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破除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我是96年9月份喜得大法的。16年来没生过病,没吃过药,68岁了看上去像五十几岁的人,精神状态很好,走路一身轻。给儿女做家务、带孩子从未感到苦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救度,是大法改变了我,我感谢师尊,感谢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

2012年4月2日,我老伴不在家,晚上8点同修来我找我。我们正要出门,忽然觉得流鼻涕了,一摸全是血,就用纸擦、堵,堵也堵不住,接着嘴里也开始吐血,半个小时才停住。同修问我还能不能出去?我说:“能,师父管着呢,没事!”我们就走了。

到第二天,我在外甥女家,晚9点刚要出门,鼻子又开始流血,嘴里吐的是一块块的血块,持续了20分钟才停。他们说上医院看看吧,吐这么多血,别出事,我说没事。我心里一点也不难受也不害怕,我知道师父在看我的心坚定不坚定,我丝毫没动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师父说了算。

第三天晚6点发完正念刚吃过饭还不到7点,鼻子又开始流血,这次更厉害,持续3个多小时,直到晚上10点才停下个来。当时我老伴在家,一看流这么多血,又是一块块的,他说不行,赶快给儿子打电话,叫120来上医院。我说没事,不要打电话,我一点都不难受,要不就打电话叫同修来。因当时流血太厉害了,满地是血,有时一块一块的,常人能不害怕吗,所以我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一切师父说了算,绝不能叫旧势力迫害我。

师父说过“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老伴看我心态稳定,就不再坚持给儿子打电话,把同修叫来了,她一看,吓一跳,地上、墙上、冰箱上、电视机上全是喷的血。她忙着擦洗,我就喊师父救我,去留由师父说了算,一切交给师父了。“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和同修一起背法背《论语》,想起什么就背什么,一起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即使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有执着,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有师父管我,有大法归正,我一定改正,一定做好,谁迫害我就把它铲除、解体。

第二天早上三点半我照常起来炼功,发正念。白天老伴不让我低头看书,怕再流血,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我一天都没耽误。

事后我向内找自己,真的找出一堆执着心:求安逸心、爱面子心、显示心、不叫人说的心、学法不用心,还有委屈的心、怨恨心,一找还真把我吓一跳,这么多执着心障碍着修炼,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一定要把这些肮脏的心修掉,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现在我的身体特别轻,皮肤细嫩,还发光,精力充沛,走路比以前还轻,骑自行车就象师父说的“象有人推你一样”(《转法轮》)。我老伴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既是大法的受益者,又是大法的见证人。这就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超常,大法无所不能。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弟子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更加珍惜这千古难遇的佛缘,兑现史前大愿,修好自己,多学法,多救人,做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初次写稿,有不足之处,请同修给予帮助、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