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人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一九九七年十月我在我儿子的帮助下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坦白说,当初我根本就不相信大法,因我从小最爱唱邪党那些自高自大的狂妄的无神论的歌曲,现在回忆自己被这欺天大谎蒙骗,真使我既震惊又气恨。

儿子给我请来宝书《转法轮》、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带等。我读了看了之后思想有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我走上了信师信法的金光大道。

在常人中由于对名利情的执着和对邪党的信任,当初找对象时首先考虑的是“政治条件”,把这看的高于一切。这样我就找了一个当兵的而且是个中共党员。常言道一步错步步错。在这个人生的路口上,我选择了个不务正业的对象,从此开始了一生的争斗、一生的幽怨,打骂成了平常事,日子过得如何可想而知了。直到七十岁开外了,他还是如此。

我得法已经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了。他就又生坏想要去告我。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没有想到一切都是因缘关系,一切可能都是上世结下的缘份,真把我气的没有办法,觉得他对自己太不公了,心里气的不行,愤愤不平。

后来学法深入些了,加上和儿子、女儿的切磋(他俩都是同修),知道一切都是因果报应,自己既然修大法了,就要把自己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修好自己,让他看到大法的美好,大法的超常。自己有多大委屈,都是以前欠的债,都是要还的,听到、看到一切不顺心的都不放在心上,同时还要对他倍加关心爱护。慢慢的他对大法有了好印象,也退出了邪党组织。现在他变的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了,不但对家庭有责任心了,还能帮着讲真相了,特别是讲大法的美好。

我和孩子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我们永生不会忘记。

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上的一些毛病不翼而飞,快八十岁的人了一身轻,走路就象有人推着一样,轻飘飘的。看《转法轮》都不用戴眼镜,比年轻时的眼睛还要好。这就是大法的超常!因自己文化水平低(只上了三年学)学法上不精進,法理悟不上去。这样有时讲真相的力度跟不上,加上怕心太重,脑袋一片空白,就想不起来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用人心挡着自己,常常忘记自己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但我还是会尽力去讲真相,救世人。

下面我谈谈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路上的点滴。我先是从自家亲戚,朋友,邻居,十里八里内村庄里的村民讲,再就是赶四集给农村人讲,老人赶集多数是步行,一路上人稀稀拉拉,这样讲真相正合适。一大早起来我就和老伴出去,我边讲真相边劝退,有时老伴也帮着讲大法的美好,不知不觉就到了集市了。老伴买东西时我就讲真相。

有一次从集上回家,在路上和一个人搭上了话,几句话就打开了讲真相的话匣子。我先是谈大法的美好,为什么天要灭中共,从中共夺取权力以来以各种手段造成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说起,各种政治运动整人,搞什么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造成全国大饥荒饿死四千万同胞,讲文化大革命老师被打成“臭老九”遭学生批斗,八九年六四坦克碾死学生,以前老人说“有理走遍天下”,现在讲“有钱能使鬼推磨”,认钱不认人,什么毒大米,毒奶粉,嫖娼卖淫,层出不穷……,这不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嘛!人不治天治,是天在治恶,天灭中共是一定一定的!天定的谁也改变不了,天要下雨谁能不让它不下了?这人明白了,他说我叫××,当过兵,是党员,给我退了。他还说,现在部队里更黑更坏,没有一点正理,续合同得送钱,送少了还续不上,几万几万的送才能续上。

为了给他讲明真相我和老伴陪他多走了一段路程。在往回返时我摔了一跤。我想,只要众生能得救,摔两跤也高兴,因为一个生命得救了不就是一个天体里的无数众生都得救了吗。

还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两个人在埋什么,没在意走过了,一想这两人表情不对劲,其中有个我给他讲过真相他不接受,我想,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他俩到底在干什么。我拨开土一看,是一张从电线杆上揭下来的救度众生的真相粘贴。我找到他们,告诉他们千万不要这样干,得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样干是谤天法老祖宗都得受连累。他们明白了真相一再表示以后不干了,给多少钱也不干了,并做了“三退”。

我们娘仨住在同一个村。这个村及附近就我们三个大法弟子。我想这是师父安排让我们救度这一方众生的。我们三家都安装了能收新唐人电视节目的大锅。我在庄里讲真相,劝“三退”,讲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目地是引导常人也安能看新唐人节目的大锅。一天,我见到一个明真相得福报的人,我说:给你安个大锅,你看看外国新唐人电视节目怎样?他说:“行,就是经济有点困难。”我和儿子、女儿两人一说,儿子、女儿说,只要他真心想看,咱们给他使上钱,还得告诉他要多找人去他家看。这样,看了新唐人节目的这些人就都变成了活媒体了。

我们娘仨形成一个场,儿子、女儿都有自己的工作,都把有限的时间、师父给的无限的智慧和节省下来的钱,都投入到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