要知道怎样能“翻墙”。

我给同学带去了同修制作的翻墙小光盘。因为是晚上同学聚会,大家在喝酒,而我是吃过饭赶过去的,所以就只顾着和同学讲真相。

讲到中共邪恶活摘器官的恶行时,突然一位当医生的同学暴怒起来,冲我大声嚷嚷,并开始说大法的坏话。周围的同学劝他也不听。一开始我和他争强起来,就更使他误认为我是针对他的了,更不听我解释,自顾自的嚷嚷,说他们医院做的器官移植是完全合法的云云。整个聚会场面开始混乱。这位医生同学气血冲头,说着指责我的话,并把翻墙软件掏出来,还给我。

我这时清醒起来了,心想我是来救人的,可不能让他失去被救的机会,心里喊师父,求师父加持我,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救这个人,并默念正法口诀。这时,周围的同学开始按我,捂我的嘴,不让我说话。我急了,冲他一甩手,严厉的说:你不能不让我说!他马上打住了。我看医生同学也理智一些了,就仔细听他说些什么,原来他的工作是在医院做器官移植血型配型工作(这位同学所在的医院是我们当地的三甲医院,已被列入活摘器官追查范围内),他是把我讲的活摘器官真相误解为我是针对他的了。

我心里求师父加持,不要让他失去被救的机缘,同时严肃的对他说,他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当我盯住他的眼睛发正念,不为一切外表乱象所动,他安静下来。我進一步给他讲,我说你代表不了医学,你也代表不了你们医院,你只代表你自己。他开始认同。我進一步问一些揭露真相的问题,如何解释器官供体如此充裕?并举了一个我认识的人在他们医院入院三天就做了肝移植手术,但没成功,五个月后去世。

他开始解释,他的解释恰恰说明了大量的器官供体来自监狱,并且开始辩解自己做配型的“手续是全部合法”的,至于器官来的是否合法,他们无权追溯到监狱、司法机关。从这一点来看,大陆地方医院做配型的部门完全清楚器官来自于监狱,也知道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手续是伪造的,作为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被迫麻木的干着,以邪恶的借口为之找理由辩解。当我讲真相触及到他的良知的时候,他背后的邪恶在拼命阻挡他良知的复苏,就出现了他突然的暴怒表现,甚至口出恶言。

应该说我的这位同学心地是很善良的,但是在邪党的毒害下,无知被动的被卷入了活摘器官配型的罪恶中去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解体了干扰其了解真相的邪恶后,打开他的心结,我从新将翻墙小光盘双手递给他,并嘱咐他自己翻墙上网去看真实的内幕。他双手接过,从新放回包里,并高兴的说很感谢我对他的信任(因为母亲生病,我曾请他帮助找大夫诊治)。我知道这是一个生命得到真相的喜悦。相信他一定会翻墙了解更多真相,做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选择。

这次聚会,除一位部队上的同学没要,还有另一位同学说他有这个软件,其他同学都高兴的接受了翻墙小光盘。

谢谢师父的加持,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