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不为人知的一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当你一进劳教所,看到这里的环境怎么也和劳教所三个字联系不上,除种了一些草和植物外,还有大片的菜地,绿油油的,以美化环境为借口来掩盖他们背地里的恶行。

劳教所警察压榨被关押人员的血汗钱

当你一到干活的车间,就象到了另一个世界,里面又脏又乱,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设备,没有电梯,原料都是人抬肩扛从楼下一包一包弄上来的。特别是布匹很重很重的,从楼下扛到楼上,有多累可想而知,这些重体力活其实是不适合女性干的,而且还有很多人都五、六十岁了,也逃脱不了,跌倒爬起来也得干。干不了活的就给加期关押。

到车间干活更是头痛,这里没有干活的厂房,只是一个象办公楼一样的地方,最大的一个地方是个大厅,估计有一百平米吧,厅内只有两个只能打开一半的普通窗户来通风换气,根本就通不了风,更换不了气。四个干活的大台子,二、三十人在这里干活,原料、半成品、成品都在这么大的地方堆放着,有些塑料制品还不时的散发着刺鼻的毒气,更有甚者,加工尿布的时候,稍微一抖棉花毛毛乱飞,尤其是热天,可想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干活,对人体损害有多大。

一天最少干八个半小时,一星期干六天,休息一天,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一个星期能好好休息休息,不仅经常加班加点,而且还经常占用休息时间打扫卫生,要是赶上上面检查那就更别想休息了。抓了这么多无辜的人(有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还有上访的),关在这里强迫干活,挣的钱用到什么地方了呢?据说是劳教所的管教作为福利分了。

劳教所里还有一个奇特的景象,这里有七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坐着轮椅的病人;有拖着腿走路半身不遂后遗症的人; 还有一米来高侏儒症这样的人;还有得过癌症的人;还有严重残疾走路都困难的人,这里只是说了几种情况比较严重的人,可见其他身体不好的人有多少。看来劳教所收人,只要是活着的就可以接受,不管你符不符合收的条件。

还有穿的衣服都是旧的,有的已经穿的很破了,里面晴纶棉都露出来了,而且还有打着补丁的,也发新衣服,但是,穿不了几天,裤子就裂开个半尺多长的大口子,盖的被罩是退了色的旧被罩,只有来人检查时,才赶紧换上新的,检查的人一走马上撤下来。要不劳教所为什么只有中国有!把人抓来又不用经过什么法律手续,往里一关,光干活、光给管教挣钱,真是一本万利,全世界找不到比中国劳教所强迫人苦干为他们挣钱的地方了,干活的人一无所有,累得筋疲力尽,身体伤病无人管,就是让你干、干、干。

还有一点,也是最可恶的一点,把法轮功学员当作任人宰割的羔羊,利用年轻劳教人员当打手,任意打骂。她们本来年纪小(有的尚未成年),人生阅历少,又很单纯,对美好人生是很向往的,为了减期在队长们的不断教唆与压力下,变得越来越凶。由不敢打人,到打人心狠手辣,从不敢大声说话到大喊大叫。想想短短一年时间,就把人变成了这样。她们不仅给法轮功学员造成极大的身体和精神伤害。劳教所里的管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和抓进来的百姓,如不赶快悬崖勒马你们是在自己毁掉自己的生命,更没有了未来。

法轮功教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真善忍”做好人。而中共圈养的恶警教唆人打人骂人,教人凶残没人性,还给这样的人减刑。谁好谁坏一目了然。中共号称对法轮功学员办转化班,转到中共邪恶谎言、欺骗、栽赃陷害、凶残、暴力、不讲法律……让法轮功学员踩大法师父的像,不睬就打,让骂师父不骂就打、不转化就使用各种酷刑迫害,这不是教人学坏吗?

这个社会怎么会不乱呢?毛魔头自己就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中共一直在无法无天的欺压百姓。它豢养的警察大多数不计后果的迫害好人、自私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