诬蔑法轮大法,参与邪恶宣传,下场有多惨?

一些诽谤法轮功者惨遭恶报的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中共从发起迫害法轮功,到推动迫害的每一个步骤,都离不开颠倒黑白的谎言欺骗和宣传。一些人或者出于讨好中共,借机捞取政治资本或经济利益的目的;或者因为被中共洗脑中毒太深,善恶不分;或者因为自身品质恶劣,仇恨善良,有意无意充当中共谎言欺世,栽赃陷害,诽谤诬蔑的工具,为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推波助流。古人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因此一些人遭到现世恶报的真实案例也就大量发生,举例如下。

一、为捞取政治资本泯灭了良知遭到恶报的人们

1、拼命捞取政治资本却被撤职查办的邪党书记

湖北省麻城市龙池桥办事处西畈村邪党书记李景亮,为捞取政治资本,二零一一年十月配合麻城六一零和公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继青、吴双喜等人,还抢走吴双喜现金六千九百多元,以及摩托车、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等物品。随后,李景亮诱骗吴双喜的继母扛着上面写着“特困补助五百元”的红牌子,到村部领了五百元钱,把过程拍下来在“麻城新闻”中播放,以示恶党的“阳光雨露”。

二零一二年李景亮又在社区入口处,城区主要交通要道北环西路路边悬挂大横幅,并在社区入口处整面墙上张贴诽谤大法的巨幅宣传栏,还在宣传栏的上方安着摄像头,妄图拍摄和查找不畏生死,去销毁横幅、宣传栏的法轮功学员。李景亮又配合国保大队恶警摄像头拍到的人像,妄图迫害。然而,二零一二年七月,他因被人举报收受贿赂被麻城市检察院起诉了,不仅撤去职务,还被关进了拘留所,等待开庭判刑。

2、教育局长参与诽谤迫害,殃及自身和妻子

河北满城县教育局长刘春福自上任以来积极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胁迫全县所有教师参与诬蔑法轮大法的活动。二零零九年春天,他又让全县教师画诬蔑大法的漫画,毒害广大师生,对大法犯罪。零九年十月中旬,刘春福恶报上身,突发脑干出血。

咸宁市嘉鱼县教育局局长高汉阳和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刘胜远,要求全县各中小学悬挂横幅,张贴标语、图片诽谤大法,强迫各中小学广大师生签订“反×教家庭承诺卡”,组织各中小学举办唱红歌,为邪党歌功颂德,毒害了广大的普通民众和在校师生。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其讲真相和邮寄劝善信,但他们不但不听,反而紧跟邪党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致嘉鱼县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达数十人次之多,被抄家、绑架强行送洗脑班的人更多。二零一二年七月得知,高汉阳、刘胜远的恶行已殃及其妻子,高汉阳之妻已是宫颈癌晚期,刘胜远之妻已是乳腺癌晚期。

3、诽谤法轮功做“主讲”,遇车祸活活烧死

安陆市府城派出所恶警杨琴,二零零七年,在各城乡中、小学举办所谓的“法制宣传教育活动”,当攻击、诽谤法轮功的主讲。其丈夫甘晓林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导员时,多次参与、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司机沈爱民则经常参与非法抓捕迫害活动。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杨琴和甘晓林及司机沈爱民,带着杨琴、甘晓林的独生子去武汉看病时,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辆大油罐车。杨琴与沈爱民卡在车里不能动弹,活活被烧死。甘晓林被烧成重伤,鼻子、耳朵都烧掉了,四肢烧了三肢,其状惨不忍睹。唯独杨琴、甘晓林五岁的病儿被甩在车外,幸免一死。

4、煽动仇视法轮功,得食道癌活活饿死

原即墨市水利局邪党委副书记徐延光,积极配合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在水利局对全体职工进行反法轮功宣传,要求职工签名仇恨法轮功;甚至还亲自抓捕、押送到北京正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此人于二零零二年退休后,本想利用原有的关系资源挣大钱,结果得了食道癌,于二零零四年秋,活活地饿死了,时年五十四岁。

二、被中共谎言蒙蔽,反过来为虎作伥,害人终害己

1、大喇叭诬蔑法轮功,出车祸不治而死

辽宁凌源市万元店康杖子村民王庆奎,男,现年五十八岁。他完全听信中共媒体的欺骗宣传,仇视法轮功,只要见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撕,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碰着法轮功学员就说风凉话。为了让他明白真相,同村法轮功学员多次到他家讲真相、劝退,有的学员还拿上礼物上门讲,这些都无济于事。他甚至特意买个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顶上,接上扩音器,在大喇叭里诬蔑法轮功,扬言“刹刹法轮功的威风”。乡亲们都说:“王庆奎简直是疯了,人家法轮功碍他啥事了?整天胡说八道,他也不怕遭报应。”

二零一一年农历五月初七,王庆奎骑摩托车与一辆三轮车相撞,他被撞飞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后脑被地面一块尖状石头磕出一个大洞,送往医院抢救,四个多月昏迷不醒。妻子儿女到处借钱为其治疗,花了十四万元后,仍然自吞追随中共的恶果,不治身亡。

2、自作聪明,帮中共诽谤法轮功,遭恶报身亡

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南马村广播员刘凤,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便不辨是非善恶,紧跟中共鹦鹉学舌,在村里广播宣传那些造谣诽谤的东西。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好心劝说他,但他鬼迷心窍,仍然继续追随中共邪党,亵渎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在他再次做造谣广播时,突发心脏病。后经多方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九年三月死亡。

3、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惨遭恶报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鹤鸣乡平阳村妇女主任邱凤书,受乡邪党部门指使,经常跟踪法轮功学员,向乡里邪党部门上报,为此乡邪党部门给她装了一部电话,并每月给一百元钱。邱凤书没有想到,参与迫害她本人得了肾衰竭,还殃及儿子。她儿子骑摩托车撞在路边桩上,颈椎骨撞断,当场死亡。邱凤书现在后悔不该迫害法轮功学员。

4、幼儿教师不务正业,编写诽谤大法歌曲得咽喉癌,女儿患精神病

山东莱西市马连庄镇仲格庄村原幼儿园教师阎中民,在中共江氏集团对大法、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造谣诬蔑迫害中,主动迎合邪恶,编写诽谤大法的歌曲,自编自唱,弹风琴,编排秧歌,诽谤法轮功,害人害己殃及家人。她的女儿(约三十岁,未婚)患了精神病;阎中民本人于二零零七年被医生诊断为咽喉癌,不能发声。

三、贪图金钱,昧着良心监视、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1、“老头队”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车翻人亡

山东省文登市张家产镇政府邪党人员,找来八个愿意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老头,组成一个 “老头队”,让他们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看见电线杆上贴有大法标语,就撕揭涂抹。八个老头贪图每天二十多元钱的报酬,不顾良心,伤天害理,结果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这八个人坐在一辆拉石头的托盘车上,车行至粮管所路段处,发生了翻车事故。寺桥村赵熙凯当场死亡,顾家村顾正道骨折六处,其余六人不同程度的伤残,住进医院。

2、积极布置迫害,六一零主任车祸死亡

河北沧州市盐山县“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即“六一零”)主任孙保元,上任不久即积极落实中共所谓有关“指示”,布置迫害法轮功。包括:物色情报信息员、严密监控法轮功重点人员、分配“转化”指标、增加迫害经费、奖励整治突出的单位、实行一票否决专项考核制度等迫害手段。然而,他布置的迫害刚刚开始,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孙保元驾驶的汽车就与一辆货车相撞,他本人撇下妻儿撒手人寰,再次验证了六一零是死亡职位的说法真实不虚,年仅四十四岁。

3、贪图金钱,帮中共做诽谤大法的广告连遭恶报

二零一二年七月初,重庆市大足区做铝合金的老板黎白友,为了一时的金钱利益,做了十七、八个诽谤大法的铝合金招牌框架,每个框架长三米,高二米左右。七月底,这些招牌就被中共不法势力分布到了各区镇,毒害了广大无辜的民众。黎白友在无知中给自己造下了很大的罪业,随后不久臀部就长了脓疮,疼痛难忍,走路时一瘸一瘸的, 常去医院,输液花了不少钱。接着又在七月底,他在做铝合金的时候,自己操作机器时,把自己右手颈部位的两根筋割断了,当时缝了针,整天吊着绷带, 不知又花了多少钱。

4、认真为邪党办事,逼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村干部遭恶报

河北秦皇岛市木头凳镇大新杖子村副书记匡继云,不止一次的到法轮功学员家,逼迫学员在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上签字。有一次,他领着镇政府人员到一女法轮功学员家,看大门关着,就爬到院墙上找人,看法轮功学员正在院子里摘枸杞,就强迫签字。又一次,他到一男法轮功学员家找人,看后院没有人,就推开门到前院,找到了正在择白菜的法轮功学员,逼迫他在“三书”上签字。最为让乡亲们气愤的是,匡继云不顾一位老年学员刚刚去世,又到他家强迫他的妻子签字,被这家人的儿子挡到了门外。法轮功学员不止一次的给他讲真相,他就是不听不信。二零一一年正月十二日,匡继云感到身体不适,第二天即在医院中死去。

辽宁义县城关乡高家街村邪党书记郑少华,男,五十多岁。二零一一年的五月份,他和文书配合县、乡“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逼法轮功学员在“转化登记表”上签字,还以劳教威胁拒签的法轮功学员。几天后,郑少华和文书被告发贪污发给村民的救灾款,被抓进了锦州市看守所。他和文书上下疏通打点,每人都花十多万元,才免于判刑,但被撤掉了邪党书记、文书的职务。

四、卖力鼓吹欺世谎言,大批不知悔改的中共喉舌笔杆子遭到恶报

1、全国人熟知的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罗京,因卖力播报诽谤法轮功的节目,得喉癌去世,死时年仅四十八岁。

2、《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原董事长、社长杨永德,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行恶,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功的内容,散布谎言,毒害民众。其间,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反复打电话劝善,遗憾的是,杨永德始终执迷不悟,放弃了神佛的慈悲救度,一步步走向绝境。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杨永德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乘游船旅行,步出舱外接电话时,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将杨抛向大海。在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时,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的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

3、原昆明电视台台长孙福,后昆明电视台与昆明有线合并后任电视台中共党委副书记。在任期间,尤其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一年七月任昆明电视台台长时,积极充当中共喉舌,组织编造了大量攻击、造谣、诬蔑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创始人的假新闻欺骗毒害民众,对昆明地区迫害、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孙福的恶行招来恶报,于二零零七年患直肠癌死亡。

4、内蒙古《赤峰日报》总编王然,帮助中共邪党诽谤、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以来,在任时主持发表大量造谣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加剧了当地的迫害形势。二零零六年,得癌症后,做换肝手术,无效死亡,时年约五十三、四岁。

5、内蒙古《赤峰日报》副主编展国龙,曾任《红山晚报》总编,积极参与诽谤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开自家车回老家途中,被一辆重型货车从后面冲撞。车被撞碎,他和他母亲、保姆三人当场死亡,年四十九岁。

6、原《长春日报》报业集团总裁王坤(女),在任期间紧跟邪党的诬蔑宣传,授意《长春日报》、《长春晚报》等媒体大量刊登与转载对法轮功的诬陷造谣文章,毒害广大读者,影响极坏。其本人品行变异,单位邪气浓厚,行贿成风。先后有七、八名干部被司法部门法办,她本人被撤职双规。二零零九年新年期间,五十五岁的王坤进一步遭恶报,死于癌症,应验了善恶有报的古训。

7、《甘肃日报》社社长石星光,自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任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甘肃日报》社社长,积极充当中共造谣和传播谎言的工具,对毒害世人起到了极坏的作用,罪业很大。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在兰州被刑满释放人员入室杀死……

8、《莱西日报》报社总编张树建,二零零二年任《莱西日报》报社总编辑期间,自己撰写和刊登诽谤法轮大法的文章,并参与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众。二零零三年,与妻子乘轿车到威海探望正在威海上大学的女儿时发生车祸,其妻子从后排座摔到副驾驶室,当时昏迷不醒,张树建当场骨折,而司机安然无恙。然而,当夫妻二人伤情恢复,女儿即将大学毕业之际,发现其女儿患有肝癌,不到一年后离世……

结语

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高德大法,在乱世之时救度众生,慈悲与威严同在,是绝不容人迫害和诽谤的。善恶必有报,冥冥中自有标准,追随中共亵渎神佛、诋毁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法轮功必然会遭到报应。这不是法轮功要惩罚谁。事实是,广大法轮功学员不畏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坚持不懈告诉世人真相就是为了不让世人在无知中犯罪,不让世人听从中共的谎言蒙蔽,助纣为虐最后惨遭恶报。

然而,由于中共邪党几十年的洗脑毒害,无神论的谎言灌输,道德的破坏,加上利益的劫持与利欲的诱惑,多少世人只因贪图表面的物质享受,仍在无知地盲从于它,随着它对佛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犯罪,面临悲惨的报应而不自知。

正视已经发生过的一桩桩一件件血的教训,就会从中共的物质捆绑和精神束缚中清醒过来。找回自我,彻底解除中共的精神控制,退出中共邪党组织,站到真善忍一边,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真正安全。我们真心祝愿每个人都能明白真相,走向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