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慈悲 迷失的弟子终于找到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我从小是一个对神佛比较向往的孩子,喜欢听大人们讲神仙的故事。在上初中的时候,突然有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萌发了想修炼的念头,特别的强烈,这种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应该正是师尊出来传功讲法的时间。可惜我的机缘未到,未能亲闻师尊讲法。得法后才明白,就因那时我发出了想修炼的这一念,师尊就已经开始管我了。

我学习中等偏上,没想到却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连班主任老师都感到奇怪。在公布成绩的前两天,晚上睡觉梦中突然看到一片云彩飘过,露出了一轮金黄的满月,这时候有个声音响起:“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一下子醒了,这个梦特别的清晰。那时不知道是谁在讲话,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声音简直是太熟悉、太亲切了,就是伟大的师尊的声音。后来,一九九五年上了烟台师范学院,期间又听闻同宿舍的一个同学说起,她的妈妈在哪里听一个气功报告,说给一个什么小章,当即我表示也想去听,可是她告诉我说,在济南呢,办完班了而且是最后一次办班了。我当时好失望,机缘还是未到……

一九九八年秋,婶婶来我家提起法轮功,告诉我们这个功法可好啦,好多人都在炼,祛病健身有奇效。虽然第一次正式听到这个功法的名字,但是心中却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我一定要学,而且非常着急。事隔三天,婶婶把这本《转法轮》拿给了我,我一晚上就翻看完了一遍,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可是当时对法理解并不深,学法也不精進,有时间就翻翻书,炼炼动作。后来找了一个外地的男朋友,就离开了在家学法炼功的大环境。紧接着“七二零”迫害开始了。

记得那天正在和男友逛商场,突然大街小巷只要是有电视、广播的地方,千篇一律全是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报道,我当时惊呆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回家后男友发疯般的不让我再继续炼下去,我不听,他就要撕我的书。当时我的大法书就堂堂正正的摆在小书柜里,他拉开书柜的玻璃门,书与他的视线平行,距离不超过五十公分,可是他竟然愣是没有看见。现在我才悟到,那是伟大的师尊慈悲,不想让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他对大法犯罪,减少人的罪恶。后来他的家人也来干涉,但是我没有妥协。最后他们就不再管了。可是不争气的我却没有因为环境的宽松而更加精進,反而在常人中越陷越深,最后完全落入常人的状态。心里总是给自己的不精進找借口,心想只要心里坚信大法就行了。可是修炼真的是严肃的,不学法,不炼功,就等于是个常人了。后来结婚、生子、离婚、在人的情海里浮沉……

四次得见优昙婆罗花师尊数次慈悲点化

第一次得见此花是二零零九年秋季的一天,我当时正在外面打电话,突然看见面前一棵龙爪槐的叶子下面有一簇白色的小花,(因母亲与我一同得法,一直修炼至今,所以我知道这是优昙婆罗花)当时好兴奋,叫来母亲同修与办公室的人员一同观看。随后母亲同修向他们讲了此花的来历。母亲同修也告诉我这是师父点化,让我赶快从新学法,我嘴上答应可是心里却还是留恋常人的东西。

第二次得见是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前一天刚提回一辆新车,喜欢的我围着车转来转去的看,突然一簇白色的小花又映入我的眼帘。就开在左后车轮的前挡板的那个铁皮上面。我激动的赶紧叫来母亲同修及家人一起观看。惊叹跑了这么远的路,它竟然没有被风给吹坏。心里再一次见证了此花的神奇。

第三次得见是这次从新得法后四个月也就是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去摘黄瓜,一眼就看见上面有一个又大又粗的黄瓜,我随手就摘了下来,刚要掰开吃,发现在黄瓜的顶端赫然立着几朵优昙婆罗花。我心中惭愧自己以前荒废的十多年时间,师尊慈悲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处处点化。现在这根黄瓜还在,仍然很新鲜,已摘下一个半月了。

第四次也就是今天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在我办公桌抽屉里的一个苹果上面发现一朵优昙婆罗花,独树一帜。这朵能保存下来不容易,这个苹果在苹果堆里好多天了,翻来倒去的。我悟到是不是师父鼓励我好好的写这次的心得体会呢?

漫漫回归路幸有师尊呵护

我是今年三月中旬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的。这段回归路荆棘密布,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与承受,我是走不回来的。对师尊的这份感激之情已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唯有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灭尽邪恶,早日跟师尊回家。写出下面的经历是想告诉与我有相同经历的同修,只要你信师信法,按大法的要求做,师尊就可以帮助你突破层层阻碍,回到大法中来。

二零一零年的冬天开始,我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身上冷起来感觉血都要凝了似的,而且莫名的害怕,恐惧。胃里总往上冒凉气,什么也不敢吃。而且精神紧张、抑郁,总想哭。我不太相信西医,我找中医看,开了一些药也不见好,我又找人推拿按摩,拔罐放血,这一下子折腾的身体更虚了。体重急速下降,一下子瘦了近二十斤,脸色蜡黄。谁见了我都感觉象得了重病似的。中药保健品都不好使的情况下,有一个朋友推荐我去一个“大仙”那里看看,她告诉我是故去的亲人在我这里,要我按照她说的做了一些事情。从她那回来之后,的确是感觉一下子轻松了,也有胃口了,能吃進去饭了。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长时间又犯了。就这样,一难受就找她。后来见总也不好,又陆续的找了其他几个“大仙”,就这样,我把自己身体糟蹋的已经一无是处了。今年年初越来越厉害了,我有时候总怀疑自己要得精神病,因为那种难受的感觉一上来,真是生不如死啊。晚上失眠多梦睡不好觉,而且牙连着半边脸也疼,有时候会突然没有力气,感觉心脏也不舒服。反正就是感觉活着,就是在受罪。在我的精神几近崩溃的时候,母亲同修对我说,回来修炼吧,只有师父能救你。我突然间象是明白了什么,再次拿起《转法轮》,我的心是坚定的,是理智的。

可是我没脸站在师尊面前,不敢奢求师父还会管我,因为《转法轮》我拿起放下,放下拿起好几次了。我只能心里暗暗的对师尊说,这一次我一定坚修到底!

我开始每天大量时间的看书,发正念。刚开始,特别困。虽然是冬天,中午我也要躺一会儿。那天刚看了一上午的书,中午睡觉正迷糊的时候突然感觉象是左脑袋里响了一声,声音好大,把我吓了一跳,隔了一天中午,这种状态再一次出现,这次好象是右边响了一声,象是爆炸的声音。发正念的时候,感觉头后面侧面前面都有电流一样的东西往下走,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清理身体。又过了两天中午睡觉,突然间醒不了了,那种感觉就是自己很清醒,就是起不来。感觉有一个东西在拽我的头发,我心里立刻发正念,这时在梦里我看见自己盘起腿,念完口诀,刚立掌那个东西就没有了,我就醒过来了。事隔一天,中午又醒不来了,这次我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念了几遍,突然眼前飞过来好多大大小小类似小孩玩的风车那种转的轮子,是白色的。(当时在梦里不知道是法轮)我就仔细的看啊看,心里琢磨这是什么?正看着有两个法轮急速转着飞進了我的眼睛,我就醒过来了。醒后我把这个梦跟母亲说了,母亲告诉我那就是法轮,师父还管你呢。再次发正念的时候,我不自觉的哭了,是师父的慈悲令我明白的那一面哭泣。又过了一两天,晚上做梦,梦见我在呕吐,一下子吐出一个象小指甲盖大小的,特别特别阴凉的一个东西。从胃里往上走的时候,走到哪里哪里凉,那种阴凉是一种发散式的,有穿透力的,能進入骨头的阴凉之气。但就从那天开始,我的胃病好了,再也没有那种冒凉气的感觉,啥都能吃了,今年夏天还吃了冰棍,这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我也终于体验到同修们所说的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感觉象是重生了一样。可是没过几天,那种折磨人的精神难受的滋味又来了,母亲告诉我说:“你这一是消业,二是旧势力不想让你進来,因为现在正法已到最后,你一定要信师信法。求师父加持你。”我开始不由自主的控制自己的呼吸,以至于不会正常呼吸了,吸两下就大口喘一下气。我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抱轮的时候,身体内圈象抱了一块冰那样凉。这种感觉持续了两天,第三天就没有了。我终于过了一关。后来我看书才明白,是因为我为了治病求的那些附体“大仙”,身上带上了不好的东西,已层层的進入了我身体的深处。现在师父在一层一层的帮我排。到现在为止,我自己感觉已经排得差不多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少,越来越轻了。现在我的脸色红润,体重也恢复正常了。

助师正法师尊加持

看到母亲她们助师正法,我也着急,可是由于得法晚学法不深,怕心一直未去。始终不能突破向陌生人发光盘讲真相这一关。母亲告诉我要多学法,时时保持正念,信师信法。那一次我和母亲去菜店买菜,结完帐后,我拿出一个神韵光盘送给老板娘告诉她这是神韵晚会,全球华人的新年晚会,非常好看,讲述了中华五千年的神传文化。正在这时,边上一个买东西的人看看我,对老板娘说,你看吧,很好的,我朋友也送了我一些传统文化的光碟。老板娘一听高兴的收下了,这时一个店员过来问我还有吗?我说有啊,我又送给她一张。然后我对那个陌生女子说,你看过这个神韵晚会吗?她说没有,我说那也送你一张吧,她也高兴的收下了。我和母亲出门后,心里很激动,我们都知道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在鼓励我。特意安排了这么多有缘人来到这里。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心里感觉更加踏实了,记得有一次,我买完西瓜送给卖西瓜的一张光盘。他接过光盘看了看说:“谢谢!真的谢谢啊!”我真切的感觉到,第二句谢谢是他明白的一面对我讲的。我心里更加的感到自己的责任神圣与迫切。证实法的事情我做的时好时坏,法学的好时,做的就好。法学得少时,怕心就重。所以,我们真的要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师尊!您为了众生受的苦难是常人无法理解也不可想象的。弟子叩谢师恩!弟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唯有勇猛精進,早日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