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市张成珍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九六年初喜得大法走上修炼之路的。过去我是个个性很强、得理不饶人的人,身体也患有肝、胆、腰等十多种病,无法上班,只好买工龄。通过修炼大法,我的心性提高得很快,在生活、工作中都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体也越来越健康,身体和心灵都得到大法的净化,每天都沉浸在修大法的无比喜悦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从此我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骚扰、抄家、勒索、绑架、关押等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份,派出所与我单位厂里的人互相勾结,先后两次把我非法关押在船山派出所,家人被勒索一千元钱。厂长唐和林及向群华、甘敏、梁雪几个人非法把我开除了。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我和其他功友在公园里炼功,又被派出所绑架到了吴家湾看守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七月份漆朝军又带人把我绑架到了船山派出所非法关押四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一个晚上,船山派出所一帮人闯到我家,抢走了我师父的法像、经文、蒲团;逼得我在外面呆了大约十天才回到家里。

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六年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工业园区的翟某带人把我绑架到龙坪非法关押四天。

二零零三年,邪党开十六大期间,工业园区书记梁某、肖某(女)领着一帮人和我僵持了大约四个多小时,他们又把我绑架到了龙坪,非法关押了四天,当时我家老人因患了癌症,得知我又遭绑架,老人一时承受了住这个沉重的打击,一气之下再也没有苏醒过来。因为经常有恶人、警察、国安到家中骚扰,他们的恶行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多次遭绑架,心理压力特别大,为了免遭迫害,我不得不离家出走,到外面呆了很长的时间。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四个国安人员在我家附近蹲点,看见我一个人出去,他们就立即猛扑上来,我当时就大声向路人喊道:国安抓好人了,救命呀!几个国安人员一听,马上把我拖到车里送到了国安大队,下午就把我劫持到了灵泉寺看守所。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绝食六天,他们每次非法审问,我都拒绝回答。后把我劫持到收教所关了八天,还是家人交了两万元押金才出去。

二零零八年在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一群恶人又闯到我的家门口叫开门,当时我误以为是朋友来了,一打开房门,两个恶人一拥而入,拉住我的双手就把我拖出十多米远,我大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把我绑架到了北门收教所后,他们又返回我家抢走了师父法像、五本《转法轮》、法轮图、经文、电视机、VCD及两个收录机,抢劫后又返回收教所,问我姓名,我不说。他们就打我的头,富源小区的黄杰问我,见我不回答,他气急败坏的把凳子顶在我的头上,把我送到了洗脑班。他们叫我写心得体会,我不写,他们就罚我站了四个多小时,恶人卢志文还对我拳打脚踢,又劫持到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又把我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一年五个月零五天。在非法劳教期间,狱警安排了三个帮教人员:杨丽太、姜玉梅、还有一个姓王的,她们在七大队长任凤鸣的指使下对我大打出手,几个人把我按到地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腰被她们打伤,半个月后才好,还便血,经常被她们罚站,几个包夹没有一点人性,她们在狱警的唆使下已经变得疯狂而没有理性。有一次,她们还用晾衣架敲打我的嘴,她们有的按住我的双肩,有的按住我的腿,把腥臭难闻的小便灌进我的嘴里,我的两只脚肿得象包子,她们还经常变换多种手段对我进行人格侮辱,还经常写诽谤师尊的语言。有一次她们把那些谩骂师尊的恶毒语言写在凳子上叫我去坐,我不配合,她们就罚我站了三天,那几个包夹说:“这次看你是安了心的(不转化)!”我严正告诉她们:“无论你们采取什么手段,我是坚决不走转化之路的!师父叫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第二天早上,我脚上的肿也奇迹般的消了,环境比原来宽松一点。她们转化不了我,叫我每天干16个小时的活,还不准上厕所,进出还要打报告,后来我们所有不转化的学员既不打报告也不干活了,同时拒穿囚衣。狱警就威胁我们要延教,不让我们洗头、洗澡,把冬天的衣服给我们收了,到了下半年十一月份天气很冷时,同修们还穿着很单薄的衣服,有的同修冷得全身发抖。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遭绑架,经济被勒索

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我在油房街菜市场与几个同修正在谈心,被南强镇三大队六社的杨队长和协警吴家兴绑架到了富源派出所,当时一起遭绑架的还有张秀蓉、苏德荣夫妻二人。市场内外的人很多,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劝善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们在警车上就叫他们放人,吴家兴说他们半年没得到奖金。还动手打苏德荣的耳光。我和张秀蓉马上制止他们行恶。所长问我,我拒绝回答,他们就把我和张秀蓉铐在窗子上。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是救人的。他指着(从我家抢来的)师父法像。我看到他们对师尊无礼,就告诫他们:“师尊是最高的神。”并对他们讲真相。当天下午五点多我回到了家里,家人交了3000元罚金。回到家里一看,师尊的法像、DVD和一些资料被这帮恶人全部抢走了,当时被绑架时包里还有一本《九评》、四个神韵光盘、几个书签和一些护身符,真相手机也被他们抢走。到了五月七日晚上十点多钟,他们又开着车到我家来骚扰。他们见我不开门,就要撬锁。当时我为了躲避他们,就从后窗往下跳,结果我的脚刮在雨棚上被戳了一个洞,血流不止,他们闻声跑了过来,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你们的良心哪去了?我就是不配合!”乡邻们都跑出来看,纷纷谴责这帮人的恶劣行径,他们的丑事一败露,自觉无理便开车溜走了。

以上所述的都是本人这些年所遭受的迫害经历。我们正告那些还在对大法和大法徒行恶的人:你们一定要清醒,不要再效忠邪党,中共的暴力统治是不得人心的,历史上凡是迫害信仰佛法的修炼者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天理的惩罚,在这寰宇更新的历史巨变的紧要关头,千万不能糊涂,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及时悬崖勒马,守住自己的良知,不要为了眼前这点蝇头小利而丧失自己的生命和未来!为了自己和家人,及时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脱离中共,赶快清醒,为自己赎罪,免遭淘汰,否则,一旦真相大显,迫害一结束,你就悔恨莫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