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政府官员和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我是年近七旬的老年大法新弟子,几年来一直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近几年师父的一次次讲法使我认识到大法弟子不能只从大法中索取,而应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完成自己的使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自己的责任!呆在家里就有负罪感。于是几乎每天上班式的背包出发,讲真相去。

起先由于怕心,讲真相避开官员和公检法的,所以先打听对方是干什么工作的。后经学法认识到政府官员和公检法都受了党文化毒害,在中共的高压下,他们虽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了罪,也是被救度的对像,让他们明白真相可起到震慑邪恶、制止迫害的作用。我心里念着“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放下怕心,主动找这类人群讲真相,真感讲真相不难。下面把自己对这群人讲真相的几个片段和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

“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一个星期天上午,见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我急步走上去敲开了车窗,里面一中年男子问我干什么?我回答:“给你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请牢记在心保平安。”男子马上沉着脸,瞪着眼问:“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你不就是个什么官员吗?”男子接着说“我是管610的。要不是我今天休息,就把你带走!”他是在装腔作势。我不害怕,带笑反问一句:“管610的?那就更应知道‘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天理天法。中医就讲‘天人合一’嘛,违背宇宙规律,伤害天理,后果可怕啊!如果你带我走,正好坐下来给你讲个透。”

这时我递進去一盘神韵晚会的光盘,告诉他这是纯善纯美的中国传统文化,大陆是演不出来的,全家看看保平安。他接过去将漂亮的包装反复的看了这面看那面,然后放在方向盘前边,缓和的说:“你快走吧。”我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嘀”的一声车开走了,看的出他害怕。

我告诉他,老百姓见他们一是害怕,二是憎恨

一天路过理发店,见里面坐着很多男女等着理发,我走進去,店主说人多,要等,我想正好讲真相呢。闲聊中得知身边一位是武装部的,我就面对大伙讲真相。首先让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下来讲法轮功是什么,并已洪传全球;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怎样迫害?为什么要给世人讲真相?偶有一些发问的,我都给予详细解答。也有的感叹“真善忍好啊!不能伤天害理呀!”“人在做,天在看啊!”入邪党及附属组织的纷纷退出,接受了神韵光盘。也有人说:“洁白的墙壁上叫你们贴的难看死了。”(指我们贴的真相不干胶)我说,白墙贴上真相资料更显眼,会招来更多的人看,能救更多的人,相比之下哪个重要?

那个“武装部”的静静坐那理发,一声不吭,理完发径直往门外走,等他出门转身,我追上去说:“请先生留步!”他停下来,我递上《明慧十方——走出政治,走入修炼》光碟,慈善的说:“请看看这位老清华、老公安核心人物的人生历程吧。”他欣然接受。我问他,你知道老百姓见穿你们这身衣服的是啥心情吗?他摇头,我直言:“一是害怕,二是憎恨。可不要为中共行恶啊。”他连点头:“哦,哦!你真是个好老太太。”

又一天,我在一商场里看到一公检法模样的人正隔着玻璃盯着大马路上的行人车辆,门外停着有“公安”字样的警车。我凑上去问他是公检法的吗?答曰:“不是”。我想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首先是条生命,救下人命要紧。我用社会现状指出全党腐败,中共邪恶、道德滑坡、天象变化等说明大难就在眼前,都是人心败坏造成的;讲“人不治天治”(《转法轮》)的法理,劝“三退”的道理,不要当中共的陪葬品。他很认真的听着,承认自己是公检法的,说:“您放心,我不会带你走。”我说,你把我带走也行,我可以把民众的心声带给你的上司和同事,以后不要迫害法轮功。我又讲法轮功学员怎样帮助年逾古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拾荒老妪;怎样帮助丈夫横遭车祸无人问津的外地拖儿少妇……然后发问:偌大一个中国,这类事有多少?我一个老太太能有多少钱?能救几个人?法轮功要求修炼人按“真善忍”做超常的好人,无私无我,反遭迫害,而那些豪华酒店的停车场每天到点就停满了官车,你说这天理能容吗?讲到此,那人有些激动,说自己是党员,姓某某,“给我退了吧,您真是个好老太太。”劝我大热天歇着点。我送他《九评》,他说已有这个,收下了《明慧十方——走出政治,走入修炼》光盘。

出门后,我直奔警车,敲开车窗,车里人正玩手机,我抓紧劝善劝退,他连连回答:“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今年入夏后,看到街头巷尾警车多起来,联想到周永康流窜到过我地,肯定又下了毒招,为探究竟,我又敲开一警车,了解到邪恶的上司给警员下了任务,要求人、车上路,也要抓法轮功学员。我赶快大讲法轮功要求学员按天理天法做最最好的人,谁迫害天理谁遭恶报。“中共为啥不到外国去抓?不到港澳台去抓?!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啊!”

电话铃响了,此警官一边听电话一边看着我点头:“我知道了,我在打电话,在工作,不能跟你多说,快走吧。”这时从后面来一毛头小伙,拿着一叠表格,准备交车里的上司,见我没走,便露凶相。我带笑指着天空说:“‘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天理天法,不可违背。记住‘法轮大法好’保平安。”小伙立即收敛了凶相,车开走了,可惜没来得及给他们“三退”。

“世人要都真善忍就好了”

前不久,本地一同修被抓,损失很大。听说“610”一重要成员不信神佛,很为邪党卖力。这样大法弟子遭迫害,害人者造业。我立马想到要从“善”出发,制止迫害,救人。

我约一同修设法径直找上“610”的家门。進门即称自己是不速之客,但不是求他帮忙,而是为他全家的平安和未来帮帮他们的忙。他一听,一脸愕然。我直言他不信神灵、迫害法轮功的危害。他听着脸色发青,躁动不安,出于礼貌,他还是极力按捺着自己。同修加紧发正念,我抓紧用实例清除党文化对他的毒害。

过程中他慢慢安定下来、平静下来。接下来我就从中国神传文化——老子、炎黄、儒家、释教讲到爱迪生名言,他很认同,很有兴趣的插了不少话。我又列举中共屡次政治运动给国家、民族、民众带来的各种灾难,每经历一次运动,民风、人心就下滑一次;讲五四年、五八年中共闯民宅抢粮食,饿死多少种田人。这些他没经历过,但入神的听,默不作声。又讲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可已洪传全球并受褒奖的盛况,他很认同,说自己在台湾看到那边法轮功是很火热。我还用大陆官员的升官梦、发财梦对照被判入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老小,过年时都拒收同修捐送的财物来证实法轮功是块净土。他连说“是真的”。我们还讲法轮功学员遇到问题向内找是李老师赐给弟子的法宝;还讲修炼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等,他频频点头,气氛融洽了。他感叹中国一党专制,它说了算,要是多党制情况就不同了,也流露出他们压力大,我让他用智慧和技巧善待被关押的同修和所有大法弟子,用官场盘根错节的关系帮帮被抓的同修,为自己、为子孙积福德。他频频点头,也作了“三退”。

见已达到预期目地,我们起身告辞。他感慨的说:“世人都‘真善忍’就好了。”后来听被放回的同修说此人和其他成员很尊重、很善待他。当然,被抓同修正念正行和师尊的加持是第一位的。

他们都是师父送来的有缘人

一天,刚上马路边的人行道,就遇上一官员模样的人,我主动搭话,得知他是信访官员,我陪他边走边讲,很轻易的他就同意“三退”。分手时,他一边高兴的接受资料,一边念着我送他的“顺意、顺意”这个名字,还连声说“谢谢。”

在商场门前的停车场,一席话又把一政府纪检官员劝退了。

再往前几步,一男子要骑摩托车出发,我赶紧用几句简明扼要的话劝其“三退”。他说,我是党员,可怎么退?上哪去退?我告诉他心动天地知,头上三尺有神灵。他满口答应退,并自报了姓,我送他一个名字。

又一次,我一進商场,就见对面柜台旁一男士在那转悠,我上前问贵姓,他相告后显得不安,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福音,他开口就念。问是党员吗?回答“是”。我说你们都知道的,中共干尽了坏事,贵州出了“藏字石”,上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天机尽泄!现在全球“三退”自救,你也表达退掉吧!他连连躬身点头:“好、好。”完毕,做贼似的朝门口逃走,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在柜台内上班的同修全看在眼里,觉着好笑,说这人转了好半天,自己不方便讲,就是等你救他的,看他又等你,又怕你,退完就跑。我寻思:他怕我吗?

还有一次,我在一三岔路口的交警岗亭边给交警和两社会青年讲真相,从右前方驶来一骑摩托车的中年妇女径直转到我右边停下看着我笑。眼前这位漂亮、面善的女士,我记不起是谁,就上前问:“你认识我?”她笑着摇头,说是听我讲得好就想听听,并主动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党员,丈夫、儿子、姑娘全家五口都是党员,都在行政工作。我说你家这种情况到天灭中共时太危险了。因为你们在血旗下发毒誓要为它奋斗终身,把一切全献给它呀。我告诉她怎样才能自救。她连说,退吧退吧。她用真名实姓将全家五个邪党退了。我特别嘱她一定要把此事跟其他家人讲清楚,要从内心同意退才管用。她说:一定、一定。我带的《九评》和其它资料都发完了,仅有一盘《神韵》和两护身符送给了她。她咨询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细节,然后千恩万谢。我说,是我们慈悲的师父救的,应谢大佛。她连忙跟着说:“谢大佛!谢大佛!”

其实,公汽上、电瓶车上、火车和长途汽车上都是讲真相的好场所。贵州地质公园的“藏字石”门票和大法护身符给我讲真相帮了大忙。我先出示“门票”或“护身符”,让乘客看清上面的字,告知“藏字石”在中央10台播过,某报刊也登过,再讲真相就容易多了。在这些场所,劝退过不少高校生、上班族、司机,也有省市劳模、官员和军队干部。一天又一天,不知敲开过多少车门车窗,讲了一个又一个,劝退一个又一个,我不执着数字,也未合计数字。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平平常常的,没有惊险,没有扣人心弦。几年来讲真相中,我从未遇到过一例惊险或有惊无险的,这不都是师父在铺垫着一切,不都是师父法身和正神在呵护着弟子吗?只要正念正行,真的如《明慧周刊》上同修所述:讲真相真的不难。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又明确的给我们开示:“这些邪恶的因素被大量的销毁至尽了”。所以讲真相真的没那么难,真的没什么可怕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心中装好师尊的法,在这稍纵即逝的正法最后时刻,真正的形成一个整体,去多救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