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综合报道)

前言

长沙又称“星城”,位于湖南东北部,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九十年代中期,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法轮功传入湖南,因其净化身心的奇效迅速传遍三湘大地,为数众多的长沙民众也有幸走入法轮功修炼,得以身心受益,道德升华。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以来,长沙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受了极为残酷的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罚款、开除工职、遭劫持到洗脑班,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精神失常、失踪、流离失所。

长沙市下辖长沙、望城、浏阳和宁乡四个县。据长沙地区局部统计显示,截至二零一二年七月,长沙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1人,失踪4人,被致伤、致残、致疯68人次,被枉法判刑50人次,被劫持劳教195人次,被强行劫持到精神病院11人次,被非法拘禁693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残害152人次,被打家劫舍至少158人次,敲诈勒索抢走现金共计143.1万元,抢走私人财产不计其数。

迫害已持续十三年,长沙中共官员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了弥天大罪。随着奇书《九评共产党》问世,中共的邪教本质已经大白于天下。在面临善恶选择的今天,本文陈述过去十三年来不曾见诸于中共电视、报纸的事实,希望能通过有限的篇幅,还真相和知情权于您。

一、长沙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左淑纯,女,长沙公汽公司职工,家住长沙市天心区三兴街七十五号,其丈夫早亡,她与独子相依为命。

左淑纯生前照
左淑纯生前照

二零零零年四月,左淑纯因发真相资料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左淑纯绝食绝水抵制非法关押,被关禁闭室。二零零一年三月,恶警野蛮灌食致左淑纯当场窒息而死,随即被盖上白布用担架偷偷抬走。事后,劳教所极力掩盖,严密封锁消息。还欺骗左淑纯的儿子说他妈妈是得心脏病而死。左淑纯遇害时,年仅42岁。

2、李德银,女,湖南机床厂退休职工,法轮功遭迫害后,为了说句公道话,两次到北京上访。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李德银被民主街派出所绑架,被开福区法院判刑四年,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受尽酷刑折磨。

李德银生前照
李德银生前照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上午,李德银的丈夫到狱中探视,李德银精神状态很好,十点钟丈夫离开时,她告诉丈夫,只差三个月就回家了。下午一点钟家人接到监狱通知赶到长沙市中心医院时,李德银已不能说话,神志不清了。五月二十五日下午,55岁的李德银去世。

狱警告诉家人五月十六日上午十一点钟李德银被市“六一零”人员找去“谈话”,突然倒地,抢救无效送医院。“六一零”跑到监狱干什么去了?李德银冤死后,她的住处——省总工会宿舍院内外布了很多警察,禁止生人出入。

3、早年患高血压、脑血栓、心脏病、胆结石、坐骨神经等十几种病的孤寡老人邹锦,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一身顽疾很快消失。因被人诬告,二零零一年二月,雨花亭派出所恶警雷震等人闯入邹锦住处,抢走了三千元现金和五百元的存折,并将邹锦关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同年十一月十八日,邹锦被枉判九年。

邹锦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受尽摧残。恶警迫害手段令人发指。恶警经常提审她,用电棍棒电她,扯住头往墙上撞,不让睡觉,靠墙壁站一晚,经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一天夜晚,两恶警拿着电棍来到牢房审问她,在得不到回答时,将她拖到床上,把她手脚绑成“大”字,剥掉她的裤子,轮流奸污了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之后,无耻的暴徒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邹锦痛得大声喊叫,直到她昏迷过去,恶警才将电棍抽出。邹锦下身鲜血直流,恶警若无其事的走了。那以后一个月的时间,邹锦下身肿胀疼痛,不能坐,不能走,只得躺在牢房里呻吟。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邹锦被送进长沙市第三医院时,人已完全昏死。医院确诊数病并发,危及生命。警方怕担责任,匆匆忙忙办了监外执行。

回家半月后,邹锦可以下地走动,吃一点饭。可是,中共邪党没有放过这个老人,当地警方二十四小时监视、上门骚扰、恐吓,原工作单位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费被无理扣发,天心区一李姓政法委恶人将邹锦被关在看守所期间的三千多元生活费全部领走。邹锦曾多次向有关人员反映,受到一次次谩骂和恐吓,要她死。几年来,老人没有一分钱生活,靠亲戚朋友邻居好心给她一点点。

恶警的兽行时刻让邹锦内心备受煎熬,加之中共人员不断骚扰、恐吓,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旧病复发,下肢瘫痪。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在极端痛苦中,77岁的邹锦老人凄然离世,此时,她无辜背负的九年刑期期满还差一个月。长沙市雨花亭派出所恶警雷震是此案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4、何应清,女,湖南生物机电职业学院高级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停薪、停职,二零零一年初,被绑架抄家、拘留十五天后,关入洗脑班十四个月。因拒绝“转化”,二零零三年十月,何应清被芙蓉区“六一零”劳教一年,除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长时间罚站外,她还遭白马垅劳教所长期戴铐、电击等酷刑。

一次,何应清被“攻坚队”铐四十天,每天被上铐二十多个小时,姿势怎么难受怎么来。恶警还用电棍电得她两手臂全是黑紫色。下铐后很长时间,何应清生活不能自理,一只手无知觉、两手腕处有宽约一寸的伤痕,深可见骨,惨不忍睹。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因讲真相,何应清再次被劳教。白马垅劳教所对何应清第一次劳教的真相在国际社会曝光恼羞成怒,残酷地折磨她。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底解教时,何应清已生命垂危,次年六月她含冤离世,终年四十一岁。

5、黄敬萍,女,长沙市帆布厂主治医师,五十岁那年含冤离世,儿子未满十五岁,丈夫因此一病不起,至今不能上班。

修炼法轮功曾使黄敬萍多种疾病康复,特别是子宫功能性出血的疑难杂症,不治自好。为讲句公道话,黄敬萍四次赴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黄敬萍在天安门打横幅,遭北京警察毒打,被推倒在地,满脸是血,两眼青肿,长沙去接她的人看到她瘦的皮包骨,鼻子旁有深深的伤疤,双手冻成紫黑色,很吃惊,当时不敢接回,推迟了一个多月。回到长沙,黄敬萍被岳麓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关了两个月后,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

黄敬萍生前照
黄敬萍生前照

劳教所暴行洗脑,黄敬萍被迫害致病,肺部严重病变,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六一零”、派出所不断骚扰、威胁,岳麓区“六一零”办主任舒某多次找她丈夫单位校领导施压。教委、医院等齐逼黄敬萍放弃修炼,否则送洗脑班,每月要负担四千多元。北京上访被抓后、接回长沙的所有费用都要黄敬萍承担,每月从工资中扣除。重重压力下,黄敬萍病情恶化,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离世。被扣工资的那笔“费用”抵减丧葬费才结清。

6、虢家红,男,一九七二年出生于四川省攀枝花市,由于父母早年离异,父亲将他抚养大。八十年代,小虢随父亲单位搬迁来到长沙。其父退休后小虢顶职当了中建五局三公司的锅炉工。

一九九六年七月,小虢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法轮功遭到迫害时,小虢想可能是政府搞错了。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小虢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办,警察一听炼法轮功的不由分说把人抓上警车,当晚他被抛到北京市郊的菜地里。夜晚零度,小虢身着两件单衣,冻得浑身发抖,巡逻的便衣发现后,小虢说是炼法轮功的,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小虢被打得头晕目眩,心脏都要跳到口里来了。随后,小虢被送到湖南驻北京办事处关押。遣返回长沙后,小虢被拘留十五天。

同年十二月,小虢第二次进京上访后,再没回来。据长沙警察称小虢于十二月六日在湖南驻京办六楼跳下身亡。他怎会到驻京办跳楼呢?那年小虢二十七岁。其父老年丧子,其痛苦难以言表。

7、余勇,男,三十七岁,出生于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住长沙暮云镇南托岭教育街14号,户口所在地属长沙市天心区,从事电器、水电安装维修生意。

余勇生前照
余勇生前照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在当面讲真相时遭陷害举报,被绑架、抄家,他结婚的电器、其兄的电脑及打印机等财物被抢走。暮云镇司法办“六一零”专干与恶警陈一斌、长沙县“六一零”头子陈义明多次对余勇及家属威胁、恐吓。二零零六年五月,余勇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一年,受尽折磨,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年轻体壮的他血压高至200多。二零零七年五月,极度虚弱的余勇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长沙县“六一零”及暮云镇派出所无故将回家不到两个月的余勇绑架至长沙县拘留所关押。此后,余勇更感不适,日甚一日,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去世时,他整个脸,耳、脚都发紫。家人虽心生疑惑,但为免再添横祸,只好忍气吞声。

8、陈建中,男,株洲茶陵县人,一九九四年毕业于武汉中南财经大学,曾在长沙市中意电冰箱厂、深圳、长沙君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任职。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陈建中生前照
陈建中生前照
陈建中被接回时体重仅剩七十多斤,骨瘦如柴。
陈建中被接回时体重仅剩七十多斤,骨瘦如柴。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陈在长沙市银华大酒店的电梯中给保安讲真相,遭绑架,十一月一日被劳教两年,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整个过程仅一周时间,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从申请行政复议到提起诉讼,继而上诉,陈建中的家人依法要求撤销劳教他的错误决定。与此同时,陈建中在劳教所遭体罚打骂、长时间不许睡觉、电击、关禁闭等种种虐待。还被单独隔离关押迫害达三个多月,阻挠家人聘请的律师为取证去会见他。当时陈建中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呼吸、行动困难。到年底,医生检查身体发现人已经快不行了,劳教所才匆匆办理保外就医。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陈建中被接回家时,只有七十一多斤,骨瘦如柴。同年九月十四日,陈建中含冤离世,英年三十六岁。

9、张运兰,女,五十二岁,浏阳市永和镇金盘村人。二零零四年二月,张运兰发真相资料被劳教,在白马垅劳教所她被连续罚站三十五天,不准睡、不准靠、不准走动,大小腿肿得很粗,前后三十五天一共只睡了三个晚上,承受到了极限。

张运兰绝食抵制迫害,遭野蛮灌食。张运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被放回家,“六一零”人员胁迫张运兰的儿子监控、虐待她。二零零五年十月张运兰一人外出时被“六一零”汽车撞死。

10、邓毓群,长沙铁路客运服务公司列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邓毓群与邓毓联姐妹在韶山冲发真相资料时,被韶山冲派出所绑架。

邓毓群从派出所走脱。邓毓联被绑架到湘潭七里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遭各种折磨:不准讲话、不准上厕所、被迫每天二十多个小时坐在只有约五寸高的小板凳上,屁股被磨烂、七月天,一连几天在锅炉房罚蹲,等等。

恶警还在邓毓联吃的饭里下了不明药物。二零零六年四月解教前十二天,邓毓联莫名出现咳嗽,脚趾麻木、冰凉,走路困难,视力模糊,失去味觉等症状。回家后,她身体一直呈严重病状,肌肉严重萎缩,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元宵节,被迫流离失所三年的邓毓群回到家,人已瘦得不象样了,同年三月三日便去世。邓家姐妹四十出头双双被害,韶山冲派出所警察是首犯。

11、康林霞,女,长沙市雨花区黎托乡长托十二组村民,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较严重的皮肤病等病患全消。迫害开始后,黎托乡派出所所长周培根经常上门威胁恐吓,逼迫康林霞写“保证”。康林霞不依,家被抄,非法拘留两次。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康林霞被劫持到洗脑班一百多天,身强体壮的人瘦成皮包骨,奄奄一息才放回家,周培根仍三天两头紧逼她放弃修炼。同年八月二十日康林霞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八岁。

12、罗春华,女,三十七岁,湖南浏阳城关人。二零零一年六月发真相资料,被浏阳市淮川派出所警察绑架, 六月三十日中午十二点非法审讯时,被一男恶警从身后向背心猛击两拳,罗春华当即口吐鲜血、昏倒在地,人事不知。其后罗春华被构陷两年劳教。因背心伤处恶化,吐血不止,罗春华被转入浏阳城关医院治疗,二零零一年冬含冤离世。罗春华被害死后,“六一零”不准其亲人开追悼会、不准放鞭炮、随即火化。

13、彭美仁,女,五十多岁,湖南宁乡县城北正街六组人,是县冻肉厂退休职工。遭受酷刑迫害、强制洗脑后送回家不久含冤离世。

14、沈玉霞,女,长沙市人,在广东湛江市做生意。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在湛江市北桥市场自己的豆腐档,被“六一零”绑架,在八月二十七日家人被告知死亡。验尸时,发现沈玉霞整个胸口呈黑色,遍体鳞伤。医生讲沈玉霞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

沈玉霞丈夫于进南(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不法人员劫持回湖南省非法关押。沈玉霞有二个孩子,小的不满三岁。

长沙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谢务堂、蒋丽英、易振云、黄启伦、蒋德英、谭祥杏等二十一人,另有在长期非法监视、骚扰等迫害下,致病故的18人。

二、长沙地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康瑞其,女,六十岁,家住长沙市太平街太傅里新六号。退休前在长沙市日杂公司当部门经理。她因从小体弱多病,又患血癌、胆结石等重病,一直未婚。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后,病痛在炼功中全部消除,血癌也不翼而飞。

康瑞其被迫害前
康瑞其被迫害前
康瑞其被迫害后
康瑞其被迫害后

二零零一年康瑞其因悬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没经任何正常法律程序,被关进湖南省女子监狱四年半。狱警用各种手段逼她“转化”,牙齿被全部打脱。

二零零六年,因给人一本《九评》,康瑞其被绑架到白马垅劳教所一年。恶警唆使吸毒犯对她毒打,罚站罚跪,逼她放弃修炼,未达目的,又把几支牙刷捆扎一起,插进这位六十年来洁身自好的老处女的阴道,来回搅动,康瑞其当即鲜血淋淋,疼的死去活来。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长沙市天心区“六一零”、西牌楼社区彭家乐把康瑞其从家中拖走,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抓人借口是“开奥运”。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劳教所通知康瑞其家属接人,说康瑞其得了“文化性精神分裂症”。据一名从白马垅劳教所出来的人透露,她亲眼看到劳教所警察指使吸毒犯毒打康瑞其,将她的头猛力撞击墙壁和铁棍;另一同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证实,康瑞其经常遭到吸毒犯的谩骂、人身侮辱,长时间不准上床睡觉,夏天几天不准洗澡。

2、周云霞,六十多岁,湖南宁乡人。家住湖南省建筑公司怀化七公司家属区。

周云霞
周云霞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宁乡县公安局周友良、唐建明等人到怀化将周云霞从家中绑架到宁乡。受吊打等酷刑后,周云霞被枉判四年,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在监狱,周云霞被强制十六小时奴工,遭电棒电击、手脚吊铐床头,强行灌药、注射不明药物,她的门牙被撬掉两颗……周云霞精神失常后,仍被关押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冤狱期满。周云霞刚回家,又被宁乡县“六一零”劫持到县精神病院。

三个月后,周云霞从精神病院回家,整日精神恍惚,说有人要害她,给她灌毒。之后几年里,周云霞多次离家,都被家人找回。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周云霞又一次离家后,至今未归,音讯全无。

3、舒碧兰,六十六岁,长沙市电信局财务科长。二零零一年被判劳教一年,绑架到白马垅劳教所,多次被电棍电、遭极限电针电得鲜血淋淋。二零零二年底释放回家后,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二零零五年,舒碧兰被劳教三年,在白马垅劳教所,遭黄文闵为首等恶警迫害,牙齿被打掉数颗,长时间戴铐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坐,只能站。被强行注射了大量不明药物后,神志不清,脖子上长一个大肿瘤,医院诊断脑癌晚期,奄奄一息的她被家人接回。现在,舒碧兰身体极差,仍被经常骚扰。

长沙地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还有陈倩、吴金平、陈桂兰、张运兰(已被迫害致死)等共七人。

三、长沙地区在迫害中失踪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吴红文,男,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出生,家住湖南省委院内。一九九九年七月,吴红文因去湖南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拘留四十八小时。二零零零年元旦前后,吴红文到北京上访后,被关在长沙市第三看守所十五天,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吴红文
吴红文

吴红文被家人从看守所接回当天,蓉园派出所就上门逼他写书面汇报。派出所、居委会强迫吴红文父母严密监视,不许外出……被逼无奈,吴红文于第二天、年三十前一天离家。至今下落不明。

吴红文离家后,蓉园派出所经常上门骚扰,监听电话,对其父母单位施压,扣发他们的退休金。去北京找吴红文的一切费用由他父母负担。他母亲娘家亲戚都被公安骚扰。之后两年内,吴红文外祖父、外祖母、祖母相继含恨而终。

2、谢满娥,女,四十多岁,原系长沙冶金机械厂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失踪,具体情况不详。

谢满娥
谢满娥

3、邓世英,女,六十三岁,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宁乡被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二月去北京上访后至今下落不明。

长沙地区在迫害中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离家后下落不明的周云霞。

四、长沙地区被强行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贺祥姑,女,五十一岁,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急诊科护士。贺祥姑曾患左椎动脉供血不足,头晕目眩、呕吐,长期吃药;一九九七年底她右脚踝部骨折畸形愈合,拄拐杖步步艰难。一九九八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后,贺祥姑头不晕了,拐杖也扔了。

贺祥姑
贺祥姑

迫害开始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贺祥姑两次到北京上访,被省妇幼关在精神病院2个多月,多次被注射长效针,致全身无力,手抬不起来,坐卧不安,两眼呆滞……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她再次被单位被劫持到精神病院三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贺祥姑被迫离婚,被单位非法拘禁,期间两次被送拘留所,她被逼出走,流落他乡。二零零二年五月底,贺祥姑回家看儿子时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她绝食一百六十天,生命垂危,十一月二十日被送回攸县老家。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四日,因发真相传单,贺祥姑被绑架,劳教二年。贺祥姑在白马垅劳教所绝食二十八天,致心脏衰竭,呼吸困难、脸耳发乌发紫,送医抢救后回家。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一日,贺祥姑拿着法轮功书从朋友家出门,被都正街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劳教所。贺祥姑再次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伍家岭派出所公安上门骚扰,贺祥姑被绑架,第三次被劳教二年,手机、电脑被抢。贺祥姑绝食两个多月,送医抢救后,又被省妇幼劫持到省脑科医院三个月,被强行注射利培酮注射液(神经毒剂)。贺祥姑被迫绝食绝水十九天,才被放回,她一万多元工资被省妇幼从其银行卡上扣走。

2、唐敏,四十多岁,在湖南医药大学图书馆工作。二零零九年五月至十月,唐敏被湖南医药大学第四次劫持到精神病院非法关押,每半个月被强迫注射精神药物。每次被强行打针后,都出现全身发冷、颤抖、坐立不安的症状。据专业人士透露,对正常人注射此类药物,将导致大脑中枢神经受损、反应迟钝。

唐敏
唐敏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唐敏发放真相资料,被长沙市银盆岭派出所警察绑架,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关押至今。

长沙地区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很多人多次被强行注射损害大脑的药物,湖南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即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湖南省精神病医院、省脑科医院)是主要犯罪责任单位之一,一些医生护士(如:精神科医生护士)是犯罪行为的直接参与者。

五、长沙地区在被迫害中离世的中老年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谢务堂,男,长沙市天心区居民,广州炮兵部队军人,转业后,曾就职于湖南省双牌县南岭化工厂。

谢务堂曾患脑血管硬化、高血压、腰椎间盘突出、胃病、风湿关节炎等疾病,他的妻子谭香玉患有腰痛、风湿性关节炎,气管炎、肺气肿等病症。一九九六年,谢务堂夫妇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困扰二人的所有疾病全好了。

谢务堂生前照片
谢务堂生前照片
谢务堂、谭香玉夫妇
谢务堂、谭香玉夫妇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丑迫害法轮功,谢务堂因去湖南省政府上访,被拘留22天。天心区公安于七月二十一日凌晨,将其妻谭香玉从家中绑架,被关押看守所38天,勒索4560元后放回。

因学院街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不断上门逼写“保证书”,谢与妻子被迫离开家,他们的退休金随后被停发半年。在长沙国保,“六一零”的迫害下,谢老俩口又在祁东儿子家遭祁东县公安局绑架。

二零零零年七月,谢老夫妇回到长沙住处,片警强令除了买菜不准出门,并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不堪办事处、居委会、派出所不断来电恫吓、骚扰,二老被迫再次离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谢务堂在冷水滩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和殴打,牙齿被打松。永州公安局勒索一万元,女儿凑了三千元才把谢老接回。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过年期间,永州公安借口钱没交齐,伙同学院街派出所绑架谢老,并于当晚被劫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同年三月,妻子谭香玉被劳教一年。

劳教期间,谢务堂夫妇被迫害出现多种病症,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先后被家人接回。同年十一月,谢老夫妇遭芙蓉区公安分局绑架。谢老遭毒打,被关十五天,勒索三百元。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日,谢老一家团聚吃午餐,十多名警察撞了进来……,谢与妻子只得离开了家。那年,流离在岳阳的谢老遭人诬告,被绑架,关押五天。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妻子被天心区国保绑架,被诬判三年六个月,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家被非法查抄,谢老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九月,遭监狱迫害的妻子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天心区国保大队警察将谢老夫妇强行抓捕。妻子被直接被劫持到省女子监狱。谢老被非法判刑四年八个月,于二零零八年二月被劫持到常德武陵监狱关押。

谢务堂离世时的照片
谢务堂离世时的照片

被迫害致晚期癌症的谢务堂,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被“保外就医”。历经一年多的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一岁。迫害谢务堂夫妇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是天心区国保大队大队长付胜文。

2、杨军良,男,原湖南师范大学化工学院副教授,曾患有脊髓空洞症,大小便失控,求治全国各大医院无效。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被列为世界疑难病的脊髓空洞症奇迹般的好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遭冷眼与歧视、单位及社区人员上门“谈话”,等等,年近六旬的杨军良如被压上了重重的石头,度日如年,不久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去世。

杨军良的妻子蒋德英,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行政工作人员。因为坚持信仰,先后六次被绑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在蒋德英住所围困数小时后,七、八名警察强行闯入,将蒋德英绑架,劳教一年,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警察把蒋德英推进“攻坚房”,对她拳打脚踢、罚站、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毒打得呕吐了强迫她吞回肚子里去,最后,脱掉她的内衣,在她身上写诬蔑法轮功师父的秽语。蒋德英被迫在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

二零零九年四月,蒋德英再遭绑架,劳教两年,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两个月后,腹部肿大,由家人接回。其后,蒋德英身体一直未见好转,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时许,离开人世,终年五十九岁。

3、黄启伦,男,七十八岁,长沙市人,曾是单位有名的“药罐子”,每年医药费数千元。一九九五年全家三口开始修炼法轮功,黄启伦身体日益健康,炼功四年,没进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粒药。他的老伴彭启健,原来不识字,修炼后,能通读大法著作《转法轮》。

一九九九年江氏迫害法轮功,黄启伦在居委会逼迫下写了不修炼保证,一个多月后忧郁去世。二零零一年他们的儿子黄勇辉因讲真相被判刑三年,关入沅江赤山监狱,被迫害致残(黄勇辉出狱后经长沙市残联鉴定为三级肢残),彭启健担忧操心,受到很大打击。二零零四年四月,七十七岁的老人离开人世。

4、现年七十三岁的张贵林,原系长沙县公安局刑侦副大队长,长沙县治安大队教导员。曾患脑溢血、高血压、支气管扩张等疾病;妻子谭祥杏,原有高血压、心脏病、风湿病、美尼尔氏综合症等。一九九八年张贵林夫妇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张贵林夫妇因到北京上访遭抓捕和关押。二零零零年十月,张贵林被劳教一年半,被开除工资,开除干籍。妻子谭祥杏第二次上访被抓,被毒打两天一晚,枉判三年。因在长沙市一看守所迫害致严重肺病,监狱拒收,家人被勒索两万元,又以房产作抵押,才将谭祥杏接回。

此后,张贵林夫妇长期被非法监视、骚扰,被强迫要请假批准才能出门。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六十岁的谭祥杏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张贵林不慎摔倒,脱离危险后,行动不便,不能自理。因没有经济来源,他儿子多次找县公安局、“六一零”、县政府要求给予一定生活费,遭恐吓威胁。张贵林在朋友的陪同下找到县公安局,女警黄罗曼拳打脚踢、口中谩骂,多名男警从办公楼上将张贵林抬出大门。

5、望城县雷锋社区的周德云曾因病瘫痪在床,炼法轮功后可以下地行走。二零零零年望城县公安、国保、“六一零”一伙人上门,给五百元钱,要周德云夫妇录像诽谤法轮功。周德云夫妇拒绝配合。从此,这伙人骚扰不断,多次抄家、恐吓。周德云屡受打击,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九年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五岁。

妻子吴金平,二零零三年被雷锋派出所无故绑架到望城县公安局,送劳教所一个月,非法罚款四千元。二零零八年,望城县公安将吴金平与几位法轮功学员从家中绑架。吴金平被劳教一年,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六、长沙地区被枉判重刑、屡遭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1、周景成,男,现年五十二岁,宁乡县人民南路饲料厂厂长。炼法轮功做好人,他曾多次捐款、出资为当地民众做好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十多年来,周景成被非法拘留八次、劳教两次、两次被枉判,受尽酷刑,牙齿被撬掉、肋骨被打断、耳朵被打的萎缩变形……屡次被勒索敲诈,饲料厂也蒙受巨大损失。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周景成被绑架到白马桥派出所,宁乡县国保大队、玉潭、梅家田等派出所警察刑讯逼供,反铐,毒打,再悬空吊铐。连续折磨了五天五晚。周景成第二次被劳教二年,在新开铺劳教所,遭多次毒打致全身紫绿,眉角被砸开一条大口子,缝了六针。

二零零四年九月,周景成在湘潭韶山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韶山公、检、法机构秘密诬判六年。周景成绝食四十九天,一百三十多斤只剩下七十多斤,奄奄一息被监狱拒收。二零零六年一月“六一零”将周景成绑架“收押”,在津市第二收押中心,警察唆使犯人把浸过屎尿的袜子强行塞入他口里。周景成绝食,遭野蛮灌食,撬掉八颗牙齿。转入网岭监狱关押期间,狱警用高压电棒电击周景成头部、下身、耳朵等敏感部位,有次电击一个多小时,周景成痛苦欲绝,全身布满烧焦的伤痕。在狱中遭毒打,有次被上铐十天十夜,周景成肋骨被踩断,双耳被打得血肉模糊,萎缩变形。周景成被迫绝食,遭皮管插胃强行灌食五百多天。

六年刑满,回家不到一年,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周景成讲真相时,遭县夏铎铺派出所绑架。十二月中被枉判五年,二零一二年三月初转入常德津市监狱关押至今。

2、言虹,女,48岁,原系榔梨镇半边街(第三居委会)主任,是该镇历年的镇人大代表、人大主席团成员。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言虹被强迫离职、开除工作。

言虹的丈夫下岗后,应聘在一家合资公司,公安为抓言虹,多次去公司骚扰、恐吓,使他失去工作。为了家中七旬老母、要上学的孩子,他只得到外地打工。

二零零零年一天深夜,言虹带女儿在亲戚家时,公安上门要言虹签字“不炼功”,言虹拒签,被强行带走。当时,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妈妈,我要妈妈,叔叔不要抓我妈妈”,“妈妈……”从此,孩子天天放学做完作业就坐在家门口等妈妈,天黑了不见妈妈回来,才一路抹着泪去另一条街头找奶奶。

言虹被关在长沙县看守所,四天三晚不让睡觉,遭市、县政保科恶警伙同山东、河北公安刑讯逼供。最后将她双手反铐,被六、七人按倒在地,用空白纸强取手指印。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言虹被判刑六年,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在狱中,言虹受尽酷刑折磨,被严管、禁闭一百多天,其中大部份时间被上脚镣手铐,多次例假期被禁闭迫害,导致血流不止。因被下不明药物加害,致言虹双目视物模糊,不能正常生活。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邪党“十七大”前夕,从女子监狱回家一个多月的言虹,被“六一零”绑架到看守所三个月。此后,当地“六一零”、公安经常上门骚扰。

3、雷扬帆,男,三十八岁,本科文化,原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人事处干部。出身于一个高知家庭,自小博览群书。一九九六年,雷扬帆看完《转法轮》后,深深感到此书超越于他以前所看到的任何一本书。

雷扬帆
雷扬帆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迫害。雷扬帆于七月、十月两次到北京上访,分别被拘留七天和一个月。为了不连累单位,雷扬帆被迫辞职。他的妻子周品君,因去北京上访被长沙电台解聘。

二零零零年四月,因参加法轮功学员交流会,雷扬帆遭绑架,被劳教两年。周品君克服孕期的种种不适,每月到新开铺劳教所看望雷扬帆。同年八月,他们的女儿涵涵出生。
二零零一年三月,周品君因制作真相横幅,被取保候审。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警察将周品君从家中抓走,当时,涵涵刚刚度过两岁的生日,雷扬帆与家人团聚才两个月。周品君被判重刑七年,关入湖南省女子监狱,遭高压强制洗脑,她放弃修炼并与雷扬帆离婚。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雷扬帆在望城县桥驿镇发神韵光盘时遭警察暴力抓捕。在桥驿派出所,警察用木棍横扫雷扬帆颈部,猛击他的后脑和头顶,木棍生生被打断成两截。五月八日,雷扬帆上网时被长沙砂子塘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被劫持到捞刀河洗脑班。长沙“六一零”与望城县国保合谋将他劳教二年,绝食二十多天的雷扬帆被强行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二零一二年六月解教,又被非法延期了一个多月。

4、尹福良,男,四十八岁,茶陵县人。原长沙中建五局三公司干部,助理统计师。法轮功遭迫害后,尹福良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到北京上访,被便衣绑架,遭毒打,由长沙市雨花亭派出所劫回后,被拘留十五天,原单位将他非法除名。两地分居的妻子承受不了,与尹福良离婚,带着小孩及所有钱物走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一日,尹福良与法轮功同修交流时被绑架再次被拘留。中建五局三分司和派出所强行把尹的户口迁回了尹的茶陵农村老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尹福良在橘园大道行走时,被雨花亭派出所警察绑架,被辗转关押于长沙市杨家山铁路看守所、茶陵县看守所、茶陵县拘留所,受尽毒打、凌虐。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雨花公安分局政保科刘科长,政法委廖副书记,雨花亭派出所刑警队汪队长,干事雷震及另一名干事一行五人,对尹福良施酷刑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尹福良被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茶陵县“六一零”非法抓捕尹福良,向其母亲勒索两万元“保证金”未果,第二次将尹福良劳教一年,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因在长沙县公安局发真相资料遭绑架,尹福良被劳教一年半,第三次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在关押期间,尹福良的母亲在各种压力下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三月解教后,茶陵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不断骚扰、监视,一无所有的尹福良被迫离开老家,漂泊他乡,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5、李玄刚,男,四十六岁,长沙县果园镇人。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李玄刚去北京上访,遭恶警毒打。其后,为讲真相,他被长沙县“六一零”判刑四年。后来,在亲友的帮助下,李玄刚投资赤壁陆水航电枢纽工程。

二零一二年四月,中共政法委头子到访赤壁,湖北省赤壁市“六一零”、国安、伙同长沙县“六一零”,国安无故将李玄刚绑架至赤壁市看守所一个月,又被劫持到咸宁市天照生态农庄洗脑班迫害。警匪向李玄刚的家人敲诈五十万元,威逼利诱,家人被抢劫豪夺四十五万元后,李玄刚被放回。咸宁市“六一零”一姓姚的竟毫不掩饰的说:“那些老太太们,我们抓了没什么用,还怕搞病不好侍候,关几天算了。我们就是要抓象你们这样年轻又有钱的,我们赤壁穷呀。”李玄刚回家后,一直受到长沙县中共人员非法监视。

长沙县“六一零”、国安是此案的主要犯罪责任人之一。

6、现年五十九岁的颜纯英,从小身体不好,长期吃药。一九九六年学了法轮大法,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病消失了,一身轻松,她告诉一双儿女都来学功。

迫害开始后,颜纯英和儿女们因上访遭绑架和关押。二零零零年十月,她的一对儿女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农场干部、派出所多次上门骚扰,非法抄家,柜子、箱子、锁都被打烂,把法轮功书、炼功服抢走,电话线拔掉。

儿子周军,从拘留所回家发真相资料,被湘潭公安绑架,劳教一年。工作单位湘潭运输公司将周军非法除名。

女儿周帅,原省航天局幼儿园幼师,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开除。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遭暴打,被劳教一年,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后非法加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颜纯英再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关在海淀区看守所三天,她同一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辽宁省。北方冬天,零下三十多度,寒冷异常,颜纯英被关在辽宁北票市看守所十三天。颜纯英被洪山庙派出所劫回长沙当晚,被关在洪山庙派出所内的、和下水道相通的一间小破屋里,就在灌满了屎尿的地下坐了整整一晚,第二天送看守所关两个多月,被劳教一年半。

颜纯英和她一双儿女遭非法关押,她不修炼的丈夫孤零零一个人在家,精神几近崩溃。那年三十的晚上,丈夫举着清香,独自在自家坪里向老天哭诉。邻居们目睹这一幕,也未免心酸……

颜纯英与儿女分别解教回家后,当地“六一零”、派出所仍经常上门骚扰。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女儿回老家湘潭县时,给父老乡亲发了一些真相资料,遭恶告,被湘潭县中路铺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七里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八月二十日被送捞刀河洗脑班三十多天。

二零一二年七月,当地“六一零”、派出所九人突然上门非法查抄,最后拿了桌上的二十多元真相币扬长而去。

7、曹志敏,女,三十八岁,原湖南省直汽车公司人事科干部。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眼疾不治而愈,善良的她还从工资积蓄中拿出三千元为社会公益事业捐款。一九九九年,曹志敏与长沙法轮功学员陈阳结为伉俪。

曹志敏和她的女儿
曹志敏和她的女儿

两人结婚不久,中共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曹志敏与陈阳来不及办喜酒,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乘车进京上访。在北京遭绑架遣返长沙,直接被劫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不久遭诬判,双双被非法开除公职。结婚时两人用近万元积蓄购买的电脑也被警察抄走。

陈阳被枉判四年,在湖南赤山监狱遭受长时间吊铐、电击等酷刑迫害,多次遭狱警殴打,两颗牙齿被打脱。曹志敏被枉判三年,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关押,遭强制洗脑,每天做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奴工劳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冤狱期满的曹志敏被劫持到芙蓉区“六一零”洗脑班一个月。

几年后,夫妻俩走出牢狱见面时,他们没有工作,没有住房,没有钱,一无所有。二老双亲因长期为他们担忧,经常受到恶人的恐吓,都积忧成疾,陈阳七十多岁的母亲患癌症,于二零零七年去世,八旬父亲身患尿毒症,曹志敏的母亲也患了多种疾病。

多年来,陈阳、曹志敏夫妻遭居委会等人员经常上门骚扰、监视。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曹志敏在送女儿去幼儿园时,被蓉园派出所、韭菜园街道办事处综治办的多名男子绑架,孩子吓得直哭。曹志敏被劫持到捞刀河洗脑班十七天。

8、刘丽霞,四十九岁,家住浏阳市集里片区,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5年,出狱后受到骚扰和监控。二零一一年中秋节前,在加油站给摩托车加油,被“六一零”及国保大队恶警绑架,直接送往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刘丽霞抵制迫害,被转回浏阳后,非法关押在公安局地下室,三名警察看守。凌晨,刘丽霞走脱,流离失所。

丈夫已过世,女儿读大学,需要费用……想到这些,为了制止持续的迫害,十一月七日刘丽霞回了家,第二天,她主动去找当地“六一零”头目陈经平讲真相,当即被绑架,强行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关押至今。

9、章富荣,五十二岁,长沙市机电公司职工。因进京上访,被多次拘留。二零零一年被劳教一年,在白马垅劳教所被铐,被打。二零零二年八月,章富荣被非法判刑七年,关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狱警暴力洗脑,长时间罚站、吊铐,不准睡觉,超长时间奴工、谩骂、殴打等。期间,丈夫因生意亏本,债台高筑,无力照管家,小女儿独自在饥寒交迫中盼妈妈快回来。

二零零九年四月,章富荣回家时,已被单位除名,丈夫在种种压力下与她离婚。家散了,基本生活都没有保障,无奈中,她申请低保,长沙市幸福桥社区要求必须写下“不炼功保证”后方可办理,她拒绝了这个无理要求,也被断了低保这条生路。为了养活自己,章富荣把自己的住房出租,靠租金维持生活。

10、年近七旬的宁乡县城老人李荣,两次被非法劳教,先后关在白马垅劳教所四年多。其后又被软禁在农村近两年,退休金被扣掉,生活无来源。被逼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在劳教所期间,李荣被电棍打、逼坐小老虎凳、长时间吊铐致不省人事;有次她的左脚掌被恶警踢伤,掌心都快翻过去了;恶警还用夹蜂窝煤的大火钳撬口塞入臭抹布,她满口牙被撬松,掉了三颗,“夹控”犯随时抓她的头往床上撞、拳打脚踩,不分部位,有时真是往死里打。

七、国防科技大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1、李志刚,男,四十三岁,原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军人,博士肄业。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轮功修炼。

李志刚
李志刚

二零零零年四月,因参加法轮功学员交流会,李志刚被国防科大政治部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广州部队劳教大队。

二零零二年八月,李志刚再遭国防科大政治部保卫处抓捕,二零零三年元月,被移送到北京总直属队军事检察院,在北京军区军事监狱看守所被关了八个月,受尽折磨。同年九月,李志刚被总直属队军事法院枉判五年,先后被关押在广州军区政治部郴州军事监狱和湖南津市监狱。二零零五年六月,国防科大非法开除李志刚的军籍。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志刚获释回家,派出所以各种借口不给他上户口。他的住处所属朝阳街派出所非法监控他,打电话或上门骚扰。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派出所及社区人员多次骚扰。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李志刚在望城县桥驿镇发神韵光盘时遭当地警察暴力抓捕,李志刚的腿被踢出血。在桥驿派出所,李志刚被毒打。身上所带三千元现金被国保警察抢走。拘留十五天后,李志刚被非法劳教二年,望城国保警察将秘密拘禁在捞刀河洗脑班的李志刚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因出现冠心病、高血压、肺气肿等病状,李志刚于同年九月三十日所外就医回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李志刚又被朝阳街派出所劫持到捞刀河洗脑班一个多月。

2、林睦成,男,六十一岁,原国防科技大学医院主治医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林睦成被迫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转业到长沙市开福区妇幼所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林睦成多次遭到开福区政府、公安分局、卫生局、妇幼所、“六一零”人员的强制洗脑,被截断生活来源,逼其放弃修炼,并株连家人。曾被绑架到国防科大派出所拘留十八小时。二零零二年十月六日晚,国防科大保卫处李松林、派出所李小兵等多人,强行闯入林睦成住处,非法查抄。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晚八时,国防科大的李松林、李小兵等,串通上大垅派出所及长沙市“六一零”、开福区“六一零”等机构人员,再次上门非法抄家,连夜暴力取证。三月二十一日,林睦成被转至长沙市看守中心,遭牢霸及犯人暴打。四月八日,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林睦成被关进新开铺劳教所十八个月。期间,受尽折磨、凌辱。曾被关进“严管房”加重迫害,被剥夺睡眠,大小便、说话都被强行限制。高压下,林睦成被迫害致严重病状,被“保外就医”。至今,中共恶人对林睦成的骚扰、监视从没停止过。

3、裴振鹏,男,三十多岁,家住吉林市龙潭区铁东龙东小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他品学兼优,同年考入长沙国防科技大学。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时,裴振鹏在上大学二年级。因他把假期回家从吉林带的真相光盘给科大的老师和同学看,被劳教两年,关押在部队劳教所。期满后,裴振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一直被软禁。长沙国防科技大学的有关人员在他毕业后,以他回家乡不安全为由,不让他转业到地方,也不给他安排正式工作。裴振鹏已被长沙国防科技大学关押多年。

裴振鹏母亲王秀兰
裴振鹏母亲王秀兰

裴振鹏的母亲王秀兰,曾是吉林市龙东一个炼功点的辅导员,因坚持法轮功信仰,被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父亲裴继林,对自己的信仰坚定不移,被两次非法劳教。

国防科技大学政治部、保卫处、派出所,对国防科大所有被非法抓捕、判刑和劳教,以及被迫害致伤和致残、致死,以及精神失常、流离失所或失踪,及被非法开除的法轮功学员负有主要责任。

八、长沙地区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迫害的部份案例

1、徐敬娴,现年62岁,长沙市建筑公司职工,家住开福区竹山园。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敬娴因坚持信仰,多次遭抓捕,竹山园社区长期对她家非法监视。

徐敬娴
徐敬娴

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开福区“六一零”、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主江、王建光、刘静,及新河派出所警察,将徐敬娴一家三口绑架。未修炼法轮功的丈夫和儿子分别被判劳教一年三个月和一年六个月,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徐敬娴被枉判三年,关押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当时,“六一零”人员还胁迫徐敬娴丈夫与她离婚。原本温馨幸福的一家人,无端全都成了邪政的囚犯。

徐敬娴一家被绑架后,开福区公安、新河派出所警察在徐家没有任何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所有值钱物品被洗劫一空,抢走现金两万六千余元。

长期骚扰、威胁、监控,关押下,徐敬娴的丈夫积忧成疾,二零一一年患胃癌被切除胃部2/3。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徐敬娴因讲真相,遭天心区坡子街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其丈夫失去妻子照料,精神上又受打击。

2、现年三十八岁的熊金泽,在二零零六年流离失所期间,其家人在天心区国保警察的严密监视下,被小轿车碾压致死,襁褓中的女儿受重伤。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熊金泽因上访失去工作,被劳教三年。在新开铺劳教所,被关禁闭,受酷刑。六月天,被强行穿约束衣、戴厚重头盔,双手被捆绑于胸前,熊金泽只能张口呼吸,浑身无力。三年半后,奄奄一息的他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天心区国保大队、裕南街派出所、坡子街派出所几十人将熊金泽绑架,其住家和办公室被洗劫一空。熊金泽被劫持到长沙市看守所期间,妻子提前临产。

熊金泽绝食抵制非法关押,从看守所出来后,被迫离家,姨母帮着妻子带小孩。天心区国保警察为找熊金泽,对其妻女严密监视。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六日晚,姨母怀抱小孩,与熊妻在住家附近行走,一辆轿车从她们身旁经过,驶入这条前方不通车的小路后,突然急速倒车,妻子惊呼跳开,姨母奋力将怀中婴儿抛开,便被撞倒、碾压。熊金泽八个月大的女儿被抛在沙堆上,断了四根肋骨,遍体鳞伤;姨母在车祸中丧生,整个人被压烂了,右腿骨头断裂、翘出,骨肉分离,惨不忍睹。受害人亲友强烈要求追查肇事者,遭到警方恫吓。在公安国保骚扰和非法监控下遭此横祸,受害人已冤死多年,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天心区国保大队大队长付胜文难辞其咎。

照片:熊金泽八个月的女儿被摔断四根肋骨
照片:熊金泽八个月的女儿被摔断四根肋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熊金泽被劳教两年,在新开铺劳教所,被迫害致病,脖子上长了两个大肿瘤。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熊金泽被夹控人员推倒,导致胯骨粉碎性骨折,当时就不能动了。到长沙市三医院检查时,医院要预交治疗费五万元。劳教所当即在门诊就把熊金泽推给了家人。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长沙市国保、望城县公安局及“六一零”一伙人无故上门抄家,熊金泽残病在身,熊妻周敏被绑架,拘留十五天。

3、刘月英,六十三岁,住长沙宁乡灰汤,从小有病,后在工业建设事故中,左脚被打断,背脊、腰部、头颈等多处受伤,久治不愈,有时病情恶化难以自理。一九九九年二月学法炼功后,刘月英无病一身轻。

法轮功遭迫害后,刘月英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绑架,关了五个多月,非法罚款四千元。一名公安穿着皮鞋踢刘月英的残伤左脚。

二零零二年八月 七日晚,公安刑警“六一零”十几人抄家后,把刘月英抓到派出所打得全身一点好肉都没有。同年九月初,当地“六一零”、公安要刘月英去洗脑班。当时刘月英的丈夫重病卧床、小孙儿摔跤骨折,老小都需要人护理。这种情况下,九月二十二日,公安又把刘月英骗到派出所,并被劫持到县看守所。其丈夫又急又气,两个小时后去世。刚处理完后事,刘月英马上被强行劫持白马垅劳教一年。

4、谭觅觅,女,三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因经销法轮功书籍,被非法判刑三年,其未修炼的父亲也被枉判五年;二零一零年七月,其父无故被绑架到捞刀河洗脑班。

九、长沙地区法院枉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1、宋放鸣,五十五岁,长沙市蔬菜公司退休职工。曾经备受肾炎、肾结石、关节炎、甲亢等多种疾病的折磨,人瘦得皮包骨,只有六十多斤,医生曾对宋说,她活一时算一时。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体重上升到一百多斤。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宋放鸣因坚持修炼,先后五次遭绑架,其中二零零二年被劳教一年。

宋放鸣
宋放鸣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天心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坡子街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人员闯入宋放鸣的母亲邹桂华家,劫走了两大车物品,将宋放鸣和邹桂华老人强行抓捕。其后,宋放鸣被天心区检察院起诉。

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天心区法院非法庭审。辩护律师为宋放鸣作无罪辩护,指出: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国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违反宪法规定把法轮功定为“×教”。宋放鸣为了强身健体,修炼法轮功,提高自己的心性,祛病健身,没有犯罪,应予立即释放。

三月十日,审判长黄觉平宣布对宋放鸣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2、阮放华,六十岁,沅江市造纸厂原“二抄车间”车间干部、工会主席。他诚恳忠厚,工作兢兢业业,被评为“厂级劳动标兵”。原患有血吸虫病的他,修炼法轮功后,病好了,烟瘾、酒瘾也没有了。

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二零零五年,他被单位解除了车间干部职务,一家人回到长沙。因讲真相,阮放华曾两次被劳教。第二次在新开铺劳教所关押期间,出现严重病态,血压高达220,被“所外就医”。

阮放华
阮放华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岳麓区国保大队以欧阳振源为首的警察拉闸断电,骗开阮放华的房门后,将他非法抓捕。八月三日晚,未经任何司法程序,阮放华被岳麓区国保警察劫持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即捞刀河洗脑班)二十二天。八月二十五日,阮放华被转往宁乡县看守所继续关押。九月二十日,岳麓区国保大队对阮放华出具逮捕令,家人请来北京律师为阮放华辩护。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对阮放华非法庭审。北京律师金光鸿为阮放华做了无罪辩护。金律师说,当局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且违背人类良知和道德,违背社会正义;金律师郑重指出:宪法赋予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有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司法机关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和处以刑罚,是对法律的亵渎,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信仰迫害以及人权灾难,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之一。呼吁法庭秉承良知,依法办案,将阮放华无罪释放。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在岳麓区法院审判长黄波署名的判决书上,阮放华被诬判三年。阮放华提起上诉,长沙市中级法院二审仍作出“维持原判”的非法判决。六月八日,阮放华被劫持到网岭监狱关押至今。

十、长沙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中共官员

以下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长沙地区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姓名及任职情况。

以下人员对其任职期间全市所有被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和判刑、以及被迫害致伤、致残和致死、以及精神失常、流离失所或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历任长沙市邪党书记

1、阳宝华,男,一九四七年九月出生,现年六十五岁,湖南衡山县人,任职时间:一九九八年二月——一九九九年十月,现任职务: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阳宝华
阳宝华

2、张云川,男,一九四六年十月生,现年六十六岁,浙江东阳人,任职时间:一九九九年十月——二零零一年八月(兼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现任职务: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云川曾任职务:二零零一年八月——二零零三年三月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二零零三年三月——二零零七年八月任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二零零七年八月——二零一一年八月任河北省委书记。

张云川
张云川

3、梅克保,男,一九五七年三月出生,现年五十五岁,湖南汉寿县人,任职时间:二零零一年八月——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现任职务: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一九九九年二月——二零零一年八月,梅克保曾任中共衡阳市委书记,是当时迫害衡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责任人。



梅克保
梅克保

4、陈润儿,男,一九五七年十月生,现年五十五岁,湖南茶陵县人,任职时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今。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陈润儿曾任中共湘潭市委书记,是当时迫害湘潭法轮功学员的第一责任人。

陈润儿
陈润儿

历任长沙市市长

1、杜远明,男,现年六十八岁,河南省杞县人,任职时间:一九九八年一月至一九九九年十月,后任湖南省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湖南省政府农村工作办公室主任,于二零零八年八月退休。

杜远明
杜远明

2、谭仲池,男,一九四九年十月出生,现年六十三岁,湖南浏阳人,任职时间:一九九九年十月—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现任职务: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湖南省文联主席。

谭仲池
谭仲池

3、张剑飞,男,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出生,现年五十岁,湖南邵东县人,任职时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至今。

张剑飞
张剑飞

历任长沙市邪党政法委书记

1、谢树林,男,一九五四年五月出生,现年五十八岁,湖南长沙人,任职时间:二零零零年九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现任职务:长沙市政协主席、长沙市对外友好协会会长。一九九六年十月——二零零零年九月,谢树林曾任中共长沙市开福区委书记、区人武部党委第一书记,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零零年九月期间迫害长沙市开福区法轮功学员的第一责任人。

谢树林
谢树林

2、张湘涛,男,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出生,现年五十五岁,湖南祁东县人,任职时间: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一一年九月,现任职务:长沙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张湘涛曾任中共望城县委书记,望城县作为长沙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区,张湘涛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张湘涛亲自指挥了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二零零九年中共窃政六十周年期间和二零一零年上海世博会及广州亚运会期间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对其任职期间全市所有被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和判刑、以及被迫害致伤、致残和致死、以及精神失常、流离失所或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张湘涛
张湘涛

3、虢正贵,男,一九六四年九月生,现年四十八岁,湖南望城县人,任职时间: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今。二零零四年三月——二零零八年一月,虢正贵曾任中共宁乡县委书记,是当时迫害宁乡法轮功学员的第一责任人。任中共宁乡县委书记之前,虢正贵为宁乡县县长。

虢正贵
虢正贵

历任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1、吴志斌,男,原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中共长沙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作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 “六一零” 是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指挥。凡是涉及到法轮功的案例,不仅劳教、判刑决定由“六一零”内定,而且连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办理“保外就医”、“假释”以及亲属探视都必须得到当地“六一零”的同意。

据悉,吴志斌至少从二零零一年三月即已担任长沙市“六一零”头目(具体任职时间可能更早),可以说,从吴志斌任职起至二零一一年,长沙每一位遭非法劳教、判刑、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的背后都有来自吴志斌的操控。二零一一年吴志斌退居二线,任中共长沙市委督办专员。吴志斌电话:13307310607、宅85070065

2、吴凯明,男,原长沙市“六一零”副主任、专职主管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对外谎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吴凯明至少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捞刀河洗脑基地成立时)即已担任长沙市“六一零”副头目(具体任职时间可能更早)。可以说,从其任职起至二零一一年,长沙每一位遭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的背后都有来自吴凯明的操控,而作为专职主管捞刀河洗脑基地的“六一零”头目,吴凯明对该洗脑基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负有主要责任。二零一一年,吴凯明已到法定退休年龄,不再在“六一零”任职。吴凯明电话:13319578855、13308408731、宅85133270

吴凯明
吴凯明

3、胡亚军,男,二零一一年接替吴志斌出任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亚军电话:13787151617、办88667548。

4、邵云辉,男,二零一一年接替吴凯明出任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主管捞刀河洗脑基地与教育处。邵云辉电话:13975362119、办88667550

历任长沙市公安局邪党书记(局长)

1、谢树林,男,一九五四年五月出生,现年五十八岁,湖南长沙人,二零零零年九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任长沙市政法委书记,二零零零年十月——二零零八年七月任长沙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现任职务:长沙市政协主席、长沙市对外友好协会会长。一九九六年十月——二零零零年九月,谢树林曾任中共长沙市开福区委书记、区人武部党委第一书记,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零零年九月期间迫害长沙市开福区法轮功学员的第一责任人。

2、龙建强,男,一九五三年二月出生,现年五十九岁,湖南望城人,原长沙市公安局局长(任职时间不详),二零零八年七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任长沙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卸任时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现任职务:长沙市政协副主席。

龙建强
龙建强

3、李介德,男,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出生,现年五十岁,湖南邵东人,任职时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至今。现任职务:长沙市副市长、长沙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李介德
李介德

结语

综上所述,本文所列举的只是长沙地区局部统计中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每一个案例都有直接犯罪行恶者,而其背后黑手来自于中共系统,所谓的中共“上级”相关人员,包括上文所记录的长沙地区中共官员罪责难逃。

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在世上所做的任何坏事都要承受与偿还。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事实上已将自己的生命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真心奉劝文中所有记录在案的长沙市中共官员,明辨是非,将功赎罪,给自己与家人留一条后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