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九七年七月有幸得法修炼的弟子。修炼大法后原来好几种疾病荡然无存,无病一身轻,走路脚下生风,六十斤的一罐气一只手一气提到四楼也不大喘气,精神饱满,由一个性子暴躁之人,变成了一个理智平和的人,越活越年轻,知道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和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感恩师尊无以言表。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邪恶无端迫害,师尊和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谣言诬陷时,从那时起,我就决心为师尊为大法鸣不平,要讨回公道。我先后三次進京上访,在京两次被公安绑架,后来被当地六一零(专门迫害大法的非法组织)、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五次,非法劳教三次其中两次未遂,多次遭公安土匪非法入室抢劫,家人也多次受惊蒙难。

《九评》发表后,传《九评》劝三退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走亲访友同学往来,红白公事等场合我基本做到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自己的心性逐渐得到提高。但是随着讲的人多了三退的人也多了,干事心欢喜心就起来了,学法跟不上,没有引起我的警觉,很少向内找自己,导致了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这个大漏的空子。一次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诬告被派出所绑架。

铁椅子上讲真相劝三退

在派出所里,我立即向内找,找自己的漏在哪里,同时发正念全盘否定迫害,我再有漏再有执着邪恶不配迫害我。找来找去,终于把干事心欢喜心这两大执着心找出来了,最大的漏是没学好法,没修好自己。我没有多想一些,只是发出一念解体它,当时头脑清醒比较理智,没有怕心,就一念,既然到这里来了,那不正好是讲真相的大好机会吗?平时找他们还碰不到呢。

警察问我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等,我一概不回答。先发正念,求师尊加持,国保很快来人了,把我认出来了,我也认识他。他是专门干迫害的上次已经与他打过交道了,他笑着丢下一句话,知道是你,前后不到几秒钟走了,我说赶快放我回去。他清楚想从我嘴里弄出点事来不好办,他一直没参与,随后两个警察就把我锁在了铁椅子上,又来了一个国保一看一句话没说扭头走了,也是打过交道的,最后来了一个不认识的国保,五十岁左右,个不高胖胖的,对我谩骂一通,还用棍子捣我的腿,要我老实交待。我微笑着正视着他,说:我没犯法,赶快放我回家,善待大法有福报。我问他贵姓,他说和你师父一姓。后知他姓王,他怕曝光,撒谎。我正告他骂人打人可是犯法行为,与你这个警察身份可不符啊,对你个人没好处。他说谁骂你了,谁打你了?边说边捣。我意识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操控他,我立即正念解体邪恶并求师尊加持,很快他老实了。

又進来几个年轻警察,我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我先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又讲了中共历次运动光整好人屈死了八千多万同胞。接着讲了贵州平塘藏字石天灭中共是天意。又讲了部份《九评》讲为什么三退及三退大潮,你加入了中共组织就是它的一个分子,老天爷要灭它时你没退出来你就受连累,就成了它的殉葬品,可不可怕,老天只看人心,用化名小名退出都行,这叫“不花钱买保险”,无风险不亏本,何乐而不为呢!有好多大官利用出国机会在国外都退了,谁不怕死,生命最可贵,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千万不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冒着生死讲真相劝三退,完全是为了救人为你好,咱们见面就是缘份,我劝你们赶快退出党团队,这不是搞政治,是为了保命保平安,你们警察也不容易也是可贵的众生,也是救度的对像,这几年为什么天灾人祸越来越多,这就是个预告,更厉害的可能还在后边呢!在讲的过程中,有时激动了点,语气上不够平和,声音有时高了点,但所有在场的警察都静静的听着。

那个王姓国保偷偷的用手机给录了音,他很得意的说,这次跑不了你了,我这里有你的录音,这是证据,这次要判你刑!还打开手机让我听。我一听确实是我刚讲的,音质很清晰,我说太好了!你能录下来,你拿回去好好听,也可以给别人听,给谁听都可以,拿到哪里去听都行,这是真相,救人的真相,是大实话,讲真相不犯法,言论自由是公民的权利,你能录下来这是缘份,希望你明真相,三退保平安!他立时蔫了,另外空间那个邪恶因素解体了。

他们几个轮流看着我,我一夜未眠,也不困,精神头很足。是师尊呵护着我,师父就在我的身边,一点怕也没有,只想着把这几个警察给救了。那个王姓国保出去了,还剩三个年轻警察,我发正念解体他们每个人背后另外空间干扰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与邪恶生命,求师尊加持我,我先问了他们加入过什么组织,希望你们平安幸福有个美好的未来,我给你们保密给你们起个化名都退了吧,他们点头都愿退,就这样我给他们分别起了名字都三退了,并嘱咐他们。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为他们的得救流下了热泪,心中感谢师尊,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当时有个细高个站起来走到我身旁,弯下腰把锁我的锁具给放松了。我连声说谢谢,谢谢你们!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受迫害的人,需要我们去讲真相救他们。自那以后,当我再看到警察时没有了先前的忌恨心反而感到他们非常的可怜。

看守所里零配合讲真相救人

当地六一零国保四名警察把我非法劫持到看守所迫害,途中去了一家医院查体。这个医院紧靠主大街,街上车辆行人不断,对面是中共邪党县委县府办公大楼,邪恶的六一零办公室也在对面。我想这不是偶然的,我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一下车我就面对大街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某某某被绑架了!连续喊不停,街上有不少人停住观看,邪恶吓坏了,拽着我向楼上拖,我继续喊到二楼,医护人员、来看病的都在看我,从他们的表情看,世人是同情大法弟子的。查完体之后王姓国保说花了六十元你自己拿!我的一百多元钱还有真相币早被他们抢去了,老百姓说的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一点不假呀。我不理他,下了楼我又喊“法轮大法好”,我是想让同修知道赶快曝光邪恶,过后知道有同修看到了我立即上明慧网曝光了,一切都在师尊的安排之中,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到了看守所下了车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也不管了,我使劲喊,值班警察叫我签名,我反复背师尊不配合邪恶的法,不签字不回答任何问话。叫我换上囚服,我不干,四个国保把我的衣服扒了,光剩下内裤了,我衣服里还有绑架当天同修给我的三百元做真相的钱,被看守所值班警察搜去了,我疼坏了,这是农民同修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哪,被中共这个土匪明抢去了。等我出去我一定要把这笔钱还上,决不能让大法资源受损失,不能影响做资料救人。

我决不穿囚服,值班警察让我蹲下,我不配合,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是主角,你们是丑角配角,我怎么能听你们的呢!我堂堂正正的坐到了排椅上他们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喊来了五、六个干活的在押人员,都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在警察指挥下,把我按倒在地用暴力硬给我穿上了囚服。我爬起来对他们说,我没犯法,只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这样对我,对你们不好,我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导演天安门自焚被国际法庭发了国际逮捕令了!很多在押人员活都停下了伸着头看我,在班上的警察也静静的听着,我一直喊到所去的监室门口。我虽看不到另外空间,但我想大法的威力震慑了邪恶,清理了这里的空间场。

到了监室我就把邪党囚服脱下来扔了。我提出我没犯法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不要给我安排活,安排我也不干,邪党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决不给邪党干活。结果邪党还就是没给我安排活,每天就干四样事,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炼功。能背过的法我就背。背《论语》,《转法轮》能背多少背多少,背《真修》、《悟》等经文,背《洪吟》,反复背。那种环境下才体会到师父的法是多么的珍贵多么重要啊,真渴望有本《转法轮》啊。那时恨自己没学好法背过的法太少了。

通过背法進一步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以法为师对照自己的言行,发现自己的善心不够,得好好提高自己的心性,讲真相要用善心去讲,要注意语气,要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到看守所的第三天中午,我在放风场炼动功,突然听到有人说把某某某的衣服拿来叫他穿上,我睁开眼一看,有两位中年警察在铁栅栏外,我问一个在押人员那人是谁,告诉说是大老板,不到十分钟我的衣服送来了,他们说全所二百多人就你自己穿便服,法轮功还真行,我的眼睛湿润了,再一次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同时谢谢那位明真相善待大法的所长,祝愿他有个美好的未来。

为了更好的讲真相劝三退,我就帮他们干活,一开始我帮干活慢的,这样边干边拉家常,慢慢的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强身健体的奇效,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国外都说大法好。讲“四二五”真相、自焚假案的真相,再就是讲江泽民和中共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再讲邪党的腐败讲《九评》讲“藏字石”。讲为什么三退等等。因有功夫我耐心的给他们讲,讲的也比较细,他们也提出问题来我给解释,他们都愿意听,时间不长大部份人都三退了。有个本市的青年很了解法轮功也很同情法轮功,他是第一个三退的,待了不到十天回家了,得福报了,还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还有个湖北的小伙子,三退后不几天他妻子从湖北来接他回家了。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多说了。

十几天后把我安排到另一监室,我悟到,是师父叫我救人来了,几天之内这个监室的除一个没加入邪党组织的其余人员都三退了,还有两个邪党党员其中有个正科级干部,就是那个未加入邪党组织的也明白了真相,天天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个本地刚進来几天的六十多岁的农村老人,明真相三退之后第二天就回家了。我真为他们明真相得福报而高兴而祝福。万分感激师尊的无量慈悲。是师尊在救度,是大法在救人,自己只不过动动嘴而已。

我在看守所待了三十一天,六一零和国保提审几次。

正念闯关堂堂正正回家

当地六一零国保大队在邪恶因素支撑下在无任何手续前提下,阴谋将我非法劳教迫害,四名国保警察先把我劫持到某医院查体,路上给我头上戴上头套还准备了不干胶妄图贴嘴。这段路程足有三百多华里,我想邪恶啥也说了不算,一切由师父安排,这些都是假相。发正念全盘否定解体迫害阴谋请师尊加持。我对师父说,弟子决不是怕劳教,还有很多众生需要弟子去讲真相劝三退,还有许多大法的工作需要弟子去做,弟子的一切由师尊安排。

查体结果出来了令邪恶极不满意。血压特高某劳教所拒收,那个王姓国保用了很长时间不知耍了什么手腕,劳教所勉强留下了我,我高声一路大喊着“法轮大法好”直到楼上。我一不签字二不转化,两次查体,住院治疗血压不降,还出现了手脚不灵,小便失禁等脑血栓症状。不足一个月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

回家后我加大力度学法,坚持炼功,不到一个月身体恢复到原样,没住一天院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弟子叩谢师尊,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师尊的浩荡佛恩!

在劳教所,有一个警察我本来把他劝退了,他基本明白了真相,但令人遗憾的是没过几天他又反悔了。我找了自己的原因,主要没向他表明给他保密,使他产生了顾虑心,二是真相讲的还不到位,我想再对他讲,后来一直没见他,这是我的遗憾。有一个常人劳教青年他陪了我两天明真相三退了。

在劳教所不转化的隔离开由转化学员包夹劝你转化,转化手段除使用包夹外就是每天看邪党诬陷大法的光盘和放所谓佛教的光盘。有时全体学员都强制看。不转化的整天坐马扎,不准午休,夜间十一点有时十二点才让睡觉,早晨五点多起床,不准下楼吃饭,伙食很差,我细心观察绝大部份是假转化,缺少正念,我观察四个正点除零点外白天三个整点发正念的很少,缺少整体协调配合,两个大队有法轮功学员,每队约五十左右学员,常人劳教人员占一半,每个宿舍各占一半。已转化学员每天下车间劳动十几个小时以上。有一个参加车间劳动的学员不允许他午休,坐凳子面壁一直到出工,所有学员不准串屋不准互相说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