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频频意如何?(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

悠悠古风,不复存在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人们认为天高高在上,左右着人世间历史的兴衰和人间的祸福。而君王受命于天,所以自古以来的明君都非常重视“天意”。如果上天示警,帝王会斋戒、素服、废 乐、退避正殿,祭天等等,更要自责反省,“视天时而布政令”,还要进行大赦、求直言等。百姓也诚心敬天礼佛,祈福上苍。“天人感应”,悠悠古风,几千年来,传承不殆,使华夏民族的薪火得以延续。

汉文帝元年,齐、楚两地二十九座山同一天山崩,发大水。汉文帝命令各郡国,不必进献贡品,施恩惠于天下,远近都欢乐和洽,结果并没有造成灾害。汉文帝二年,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发生了日食,十二月十五日又发生了日食。文帝为此下了“罪己诏”。

大唐朝贞观八年,山东及江、淮经常发大水。唐太宗问侍臣原因,秘书监虞世南认为“有冤狱”,太宗对此非常重视,派遣使者救济饥荒,申理冤屈的案件诉讼,多加谅情赦罪。贞观十一年时,天又降大雨,山洪暴发,大水冲过洛阳城门,进入洛阳宫,水深平地五尺,毁坏宫寺十九处,冲毁七百余家。太宗对侍臣说:“朕缺乏德行,皇天降灾。原因是视听不明,刑罚失度,致使阴阳错乱,雨水反常。朕有何脸面独自享受美味?可命令尚食(负责帝王膳食的官吏)断绝肉料,只上粗食。文武百官都上密奏,赶快告诉朕的过失。”

康熙大帝在位时,有一年北京发生地震。康熙对大臣说,朕自己缺失德行,政事方面有缺失,以至于上天地震示警。我惶恐不安,急切寻找导致灾害的原因。是不是治民之官苛虐榨取百姓的钱财用来献媚呢?大臣有没有结党营私任用私人呢?是不是领兵之官焚烧抢掠没有禁止呢?是不是免除租税和徭役没有落到实处呢?问刑官处理诉讼有没有冤枉百姓呢?是不是王公大臣不能管制属下而导致他们欺凌百姓呢?有一种这类事,都足以导致灾祸发生。重视朝廷根本法令而在小事上廉洁,政治清平而没有冤案,希望能够感通苍天,止息消除灾祸。因此,朕昭告公布自己内心所想,愿与中外大小臣工共勉之。

然而中共这个邪恶的西来幽灵,趁着中华内乱外患之机,突然踏上华夏民族这块神圣的土地后,战天斗地,强奸民意,运用谎言暴政逐步从人们心中灭杀了中华传统文化,取而代之的是邪恶的无神论、斗争论和马恩列斯毛党文化,将中华民族与上天的渊源关系几乎消除殆尽。

在中共窃国后的六十多年统治过程中,其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罪行,超过了古今中外暴君恶行之大全,通过残忍的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华民众的中共恶党,不但不思悔过,还一次次利用“平反”流氓手段逃脱罪责,又常把自己包装成战天斗地的强者,利用抗灾作秀粉饰自己,特别是持续十三年之久的针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本应站在审判台上的中共,不但没有悔罪之意,还竭力隐瞒迫害真相,延续罪恶,更招致天怒人怨。如今中华大地上,古代当政者的“察灾祥而省得失”的悠悠古风早已不复存在,天灾人祸频频而来,也就见怪不怪了。

天灭中共,真实不虚

董仲舒是汉朝的儒学大师,他认为:国家因失道而将败亡之前,上天会先以天灾来谴责警示;如果不思反省,就会以怪异的天灾或天象来警告诫惧;再不知道改变,真正让其败亡的灾害就将来到了。

2002年6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发现了一块历史久远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块巨石,长7米,高3米,重百余吨,坚硬无比,六个大字每字近一尺见方,字体古朴、字迹清晰,似浮雕突出于石面,而且“亡” 字特别大。2003年12月5日至8日,中国科学院著名地质学家李廷栋等15人组成的考察团,前来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该“藏字石”距今2.7 亿年,其字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凿,于是海内外各大媒体争相报导,“藏字石”即“亡共石”,从此一举成名,上至中央高官,下到黎民百姓,凡来此探望的人都心照不宣:上天已给中共敲响了灭亡的丧钟,借用巨石传达天意,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解读诠释。

有人会提出疑问:不就是一块大石头嘛,上面出现了几个字就能证明中共要灭亡了?诸位且慢,以史为鉴,可知兴替,无独有偶的是,历史上也出现过那么几块石头,历史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看历史上那几块石头赋予的天意最后是否实现了没有,就不会有疑惑了,就会发现今天贵州的那块“亡共石”传达的天意真实不虚了。

《史记》记载,秦始皇在临死前不久,天上掉下来一块大陨石,后来陨石上被发现写着几个字——“始皇死而地分”。秦始皇查不出来是谁写的,就把陨石周围住着的人全都杀掉了。这句话就是谶语,很快秦始皇死了后,被他灭亡的六国就纷纷复国,割据自己的土地。

元朝至正年间,黄河泛滥。丞相脱脱派贾鲁调集十三路民夫治理黄河。在修河之前,黄河南北就有童谣说“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结果在修河道的时候,挖出一个独眼石人,背后还真写着“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接着就是农民起义的总爆发。

如果觉的秦朝和元朝发生的事很遥远了,可能是传说了,那1976年降落在吉林省内的陨石该不是遥远的传说了吧。

1976年3月8日15时01分,吉林地区方圆500平方公里范围内降落一场世界罕见的陨石雨。当地上空先出现一个大火球,很快分裂成三体(三块陨石),一个较大的火球和两个小火球,鱼贯向西飞行。这个地区有100多万人听见火球高速飞行时由冲击波发出的霹雳般的巨响。落地的巨响和震波,震碎了无数居民住宅的玻璃窗。果然,当年中共的三个主要头领周、朱、毛相继去世。同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是迄今为止400多年来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相当于400枚广岛原子弹在距地面16公里的地壳中猛然爆炸,强烈的摇撼中,这座百万人口的城市顷刻间被夷为平地。24万人死亡,16万人重伤。

细心的人们还会发现,贵州那块“亡共石”比起以上那几块石头要大多了,看来,中共做的恶不是一般意义的恶事,以后发生的事可能更大,此话一语中地。

我们知道,中共运用谎言暴力夺权建政,几十年来,又用谎言暴政殃民祸国,荼毒生灵,欠下了中国人民无数血债,原罪累累,积重难返,只好用经济腐败安抚党徒,收买人心以苟延残喘。1999年,这个凶残的黑帮魔教与恶棍江泽民互为利用,故伎重演,又用谎言暴政突然无端迫害法轮功,犯下了滔天罪恶,罄竹难书,尤其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贩卖尸体做成标本牟取暴利,其邪恶足以让全人类窒息,其罪恶震惊茫茫宇宙。

迫害真相揭露出来后,联合国、大赦国际、欧洲议会、记者无疆界、许多国家的政党、政府、政要名流、宗教团体组织、正义人士、人权律师,多年来一直谴责中共的虐杀暴行。

本想用屡试屡爽的谎言暴政手段迫害法轮功,以展示其“大国崛起”的铁拳专政实力的中共,低估了传统道德和正义的力量以及佛法天理的威严,十几年下来,败的一塌糊涂,由于极端诬陷打击“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导致举国上下道德沦丧,法制溃退,各级官员贪腐成性,黑黄赌毒几乎充满社会每个角落,人人自危,怨声载道,全国群体抗暴事件此起彼伏,许多官员纷纷做起了“后路工程”:移民、移产。有的高官则到处暗中寻求大国庇护、集体流亡甚至商讨政权移交等事宜,而“薄、王”事件发生以来,引发中共政坛大地震,宫廷权斗闹剧丑剧连续不断,完全呈现出历次改朝换代的乱世萧条之气。

特别是几年来,在《九评》的感召下,现在已有一亿二千多万中华勇士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其中中共党员接近四千万人,中共号称有党徒八千万,现在退出了接近一半,其余党徒都争相传阅《九评》,寻找退党途径。中共恶党已经名存实亡!

天灭中共,大厦将倾,厄运重重,何处逃生?朋友啊,方舟就在真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