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我们学法小组成立于二零零五年,开始只有三位同修,现已增至七、八个人,年龄最小的四十二岁,最大的七十岁,属于老年学法组。回顾我们的修炼历程,学法小组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在这风风雨雨中,我们提高的每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精心呵护和慈悲点悟。

几年来,在师父留下的这个集体学法的环境里,在这片净土上,通过学法我们从中明白了法理,知道了何为修炼,碰到矛盾向内找,对自己严格要求,对他人忍让。我们学法小组这个环境非常祥和,同修之间看到不足当面指出,语气和善,同修有关难大家共同交流,帮同修在法上提高上来。有谁几天没来学法,我们就去找回来,同修之间从不背后议论别人,有话说在当面,敞开心扉都找自己,同修之间像一家人一样相处,所以我们小组同修之间没有间隔,当地有什么集体项目,需要协助,我们学法小组也都是积极参与,默默圆容。

下面向师尊和同修汇报一下我们学法小组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同修A两个孩子的妈妈,在当地一家企业做财务工作,她时刻用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什么事都先想到别人,碰到矛盾向内找,在她的言行举止上,真正体现出了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她温柔,贤淑,举止文雅,落落大方,在单位里业务精炼,道德高尚,备受称赞。在家庭中,她是贤妻良母,相夫教子,用常人的话讲那就是:上得庭堂,下得厨房。她丈夫是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工作忙,家里的两个孩子和所有家务,都由她一人承担,但她毫无怨言,任劳任怨,生活中对丈夫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所以丈夫一点也不干涉她的修炼并且还提供方便。同修每天工作、家庭的事忙的团团转,还要挤时间学法、炼功、救人,可她脸上从来都是笑呵呵的,她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安排的井井有条。早上有时连早饭都吃不上,先送二儿子上幼儿园,再跑着去上班;中午还要给上中学的大儿子做午饭;休息日又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众生中。真的太忙了,但是她却总是精神十足,一点不累的样子,体现了大法弟子的超常。

她不放过一次救人的机会,无论是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发神韵光盘,贴真相,用真相币,并且利用工作方便条件把能打印的纸币都换下来做真相币用,无论做哪一项都走在前面,带动同修一起做,在生二儿子前几天还和同修出去救人,每次回农村串门都大包的拿真相资料,把真相送到有缘人手里。

二零零七年,同修A正在家洗衣服,被找上门来的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并抢走了一包真相资料,A坚决不配合邪恶,同一起被绑架的同修反迫害,正念正行,邪恶又企图用情来干扰,找来了她家人,要她妥协,A坚决不为情所动,并向警察和有缘人讲真相,时时刻刻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使看守她们的管教都敬重,佩服大法弟子的人品和所表现也来的高尚道德,一个月后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

同修B,九九年初在医院做了胃切除手术,手术后医院说医院治不好了,让出院;回家后,随着学法的妹妹来到了学法点,只学了半年就到了七二零迫害开始了,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她本人又不识几个字,自己在家里学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心性提高不上来。二零零五年去了同修A家学法,在同修的帮助下,每天学法、炼功、救人,基本上跟上了正法進程,心性也得到了提高,也能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了,身体也好了。一次晚上去乡下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以为是小偷,喊来一帮人把她们围住,经过她们讲真相,那人明白了,并热心地要她们去他家里住,亮天再走,说天太黑不安全。

同修B性格内向,属于不愿说话那种人,但是在救度众生中,不但经常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贴粘贴,而且面对面讲真相从未间断,越讲越好,无论碰到什么人都敢讲,几年来救度了众多的有缘人,兑现着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誓约。去年,B自己交钱办了社保,今年开工资了,开始B不想把开工资的事告诉丈夫,理由是自己办社保的钱是妹妹给她的,与丈夫无关,并且还怨丈夫在她生病的时候不关心她,心里不平衡,后来通过学法,自己也觉得好象不应该这样做,就在学法小组里把这件事说了出来,与大家交流,经过大家在法上切磋,帮助B在法理上明白了这样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首先,没有做到真,我们修炼的人咋能计较常人呢,常人是我们要救的人,丈夫对自己不好,一定是自己没做好,或者存在着自己不知道的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应该包容丈夫,让丈夫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宽容,才能救了丈夫,回家后B如实的把自己已开工资的事告诉了丈夫,又把妹妹给自己的私房钱十几万元交给了丈夫,使丈夫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大法弟子的真诚,夫妻关系得到了改善。现在B同修每天坚持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有缘人,修好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同修C,六十七岁,九九年七二零前二十天得到了《转法轮》,还没看上一遍,功只炼了三、四次,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就不敢炼了,后来在护理脑血栓的老伴中自己也累病了,一犯病就头晕、吐,一点不能动,儿子儿媳是医生,却治不好她的病,医院确诊脑血栓前兆,吃药打针不好使,非常痛苦。这时突然记起了以前炼法轮功时两耳冒风,当时觉得很奇怪,于是找出了大法书又学了起来,可是当她要真正修炼时,干扰就来了,魔利用病中的老伴干扰她,每当她一拿起书看时,她老伴就大喊大叫还大哭。儿子儿媳也干扰不让她炼,甚至还商量把她送到一个有熟人的派出所里管管她,被知道的同修制止。同修C利用护理老伴的空闲时学法炼功,提高心性,病不知不觉的好了。家人一看干扰不了她,也就不管她了,后来老伴去世了。

同修C坚持做三件事,晚上下去发资料,只要需要她去,从不推辞。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做的非常好,不错过遇到的任何一个人,给他们得救的机会,劝退率很高,在碰到不明真相、出言不逊的人时,也不被带动,C说,不能被人带动,咱把机会给他,他不听再救别人。她风雨无阻,无论是当地中、高考的考场还是每年的庙会都少不了她和我们学法小组同修的身影。一次我们约定了时间,可到时天下起了大雨,其他两个同修以为下雨不能去了,可同修C自己去了,顶着雨救度有缘人。

年初,儿媳突然对她说,我身体不好,今后不做饭了,饭都你做吧,当时C听了后,觉得心里不平衡,到学法小组说了此事,心里很委屈。同修劝她从法上悟,向内找,可她还没有从事情中跳出来,觉得媳妇有时间玩麻将,却不做饭,再说按常理我是婆婆,她是媳妇,她不做饭也不应该,再说每天做饭,学法炼功都保证不了,这不是干扰吗?同修同她切磋: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管着,只要我们按照大法做,师父会给我们安排好一切,不会影响任何事,碰到的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们修的。经过交流,同修C悟性上来了,心性提高了,回家也不和媳妇计较了,乐呵呵的做家务,几天后儿媳不但又做饭了,比以前对她还好了,真的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啊。现在家庭中有了磨难,有了矛盾,同修C都能站在法上去悟,同时向内找,很快都能过去了,自己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了。

同修D,七十岁,得法前腰,腿疼,两个月下不来地,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不长时间病全好了。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恶警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正念十足的说:你别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又没犯法,咱们说说大法好还可以,恶警无语。二零零五年一次去农村老家劝退了三百多人。在学法炼功中也很精進,早上两点多起床,炼动功一小时、静功二小时,心性不断提高,现在每天上午学法,下午面对面救人,又增加了用手机拨打真相电话救人,拓宽了救人的路。同修说,现在我一天不出去救人就觉得没有完成当天的使命。七十岁的人表面改观很大,皮肤光亮,头发也开始变黑,正精神十足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回归路上。

篇幅有限,不能把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的修炼体会一一述说。以上说的都是好的一面,因为我们是修炼人,所以也还存在着诸多不足,还有没修去的人心,学法小组的同修表示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多学法,放下人心,多多救度有缘人,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