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数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下面是湖南郴州几位遭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简单介绍:

李甲菊
李甲菊

郴州永兴县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甲菊,于二零一一年五月被永兴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黄泥乡政府恶人,闯入家中绑架至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洗脑班。李甲菊绝食反迫害,半个月后,洗脑班的中共邪党人员给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药物的吊针后,让她回家,李甲菊出现身体状态差,到九月份,下身出现流血,每个月有几次。二零一二年大年过后,李甲菊出现大量流血,并伴有血块,越来越频,终于卧床不起,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这就很明显是打了毒针。

永兴县法轮功学员许幸国,被绑架,永兴“六一零”人员压住他,在他头上打了一针,放回家几天后即含冤离世。

郴州的贺学兆在湖南津市监狱,他的亲人去接他,监狱居然在他们的面前就给他打了一针,他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

罗心球是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迫害。在劳教所迫害期间,有一天突然身体不适。旁边的“夹控”,虽然是中共派来的,但是已经明白了真相,偷偷的告诉他:昨天喝汤的时候,你没感觉不对。他说没有感觉什么不对。“汤里面已经放了药。”罗心球明白了,他开始拉肚子,拉出那种黄绿色的水,度过了这次难关。

李占鲜是刚从中共黑窝回家不久,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被绑架到郴州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多次被打不明针剂;接着被绑架到新开铺劳教所,因为咳嗽就被灌药,而且被告知:灌的药不一定是咳嗽药,包括那些有用的和没用的。二零一二年从中共黑窝回家不久就出现嗜睡,头痛,记忆力减退,连续几个月时间。

郴州法轮功学员陈义元,现年六十七岁,在过去的十三年中,遭中共邪党反复的残酷迫害,曾陷冤狱长达八年之久,因为陈义元在湖南网岭监狱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回家不久,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陈义元的一个亲戚认为从陈义元的身体反应状况,是药物反应引起。

郴州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雷保良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身体没有任何病态的情况下,被强行拉到医院给身体做全面检查,然后几个人将她按住打针,打针后出现病态状况,嗜睡、记忆力减退,双脚无力,走路打靠。她知道这是打了毒针,于是她揭露邪恶:“我身体好好的,他们给我打针身体就这样了,我出了问题,就是他们打针打的。”

这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出现病态,有一个共同的表现,那就是嗜睡,记忆力减退,浑身无力,精神状态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