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胃癌患者 今日不老神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我在法轮大法修炼已经十六个年头了,风风雨雨走到今天真是感慨万千!此刻,我最想说的心里话就是:“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

我今年五十三岁了,一般来说女人到这个年龄脸色会变的发灰发暗、皮肤发干没有光泽,动作也会变得迟缓呈现老年态。而红光满面的我没有这些现象。无论熟人还是陌生人都说我年轻,几年没见面的同事、同学都说:你咋不老呢?同龄的丈夫不敢和我一起照镜子,说自己太老了,和我在一起不配。上街办事、购物,连我二十几岁身强力壮的儿子都走不过我,经常是他先喊累,我这还没咋样呢。我在给世人讲真相时,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好功法,不但做好人思想境界高,而且身体无病一身轻,人会显的年轻,当我报出自己年龄时他们都会很惊讶说不象这么大岁数,因此明真相的人也很多。

可谁又想到,现在年轻健康的我,过去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病包子”:冠心病、脑动脉硬化、气管炎、风湿关节炎、脑供血不足、神经官能症等二十多种疾病,整天药不离身,脸色蜡黄,眉头紧皱,一脸的愁苦相。那时我到处寻医问药,西药不行换中药,一锅一锅的熬汤药喝,几年下来,病不但没好,药物的副作用使我的身体越来越糟,只好拖着个疲惫痛苦的病身子勉强活着。

屋漏偏遭连夜雨,一九九三年,我胃部不适,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胃癌。病体的痛苦使我心情压抑,脾气极差,沾火就着。胃病一天天加重,医生说得做手术,需要一大笔费用;而且治疗脑供血不足的药,一瓶就是四百多元;风湿病还需要花钱做理疗,这一笔笔对我来说沉重而又难见希望的开支,使我对这个身体实在没有信心再治下去了。

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功。神奇的是,修炼后病很快全都好了。人们再也看不到我“倒腾药”了,也听不见我絮絮叨叨的说病了,简直象换了个人似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冬天,厂房里比较冷,同事们都穿棉袄、棉鞋,我却只穿一件线衣外面套一件工作服,脚上穿着一双单皮鞋。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我都是这样过来的。同事们都羡慕我有这样好的身体。无病一身轻的我,更是感受到生活的快乐与幸福,整天乐呵呵的无忧无虑。

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進行了残酷迫害。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良知使我无法保持沉默,于是進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结果被绑架,遭受了非人折磨。此后,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我多次被关進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等。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单位保卫处配合市“六一零”,先后两次将正在工作的我绑架到洗脑班(所谓的思想转化学校)進行残酷迫害。我遭受了电棍击打、拳打脚踢、长时间蹲在两床之间戴手铐抻等等酷刑折磨。在极度的高压迫害下,我差点被逼疯。

尽管如此,我始终用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为他人着想,做个真正的好人。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在工作中不慎滑倒,摔成脑出血,头后部有鸭蛋大小的肿块。医院要求住院并二十四小时监护治疗,被我拒绝了。后来单位主动出钱要为我做体检等,都被我谢绝了。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我由疾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这段真实的体验,使我坚信法轮大法一定会使我身体康复,不能浪费单位有限的资金。

起初人们对我的做法不理解,亲戚、朋友都劝我别犯傻摔这样不去医院治疗怎么能好呢?然而在事发的第二天,这种不解就转为惊叹,一天医院没住一粒药没吃,我头后部的肿块奇迹般平复了,其它不适症状全部消失。通过这事人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值得一提的是,我摔伤后,单位为我做好了“打工伤”的准备,亲友都让我“打工伤”。“打工伤”不用上班还能多开工资。可我想到的是集体的利益:领导受罚、单位扣分、职工的福利受影响,于是谢绝了单位领导的好意,决定不“打工伤”。大家议论纷纷:如今这样的好人难找啊,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到这样不贪不占,大公无私。

这活生生的事实震惊了身边所有的人,展现出来的是大法的美好和法轮功学员的风采,一时间在工作单位传为佳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