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来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我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儿子、媳妇都在国企的大机关上班,儿子是会计师,媳妇搞技术的。孙子非常聪明可爱,孙子的姥姥有文化,把孙子带的很好,我什么心都不用操心。我老伴工资也涨上来了,我也有了劳保。我现在衣食不愁,孩子们都很孝顺,家庭和睦,儿女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一切在别人那里,也许是正常的,但在我家就是神话故事,是天上掉下来的。

你可知道我家过去是啥样吗?

一九九四年,我丈夫突然得了精神病,到处跑。我家是单职工,四口之家,两个孩子正上学,我身体多病、肩周炎、关节炎、腰疼、腿疼、脚后跟疼、高血压、眼前发黑、耳朵又聋,用东北土话讲叫“十不全”,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在我肩上,天天发愁流着眼泪,这日子可怎么过?很快,我五十几岁的人,头发全白了。

为了维持这个家,不管有多难受,不管多少种疼痛,都不是理由,挣钱活命,这是唯一的出路。可我一个女人家,又是上了年纪的人,哪里要我?好不容易在苗圃找了一份别人不愿干的又重又累的活,坚持挣那二百元的活命钱。

苗圃离我家很远,没有交通工具,只有步行。每天我跨越火车线路去上班。每天下班第一件事是找丈夫,他病了之后,天天在外面跑,不知回家,什么时候把他找回来,才能做饭,安顿一家老小,日子就这样打发着。

冬天苗圃没活干,我到服装厂打工,服装厂上班时间很长,经常是干到半夜才下班,人家骑自行车回家,唯独我一个人又怕又累在茫茫黑夜中艰难的挪步。

我有一儿一女。生活在这样家庭的孩子,深知生活的艰辛,都很懂事,从不让我操心。

在我家最困难、到了很难维持的时候,女儿偷偷给她大姨写信,大姨和舅舅寄来了三百元钱。在一段时间内使我家的困难得到了缓解。两个孩子都是正长身体的时候,一点有营养的东西也吃不上,身体很虚弱,儿子在体育课晕倒,女儿也晕倒过。但他们都没跟我说过。他们知道,在这个家,妈妈已经超负荷了。

两个孩子学习都好,儿子总是第一,女儿初中毕业考上中专,这本来是好事,但在我家就是愁事,开学就交二千元钱,愁得我直掉泪,泪流满面拿不起,只好放弃,后来说交一千多元也可以上,这才借钱叫女儿上了中专。

我是九七年大年初一得闻法轮大法的,得法后我象变了一个人,不再为生活发愁,心里老是挺高兴的,炼功时间不长,原来的病都好了,几十年没吃过一粒药。自从我学大法后,家中好事一个接一个。

儿子毕业时,成绩是第一名,很多人劝我让孩子读高中,将来考大学,毕业好找工作,我愁坏了。我去那儿弄钱供孩子上高中,不供吧,孩子学习这么好,怕耽误了孩子,左右为难。学校知道我家的情况后,就给孩子报了中专,学会计。我忙着借钱,这时一位领导告诉我说:单位有家分公司赞助你家一万元钱,后来领导说想把钱分给几家困难户,再后来又听说那家公司不同意,只说给我家孩子。这件事叫我很纳闷,象我们这样的人家,没有和任何领导有交往,那个公司怎么知道我家姓甚名谁?怎么知道我家的难处?……我明白了,我家有神仙保佑,这位神仙就是恩师李洪志大师。

儿子学习很争气,在学校一边学中专,一边自修大专,到毕业时同时拿到两个学历。

儿子订婚了,要买房子,没想到儿媳自带一套房子。我只准备了几套被褥,就把儿媳娶到家。这么大一件难事,就这么容易解决了,简直就象变戏法 。

我们师父不但帮我解决了生活困难,还救了我的命!有一年扫大街时,一辆大车飞快的从我身边驶过,溅起一大块石头,正好打在我右太阳穴上,当时就听“啪”的一声,声音很大,但没觉的疼,低头一看是一块比鸡蛋大的石块,有棱有角的,石块在太阳穴上只留下一个痕,没有肿,太阳穴是性命攸关的地方,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当时就没命了。

二零一零年夏天,我在国道上走,被一辆自行车撞翻,我被扣在三轮车下面,左侧胳膊触地,肿了几天,没上医院好了,也没让对方赔钱,自己回家了。

二零一零年秋,我又被一辆客车撞了,等我明白过来时,发现自己坐在客车前后轮之间靠近后轮的地方,好象是有一种力量托着飘过去的,身上没有伤,而三轮车被撞变形了。

三次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没有师父的保佑,我这条命就“交待”了,我用什么语言也无法形容对恩师的感激。

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家的幸福是师父给的,我从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身体会,告诉不明真相的人,告诉被谎言欺骗的人: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是神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真正愚昧的是江氏集团别有用心的人。现在这个恶党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我们师父慈悲,还叫我们大法弟子救众生,大法是慈悲的,同时大法是有威严的,如果迫害法轮功的人还不醒悟,终会遭到报应的,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

以上是我在大法中的亲身感受,谢谢我们伟大的师尊的救命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