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孩子的伤害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非常残忍、无人性的,修炼者的家人、朋友和单位在这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的受到牵连,这场迫害给修炼者的孩子带来的伤害和负面影响就更为深远。我们来看一下河北邯郸部份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所涉及到的这方面案例,分析中共的这些暴行对法轮功学员子女所造成的实质性伤害。

十四岁的仝铁龙被恶警作人质铐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仝瑞卿的家,恶警不但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了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折,而且把一部份皮衣等贵重衣物抢走,家里一片狼藉,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几个孙子作为人质。

这些孩子分别是: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更为恶劣是,恶警把只有十四岁的仝铁龙用手铐铐了一天一夜。三月九日下午,恶人把仝瑞卿的儿媳白顺峰和二孙女仝小宁送進了大名县万堤看守所,把大孙女仝晓凯和孙子仝铁龙放回找他们的爷爷,并扬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换回仝小宁。

谁都知道,只有暴徒和极端主义分子才绑架人质进行勒索胁迫。可是中共实行的是国家恐怖主义,所以它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以警察名义绑架受害人家属当人质。须知,当时这几个所谓的人质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啊,中共就是以这样的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家属的。

恶警威逼孩子说出父亲的工作地点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邯郸市复兴区郝村派出所五、六名恶警无缘无故闯入西邢台村法轮功学员魏保全的住所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真相光盘等资料。魏保全当时不在家出去干活了,他的妻子在好心人的提醒下提前走脱。

没抓住人,恶警们心有不甘,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带走。孩子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吓得直哭,说后天还要参加中考。于是,恶警就威逼孩子,让他说出父亲的工作地点,结果坏人罪恶的图谋得逞了,孩子的父亲遭到恶警的绑架迫害。

中共真是阴险之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分辨能力?当恶徒们威逼孩子出卖自己父亲的时候,给孩子造成的心理压力该是何等的大?从那以后,魏保全的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与恐惧之中,这段伤痛要在孩子的心里要留存多少年才能够消除?

恶警满院追着孩子打

河北邯郸市一李姓法轮功学员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八年七月这九年期间,当地恶警上门骚扰、抄家、罚款等次数数也数不清了,他本人只记得被送看守所拘留五次,劳教二次,自然对他的迫害也牵扯到家人和孩子。

那是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恶警拿着他家的钥匙直接开门抢劫。李的儿子当时才十三岁,护着爸爸,一恶警恼羞成怒,口出恶语,满院追着孩子打,孩子哪里躲得过,被恶警捉住“啪啪”就是两个重耳光。

六岁女儿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邯郸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的法轮功学员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受尽了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邯郸六一零头目曹志霞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绑架了王书军,在洗脑班恶徒对王书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长期的监狱折磨,使王书军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家中一贫如洗,孤儿寡母穷的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

幼年丧父是人生最大的不幸之一,王书军的女儿那年仅仅六岁,就再也看不着疼她爱她的父亲了。没有了父爱,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打击可想而知。而所有的这些悲剧和残酷的事实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两岁女孩和她母亲的悲惨遭遇

邯郸市杨凤莲是个大学毕业生,和丈夫刘军均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夫妇俩抱着七、八个月大的女儿,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还清白。后被非法抓捕遣回邯郸,当时夫妻俩是合戴一副手铐,另一手抱着孩子被押着回来的。在看守所期间,只要说一句“不炼了”,就可以被放出来,可是杨凤莲一直坚持就说“炼”。女婴跟母亲住在牢房里,因为没有东西吃,妈妈没有奶水,常常饿得孩子直哭。

一天,省公安厅厅长来看守所视察,把杨凤莲叫出去谈话,厅长说:“你这叫孩子多受罪啊。”杨凤莲说:“不是我叫孩子受罪,是你们把好人当坏人关,我的孩子有啥罪?”她义正词严的驳斥令厅长哑口无言。对话时,牢房的铁门紧锁,所里不让任何人照顾杨的女儿,女儿找不到妈妈,又没东西吃,就拼命地哭,哭困了,睡一阵,醒过来又哭一阵。

出来以后,杨凤莲夫妇又被中共当局非法拘留四、五次。他们家里租的小房子也被公安抄了,家里的东西全被扔到院子里,刮风、下雨、下雪,全都淋坏了。他们被从家中带走时,回头看看,心想也许回不了这个家了。每一次他们被放出来都要被勒索“罚款”五千元,原来全家仅靠刘军挣的几百块钱度日,刘军被抓后断了生活来源,每次都是朋友帮助凑的“罚款”,实在没有办法,杨凤莲只好靠卖血来养家糊口,女儿的营养更是跟不上。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号前,刘军和杨凤莲夫妇又一次被公安从家中非法抓走。第二天杨凤莲被恶警押回家抄家时,她带着年仅两岁的孩子堂堂正正摆脱了恶警们的控制,从此,母女俩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结语

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所涉及的社会层面极其广泛,连孩子都不肯放过,可见它的残酷性要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限于文章篇幅,以上几例仅仅是邯郸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迫害案例中所涉及到的对孩子们的伤害,那么放眼全国到底发生了多少这样的悲剧呢?面对中共这样一个无恶不作、邪恶至极的杀人党,所有的中国人真应该清醒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