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8)

中原蒙难 古城奇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接上文

七、朝阳市公安系统人员贪赃枉法、巧取豪夺

十多年来,朝阳市公检法司的部份人员,在权利的诱惑下完全出卖了自己的良知,在中共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十几年中,借机疯狂抢夺与搜刮钱财据为己有,贪赃枉法、巧取豪夺已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而且勒索与搜刮钱财的名目繁多,如所谓的“罚款”、“押金”、“保证金” 等,他们惯用的手段以判刑、教养相要挟向家属敲诈巨额钱财,甚至有的要求家属宴请,还要妓女作陪,花天酒地、无恶不作。比强盗、劫匪更加公开化、合理化,毫无顾忌。频频榨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汗钱、养老钱、供孩子念书钱,有的孩子因此而失学,有的家庭负债累累,甚至最终被敲诈的倾家荡产。这样被迫害的家庭遍布着朝阳大地。本文所列举的也只是其全部罪恶中的星星点点而已。

1、朝阳市双塔区“六一零”恶徒明目张胆勒索钱财

多年来,双塔区“六一零”恶徒们惯用的敲诈手段,以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为借口,向家属敲诈勒索,有罚款最多的达五万多元之巨,最少的也有几百元。一农村法轮功学员讲,他们那里一个恶警公开说:“最近没钱了,摩托车也没油了,找法轮功学员要点钱花……”

朝阳市双塔区“六一零”以及政保科科长白文友,在某日指使四名恶徒侯文、王刚、包××(外号包青脸)等,到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恶徒们要挟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向其要钱,并厚颜无耻地说:不能白来一趟,怎么也得给拿点儿,现在没钱花了,到处划拉点,到这要的还算少的,到别处还得更多呢,现在拿一千就行。临走时恶警说,过一会儿给我们送去,但不能一千了,得送两千。

白文友几年来充当江氏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侵吞法轮功学员钱财。二零零一年十月,以双塔分局和红旗派出所为首的恶警对一资料点进行洗劫,被抢走打印机两台,电脑三台,速印一体机一台,存折两个(共存有五万元钱),以及大量耗材,一台车被抢走,白文友将车据为己有,车牌号改为:辽ONO177。

2、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白文友勒索钱财购买豪宅

辽宁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后改称为国保大队)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白文友,不仅直接抄家、野蛮霸占法轮功学员的财物,还经常以劳教、判刑来威胁学员的亲属,进行敲诈勒索,少则百元,多则几万元。白文友用搜刮来的钱财购买豪宅。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白文友在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曹志勇和胡建国等人之后,又野蛮地霸占了他们的私人用车--一辆松花江微型,并换了车牌号,现为“辽O--N117”。恶徒白文友经常开着此车四处打家劫舍,私闯民宅。

几年来的强取豪夺,使仅靠国家俸禄养活的白文友成了暴发户,并在长江路二段(原三盛小区)购买了一座豪宅,所需资金大部份都是从法轮功群众手中搜刮来的血汗钱。

曾经勒索被非法关押在朝阳第二看守所里的于慧娟家属,当时白文友亲自厚着脸皮向其丈夫要钱,家属不从,看家人态度坚决就讨价还价从3000元降到1000元,又降到500元,再降到300元,最后说200元钱,再不掏钱就不放人了。丈夫不忍心看到妻子再受折磨,也怕被这些暴徒害死在这里,只好掏出了钱给了白文友,白文友接过钱后还假惺惺地开了一张收据,开完后却把收据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3、原龙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孙旭、黄殿相搜刮钱财无数

孙旭、黄殿相积极追随中共残害善良,并对所有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勒索搜刮钱财,从几万到几百不等,有时家庭被多次勒索造成负债累累。

在早期对进京上访的被劫持回来的法轮功学员,第一时间马上搜身翻找钱财,包括鞋底、内衣,衣缝,韩亚胜等人直到翻着钱才露出贪婪的笑容。他们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时,到处翻找的非常细,不难看出他们真正目的是借机翻找现金,连衣兜里的零钱、硬币统统都被抢走。

几年中这伙恶人借手中职权明目张胆的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数目惊人。一次黄殿相对一女法轮功学员说:“你家条件那么好,5000元钱还不掏,赞助我们点儿。”后又觉得自己说走了嘴,对身边同伙说:“咱们说的话,可别让法轮功以后当作证据来搞咱们……”恶警韩亚胜说,“你们吃喝嫖赌我不管,说说也就算了,但跟法轮功沾边儿就不行… …”

曾对二零零五年前被龙城区公安分局迫害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调查核实:仅被勒索的保证金高达:184,604元。

注:黄殿相现已调职朝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4、朝阳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抢走新婚贺礼钱不归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朝阳电视台二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开发区公安分局案件大队大队长张华、杨磊、李宝有、安鹏飞、石光等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薄彩凤家中,以其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为名,将其家中电视、VCD、电视接收器等抢劫一空,并且抖出箱柜中所有衣物搜钱,连灶膛也搜过,将家中翻得一片狼藉。因薄彩凤不在家中,张华等竟将其刚结婚十天回娘家探亲的女儿曹燕燕劫持做人质,并扬言让其母薄彩凤换女儿, 当时将曹燕燕包中结婚时亲友随礼的八千二百多元现金由杨磊抢走。家人找张华要钱,张华找各种借口拒不还钱。

张华、李长兴片警王刚五次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牟丽华,每次都被勒索钱财后才放回。牟丽华曾患白血病多年,靠输血维持生命,全村皆知,炼法轮功后才有了第二次生命。由于张华带多名警察经常强盗般闯入牟家骚扰,使家中已耄耋之年的两位老人整天担惊受怕,当张华等人再次闯入牟家时(因牟丽华不在)两位老人恳求这些警察说:不是给你们喝酒钱了吗,怎么还来哪?

5、朝阳县公安局等恶人不择手段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

朝阳县公安局等恶人利用各种卑鄙手段屡次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给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心灵上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原国保大队队长吴宝良等屡次扣押法轮功学员的车以此勒索钱财。二零零三年法轮功学员陈宝凤(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在吴家洼看守所被迫害离世)开的出租车被吴宝良扣押,勒索五千元钱(后被正义的车主人要回四千)。吴宝良不死心,又找到陈宝凤妻子威胁要钱,不给就拘留陈的妻子,陈妻只好向亲属借了二千元,后又敲诈去三千元钱,共勒索六千元钱才肯罢休。

吴宝良一次把贺洪军的出租车扣押,理由为曾出租给了法轮功学员,向家属勒索一万五千元钱,才让把车取回。十一月四日,法轮功学员闫旭光开车外出途中,被朝阳县国保大队吴宝良在大庙附近绑架,车被扣,这次吴宝良开口要二万元钱。家属据理力争,勒索未遂。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潘石(遭恶报死亡)带领数名警察流窜到朝阳县十二台乡南大营子村,在该村治保主任赵承志的带领下将几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柳城派出所,李林被勒索一千元后放人,张宝华因血压高,劳教所拒收、退回,国保大队大队长赵强又趁机向家属勒索一万元钱,经熟人讲情勒索九千元才放人。

朝阳县公安局伙同柳城派出所屡次勒索钱财。只要是被他们抓捕的,家属几乎都被勒索钱财,几千元不等。其中一家属被迫请柳城派出所潘石等吃饭钱不算,送现金上万元。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朝阳县公安局赵强等人为抓捕二十家子法轮功学员韩明兰,疯狂绑架韩明兰的数位亲人做人质,并借机敲诈巨额钱财,抢夺财物。朝阳县公安局开价十万放回韩明兰的丈夫修树军,过程中抢走韩家三辆私家车。后因看到韩家家业大,继而又绑架了韩明兰未炼功的儿子、儿媳及多位亲属与当地法轮功学员共十四人,对已放回的人质敲诈几千至上万元不等。此事在当地已引起人们的公愤。

中共近百年来崇尚暴力,导致这些拿着人民血汗钱的警察们打着执法的幌子,向善良的百姓狮子大开口,从几千到几万,讨价还价,敲诈钱财比强盗有过之而无不及。

6、凌源恶警王桂林等抢劫法轮功学员的财产

自二零零六年八月至今,仅仅一年多点的时间里,辽宁省凌源公安局副局长杨明辉、国保大队队长王桂林、副队长陈志等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抄家、勒索二十余起,致使七十多法轮功学员直接受其迫害,已知其中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直接损失现金总额至少三十四万六千元之多。尤以王桂林最为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甚至向学员及其家属公开要钱、讨价还价。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为营救亲人,被凌源公安局和有关派出所的警察敲诈、勒索,他们被迫拿出家里的积蓄,甚至负债,被勒索钱财数额不等,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甚至几万元。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在经济上、精神上造成了重大伤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勒索数额在一、二万元以上,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直接经济损失近三万元。在此过程中,公安局、派出所层层卡油,不达目的就以延期拘留,不断续票,甚至劳教要挟。丈夫(妻子)害怕、儿女担心、双方父母急得老泪纵横,年幼的孩子哭着、喊着找妈妈,为了亲人回来,不得不给绑架者送钱。

绑架法轮功学员韩锡敏夫妇后,王桂林指使西窑派出所非法抄家,没有任何手续和凭证,在韩锡敏家无人的情况下,私自入室,抄走电脑等私人财产若干,家中很多现金被数名警察抢劫一空,数额不详。韩锡敏夫妇被非法关押,对于家中发生的掠夺行为毫不知情。韩锡敏在看守所被王桂林唆使西窑派出所所长魏庆林殴打,被剥夺吃饭睡觉的权利。王桂林还曾跟韩锡敏讲,以至少三万五万元钱作为交换条件,用保外就医的方式给他办出去。

法轮功学员郭凤贤被绑架,丈夫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他们的家在无任何亲属在场的情况下,被凌源国保大队队长王桂林、副队长陈志等拿着钥匙入室,非法抄家五次,院内的蔬菜等被践踏的一片狼藉,沙发被拆开,做饭的大锅被从炉灶上拔出来,一万多元的现金被掠走,手机等值钱的东西被抢走,这个家被翻腾的破烂不堪,已经没有了“家”的样子。没有任何亲属在场,没有任何凭证,拿走私人财物,不给任何手续,无异于盗贼偷窃。就这样被五次洗劫后,王桂林一伙才把钥匙交给郭凤贤的亲属。

法轮功学员徐桂华与程光辉、李永胜被东城派出所绑架,公安人员在程光辉租住的房屋内,抢走手机、VCD、录音机等物品多件。徐桂华寄存在此的一万五千元左右现金同时被抄走,所抄财物未经当事人验证、签字,没有出示和办理任何手续,强行夺走,下落不明。 另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他们的私家车被非法扣押,甚至将北炉乡大榆树林村村民李翠芝迫害致精神失常,还逼迫敲诈其家属8000元钱。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为营救亲人,被凌源公安局和有关派出所的警察敲诈、勒索,他们被迫拿出家里的积蓄,甚至负债,被勒索钱财数额不等,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甚至几万元。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在经济上、精神上造成了重大伤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勒索数额在一、二万元以上,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直接经济损失近三万元。在此过程中,公安局、派出所层层卡油,不达目的就以延期拘留,不断续票,甚至劳教要挟。丈夫(妻子)害怕、儿女担心、双方父母急的老泪纵横,年幼的孩子哭着、喊着找妈妈,为了亲人回来,不得不给绑架者送钱。

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掏了钱后,去找王桂林要求放人,王桂林竟公然做手点钱状,说钱太少了,还不够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后,王桂林还向其家属打电话说:再交一千五百元钱就放人。有的掏了钱后仍然被劳教;有的家里的钱在非法抄家时被掠走,派出所说是交给了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却矢口否认;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被绑架后,其家人竟然花了上万元后,公安局才将老人放回。

法轮功学员多数是普通百姓,有的是靠开三轮车糊口的失业工人,还有许多是土里刨食的勤劳农民,有的在几年的被迫害中已几乎倾家荡产。

7、凌源市派出所恶警刘景奎敲诈法轮功学员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初,刘景奎直接组织、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为超过百次,勒索百姓的血汗钱累计达百十余万元。贪赃枉法、巧取豪夺已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刘景奎利用抄家恐吓的卑鄙手段,有时多日连续逼供残酷迫害,恐吓家属准备巨额罚款,不交钱不放人。刘景奎手段狠毒,他发明一种刑罚,用手叉腋窝,让人又难受,又没有伤痕。被绑架派出所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受过这样的摧残,连古稀老人也不放过。十几年来,刘景奎犯下的一桩桩罪行,都被记录在案:

刘景奎
刘景奎

1)对法轮功学员季文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按住季文的头往墙上撞,还将装有开水的杯子放在季文的手背上进行摧残。季文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疾病全部康复。但由于刘景奎等人对季文的多次迫害,最终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于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2)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于是刘景奎手拿电棍,使用威胁恐吓手段逼迫杨素兰说出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杨素兰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压力精神崩溃,导致杨素兰精神失常,在这种情况下刘景奎也不肯善罢甘休,掠夺了杨素兰家中大部份钱财。

3)五十一岁的马素英因炼法轮功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拳打脚踢,所长柳利辉,指导员刘景奎更凶,直把她打得遍体鳞伤后才送到凌源市拘留所关押。刘景奎还以提审为由,对马素英暴力殴打,一把新笤帚被打碎,一直非法关押了六个月。

4)二零零零年,刘景奎在万元店镇派出所任职期间恐吓家属准备巨额罚款,不交钱不放人。数目不详。曾被绑架勒索钱财有马素英、乔桂荣、王新荣、吴桂敏、娄桂珍、王桂芳、王丽娟、乔艳华、朱亚莲等。

5)刘景奎调任沟门子派出所指导员期间,二零零九年五月一个月内,绑架法轮功学员十几起:韩平、陈殿忠、王玉珍、肖玉华、肖玉红、李林、李希久、胡翠莲、他们用放催泪弹绑架李儒山、王汉杰、李志祥等,并勒索钱财二万二千二百元。

6)二零一零年七月任佛爷洞派出所所长,七月一日下午开始对当地学员疯狂绑架抢夺敛财,刘景奎曾扬言,在佛爷洞捞二十万就走人,离开这破地方……直到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四日,遭到迫害的有:高桂霞、石翠娥、柴羽春、刘玉环、刘文如、王小华、石凤侠,刘玉芝、于和、王翠兰、李凤娟、杨淑荣、孙淑芳、刘玉珍、王奎、柳庆林、柳淑华、王少红、张凤侠、凌向东、柳桂华、窦春荣、闫翠云、闫翠芝、杨义宝、杨素兰、葛延霞、赵秀芝、凌向华、毛羽琴、李振家、苗春生、苗春雨、刘香艳,杨占春,窦桂艳、于凤琴、罗艳、罗耀、王洪、杨林妻子、刘洪成妻子等,仅六个月时间里就无故绑架当地四十二人,期间抢劫的物品不算,现金总额至少十九万三千九百五十元。期间把法轮功学员杨素兰逼疯,掠夺了家中大部份钱财。数目不详。

刘景奎的恶霸行径令人发指。刘景奎披着警察的外衣,疯狂抢夺百姓钱财比强盗、劫匪更加公开化、合理化,毫无顾忌。手段恶劣,张口骂人、举手打人,把“妈”挂在嘴上,行为不如土匪。弄得个个村子鸡飞狗跳,白天人们锁上大门,晚上不敢点灯,很多村民东躲西藏不敢回家。有人晚上住到别人废弃的破屋里,没交工的楼盘里,在这天寒地冻的腊月,分分秒秒都十分难熬。

刘景奎的所长职位是花费十万元所买。其疯狂敛财是为了吃喝嫖赌,在外就保养二、三个小姘,除此之外还随机嫖娼。嗜好吃喝赌,在沟门子派出所期间,就欠外债十万余元,包括赌博输款、赌博借款、吃饭借款、个人借款。与结发之妻离了婚,又找个小的,贷款在福临佳苑四区买的房。这些的支出,仅靠工资远远不够,况且还要抚养家小,所以就靠敲诈、搜刮钱财支付这些开销。

8、朝阳市建平县公安局潘占先、姜杰一伙榨取钱财

辽宁省建平县公安局潘占先、姜杰等人,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一直充当着中共打手,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昧着良心绑架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毒打、拘留、教养、判重刑迫害,巨额罚款,抄家抢劫,双手沾满了残害好人的鲜血。 姜杰的妻子看到他做了这么多坏事,经常规劝他,却唤醒不了他的良知,他还背着他的妻子乱搞男女关系。当他的妻子发现后,承受不了外界舆论的压力,断然和他离了婚。

在恶警非法抄家过程中,暴力抢劫的法轮功学员私人财物约合人民币二十多万元;抄家、勒索、罚款、强迫缴“保证金”等方式敲诈勒索现金四十余万元,合计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损失达六十余万元。有的学员被敲诈勒索现金累计达2万元,最少的也在几百元以上。造成学员的误工损失无法详计。

姜杰到一家饭店吃饭,吃饭间老板向姜杰索要欠的饭费,而且是很大的一笔钱了,就听姜杰说:“你再等一等,过几天抓几个法轮功就有钱了。”他们的谈话正好被一位法轮功学员听到。这帮恶徒们已经把法轮功学员作为他们发财的对象,乘机榨取法轮功学员辛勤劳动挣来的血汗钱、养老钱、供孩子念书钱,有的孩子因此而失学,有的家庭因此而负债累累,有的几乎倾家荡产,生活都没了保障。

而他们却拿着这些百姓的血泪钱肆意挥霍、花天酒地、吃喝嫖赌、无恶不作。

9、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抢劫法轮功学员的公司

二零零五年,在辽宁省朝阳市,几名法轮功学员共同投资购买了一项专利技术,成立了一家股份制公司,名为朝阳市天正清洗剂公司。公司无论从管理到生产,从一开始就聘用了各个知识层面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曾在迫害中失去了工作。由于修炼人特有的品质——有“真、善、忍”作行为指导,工作中无论从经理到员工,都是工作勤恳,兢兢业业,不计个人得失。所以公司营业不久,就迅速的开辟了良好的销售渠道,打开了市场,远销东北、河北、浙江、江苏等省市的二十多个大中型机加企业。成立三年来,效益一年比一年好。

当时的朝阳市天正清洗剂公司办公楼
当时的朝阳市天正清洗剂公司办公楼

公司经理李文生、吴金萍夫妇,八九年于沈阳农学院本科毕业,后李文生又就读行政学院研究生,任中共朝阳市农业局科长。吴金萍在朝阳市林业局财务科工作,因修炼法轮功遭受朝阳市公安局恶警和原朝阳县林业局局长雷达的迫害而失业,她自谋职业办起了天正清洗剂公司。丈夫李文生协助打理,安置了诸多事业人员,使其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

然而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晨六时,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指使朝阳市国保支队和光明分局鞠凤恩、乔凤群、方克、焦艳颖等二十多名警察,突然将李文生、吴金萍夫妇家包围。李文生、吴金萍不给开门,恶警找来消防车架起云梯进入李家。

警察进屋后,疯狂翻找钱物,实施抢劫。将李家工作用的电脑、打印机和学生专用的电脑抢走,将李家供孩子上学和生活用的一万多元现金和两万多元存折抢走。李文生、吴金萍夫妇遭绑架。

恶警又将李文生夫妇劫持到公司,逼李文生打开现金保险柜,李说没有钥匙。恶警当场对其毒打,然后将保险柜抬走,将公司的现金支票、转账支票、公章、财务章、法人章等可以从账户取钱的东西全部掠走。

为了给用户一个转换产品的时间,员工皮永利将剩余产品发给用户,刚到车间就被恶人绑架,没有任何理由就非法劳教一年,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关押迫害。

二月二十五日晨,在绑架李文生的同时,朝阳市北塔公安分局十多名警察到该清洗剂公司销售部管理人法轮功学员潘玉峰家,以查水表的名义骗开屋门,将潘玉峰绑架。在家里没翻到钱,就逼着潘的妻子要钱,但未能得逞,遂将电脑抢走。第二天两名警察又闯到潘家,谎说“潘玉峰叫你把存折拿出来”,潘妻说:“没有存折,潘不可能说有”。一警察说“没钱就抓人”。见潘妻刚做完手术才没有绑架。警察见潘家有一个好看的皮包,随手拿走,潘妻说:“皮包也要啊”,恶警嚣张的说:“要皮包,还要你房子呢!”

张明华等恶徒公然抢劫公司财产,绑架公司员工,迫使合法公司停业,经济损失达百万,数十家用户企业因供应中断而蒙受严重的经济损失,使李家老人孩子断绝生活来源,失去照顾。诸多员工失业,家庭也处于经济困境。

参与迫害相关人员

光明分局大队长鞠凤恩
光明分局大队长鞠凤恩
原副局长张明华
原副局长张明华
光明分局中队长乔凤群
光明分局中队长乔凤群
光明分局主任焦艳颖
光明分局主任焦艳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